推荐文章

·大藏经补编 第30-31册 目录 10-12
·重修曹溪通志 【八卷】 10-12
·朝鲜寺刹史料 【二卷】 10-12
·朝鲜佛教通史 【三卷】 10-11
·大藏经补编 第32册 目录 10-05
·参天台五台山记 【八卷】 10-05
·八宗纲要钞 【二卷】 10-05
·出定後语 【二卷】 10-05
·元亨释书 【三十卷】 10-05
·喫茶养生记 【二卷】 10-05

文库热门

·大藏经补编 第30-31册 目录 10-12
·重修曹溪通志 【八卷】 10-12
·朝鲜寺刹史料 【二卷】 10-12
·朝鲜佛教通史 【三卷】 10-11
·大藏经补编 第32册 目录 10-05
·参天台五台山记 【八卷】 10-05
·八宗纲要钞 【二卷】 10-05
·出定後语 【二卷】 10-05
·元亨释书 【三十卷】 10-05
·喫茶养生记 【二卷】 10-05

TOP

四宗要文 【三卷】(一)
2017-10-05 13:25:40 来源:清净莲海佛学网 作者: 【 】 浏览:7次 评论:0

大藏经补编 第32册  No.176


四宗要文


【日朝著 英园纂补】

 
(108)〔四宗要文〕



孙武子曰。知彼知己。百战不殆。不知彼而知己。一胜一负。不知彼不知己。每战必败。信哉是言也。吾法祖。当末法之运。生东海之表。阐三千一念之奥义。接五五百岁之绝传。载大法旗。伐无畏鼓。驾不退轮。以趋大敌。战无不胜。攻无不取。遂济眾生於水火者。虽出佛智之神通。抑亦。知彼知己之効也。自是尔后。传教沙门。世不乏其人。然或。固守一乘之垒域。不索四宗之情实。徒自夸张。欲以折服之。譬之明珠暗投。其物虽美。亦奚损於人之按剑相盻哉。是以欲援而反挤。欲胜而取败者。间亦有之。此不知彼而战之。灾不可不察也。故曰。无虑而易敌者。必擒於人。由此以进。氛祲冥濛。是非混淆。群孽乘间。兇燄又作。赫赫祖师之餘烈。遂至於一败不振。亦未可计也。延山朝公。有惧於此。退修祖师之训。反旧政。察敌情。撰著四宗要文。以為知彼之乡导。然后若挈领而顿衣。若举烛而照暗。诸教之权实。他宗之情偽。歷歷视诸掌上。於是乎。胜可復為也。惜其书。天明年内灰於鬱收。末学无径之可迹。是以。(英愚。)不自揆捃摭故典。撰择群书。以纂补其餘烬。极知僭妄。不免讥誚。然后生。因是而修业焉。则知己知彼。建百战百胜之显烈者。将不在於他也。


文政七年甲申。五月。英园日英。书於平安城南妙莲教寺。

 

四宗要文上


延山日朝上人撰 后学 英园纂补


○净土宗以三经一论立宗


观无量寿经一卷。(王宫。耆闍崛山二会。)刘宋。(西域。)畺良耶舍译。


无量寿经二卷。(王舍城。耆闍崛山一会。)曹魏。(西域。)康僧鎧翻译。


阿弥陀经一卷。(给孤独园一会之说。)姚秦。(西域。)罗什三藏译。


徃生净土论一卷。天亲菩萨造。大唐菩提流支译。

 

祖师


○(天竺)菩提流支三藏。


○(支那)曇鸞法师造。净土论註二卷。(诸经难行道。陆路步行。三经 易行道。水中乘船。)


△鸞者。佛灭后一千四百二十五年生。六十七岁没。始宗三论。讲四论。后值菩提流支。受观经。成一家。


○(二祖)道绰禪师。造安乐集二卷。(诸宗诸经。圣道门。未有一人。净土三经。净土门。可通入路。)


△绰者。佛灭后一千五百廿一年生。八十四岁没。始涅槃宗。晚见鸞之碑文。而归净土也。(以居西河。亦呼四河。)


○(三祖)善导大师。造五部疏九卷。(诸经。杂行。千中无一。弥陀。正行。百即百生。)五部疏者。(法事赞。往生礼赞。观念法门。般舟赞。散善义。都九卷也。)


△导者。天台灭后十七年生。始行法华维摩。一时闭眼探藏经。乃得观经。故专十六观。又见绰公。受双观经恢张之。


怀感禪师。造群疑论。而判一代圣教。


小康法师。


○(日本开祖)法然上人。造选择集二卷。(难圣杂者。法华等捨闭阁拋易净正者。一念往生弥陀佛)


△法然名源空。生於作州稻冈。(当末法八十二年。长承二年丑四月七日。)十五岁上叡峯。事黑谷叡空。阅三大部。五繙藏经。四十三岁。见惠心往生要集。而弃台宗。立净土宗。居于吉水张皇。一时蒙逆鳞於有事。建永二年。(改元承元。)二月廿八日。见改名藤井元彦。所流于讚岐。(和汉三才图会七十一。(廿日)。斩住莲於江州马渊。斩安乐於六条河原。(已上。)亲鸞亦所改名於藤井善信。越后配流也。)年八十。建历二年正月廿五日终焉。弘通三十七年。曾為关白藤相国兼实公。著选择集焉。而死后所焚坏板于山门也。当死后十五年。嘉禄二年丙戌。六月廿六日。命祇园犬神人。穿掘大谷法然死骸。而流于鸭川矣。然法然传记。曰徒弟闻山门之间议。法莲觉阿等。窃祕骸於嵯峨广隆寺。而后火葬于西山粟生野。是事难信。谓反山门状。云灭后之今。亦刎死骨故。又是徒弟之证故。况传记从多杜撰故也。凡法然。自生存元久元子年。至死后仁治元子年。三十七年之间。追放之宣旨。都及五般。(录内卅六举之往见。)如上之事。具在法然传记。及王代一览。东鑑等。须者往看。元久元年。山门议念佛追却事。法然闻之惊愕。即记七箇诫文。以示门弟。且书誓盟於一纸。以上于山门。切陈谢。而其文与选择集。矛盾不尠。中正论。(九之四十七。)繫珠录。(六之卅九。)啟蒙。(三之廿六。)等破之。往捡。 法然在讚州生福寺。自彫势至像。而记一颂於像背曰。法然本地身。大势至菩萨。為度眾生故。显置此道场。我每日影响。拥护归依眾。必引导极乐。若我此愿念。不令成就者。永不取正觉。(出传记七之卷。)


○十住毘婆沙论。(龙树造。罗什译。)第五易行品云。汝言阿惟越致地。是法甚难。久乃可得。若有易行道。疾得至阿惟越致地者。是乃怯弱下劣之言。非是大人志干之说。汝若必欲闻此方便。今当说之。佛法有无量门。如世间道有难有易。陆道步行别苦。水道乘船则乐。菩萨道亦如是。或有勤行精进。或有以信方便。易行疾至阿惟越致地者。(文)


○往生净土论註上(初)曰。谨案龙树菩萨十住毘婆沙云。菩萨求阿毘跋致。有二种道。一者难行道。二者易行道。难行道者。谓於五浊之世。於无佛时。求阿毘跋致為难。此难乃有多途。粗言五三。以示义意。一者外道相。(修习反。)善乱菩萨法。二者声闻自利。障大慈悲。三者无顾恶人。破他胜德。四者颠倒善果。能坏梵行。五者唯是自力无佗力持。如斯等事。触目皆是。譬如陆路步行则苦。易行道者。谓但以信佛同缘。愿生净土。乘佛愿力。便得往生彼清净土。佛力住持。即入大乘正定之聚。正定即是阿毘跋致。譬如水路乘船则乐。此无量寿经优婆提舍。盖上衍之极致。不退之风航者也。(文。)


△本论者。但明到阿惟越致之菩萨之行。有难易二道也。而曇鸞。约之五浊无佛世。成解者何也。吁甚矣误也。良忠救之。亦丕不可也。


△萧齐中。天竺沙门。曇摩伽陀耶舍译。无量义经十功德品云。其有眾生。不得闻者。当知。是等為失大利。过无量无边。不可思议。阿僧祇劫。终不得成无上菩提。所以者何。不知菩提大直道故。行於险径多留难故。(文。)


△往生净土论(二纸)曰。大乘善根界。等无讥嫌名。女人及根缺。二乘种不生。(文。) 曇鸞论註。虽会论文。曲戾论旨故。源空尚不须其会。 妙义一下。(卅帋。)


○选择集上(六)曰。此中难行道者。即是圣道门也。易行道者。即是净土门也。(至。)净土宗学者。先须知此旨。设虽先学圣道门人。若於净土门。有其志者。须弃圣道。归於净土。(文。)


○妙乐大师。文句记九(末四十五)云。(法华)论主天亲。岂应徒尔。但恐译者(流支)曲会私情。如摄论识分八识。及婆沙一十六字。(玄奘加之。)竝进退在人。何关圣旨。(文)。


