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文章

·释氏六帖 【二十四卷】 12-12
·大唐西域记(校点本) 【十二卷 12-12
·双峰山曹侯溪宝林传(残卷) 【 12-11
·传灯玉英集(残卷) 【九卷】 12-11
·藏逸经书标目 【一卷】 12-10
·憨山大师年谱疏注 【二卷】 12-10
·南朝寺考 【一卷】 12-10
·合订天台三圣二和诗集 【一卷】 12-10
·古今图书集成选辑(下)【88卷】 12-07
·古今图书集成选辑(上) 【七十 11-23

文库热门

·释氏六帖 【二十四卷】 12-12
·大唐西域记(校点本) 【十二卷 12-12
·双峰山曹侯溪宝林传(残卷) 【 12-11
·传灯玉英集(残卷) 【九卷】 12-11
·藏逸经书标目 【一卷】 12-10
·憨山大师年谱疏注 【二卷】 12-10
·南朝寺考 【一卷】 12-10
·合订天台三圣二和诗集 【一卷】 12-10
·古今图书集成选辑(下)【88卷】 12-07
·古今图书集成选辑(上) 【七十 11-23

TOP

出定後语 【二卷】(一)
2017-10-05 15:01:03 来源:清净莲海佛学网 作者: 【 】 浏览:32次 评论:0

大藏经补编 第32册  No.172


出定後语


【富永仲基着】

 
出定後语 序


基幼而间暇、获读儒之籍、以及少长、亦间暇、获读佛之籍、以休、曰、儒佛之道、亦犹是也、皆在树善已、然而至其因缘道之义於细席也、则岂得无说乎、则不能无属籍也、於是乎出定成、基乃持此说者、且十年所、以语人、人皆漠、假吾长数个、以及颁白年、天下儒佛之道、亦犹儒佛之道、是何益、呜呼身之侧陋而痡、既不能以及人而德焉、又限之以大故而无传乎、基也今既三十以长、亦不可以不传也矣、所愿、则传之其人通邑大都焉、及以传之韩若汉焉、韩若汉焉、及以传之胡西焉、以传之释迦牟尼降神之地、使人皆於道有光焉、是死不朽、虽然、何以知非所谓恶慧、是则难矣、是则待夫明者部索而楔之已。


延享元年秋八月


富永仲基 识

 

出定後语目录


教起前後 第一  107  戒 第十四  137


经说异同 第二  111  室娶 第十五  138


如是我闻 第三  113  肉食 第十六  140


须弥诸天世界 第四  114  有宗 第十七  142


三藏阿毘昙修多罗伽陀 第五  117  空有 第十八  143


九部十二部方等乘 第六  120  南三北七 第十九  145


涅盘华严二喻 第七  121  禅家祖承 第二十  147


神通 第八  123  曼陀罗氏 第二十一  149


地位 第九  126  外道 第二十二  150


七佛三祗 第十  129  佛出朝代 第二十三  153


言有三物 第十一  131  三教 第二十四  154


八识 第十二  133  杂 第二十五  157


四谛十二因缘六度 第十三  135  


  
出定後语卷之上


日东 富永仲基造并自译


教起前後 第一


今且考教起之前後、盖始于外道、其立言者、凡九十六种、皆宗天、曰、修之因、乃上生天、是已。


因果经云、太子因入雪山、遍扣诸仙、欲求何果、仙人答言、为欲生天、乃是。


卫世师外道、在佛前八百年、是最久远、其最後出、阿罗罗郁陀罗也、盖二十八天、以非非想为极、是郁陀所宗、为度无所有而生于此也、是本上于阿罗以无所有为极、而无所有则本上于识处、识处则本上于空处、空处则本上于色界、空处色界、欲界六天、皆相加上以成说、其实则漠然、何知其信否、故外道所说、以非非想为极、释迦文欲上于此、难复以生天胜之、於是、上宗七佛、而离生死相、加之以大神变不可思议力、而示以其绝难为、乃外道服而竺民归焉、是释迦文之道之成也。


释迦文既没、僧只结集、迦叶始集三藏、而大众亦集三藏、分为两部、而後复分为十八部、然而其言所述、以有为宗、事皆在名数、全无方等微妙之义、是所谓小乘也、於是、文殊之徒、作般若以上之、其言所述、以空为相、而事皆方广、是所谓大乘也。