○摩訶止观五(卅八纸)天亲。龙树。内鉴泠然。外适时宜。各权所据。而人师偏解。学者苟执。遂成矢石。各保一边大乖圣道也。(文。)


○法华玄义六(九十七纸)曰。善弘经者。用与适时。口虽说权。而内心不违实法。(文)


○选择集下(终)曰。今不图蒙仰。辞谢无地。仍今憖集念佛要文。剩述念佛要义。唯顾命旨。不顺不敏。是则无慙无愧之甚也。庶几一经高览之后。埋于壁底。莫遗窓前。恐為不令破法之人堕恶道。(文。建久九年造)


△莲祖守护国家论(二帋)曰。為破此恶义。亦有多书。所谓净土决疑抄。(三卷。三井僧正实胤。)弹选择。(一卷。山门东塔佛顶房隆亲作)摧邪轮。(三卷。及庄严记一卷。构尾明惠。)等也。造此书人。皆硕德名。虽弥一天。恐未显选择集谤法根源故。还增恶法流布。譬如盛旱降小雨。草木弥枯。讨兵先弱兵。强敌倍得力。予叹此事间。造一卷书。显选择集谤法缘起。(文。) 今曰。先哲之破文。曼乎叵裁。但摧邪轮中。铭于法然。以十六异名。曰。大贼。畜生。狂乱。恶魔。断慧命。最极无者。外道。饿鬼。大恶知识。无智愚童。法中死人。佛敌。新义。末代大患。法灭张本。师子身中虫。又曰。无性阐提之上首。


○选择集上(八纸)曰。善导和尚。立正杂二行。捨杂行归正行文。第一读诵杂行者。除上观经等往生净土经已下。於大小显密诸经。受持读诵。悉名读诵杂行。第二观察杂行者。除上极乐依正已下。大小显密。事理观行。悉名观察杂行。第三礼拜杂行者。除上礼拜弥陀已下。於一切诸餘佛菩萨等。及诸世天等。礼拜恭敬。悉名礼拜杂行。第四称名杂行者。除上称弥陀已外。称自餘一切佛菩萨诸天等名。悉名称名杂行。第五讚叹供养杂行者。除上弥陀佛已外。於一切诸餘佛菩萨诸天。讚叹供养。悉名讚叹供养杂行。此外亦有布施持戒等无量行。皆可摄尽杂行之言。私言。见此文弥须捨杂修专。岂捨百即百生专修正行。坚执千中无一杂修杂行乎。行者能思量之。(已上略引。)是捨证。


△法华经云。十方佛土中。唯有一乘法。无二亦无三。


△传教大师。守护圀界章(中下廿四)曰。言无二无三者。遮权教之神劒。示实教之南车。(文)


○选择集下(廿三)曰。故知。诸行非机失时。念佛往生。当机得时。感应岂唐捐哉。当知。随佗之前。(观经说於诸行往生。是随他意。)蹔虽开定散门。随自之后。(念佛往生。是随自意。)还闭定散门。一开已后。永不闭者。唯是念佛一门。弥陀之本愿。释尊付嘱。意在此矣。(已上)是闭证。


△法然大原谈义云。纵虽上智。而可凭他力。况下智乎。十方佛土中。唯有往生法。无二亦无三。除佛随缘说。乞愿异学异见之辈。别解别行人。早改邪杂之执。可入专修之门。(已上)


○选择集下(卅三)云。夫速欲出生死。二种胜法中。且阁圣道门。选入净土门。欲入净土门。正杂二行中。且拋诸杂行。选应归正行。(文)


△良忠(法然法孙。鎌仓光明寺主。)撰择传弘。及真迢禁断义。依二箇且字。述捨闭等為欣求净土机。而不谤法之曲会也。因焉。日题。(中正九十一已下。)日达。(繫珠录七初等。)力评之。(云云。)今曰。且字书未定之辞。又借曰辞。师曰。安二箇且字者。欲将护诱导於天下之人。普入於净土门之奸谋而已。吾莲祖。乃能明察空之肺肝也。故有开目抄(下。(五十一)如誑狂子令弃财宝。云云。此文沉思。)之指挥也。


○选择集上。(初)曰。道绰禪师。立圣道净土二门。而捨圣道。正归净土文。(至。)私(法然)云。初圣道门者。就之有二。一者大乘。二者小乘。就大乘中。虽有显密权实等不同。今此安乐集意。唯存显大及以权大。故当歷劫迂廻之行。準之思之。应存密大及实大。然则今真言。佛心。天台。华严。三论。法相。地论。摄论。此等八家之意。正在此也。(文。)同(五)曰。凡此集中。立圣道净土二门。意為令捨圣道入净土也。(文)


△守护圀家论。(廿八引选择)云。道绰安乐集意。於法华已前大小乘经。虽立圣道净土二门。(法然。)我私以法华真言等实大密大。同四十餘年权大乘。称圣道门。準之思之四字是也。依此意故。引曇鸞难易二道时。亦私以法华真言。入难行道内。总选择集。互十六段。為无量谤法根源。偏起乎此四字。悞哉。畏哉。(文。)(师曰。吾祖折诸宗也。必各有次第也。且如土宗破。初不破其祖。唯破末流。如一代大意抄是也。中不破汉土三师。唯破法然。如国家论是也。晓乃悉破之。净国抄。安圀论等如也。冥思焉。)


○选择集下(十四。)许诸行往生文云。(观经。三福)经云。一者孝养父母。奉事师长。慈心不杀。修十善业。二者受持三归。具足眾戒。不犯威仪。三者发菩提心。深信因果。读诵大乘。劝进行者。(开此三福。為九品业。)乃至贞元入藏录中。始自大般若经六百卷终法常住经。显密大乘经。总六百三十七部。二千八百八十三卷。皆须摄读诵大乘之一句。问云。尔前经中。何摄法华乎。 答云。今所言摄者。非论权实偏圆等义。读诵大乘之言。普通前后大乘诸经。前者观经已前诸大乘经是也。后者王宫已后诸大乘经是也。唯云大乘。无选权实。然则正当华严方等般若法华涅槃等诸大乘经也。(文)


○同上(四帋)曰。往生净土门者。就之有二。一者正明往生净土之经。(【考】经集作教)二者傍明往生净土之教。初正明往生净土之教者。谓三经一论是也。或指此三经。号净土三部经也。(至。)是往生正依经也。次傍明往生净土之教者。华严。法华。随求。尊胜等。明诸往生净土之诸经是也。又起信论。宝性论。十住毘婆沙论。摄大乘论等。明诸往生净土之诸论是也。(文。)


○观念法门(八帋)云。无量寿经。十六观经。四纸阿弥陀经。般舟三昧经。十往生经。净土三昧经。谨依释迦佛教。六部往生经等。(文。)


○选择集上(四十四帋)曰。念佛行者。必可具足三心(文)。观无量寿经疏云。(五十六帋。)言或行一分二分群贼等唤廻者。即喻别解别行恶见人等。妄说见解。迭相惑乱。及自造罪退失也。(已上疏文。)私(法然。)云。(五十九帋。)此中言一切别解别行异学异见等者。指圣道门解行学见也。(文)


△摧邪轮下(廿六帋)曰。道绰虽立圣道净土二门。未言别解别行。善导虽言别解别行。加破坏动乱邪杂恶见之言别之。以正解正行人。不為能障明焉。然汝就道绰二门。加解行学见之言。出善导别解别行人。而删邪恶字。善导释中。以喻群贼邪见人。云指圣道门解行学见者。岂非言除弥陀佛往生经。以外以一切显密三宝為群贼乎。(至。)凡大邪见之重过。不可思议。不可思议也。汝非唯不足為念佛者导师。剩為念佛者恶知识。(文。)


○安乐集下(廿三帋)云。弥陀释迦二佛比校者。谓此佛释迦如来。八十年住世。暂现即去。去而不返此。於忉利诸天。不至一日。(文。)


△法华经曰。我常在此娑婆世界。说法教化。亦於餘处百千万亿。那由陀阿僧祇国。导利眾生等。(文)


△涅槃经(四諦品会疏(七之十九))云。若有能知如来常在无有变异。或闻常住二字音声。若一经耳。即生天上。后解脱时。乃能证如来常住。无有变易。(文。)


○妙玄义三(廿三帋)曰。此即开权显实。诸麤皆妙绝待妙也。若如上说。法华总括眾经。而事极于此。佛出世之本意。诸教法之指归。人不见此理。谓是因缘事相。轻慢不止。舌烂口中。(文。)


○妙乐释籤三(五十二)如彭城寺嵩法师云。佛智流动至无常。时舌烂口中。犹不易志。又如大经第五(四相品)云。我今為诸声闻诸弟子等。说毘伽罗论。所谓如来常存不变若有说言如来无常。云何是人舌不堕落。(已上经文)舌烂不止。犹為华报。谤法之罪苦。流长劫。(文。)


△安然菩提心义四(十)云。东大寺寿灵法师。执佛受苦。身烂命终。(文。)


○安乐集上(四十四)云。其圣道一种。今时难证。一由去大圣遥远。二由理深解微。是故大集月藏经云。我末法时中亿亿眾生。起行修道。未有一人得者。当今末法。现是五浊恶世。唯有净土一门。可通入路。(文。)


△道绰之偽妄之甚。其不可许者。今採录之。翼捡考。理深解微。谤罪极重。莲祖数愍諭。 录内廿九(十六七。)十八。(卅六。)十一。(卅三卅七。)二。(卅。)往拜。△次大集经文者。


△莲祖初心成佛抄(内廿二)曰。彼经总无此文。又非可有。佛在世之御言。不可说当今末法五浊恶世。道理显然也。(云云。)(以末法当今句。嘱经文者。推悬破也。国家论。直云道绰语者。正风体也。)


△梦窻谷响集(五十四)云。月藏经无此文。此文大不审也。纵虽先德语难信用。(文。)


△撰择传弘(十四帋)云。此取意后五百年。於我法中。鬪諍言諍。白法隐没文。(云云。)(忠也。土宗巨擘也。悞且欺之深。至此何也。)此曲义。為中正论。繫珠录所拉毕。彼辈终失计之奸地也。然鸞徒义教。千五百条弹惮改五。(卅六。)蹶然转计云。月字写误。应作日字。我末法下。至得者句。大集日藏取意文。当今末法下。是集主自释。集主在世。当末法始故。云当今末法恶世。念佛特為末法下机故。劝言唯有净土一门。邪党何诬之。云偽造经耶。(文。) 所云日藏者。彼经第六。(廿帋右护持品)云。何者名為末法世时。谓读诵人无。不依於波罗提木叉道中行。若不坐禪。则不能得於三摩提。乃至不得第四之果。乃至不得寂灭三昧。是则名為末法世时。(文。)


△日晓妙义论五。(卅五。)云。绰违越经旨。月藏经说后五百岁白法隐没者。此约大量。明末法无行证。非谓假使起行修道。未有一人得者也。绰引此文。云我末法时中。亿亿眾生生得者者。岂非违越经旨耶。(至。)绰语亦违日藏经说。经明末法时中。无得果者。亦无读诵人者。此亦约大量。而明无行证。非谓不有一人修道得证者也。绰未有一人得者之语。岂非尔亦违越其经意耶。(文。)


△日干续种论五。(五十八帋)云。指当今末法之语。云集主道绰之语。若然唯有净土一门。可通入路之语。亦应唯出西河胸臆。岂可諍乎。(文。)


△繫珠录二(卅一帋)曰。安乐集下(十七帋)云。如随愿往生经。云。十方佛国。皆悉严净。随愿竝得往生。虽然悉不如西方无量寿国。(已上。)痛哉。不惶敬福经云。一字重点堕迷惑道之严诫。恣添加虽然等十一字。言语道断僻人。岂佛子作业乎。(文。) 因言。和汉两朝。土宗之先人。為弥陀偏讚。偽造经论不尠。日达发三百心沮之。须见珠录。(自初至十。)


△悲华经三(授记品)曰。唯除五逆。诽谤圣人。破坏正法。


△观经(【考】观经恐大经歟)第十八之愿云。设我得佛。十方眾生。至心信乐。欲生我国。乃至十念。若不生者。不取正觉。唯除五逆诽谤正法。(文。)


△立正安国论云。或捨或闭。或阁或拋。以此四字。多迷一切。剩以三国之圣僧。十方之佛弟子等。皆号群贼。併令骂詈。近背所依净土三部经。唯除五逆诽谤正法誓文。远迷一代五时之肝心。法华经第二。若人不信毁谤此经。乃至。其人命终入阿鼻狱诫文者也。(至。)悲哉。数十年之间。百千万之人。被荡魔缘。多迷佛教。好傍忘正。善神不成怒哉。捨圆好偏。恶鬼不得便哉。不如修彼万祈。禁此一凶。(文。)


△诸佛权实二愿。 法华方便品云。诸佛本誓愿。我所行佛道。普欲令眾生亦同得此道。 寿量品云。每自作是念。以何令眾生。得入无上道。速成就佛身。 明知。诸佛本愿者。在令眾生得佛道。是总诸佛之实愿也。如弥陀六八之愿。药师二六之愿。是则逗机益物之别愿也。权愿也。何谓之為弥陀之本愿乎。如四十餘年。则说未显真实之别愿。逗性欲不同之眾生。而大乘醇熟之时至。正说法华。言今正是其时决定说大乘。唱愿满。言如我昔所愿。今者已满足。化一切眾生。皆令入佛道。显实说唯以一大事因缘故出现於世。夫释迦既显实愿已。诸佛亦然。故言十六王子常乐说是妙法华经。(云云。)於是乎。破废四十八愿等之近因权果。文理如然。


△释迦弥陀本愿优劣。 谨案悲华经。(此凉天竺法师。曇无识译。)曰。过去有国。名删提嵐。劫名善持。轮王曰无諍念。大臣曰宝海梵士。梵士有子。名宝藏。宝藏出家成道。号宝藏如来。宝海梵士。劝无諍念王。使发菩提心。寻復教化轮王千子。及诸小王九亿眾生。举悉发心。时无諍念王发愿言。我不於五浊秽土。发菩提心。唯愿取净土。一千太子。亦復如是。宝藏佛。随其所好。各各记莂焉。於最后。宝海梵士发愿言。王及千子。已愿取净土。而殯弃五浊恶世。诽谤正法。五逆眾生。斯诸恶人。从十方诸佛净土所放捨而沉沦三有。永不解脱。故我今发愿。如是眾生。我能教化。令住三乘。因发五百大愿。誓恶世利物。不敢说往生愿。其时无諍念王者。西方弥陀是也。时宝海梵志者即释迦是也。(已上。经文取意。)二佛本愿之优劣如是。况释迦者师也。弥陀弟子也。(云云。)


△玄义七(十三)云。或言。昔為宝海梵士。删提嵐国宝藏佛所。行大精进。十方佛送华供养。既為宝藏佛父。又是弥陀之师。称其功德。不可思议也。(文。)


△念佛往生别时意趣。 摄大乘释论。(本论三卷。无著造。释论十五卷。作者天亲。梁真諦译。) 第六云。论云。别时意释曰。若有眾生。由懒堕障。不乐勤修行。如来以方便说。由此道理。於如来正法中。能勤修行方便说者。论云。如有说。若人诵持多宝佛名。决定於无上菩提。不更退堕。释曰。是懒堕善根。以诵持多宝佛名。為进上品功德。佛意為显上品功德於浅行中。欲令於懒堕勤修道。不由唯诵佛名。即不退堕。决定得无上菩提。譬如由一金钱。营觅得千金钱。非一日得千。由别时得千。如来意亦尔。此一金钱。為千金钱因。诵持佛名亦尔。為不退堕菩提為因。论曰。復次有说言。由唯发愿於安乐佛土。得徃彼受生。释曰。如前应如。是名别时意。(文。)大乘庄严经论。(作者同上。大唐密多罗译。)六曰。别时意者。如佛说。若人愿见阿弥陀佛。一切皆得往生。此由别时。得生故如是说。是名别时意。(文)。迦才净土论中云。如小阿弥陀经云。若有人。已发愿。今发愿。当发愿。於彼国土。若已生。若今生。若当生也。如此等经。总是别意说。不得即生也。(文。)


以法华开显之称名。嘱别时意者。权实不辨之所致也。而吾家固不许之。具辨之。如祖书十(卅八。)啟蒙廿一(四十九。)中正八(四十四。)珠录六(六十三。)峨眉集二等。取舍得宜。


○安乐集上(廿八)云。今此经中。但说一生造罪。临命终时。十念成就。即得往生。不论过去有因无因者。直是世尊。引接当来造恶之徒。令其临终捨恶归善。乘念往生。是以隐其宿因。此是世尊。隐始显终。没因谈果。名作别时意语。(文)。此解大失。甚背论文。


○十住毘婆沙论。(第五卷易行品。)云。若堕声闻地。及僻支佛地。是名菩萨死。(文)。 祖书十(三十六。七。)併案。


○往生礼讚(四左)云。若能如上。念念相续。毕命為期者。十即十生。百即百生。何以故。无外杂缘。得正念故等。(文。)


△大方等陀罗尼经二云。若眾生。诸修行佛法者。入我法中。○欲求他方妙乐世界。返得他方极苦地狱。(文。)


○往生礼讚(四)云。若欲捨专修杂业者。百时希得一二。千时希得三五。(良忠曰。与释也。)何以故。乃由杂缘。乱动失正念故。(至。)但使专意作者。十即十生。百即百生。修杂不至心者。千中无一。(忠曰。释夺。)已上。(内三十七。(三十一。)同七。(十二。三。)同二十六。(四十人。)往拜。)


○弘法法华开题云。寄人称之无量寿佛。在法名以為妙法华。(云云。)又云。妙法莲华经。广略无边义。◇一字中。含藏无缺灭。(文)


○弥陀祕讚(安然)云。阿弥陀佛。密号妙法莲华经。(文。)