智度金刚仙二论云、如来在此铁围山外、共文殊及十方佛、结集大乘法藏、乃是。


此时、大小二乘、未有年数前後之说、其张大乘者、则曰、自得道夜、至涅般夜、常说般若。


智度论文然、论又说迦文初成道事云、是时、世界主梵天王名式弃、及色界诸天等释提桓因、及欲界诸天等、皆诣佛所、劝请世尊初转法轮、亦是菩萨念本所愿、及大慈大悲、故受请说法、诸法甚深者、般若波罗密是、是故、佛说摩诃般若波罗密经、乃是。


其张小乘者、则曰、从转法轮经、至大涅盘、集作四阿含。


智度论云、大迦叶语阿难、从转法轮经、至大涅盘、集作四阿含、增一阿含、中阿含、长阿含、相应阿含、是名修跖路法藏、乃是。


是各各命其终始、未有年数前後之说也、故其仁王般若序云、世尊前已说四般若、三十年正月说仁王者、亦唯泛尔言之、非言阿含後正当三十年也、然而法界性论说之云、十二年说阿含、三十年说大品、八年说法华、是为法华四十余年之文所转而云尔、其实非也、於是、法华氏之言兴、其言云、从成正觉来、过四十余年、无数方便、引导众生、我所说诸经、法华最第一、但为菩萨、不为小乘、观诸法实相、是名菩萨行、无量义经亦云、四十余年、未显真实种种说法、以方便力、是可见其托诸四十余年後、而愚法从前诸家、亦托诸实相、而破从前有空、是法华氏、乃大乘中别部、并从前二乘而斥之者也、然而後世学者、皆不知之、徒宗法华、以为世尊真实之说经中最第一者、误矣、年数前後之说、实昉于法华、并吞权实之说、亦实昉于法华、广大方便力、荧惑古今人士者、何限、呜呼孰蔽之者、非出定如来不能也。


解深密经云、初小乘、中空教、後不空、亦法华氏之党也、又案、三藏之目、始起於迦叶、而法华文有三藏学者、是知法华经出于後、又案法华、盖普现之徒作、大论遍吉之语可见。


於是、华严氏之言兴、乃托之二七日前说圆满修多罗、以斥从前小乘、又譬之日轮之先照诸大山王、以斥从前大乘、而特作一家经王矣、诚加上者之魁也、後世或复信此方便、而曰此经最上至极顿之顿者、亦误矣。


舍利弗目连、异时异处、共入佛法、然此会即有舍利弗等五百声闻、只洹林普光法堂、此时并未建立、而此文具述之、是皆作者方便逗漏处、又案、华严有诸法实相般若波罗密之语、是知此经亦出于二经後。


於是、大集泥洹兼部氏之言兴、乃作为其二经、以合大小二乘、且以归重於其涅盘、如其云十六年始说大集、是暗托般若之前、而出二乘中间也、且如其说律云、如是五部、虽各各别异、而皆不妨诸佛法界、及大涅盘、是合五部律之异也、然而五部律、皆本出于八十诵中、後世五师、分为五部、去佛灭度几何、是知此经後出、涅盘亦同手作、故言语多相类、是则托之佛灭、以证此经之出在年数最後、又譬之以醍醐、以明此经之义最纯粹、又擧毘尼并戒乘缓急、以说大小二乘之并难远、如後世名捃拾教者、不知此为兼部氏也。


案法显传云、某国小乘学、某国大乘学、某国兼大小乘、此兼云者、乃兼部氏也、又案、哀叹品以新体伊字譬秘密之藏、是知涅盘亦後出。


於是、顿部氏之说兴、其契经凡二十、楞伽其尤也、以从前诸经、言皆烦重、其趣牛毛而迂远、故更立激切语云、一切烦恼、本来自离、不可说断及与不断、一切众生、皆是一切、毕竟不生、离诸名字、即一切法、唯一真心、一念不生、即是佛、不从一地至一地、初地乃八地、其言直切、无复环回说、以破从前因陀罗、其穷离披、为菩提达磨氏、其东来、以楞伽印众生心、亦可徵焉、依於义、不依文字、终始不说一字、实禅家之鼻祖、其穷变幻奇怪、乃至以乾屎橛语佛性、拭疮疣斥经卷、是皆所谓顿部氏也。


於是、秘密曼陀罗金刚手氏之教兴。


六度经云、我灭度後、令阿难陀、受持所说素呾缆藏、邬波离受持所说毘那耶藏、迦多衍那受持所说阿毘达磨藏、曼殊师利菩萨、受持所说大乘般若波罗密多、其金刚手菩萨、受持所说甚深微妙总持门矣。