○撰择集上(八纸)云。观经疏四云。就行立信者。然行者二种。一者正行。二者杂行。言正行者。专依往生经行行者。是名正行。何者是也。一心专读诵此观经。弥陀经。无量寿经等。一心专注。思想观察。忆念彼国二报庄严。若礼即一心专礼彼佛。若口称即一心专称彼佛。若讚叹供养。即一心专讚叹供养。是名為正。又就此正中。復有二种。一者一心专念弥陀名号。是為正定之业。顺彼佛愿故。若依礼讚等。即名為助业。除此正助二行已外。自餘诸善。悉名杂行。(至。)名疎杂之行。(文。)


○同(十一纸)曰。杂行无量。不遑具述。但今且翻对五种正行。以明五种杂行也。(文。)


○同下(八右)云。為极恶最下之人。说极善最上之法。例如彼无明渊源之病。非中道府藏之药。即不能治。今此五逆重病渊源。亦是念佛灵药府藏。非此药者。何治此病。(文。) 能破此卷(二十六帋)引观经等。(云云。)


○同下(廿一帋)云。又说定散。為显念佛超过餘善。若无定散。何显念佛特秀。例如法华秀三说上。若无三说。何显法华第一。故今定散诸善。為废而说。念佛三昧。為立而说。(文)。


△中正论九(七八帋)曰。观经一向专念无量寿佛文者。非抑止诸行之义。但说归佛信心深切也。何者。观经三辈往生文。虽俱有一向专念言。而上辈中。有沙门行。有发菩提心德。且说修诸功德。修诸之言。岂不摄诸教行。知一向之言。非捨餘行。又中辈中。亦有发菩提心行。说多少善根。且有施戒造塔等福田也。其下辈文。虽不举所修善根。而有当发无上菩提之心言。是则菩提之行。又言若闻深法欢喜信乐。是岂不闻法受持行乎。以知。中辈下辈。俱非谓捨餘行。而為一向念佛。但是训深信归佛而已。若如法然所立。则三辈诸文。如何通之乎。明知。法然也。违戾一向专念文旨也。(文)。


△法然。或许诸经诸行。(此择集。(九右))盖有四意曰。一準观经定散二善。一往许之。其实不许。二為上机许之。(大原谈义)三為往生助缘许之。四為现世祈祷许之。(法然传记。)


△摧邪轮庄严记(十一左)曰。总言之者。汝之邪集所立。若顺一经一论一文一义者。我何判為邪义乎。佛法中总无汝之邪言也。能违教理。难一一出之。且举大纲。餘义可準思之。(文)


△安国论(十五帋)曰。予虽為少量。忝学大乘。苍蝇附驥尾。而渡万里。碧萝悬松头。而延千寻。弟子生一佛之子。事诸经之王。何见佛法之衰微。不起心情之哀惜。其上涅槃经云。若善比丘。见坏法者。置不呵责駈遣举处。当知。是人佛法中怨。若能駈遣呵责举处。是我弟子真声闻也。余虽不為善比丘之身。為遁佛法中怨之责。唯撮大纲。粗示一端。(等文)


○往生礼讚(卅三帋)云。又如无量寿经云。若我成佛。十方眾生。称我名号。下至十声。若不生者。不取正觉。彼佛今现在世成佛。当知。本誓重愿不虚。眾生称念。必得往生。(文。)


△中正论。出十种弥陀。往见。今依旧本。举三种(加以私注)


尔前弥陀  鼓音声陀罗尼经说。国名清泰。父名月上转轮圣王。母名殊胜妙顏。子名月明。奉事弟子。名无垢胜。智惠弟子名揽光。神足弟子名大化。魔名无胜。提婆名寂静云。是释尊在瞻波城。说鼓音声陀罗尼时。举念佛行人证也。
△无量寿经云。过去久远劫。世自在王佛所。法藏比丘发六八愿。十劫已前成正觉。西方取土。名弥陀如来。(取意记之)经正文曰。阿难白佛。法藏菩萨。為已成佛而取灭度。為未成佛。為今现在。佛告阿难。法藏菩萨。今已成佛。现在西方。去此十万亿剎。其佛世界。名曰安乐。阿难又问。其佛成道已来。為逕几时。佛言成佛。凡歷十劫。(文。)


迹门弥陀  法华第三化城品说之。父大通智胜佛未出家时。有十六子其第九之王子。乃三千尘点劫已前成佛。西方取土。誓言常乐说是妙法华经。无量义经云。文辞虽一。而义各异。(文。)
○玄义十(四十五帋)云。文字是一。而义别异。(文。)


本门弥陀  法华第七药王品说。浊世女人。闻是经。如说行。於此命终。即往安乐世界弥陀住处。生莲华上。此是显本已后之说。故身土俱胜。比之尔前迹门。云坏杳绝者也。
○文句记十(六十九)云。若有女人等者。此中只云得闻是经。如说修行。即净土因。不须更指观经等也。问。如何修行。 答。既云如说修行。即依经立行。具如分别功德品中。直观此土。四土具足。故此佛身。即三身也。故此大眾。即一切眾。以惑未断故。故安乐行。是同居净土之气分也。故不离同居秽见同居净。(文)


△同九(末初)云。此之娑婆。即本应身所居之土。今日迹居。不移於本。但今昔时异。见烧者谓近。照本者达远。故经云。我土不毁。常在灵山。岂离伽耶。别求常寂。非寂光外。别有娑婆。(文)


△守护国家论(六十一帋)云。尔前净土。久远实成。释迦如来。所现净土。实皆秽土也。(至)至寿量品。定实净土时。此土即定净土了。但至兜率安养十难者。不改尔前名目。於此土付兜率安养等名。例如此经虽有三乘名。不有三乘。故不须更指观经等也。释意是也。(文)。


△同(十八九帋)云。西方极乐。娑婆隣近故。最下净土故。日轮东出西没故。诸经多劝之。随非净土祖师。独劝此义。天台妙乐等。亦依尔前经日。且有此筋。亦非独人师。龙树天亲有此意。是一义也(文)。


△文句记十(六十二)云。佛嘱累已。大事功举。随物偏好故。乘乘不同。真如实相是所乘之理。一乘因果是所乘之事。苦行等(等取妙音普门三昧乘乘。总持乘乘严王誓愿乘乘。普贤神通乘乘。)是乘乘缘。随物机宜故。使弘者随缘不等。故所乘体。皆妙法也。(文。)


△惠心观心略要集云。於此命终者。修行法华。恶业命终也。即往安乐世界者。住安乐行也。安乐行者。法华经行也。生莲华中者。生理解入妙法莲华法门中。(文。)


△吾高祖也。出於浇漓。以弘绝待之法也。然至论方轨。则為相待正意矣。故祖判往往。禁断相似谤法也录内三十(卅一)同卅一。(六九)。廿六。(四十九)等。当以之為好龟鑑也。文殊问经云。一切天神。悉皆当礼。一切林树。悉皆当礼。一切山神。悉皆当礼。古昔居处。悉皆当礼。诸有大树。悉皆当礼。诸杂神像。悉皆当礼。摩醯首罗。毘纽。拘摩勒。梵天。阎罗王。龙。毘沙门。因陀罗。(至。)与邪见相似。是等可捨。不礼拜。(已上。略引。)圆智性曰。吾宗禁相似谤法。正依此经。或人言入亦家也。出亦家也。何不可之有。是误自误他之毒矢也。


○无量寿经义轨(不空)云。昔在灵山名妙法。今在西方名阿弥陀。浊世末代名观音。三世利益同一体。(文。)


势至经云。我於四十年说净土法门。(文。)


○涅槃疏云。法华涅槃。二处中间。今赴观经。(文。)


华严第三祖。法藏国师善见论曰。法华已后。涅槃最初。二处中间。观经等也。(文。)


○文句二(七十四帋)云。普超经第三决疑品云。阿闍世。从文殊懺悔。得柔顺忍。命终入宾吒罗地狱。即入即出。生上方佛土。得无生忍。弥勒出世时。復来此界。名不动菩萨。后当作佛。号净界如来。其迹既尔。本岂可量。说法华时。预清净眾。至涅槃时。引逆罪者。何异迦叶於法华受记。於涅槃不堪付嘱。不可迷迹惑其本也。观解者。贪爱母。无明父。害之故称逆。逆即顺也。行於非道。通达佛道。(文。)


○记二(七十九帋)云。说法华时者。据得柔顺忍。在法华前故。在法华為清净眾。至涅槃时。身疮始发。悔得初果。故知。為引逆罪者耳。此乃全作大权释。故引迦叶為例。(文。)


△观无量寿经(图经中七)云。尔时王舍大城。有一太子。名阿闍世。随顺调达恶友之教。取执父王频沙罗。幽闭置於七重室内(文)。


△繫珠五(十八帋)云。良忠。净土宗要集。(五之廿六。)计观经说时。或依善见论与法华同时。或引涅槃為法华涅槃之中间。(云云。)余察其意。恐开经曰。诸经方便一刀之被截断。欲跃出四十餘年之岁限。奔越未显真实之分域。奸谋之顽论也。纵虽其观经与法华。同时及后说。既法华经。超过三说。彼经若非已说。应是今当说。终不能脱三说网中。奈得免出未显真实区域。妙乐疏记。(六之卅六)云。纵有经。云诸经之王。不云已今当说最為第一。兼但对带。其义可知。(已上)若言同时之说者。摄今说随他意中。若言后说者。摄当说随他意中也。今正依準经疏。示观经者法华之前说。固非后说。一者观经说太子。法华说闍王。故知。前说后说诚分明也。善导释经曰。(序分义二七帋)太子者。彰其位。(已上)二者法华云。韦提希子。阿闍世王。至法华会。既以父王被弒之后故。举母标子。然观经时。父王犹在。其被幽闭故。知观经是前。法华是后。如瞻白日。三者观经时。调达现在。教逆於太子。至法华时。调达堕阿鼻得记。是观经前。法华后也明矣。四者观经时。阿闍世正造逆罪。法华正為列眾。法华经云。阿闍世王。与若干百千眷属。俱各礼佛足。退坐一面。天台疏曰。说法华时。预清净眾。至涅槃时。引逆罪者。(已上)五者闍王弒父之后。得柔顺忍。普超经说之。夫观经责父。普超懺悔。普超者法华已前说。台荆之所定判。孰敢疑貽。观经已后之普超。犹法华已前也。况其观经。法华已前之说明明也。(已上取意)已下云云。自十八帋。至卅五帋。须往捡。妙义论。(六之四十五)


○观经得益之相。繫珠录三(二帋)具文。


△观无量寿经(图经中十一)云。时韦提希。见佛世尊。自绝瓔珞举身投地。号泣向佛白言。世尊我宿何罪。生此恶子。世尊復有何等因缘。与提婆达多共為眷属。唯愿世尊。為我广说无忧恼处等。(文。) 今谓。此询最為一大事也。然世尊。何故不陈答也。曰有圆机。而无圆时故。又彼经带权故。 开目抄下。(六七)併案。


△註维摩经十(九左)云。罗什曰。小乘法中。五逆罪及犯四重禁。则皆弃而不救。大乘深法。则无不救。(文)


△文句七(四十一)云。他经但记菩萨。不记二乘。但记善不记恶。但记男不记女。但记人天。不记畜。今经皆记。


○善导遗言。吾每日阿弥陀经六十卷。念佛十万返无怠。三衣如身皮。瓶鉢同两眼。不见女人。而一期生三十年。不眠专念阿弥陀。持诸禁戒。不犯一戒。决定顺次生极乐上品上。未来世比丘。不捨戒念佛。捨戒虽念佛。往生则难得。口不饮酒。不喫五辛肉食等。是名持禁戒。吾遗弟。能守此遗言。可如两眼与命。(已上)


○观念法门(七帋)云。行者等眷属六亲。若来看病。勿令有食酒肉五辛人。若有必不得向病人边。即失正念。鬼神交乱。病人狂死。堕三恶道。(文。)


○疏记(四末廿七)纵有宿善。如恆河沙。终无自成菩提之理。


△莲祖戒体成佛义(内九三十八)引记讫曰。虽有称名读经。造像起塔。五戒十善。色无色禪定。无量无边善根。若不起法华开会菩提心者。不可全出六道四生也(文。)


○选择集(下廿四)云。以念佛為多善根。以杂善為小善根之文。阿弥陀经云。不可以少善根福德因缘。得生彼国。(文。)


○文句五(九十四帋)云。今经明小善成佛。此取缘因為佛种。若不信小善成佛。即断世间佛种也。(文。)


○记(五末五十八)此经遍开六道佛种。若谤此经。义当断也。(文。)


△莲祖当体义(内之廿三廿四)云。日莲曰。此经是通十界佛种。若谤此经。义是当断十界佛种。是人於无间。决定堕罪。何得出期耶。(文。)六道十界啟运抄廿(廿三。)


○文句九云。法华之前。未说成佛。(文。)未捡。


△记四本(七十)云。佛之一字。唯局此经。(文)。


△传教大师秀句上云。法华已前。诸经之中。盛说成佛。非佛本意。故不成佛。故经云。终不以小乘济度於眾生。(文。)


△记四本(五十帋)曰。今依义附文。略有十双。以辨异相。与二乘近记。开如来远本。(一也)随喜叹第五十人。闻益至一生补处。(二也)释迦指三逆调达為本师。文殊以八岁龙女為所化。(三也)凡闻一句。咸与授记。守护经名。功不可量。(四也)闻品受持。永辞女质。若闻读诵。不老不死。(五也)五种法师。现获相似。四安乐行。梦入铜轮。(六也)若恼乱者。头破七分。有供养者。福过十号。(七也)况已今当。一代所绝。叹其教法。十喻称扬。(八也)从地涌出。阿逸多不识一人。东方莲华龙尊王。未知其相。(九也)况迹化举三千墨点。本成喻五百微尘。(十也)本迹事希。诸经不说。(文。)


○秀句云。权智所作。唯有名字。无有实义。(文。)


○大论云。以大乘谤小乘。诸佛慈悲也。以小乘谤大乘。诸佛怨敌也(云云。)又云。以大破小。皆可破也。(文未考。)


○文句四曰。善弱无识。毁谤大乘。堕落三途。(云云。)


○慈觉云。虽堕地狱。歷无量劫。於小乘法。不可取手口读。(云云。)


○释籤一(末十七)云。诸佛世尊。唯以一大事因缘故。出现於世。故知。出世本意。意在佛乘。佛乘方得名為大事。当知。佛乘只是妙法。故可证名。(文。)


○天台维摩疏十(卅八帋)曰。若止供养一佛。於餘佛无功德。若谤一佛。於餘佛无罪。若供养佛母实相之相。即於三世十方佛所。俱得功德。若毁谤佛母。则於诸佛為怨。(文。) 祖书十二。(全卷拜合)


○道暹辅正记(五卅九)云。其人○狱者。大品云。谤大乘者。堕阿鼻狱。若此劫尽。生於佗方大地狱中。佗方劫尽。得生佗方。如是展转。遍十方。他方劫尽。还生此间大地狱中。地狱罪毕。生畜生中。亦遍十方畜生。罪毕来生人中无佛法中。贫穷下贱。诸根不具。常痴狂骇。无所别知。(文。)


△往生论註(上廿一)云。 问。无量寿经。言愿往生者。皆得往生唯除五逆诽谤正法。观无量寿经。言作五逆十恶。具诸不善。亦得往生。此二经云何会。 答。一经以具二种重罪。一者五逆。二者诽谤正法。以此二种罪故。所以不得往生。一经但言作十恶五逆等罪。不言诽谤正法。以不谤正法故。是故得生。 问曰。假使一人。具五逆罪。而不诽谤正法。经许得生。復有一人。但诽谤正法。而无五逆诸罪。愿往生者。得生以不。 答曰。但令诽谤正法。虽更无餘罪。必不得生。何以言之。经曰五逆罪人。堕阿鼻地狱中。具受一劫重罪诽谤正法人。堕阿鼻大地狱中。此劫若尽。復转至他方大阿鼻地狱中。如是展转。经百千大阿鼻地狱。佛不记得出时节。以谤正法罪极重。(文。)


△智度义纘四(四十二)云。 问。何故谤经入无间耶。 答。一乘是极乐经。谤极妙法故。感极苦处也。谤法及尊人故。堕贱兽报。谤平等大慧之经故。受愚兽报。佛有权实二教。执权破实。得一日报。谤法毁人时。心生瞋恚。故受虵身。不对闻法故。得聋病报。愚痴谤法故。受愚骏报。不受行法故。受无足报。令眾生不信故。為小虫所唼。慢心谤故。得矬陋报。谤微妙法故。得丑陋报。谤开权法故。得癵躄报。谤正直经故。得背傴报。谤富贵经故。得贫贱报。谤自在经故。得不自在。谤无病经故。得多病报。(已上略引)


○智证曰。末代眾生。但闻法华。可入佛家。餘经不阶。


○涅槃经云。世有三人。其病难治。一谤大乘。二五逆罪。三一阐提。如是三病世中极重。悉非声闻缘觉菩萨之所能治。(云云。)


○同(会疏一卅八)云。若有诽谤佛正法者。当断其舌。(文)


△玄义五(卅二)云。则是方便。执权谤实。是故须破。(文。)


○释籤(五之卅八)云。执别教道。不信顿极者。名為谤实。(云云)


○观经十六观相。 一日想观。二水想观。三地想观。四宝树观。五宝池观。六宝楼观。七华座观。八金像观。九真身观。十观音观。十一势至观。十二普观。十三杂想观。十四上辈观。十五中辈观。十六下辈观。此十六。前十三定善。后三辈散善也。