其教云、世尊得一切智智、为无量众生、广演分布、随种种趣、种种欲性、种种方便道、宣说一切智智、或声闻乘道、或缘觉乘道、或大乘道、或五通智道、或愿生天、或生人中及龙夜叉乾闼婆、乃至说生摩睺罗伽法、各各同彼言音、住种种威仪、而此一切智智道一味、又云、契经如乳、调伏如酪、对法如生苏、般若如熟酥、总持门如醍醐、是可见此教摄诸家以一切智智、乃合之其所谓曼陀罗、遂以归重於其所谓毘卢遮那阿字门者也、意者、此经王最後出、不空师云、经夹藏于铁塔数百年、龙猛始获焉、然而龙猛所说无一言及焉者、唯秘密之号、出于龙猛、故後世崇奉之至、盖依以为然也、是诸教兴起之分、皆本出于其相加上、不其相加上、则道法何张、乃古今道法之自然也、然而後世学者、皆徒以谓、诸教皆金口所亲说、多闻所亲传、殊不知其中却有许多开合也、不亦惜乎。

 

经说异同 第二


大论云、佛灭百年、阿输迦王、作般闍于瑟大会、诸大法师、论议异、故有别部名字、又云、佛法过五百岁後、各各分别、有五百部、又婆沙序说云、如来灭後四百年初、(古论作六百年)北印度境、健駄逻国王、每习佛经、日请一僧、入室说法、僧说莫同、王用深疑、问脇尊者、尊者答曰、如来去世、岁月逾邈、弟子部执、据闻见为矛盾、因问曰、诸部立范、孰最善乎、答曰、莫越有宗、王曰、此部三藏、今应结集、须召有德共详议之、於是、世友等五百人、释三藏、凡三十万颂、即大毘婆沙是也、大论又云、问、经说有五道、云何言六道、答、佛去久远、经法流传、五百年後、多有别异、部部不同、或言五道、或言六道、若说五者、於经文廻文说五、若说六者、於佛经廻文说六、又摩诃衍中法华经、说有六趣众生、观诸义意、应有六道、法显传云、法显本求戒律、而北天竺诸国、皆师师口传、无本可写、是以远步、乃至中天竺、於是、得一部律、是摩诃僧只众律、复得一部抄律、可七千偈、是萨婆多众律、亦皆师师口相传授、不书之於文字、又云、法显尔时欲写此经、其人云、此无经本、止口诵耳。


今以此六者推之、是知佛灭久远、人无定说、亦无可依凭之籍、皆随意改易、口相传授、宜哉一切经说、皆不胜其异、亦其不可信从如是也、禅家之言曰、不立文字、意岂在此乎、意岂在此乎、又阅婆娑、其解义必擧数说云、某故、又某故、毕竟是无定说也、又迦叶波之集三藏、大论皆云诵出、亦知此但托口诵。


金刚般若云、一切诸佛、及诸佛法、皆从此经出、无量义云、我说是经、甚深甚深、令众疾成无上菩提故、金光明云、十方诸佛、常念是经、大品云、一切善法、助道法、若三乘法、若佛法、是一切法、皆摄入般若波罗密中、又云、欲学声闻乘者、当学般若、欲学缘觉乘者、当学般若、欲学菩萨乘者、当学般若、华严云、一切世间诸群生、尠有欲求声闻道、求缘觉者、转转复少、趣大乘者、甚难遇、趣大乘者、犹为易、能信是法、甚为难、法华云、我所说诸经、法华最第一、法鼓云、一切空经、是有余说、唯有此经、是无上说、凡如此类何限、皆各部自张者之说也。


又如其胜鬘云、摩诃衍出生二乘法、如阿耨池出八大河、及文殊问云、十八及本二、皆从大乘出、则是大乘以小乘为所目者、又如其法华云、四十余年、未显真实、则是大乘以小乘为假权者、又如其华严云、佛成道第二七日、说圆满修多罗、则是大乘以小乘为後说者、其实皆大乘诱小乘之说、後世学者不知之、有所云云者、误矣、余尝云、大小部乘、各作经说、皆上证之迦文、亦方便已。


昔者秦缓死、其长子得其术、而医之名、齐于秦缓、其二三子者、不胜其忌、於是、各为新奇、而托之于父、以求胜其兄、非不爱其兄也、以为不有以异于兄、则不得以同于父、天下未有以决也、他日其东隣之父、得缓枕中之书、而出以证焉、然後长子之术、始穷于天下、此事出于毛元仁寒檠肤见、是则似之。

 