观经九品往生。上中下三辈。各三品合為九品也。


上品上生  (图经〔中四十四〕。佛告阿难及韦提希。眾生愿生者。发三心即便往生。一至诚心。二深心。三回向发愿心。具三心者。必生彼国。復有三种眾生。当得往生。一慈心不杀。具诸戒行。二读诵大乘方等经典。三修行六念。已上。私曰。佛法僧戒施天。回向发愿。得生彼国。云云。)


上品中生  (同〔四十七〕云。深解义趣。於第一义心不惊动。深信因果。不谤大乘。已上。朝曰。不谤华严唯心法界理。十玄六相法门。阿含四諦生灭理。法相唯识观。船若毘同无二不生不灭。三论八不。深净虚融。不来不去。真言五相成身。不断不常。天台一念三千。不一不异者。可生彼国。云云。)


上品下生  (同〔四十九〕曰。亦信因果。不谤大乘。但发无上道心。已上上辈终。)


中品上生  (五戒。八戒。二百五十戒。五百戒等也。)


中品中生  (一日一夜戒。八斋戒。沙弥戒。具足戒也。)


中品下生  (孝养父母。施善等也。已上中辈终。)


下品上生  (讚大乘十二部经首题名字。)


下品中生  (弥陀十力威德光明神力。)


下品下生  (具足十念。弥陀名号。已上下辈终。)


△观无量寿经曰。佛告阿难及韦提希。下品下生者。或有眾生。作不善业五逆十恶。具诸不善。如此愚人。以恶业故。应堕恶道。经歷多劫。受苦无穷。如此愚人临命终时。遇善知识。种种安慰。為说妙法。教令念佛。此人苦逼。不遑念佛。善友告言。汝若不能念者。应称无量寿佛。如是至心。令声不绝。具足十念。称南无阿弥陀佛。称佛名故。於念念中。除八十亿劫。生死之罪。命终之时。见金莲华。犹如日轮。住其人前。如一念顷。即得往生极乐世界。於莲华中。满十二大劫。莲华方开。观世音。大势至。以大悲音声。為其广说诸法实相灭罪法。闻已欢喜。应时即发菩提之心。是名下品下生者。是名下辈生想。名第十六观(文)。


○善导观经疏(四帋)曰。虽在华中。多劫不开。可不胜阿鼻地狱之中。长时永劫。受诸苦痛也。(文)。


△法华经云。贵贱上下。持戒毁戒。威仪具足。及不具足。正见邪见。利根钝根。等雨法雨。(文)。


△天台。以观经嘱顿教者何也。曰。正机之韦提希。从现证无生。故判為顿。而非谓唯圆也。繫珠录五(十五)。


○可观山家义苑。破古人言十六观经。部带教不带云。法华已前。圆未开偏。部教俱带。若到法华。圆既开偏。一切不带。今问。十六观正宗一圆。為开未开。若未开偏。如何得云此教不带。(文)。


○遗教经(或提谓经)云。释迦如来。灭后末世。善道出世。可导恶人。(云云)。补者曰。提谓经未捡。遗教经无此文。但天亲造。真諦译。遗教经论(廿五)云。如善导示人善道。(已上)疑此文讹转歟。


○传教大师。中堂礼拜文曰。三世常住。净妙法身。摩訶毘卢遮那。亦名释迦。妙法教主。转时祕称名药师瑠璃光如来。(云云)。△(出处)略秀句中(终)云。予祕寿量品教主。造药师像。為延历寺本尊。非常途药师故。礼拜此本尊文。诵三世○来。(文)。祖书八(廿八)。


○大势至经云。以平形念珠者。此是外道弟子也。非我弟子。我遗弟。必可用圆形念珠。超越次第者。因妄语之罪。必堕地狱。(文)。


○山门申状曰。近来有二夭怪。人惊耳目。所谓达磨邪法。念佛哀音也。法然墓所。仰付感神院犬神人。令破却。其后及上奏。蒙裁许毕。七月上旬。法胜寺御八讲之次。自山门相触南都。清水寺祇薗边。南都山门為末寺。专修辈入草庵。悉令破却。仰付侍听。搦取之间。礼讚音黑色衣。京洛中惣以留毕。张本三人(隆宽。成觉。空阿。)虽被定远流。逐电之间。未向配所。山门于今诉申处也。此十一日僉议曰。法然房於所造选择者。谤法书也。天下不可止留之。仍在在处处所持。竝其印板。大讲堂取上。為报三世佛恩。可烧失之由。奏闻仕候定。被仰下候歟。嘉禄三年。十月十五日。


○又建保年中申状日。近有二夭怪。所谓达磨之邪法。与念佛哀音也。附佛法外道。吾朝更出现。夭恠之至可慎。何强撰亡圀流浪之伴。為伽蓝传持之主。似无人于朝。非有訕于代乎。(朝师。採要裁之。具内卅六卅一纸)


△从山门。告别院云居寺书曰。可早禁断一向专修恶行事。右顷年已来。愚蒙结党。奸穴会眾。名曰专修。旁闐閭心无一分之慧解。口吐眾罪之恶言。寄言於一念十声之悲愿。不敢惮三毒五盖之重恶。盲瞑之辈。不辨是非。唯以顺情。多信伏愚诲。笑持戒修善之人。号之杂行。谤镇国护王之教。称之魔业。摈弃诸善。选择眾恶。罪积山岳。报招泥梨。毒气深入。禁而无改。偏嗜欲乐。不能自止。犹如苍蝇為唾所黏。何异狂狥逐电而走。振三寸之舌。拔眾生之眼目。為养五阴之身。灭诸佛之肝心。此只為佛法之怨魔。专可谓緇门之夭怪。是以邪师存生之昔。永沉罪条。灭后之今。亦刎尸骨。其徒住连(【考】连恐莲歟)安乐。赐死於原野。成觉萨生蒙刑远流。以此现罚。可察其后报。方今為护释尊遗法。且為救眾生涂炭。宜仰诸国末寺庄园神人寄人等。重禁断彼邪法。纵虽片时。不可令寄宿彼凶类。纵虽一言。不可听其邪说。若又山门诸部之内。有专修兴行之辈者。永处重科。勿有宽宥者。依三千眾徒僉议。所仰如件。延应二年。(改元仁治。)


○一牧起请曰。叡山黑谷沙门源空。敬白当寺住持。三宝护法善神御宝前。右源空壮年之昔日。窥三观之户。衰老之今时。伺善导之章疏。(六字正本无之)。望九品之境。是又先贤之古跡。非下愚之新愿。而近日风闻云。源空偏劝念佛教。谤餘教法。诸宗依之陵夷。诸行依此灭亡。(云云)。传闻此旨。心神惊怖。终縡闻山门。议及眾从。可加炳诫之由。被申达贯首毕。此条。一者悲眾勘。一者喜眾恩。所悲者。以贫道之身。忽及山洛之禁。所悦者。消谤法之名。永止华夷之诽。若非眾徒糺断者。争慰贫道愁叹哉。凡弥陀本愿云。唯除五逆。诽谤正法。(云云)。劝念佛之徒。争谤正法。慧心要集云。开一实道。入普贤道。(云云)。欣净土之类。岂捨妙法哉。就中源空。当念佛餘暇。披天台教文。凝信心於玉泉之流。致渴仰於银池之风。旧习犹存。本心何忘。只凭冥览。只仰眾察。但老后遁世之辈。愚昧出家之类。或入草庵剃除头。或临私窻言之次。以极乐可為所期。以念佛可為所行由。时时讽陈。是则龄衰不能练行。性钝不堪研精之间。暂置难解难入之门。诫示易行易往之道。佛智犹设方便。凡虑岂无斟酌乎。敢非存教之是非。只偏思机之堪否也。此条若可為法灭之缘。向后宜从停止。愚蒙窃诫宜断。本来不好化导。天性不专弘教。此外以僻义弘通。以虚诞披露。尤可有糺断。炳诫所望也。所欣也。此等子细。先年御沙汰时。进起请毕。其后于今不变。虽不能重陈。严诫既重叠之间。誓状又及再三。上件子细。一事一言。以虚言设会释者。每日七万遍念佛。空失其利。堕在三途。现当二世依身。常沉重苦。永受楚毒。伏乞。梵天。帝释。四大天王。日本六十餘州大小神祗。殊山王三圣。一切部类。当寺诸尊。满山护法。垂证明知见给。仍沙门源空敬白。元久二年乙丑。二月日。(已上)七箇制文。及此起请真笔。在嵯峨二尊院。挩绳录(十八纸)裁。


△知礼十义书序曰。夫评论佛法者。必须解义决定。发言诚諦。知胜知负。能进能退。儻心无所诣。自语相违。已负而更进者。必不可与论道。吾祖之垂诫也。(已上)


止观第七(七十七纸)曰。若四种三昧。修集方便。通如上说。唯法华懺。别约六时五悔。重作方便。今就五悔。明其位相。(云云)。五悔者。懺悔。劝请。随喜。回向。发愿。

 