如是我闻 第三


如是我闻、我者何、後世说者自我也、闻者何、後世说者传闻也、如是者何、後世说者传闻如是也、契经或云、阿难登座、称我闻、大众悲号(处胎经)、非也、阿难亲受如来、不当云我闻一时、或解之云、阿难得道夜生、侍佛二十余年、未侍佛时、应是不闻、亦非也、然则既闻之後、何以复言闻乎、是不通之说也、报恩经云、阿难作四愿、所未闻经、愿佛重说、又云、佛口密为说、又云、阿难所不闻经、从诸比丘边闻、或有诸天向阿难说、处胎经则云、佛从金棺出金臂重为说、金刚华经则云、阿难得法性觉自在王三昧、故如来前所说经、皆能忆持、与亲闻无异、涅盘经则云、我涅盘後、阿难所未闻者、弘广菩萨、当广流布、吁是何解之不一、说长说短、要亦不过保护此失、可笑、经说多佛後五百岁之人所作、故经说多五百岁语、大论亦云、五百岁後、各各分别、有五百部、是也。


其云佛经初首作何等语者、是当时俗说、本出于大论、涅盘则特撮之已、涅盘出、实後于大论、大论一言不及涅盘、故知之、後世学者不知之、皆徒以谓、数万经说、皆阿难所集、吁亦何愚也、大论云、问曰、若佛嘱累阿难、是般若波罗密、佛盘涅盘後、阿难共大迦叶、结集三藏、此中何以不说、答曰、摩诃衍甚深、难信难行、佛在世时、有诸比丘、闻摩诃衍、不信不解、故从坐而起、何况佛涅盘後、以是故不说、又云、有人言、如摩诃迦叶、将诸比丘、在耆闍崛山中、集三藏、佛灭度後、文殊尸利弥勒诸大菩萨、亦将阿难、集是摩诃衍、又阿难知筹量众生志业大小、是故不於声闻人中说摩诃衍、说则错乱无所成办。


是可见当时、既有此疑、夫摩诃衍法、当时诸贤圣、亲闻佛说、犹且不能信解、後世却有传、是乃可疑、且以是言之、阿难则面柔人已、己独知至道、不说之声闻人中、乃忍默面谀以赞之、是何以为佛子、是皆不通之说、分明饰辞解之者也、其实阿难所集、则才阿含数章已、说见于下、其他则皆後徒所托、不啻不出阿难也、故又或解之云、後时文殊召诸菩萨及大阿罗汉、结集大乘法藏、各各言某经我从佛闻、须菩提言、金刚般若、我从佛闻、故知不局阿难、是稍得之然而经说皆後徒所托、何在其为诸菩萨大阿罗汉、又失之矣、又如处胎经云、阿难最初出经第一胎化藏、第二中阴藏、第三摩诃衍方等藏、第四戒律藏、第五十住菩萨藏、第六杂藏、第七金刚藏、第八佛藏、是为经法具足、此则为大小二乘一时所出、亦如是我闻之极也。

 

须弥诸天世界 第四


须弥楼山之说、皆古来梵志所传、迦文特依以说其道、其实浑天之说为是、然而後世学者、徒张之以排他者、失佛意矣、何则迦文之意、本不在此、救民之急、何暇议其忽微、是所谓方便也、然而儒氏亦不知之、而曰、释迦作须弥、其说不合、呜呼迦文岂如儒固然乎、仲尼作春秋、亦不知日食之为恒、是何以解之、夫日月推步、天官星翁之所掌、无害其不知之、却以此是非者、皆小知人也、近世又有取诸横以合浑天说者、其陋益益甚、可笑已、其诸经论所说有异同者、皆异部名字、各立一家言者已。


如其说地之深、增含为六十八千由旬、俱舍为八十万由旬、起世为六十万由旬、菩萨藏为六十八百千由旬、楼炭为八十亿由旬、光明为十六万八千由旬、是何其无定说、又如其说须弥山半、长含因本大论为四万二千由旬、对法俱舍为四万由旬、亦何其无定说、又如其说四洲之寿、长含楼炭俱舍各各不同、须弥四宝亦不同、又如其说修罗宫、起世为须弥东、十地为须弥北、又如其说地狱、婆沙有说有说无复一定、或云、八热八寒、各有所属、大论则云、八寒是八热眷属、所处名号、诸经论无复一定、要皆异部异言、不必牵合可也。