○止观十章


一。大意。─有五略┬一。发大心。
二。释名。    │二。修大行。─明四种三昧┐
三。体相。    │三。感大果。      │
四。摄法。    │四。裂大纲。      │
五。偏圆。    └五。归大处。      │
六。方便。                 │
七。正观。                 │
八。果报。                 │
九。起教。                 │
十。指归。                 │
┌─────────────────────┘
│一。常坐三昧(本尊弥陀。又文殊。依般若部内文殊说经。文殊问经。)
│二。常行三昧(本尊同前。依方等部般舟三昧经。)
│三。半行半坐三昧(本尊七佛。又普贤。依方等经法华经。)
└四。非行非坐三昧(本尊观音。大品般若意。约诸经善恶无记三性。)


○妙乐弘决五(上初)云。如大意中。虽云发心十种不同。及四种三昧。明行差别。但列头数。辨相未足。是故都未涉於十境十观。方便望正。稍似行始。若望正观。全未论行。(文)。


○玄义九(卅七纸)云。(判麤妙下)。依诸经方法。常行等行。以傍為体。体行俱麤。以正為体。则行麤鎧妙。(文)。


○弘决二(本二)云。四行莫不皆缘实相。(文)。


△妙乐止观义例(初纸)云。散引诸文。该乎一代。文体正意唯归二经。(法华涅槃)。乃至即是实相。為行正体。(至)。所以始末皆依法华。此即法华三昧之妙行也。(文)。


△繫珠录四(七十纸)云。夫止观四种三昧。行异理同。是故同用十乘之法。俱显法华实相。所以常坐之中。念弥陀应佛。肯非止观正行。只是睡眼等外障起时。且為助缘念应佛耳。天台智者。建立法华开显之妙行。且為助缘念弥陀应佛。此是开显之上念佛。岂与善导法然所立。一向专修念佛。其得同乎。(文)。


○止观二。(九。般舟三昧经。常行三昧)文曰。若唱弥陀。即是唱十方佛功德等。但专以弥陀。為法门主。举要言之。步步声声念念。唯在阿弥陀佛。意论止观者。念西方阿弥陀佛。去此十方亿佛剎。在宝地。宝池。宝树。宝堂。眾菩萨中央。坐说法。(文)。同(六纸)云。常行三昧者。先明方法。次劝修。(至)。此法出般舟三昧经。(文)。


△文殊说经云。善男子。善女人。欲入一行三昧。应处空闲。捨诸乱。意不取相貌。繫心一佛。专称名号。随佛方所。端身正向。能终一佛。念念相续。即是念中。能见过去未来现在诸佛。何以故。念一佛功德。无量无边亦与无量诸佛功德无二。不思议佛法等无分别。皆乘一如。成最正觉。悉具无量功德无量辨才。如是入一行三昧者。尽知恆沙诸佛法界无差别相。(文)。


△弥勒大士瑜伽论(卅八五左)云。一切如来。一切功德。平等平等。无有差别。唯除四法。一者寿量。二者名号。三者族姓。四者身相。一切如来。於此四法。有增减相。非餘功德。(文)。


△要集记(三之卅七)曰。大集经第五卷贤护分。云般舟经。(文)。


△止真记(二本十七第三义)云。為般舟三昧法门主也。又良忠观念法门记(下廿七)曰。般舟经意。以弥陀為法门主。(文)。


○弘决二(本四。文殊问经释上坐下。)云。诸经所讚。多在弥陀。故以西方。而為一準。(文)言虽经不局令向西方。既说专念一佛。故其一佛。应定孰方乎。谓诸经多讚弥陀故。以之為一準也。知是举一例耳。非谓弥陀最胜。


○止观五云。第七正修止观者。前六重依修多罗以开妙解。今依妙解以立正行。(文)弘决(上二)曰。為简偏圆故云妙解。(文)。


△台祖言西方者。是随机随缘之方便也。梁氏肃。讚天台曰。等觉歟妙觉歟。不可得而知。(统纪)智证授决集(上卅九)曰。天台位居第五品中。死生自在。卷舒然碍。验其行事。殆隣法云。(第十地名。)相似五品。皆是卑谦。对问而答也。(已上)知是地上无生忍位也。百佛世界。分身散影。应变出没。毕竟自在。何固执西方乎。拒其终乃言观音来迎者。即是轨物随缘之化导也矣。


○弘决一(上四十四)云。令唱法华观无量寿二部经题。(至)。大师生存。常愿生兜率。临终乃云观音来迎。当知轨物随机。设化不可一準。(文)。


○止观二(十八纸)云。别有一卷。名法华三昧。是天台大师所著。流传於世。行者宗之。此则兼於说嘿。不復别论也。(文)。


○法华三昧行法(四纸)云。於道场中。敷好高座。安置法华经一部。亦未必须安形像舍利。并餘经典。唯置法华经。(文)。


○文句六(七帋)云。旧(光宅)以西方无量寿佛。以合长者。今不用之。西方佛别缘异。佛别故。隐显义不成。缘异故。子父义不成。又此经首末。全无其旨。闭眼穿凿。今依文附义。乃至舍那著脱近。尚不知。弥陀在远。何尝变换。(文)。


○记六(十纸)云。弥陀释迦二佛既殊。岂令弥陀隐珍玩服。乃使释迦著弊垢衣。然当释迦无珍服可隐。弥陀唯胜妙形。况宿昔缘别。化导不同。结缘如生。成熟如养。生养缘异。父子不成等。(文)。


△今此三界文。土宗无间的证。祖书廿六(四十二三四十八)十九(卅三四)廿(十一)。卅五(廿八三十。)十六(六十一。)省纸费不裁。冀往看。(繫珠录六五十一等。)


○玄义分(三纸)云。仰惟。释迦此方发遣。弥陀即彼国来迎。彼唤此遣。岂容不去也。(文)。


△龙树大论九(十七)。云。虽佛无嫉妬心。然以行业世世清净故。亦不一世界有二佛出。百亿须弥山。百亿日月。名為三千大千世界。如是十方恆河沙三千大千世界。名為一佛世界。是中更无餘佛。实一释迦牟尼佛。是一佛世界中。常化作诸佛种种法门。种种身。种种因缘。种种方便。以度眾生。以是故。多持经中。一时一世界无二佛。不言十方无佛。(文)。


△秀句下(廿四纸)云。论宗经宗。九易故。易信易解。法华六难之故。难信难解。浅易深难。释迦所判。去浅就深。丈夫之心也。(文)。


△守护章下(下四)云。何贵随功浅宝。輙贱大功髻珠耶。(至)法华為权。三世佛怨。(文)。


○记三(下八)云。若称叹昔。岂非毁今。(文)。略秀句上。(三)。


○秀句云。褒美前代政道。则非毁当时成败。依凭尔前诸经。则可成今经怨敌。為幼稚子。与竹马草鷄。全非父母本意。且為养育方便。(文)。此文古来未捡。


○慧心僧都念佛事。永观二年甲申。造往生要集(二卷)而过二十二年后。宽弘三年丙午。造一乘要决(三卷)


○往生要集序云。夫往生极乐之教行。浊世末代目足也。道俗贵贱。谁不归者。但显密教法。其文非一。事理业因。其行惟多。利智精进人。未為难。如予頏鲁之者岂敢。(云云)。是故依念佛一门。聊集经论要文披之。修之易觉易行。(云云)。 祖书十(廿三四)深捡。


○一乘要决上(初)云。诸乘权实。古来諍也。俱据经论。互执是非。余宽弘丙午岁。冬十月。病中叹曰。虽遇佛法。不了佛意。苦终空手。后悔何追。爰经论文义。贤哲章疏。或令人寻。或自思择。全捨自宗他宗之偏党。专探权智实智之深奥。遂得一乘真实之理。五乘方便之说者也。既开今生蒙。何遗遗死之恨。


○同(二右)云。言诸有所作常為一事。故知从王宫诞生之始。至双林寂灭之终。所有三业。共為一乘。非唯四华六动之灵瑞。非唯四辩八音之尊教。金鏘马麦。皆是一乘之弄胤。爱语呵责。悉為种智之因缘。乃至行住坐卧。语默作作。皆為以佛知见。示悟眾生。若不尔者。有文理乖角之过。(文)


○同(二纸)云。木牛木马之语。半字满字之教。初虽示诸乘异。后终到一切智。若不尔。便有说法捨缘过。(文)。


○同中(廿八)曰。日本一州。圆机纯一。朝野远近。同归一乘。緇素贵贱。悉期成佛。(至)当来世恶人。闻佛说一乘。迷惑不信受。破法堕恶道。(文)。


△法华宝塔品云。尔时宝塔中。出大音声叹言。善哉善哉。释迦牟尼世尊。能以平等大慧教菩萨法佛所护念妙法华经。為大眾说。如是如是。释迦牟尼世尊。如所说者。皆是真实。(文)。


△文句八(卅二纸)云。塔出為两。一发音声以证前。二开塔以起后。证前者。证三周说法皆是真实。(至)。又证迹门流通持经功深。弘宣力大。皆真实也。(至)。起后者。若欲开塔。须集分身。明玄付嘱。声彻下方。召本弟子论寿量。(文)。


△阿弥陀经云。舍利弗。如我今日。讚叹阿弥陀佛不可思议功德。东方亦有阿閦鞞佛。须弥相佛。(至)。如是恆河沙数诸佛。各於其国。出广长舌相。徧覆三千大千世界。说诚实言。汝等眾生。当信是称讚不可思议功德。一切诸佛所护念经。(文)。文次。说南西北上下。都六方诸佛所讚。其言如东方。是随宜之权说。於文可见。然慈恩弥陀经通讚下(六)。撰择传弘五(卅)。群疑论。永观往生十因(五纸)等。以权滥实。


△守护国家论(六十九纸)曰。於阿弥陀经者。全无如法华经证明。但释迦一佛。虽向舍利弗。说言我一人非说阿弥陀经。六方诸佛。出舌覆三千。说阿弥陀经。此等释迦一佛说也。诸佛不敢来。此等权文。四十餘年间。教主权佛始觉佛也。佛权故。所说亦权。故四十餘年权佛说。不可信之。今法华涅槃。久远实成圆佛之实说也。又多宝十方诸佛。来证明之。故可信之。(文)。


△开目抄(上十八)金光明经。四佛自四方现。阿弥陀经。六方诸佛。出广长舌。大集经。十方诸佛。集大宝坊。引合此等於法华经捡之。譬如黄石与黄金。白云与白山。白氷与银镜。青色与黑色。谁不别之。但有翳眼者。眇目者。一眼者。邪见者。不能分别之。(文)。


○一乘要决下(卅七纸)曰。何等诸经。先说他经。唱前教未实。后令他佛证所说真实。唯法华经。独有此事耳。若五乘真实。前深密等经。说三乘五性。何言四十餘年未显真实。若一乘方便。今法华经。说唯一乘。何言诸佛法久后要当说真实广说诸经此经第一。若显了教名未显真实。隐密教名真实。是令佛语成颠倒也。又实胜权劣。人天共了。若五乘实。一乘权者。餘经应第一。法华非第一。亦诸佛妄宣。多宝悞证。非削法华之文。何成五实一权。(文)。


△文句八(卅九纸)云。大集明若干佛与欲。华严亦说十方若干佛同说华严。大品亦云千佛同说般若。皆不云是释迦分身。準今经者。应是分身。彼带方便故。时中不显说耳。今经非但数多。亦直说是分身咸来与欲也。(文)


△大集经(廿一十二)宝幢分陀罗尼品云。尔时西方安养世界。无量寿佛。亦与无量神通菩萨。发彼世界。一念来至娑婆世界。释迦如来方处等。(文)。(祖书廿六四十五峨眉集十五二十等。)


△守护章中上(九纸)法华為权谤法华。此二种义。都不正义。一切学人。不可信受。所以者何。其师所堕。弟子亦堕。檀那亦堕。金口明说。呜呼不可不慎哉。(文)。


○涅槃迦叶品(会疏卅二卅六)曰。远离善友。不闻正法。住恶法者。沉没阿鼻地狱。(已上取意)。


△涅槃梵行品(会疏十五卅五)云。善男子。如来虽无虚妄之言。若知眾生因虚妄说得法利。随宜方便。则為说之。


△法华方便品云。若但讚佛乘。(至)。分别说诸果。(文)。


○无量寿经云。当来之世。经道灭尽。我以慈悲哀愍。特留此经。止住百岁。其有眾生。值此经者。随意所愿。皆可得道。(文)△同本异译大阿弥陀经。(支谦译下廿八纸。)曰。我般泥洹去。后经道留止千岁。千岁后经道断绝。我皆慈爱。特留此经法。止住百岁。百岁中竟休止断绝。在心所愿。皆可得道。(文)。异译平等觉经。(下十三)曰。我般涅槃去。后经道留止千岁。千岁后达道断绝。在心所愿。皆可得道。(已上)以此判彼。佛意昭晣矣。


○往生礼讚(十二纸)曰。万年三宝灭。此经住百年。尔时闻一念。皆当得生彼。(已上)导之私情之甚。其面如铁也。旧本举所慈恩西方要决(廿纸)(云云)。其意同礼讚。今省之避烦。


△思益经四曰。如劫尽烧时。诸陂池江河泉源在前枯竭。然后大海。乃当消尽。正法灭时。亦復如是。诸行小道小法先尽。然后菩萨大海之心正法乃灭。祖书十(十八纸)同廿二(十一纸)经王金汤编七(卅二)


○文句二(四十七纸)曰。所讚既谬。毁在其中。还成增减两谤。何谓叹德。(文)。○记(五十一)云。诸师既不晓於五时。安知菩萨本迹。故曰所讚既谬等。以藏叹通。尚已成失。以偏叹圆。过莫大矣。还成增减两谤者。只此一谬义招二失。经无三教。苦欲增之。抑圆成偏。减岂过此。(文)。


△无量义经说法品云。我先道场菩提树下。端坐六年。得成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以佛眼观一切诸法。不可宣说。所以者何。知诸眾生性欲不同。性欲不同。种种说法。种种说法。以方便力。四十餘年。未显真实。是故眾生。得道差别。不得疾成无上菩提。


△教大师註释(中十五)云。释迦一代四十餘年所说教。略有四教及以八教。所谓树王华严。鹿苑阿含。坊中方等。鷲峰等般若。演说一乘。大小菩萨。歷劫修行。小乘三藏教。大乘通教。大乘别教。大乘圆教。顿教渐教。不定教。祕密教。如是等。前四味各各不同。是故名為种种说法。言以方○实者。但说随他五种性等门外方便差别权教带权一乘。未显随自一佛乘等露地真实平等直道捨权一乘。是故说言以○实。(至)。未解直道一乘海路。未乘纯圆六度固船。未得实相方便顺风。是故横道三乘险路步行。歷劫多留难处。勤苦妄想梦裡大河。是故说言不得疾成无上菩提。(文)。


△玄义五(卅七纸)云。无量义经云。成道已来。四十餘年。未显真实。法华始显真实。(文)。


△又说法品。初说四諦十二缘。次说方等十二部经。摩訶般若。华严海空。宣说菩萨歷劫修行。(文)。


△文句(四之五十六)若十方佛。唯说一法。即是教一。假名引导。即方便教也。牒假名三教。显佛慧一教。其文分明。同(百一纸)曰。五乘是曲而非直。通别偏傍而非正。今皆捨彼偏曲。但说正直一道。(文)。


△守护章(上上十四)云。於一佛乘者。根本法华教。(至)。妙法华之外。更无一句经。唯一佛乘之外。更无餘乘等。(文)。


○一乘要决下(四十)云。佛既说言法华真实。前未显实。何强背佛教。為法华怨敌耶。(文)。


净土宗破要文大略(终)

 

△附录亲鸞破


亲鸞传绘云。建仁三年癸亥。四月五日。夜寅时。亲鸞梦之记曰。六角堂救世菩萨。示现顏容端严之圣僧之形。而著白衲袈裟。坐广大白莲华。告命于善信言。行者宿报设女犯。我成玉女身被犯。一生之间能庄严。临终引导生极乐。(文)。


大佛顶首楞严经六(三纸)观音普现色身文中云。若有女子。好学出家。持诸禁戒。我於彼前。现比丘尼身。而為说法。令其成就。(至)。若有眾生。不坏男根。我於彼前。现童男身。而為说法。令其成就。(文)。


续种论一(二纸)云。鸞虽愚昧。亦是住持僧宝之一分者也。寧為应以妇女身得度之人品乎。普现等流大士。岂有如斯不应人品之告勅乎。(至)。既拣不坏男根之人。寧却有说我成玉女身被犯之理乎。(至)。正使有此梦示。鸞也少有人心。犹须回顾。涅槃经云。如瞿师罗经中。佛為瞿师罗说。若天魔梵。变為佛形。具足庄严三十二相八十种好。圆光一寻。面貌圆满。犹如月盛明。眉间毫相。白愈珂雪。如是庄严向汝者。汝当捡挍定其虚实。既觉知已。当降伏。世尊魔等。尚能变作佛形。况不能变作罗汉等四种之身。以是因缘。我於是中。心不生信。或有所说。不能稟受。亦无敬念而作依止。(文)。经文如是。鸞何不反照乎。(已上)涅槃经(北本七十二纸)迦叶菩萨。问出家婬欲持破曰。世尊若有比丘。梦行婬欲。是犯戒不。佛言不也。应於婬欲生臭秽想。乃至不生一念净想。远离女人烦恼爱想。若梦行婬。寤应生悔。(文)。


梵网戒经(十七纸)云。一切男子是我父。一切女人是我母。生生无不从之受生。故六道眾生。皆是我父母。而杀而食者。杀我父母。亦杀我故身。(文)。

Tags: 责任编辑:思过黑鹰
】【打印繁体】【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喫茶养生记 【二卷】 下一篇本朝诸宗要集 【五卷】
清净莲海佛学网: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交流论坛 联系我们
本站声明:本站资源来源于互联网,如侵犯了你的版权,请你联系我们,我们将在收到消息后24小时内删除。
清净莲海佛学网 版权所有 津ICP备0800012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