又如其说世界建立、俱舍水轮在前、楞严金轮在前、又五轮次序、空风水金地、增含为地水火风金、又光音天、长含为命尽来生此间、增上为相谓言欲至阎浮地观地形、余经为殁生大梵处渐渐下生至人趣、又如其说三灾、长含起世、刀兵饥馑疫病、俱舍婆沙、刀兵疫病饥馑、瑜伽对法、饥馑疫病刀兵、次序各各不同、要皆异部名字、无论其难和会。


又如其说天、萨婆多十六、经部师十七、上座部十八、婆沙日月星宿常憍持鬘坚首四天、合为三十二种、涅盘有四种、而大论有三种、又如其说四天王宫城、楼炭俱舍大论各各不同、又如其说三梵、因本对法婆沙、相去倍高、皆有住地、俱舍萨婆多、合为一处、又仁王有十八梵而璎珞又禅禅有梵王、不同他经有一梵王、又如其大论以魔王为欲界主、梵王为三界主、而复以魔醯首罗为三界主、又论大千主、为初禅梵王、华严则为魔醯首罗、又如其说魔醯首罗为第六天、或为色究竟、又如其或为梵天那罗延天摩醯首罗一体三分、又如其楞严八十华严、先善见、後善现、而俱舍正理六十华严反之。


又如其论无色界身处、婆沙俱舍瑜伽经部成实为无、起世增含华严仁王化地大众为有、又如其说人非人、金光明为结八部、又如其说阿修罗、佛地论为天、对法为鬼、正法念经为鬼畜二趣、伽陀经为三趣摄、又如婆沙云、有余部立阿素洛为六趣、非也、契经惟说五趣故、大论云、问经说有五道、云何言六道、答、佛去久远、经法多有别异、唯法华经、说有六趣、义意应然、要亦皆异部所命、固非一音所演出也。


独宋代志磐师、解之以三意云、一者、佛赴机所说不同、二者、结集部别不同、三者、传译前後不同、呜呼、是何妄之甚、如为佛赴机而说之、是乃妄语、亦何示人以毘尼、又以为结集部别不同乎、是何在其为佛所说、经说亦何足取信、何其滥也、又以为传译前後不同乎、是译师亦为难信也、夫涅盘之为灭度、或为圆寂、是则在译师知解、无论其有不同、如以其名物度数前後不同解之、是何漠然、是何足以为说、要皆不知之云尔、其实不然。


释迦谱亦云、经变华戎、译人斟酌、出经之人、各有所受故、往往不同已、夫史汉延书、犹分糅相反、况万里之外、千岁之表哉、明昔者、固宜择善而从、呜呼亦何妄也、如为择善而从、是己自高以出经典者也、亦何足以为经典、要亦首鼠之说、窘于其有不同云尔、是实古今一大疑城、出定经典出、而後始了然也。


世界之说凡五、一须弥世界、是梵志初说、盖其本也、其所谓小千世界、中千世界、三千大千世界、又三千世界外、别有十世界者、是皆以後加上者也、梵网所谓莲华藏世界者、又一层加上之说、其广大则至华严世界海而极矣、世界之说、其实漠然、不过以语心理、亦何知然否、故曰、世界随心起、是也。

 

三藏、阿毘昙、修多罗、伽陀 第五


三藏、小乘之名、出于迦叶、大论云、佛在世时、无三藏名、大迦叶等、集三藏、又云、三藏是声闻法、摩诃衍是大乘法、法华经云、贪着小乘三藏学者、是也、是龙树之时、三藏之名、属于小乘、天台四教、依以立藏者、得之、澄观师云、大乘亦有三藏、是自後世之义、言有物也、又普超经、入大乘论、谓三乘为三藏者、乃别义、非此谓也、案增一序品云、契经一藏、律二藏、阿毘昙经为三藏、出曜经云、佛在鹿苑、告五比丘、此苦本原、所未见未闻、广说此法、为契经藏、佛在罗阅城时、迦兰陀子须陈那、出家学道、最初犯律、故说戒藏、佛在毘舍离、见跋耆子本末因缘、告诸比丘、诸诸无五畏恚恨之心者、便不堕恶趣、亦复不生入地狱中、广说如阿毘昙、大论亦云、阿难说、佛在波罗奈、为五比丘、说四真谛法、是名修妬路藏、忧波利说、佛在毘舍离、须隣那初作淫欲、以是因缘、初结大罪、如是等八十部、作毘尼藏、阿难说、佛在舍婆提城、告诸比丘、五怖五罪五怨不除不灭、此生身心受苦、後世堕恶道中、如是名为阿毘昙。


今以是文推之、三藏之义可知、三藏、盖本一书名、皆取类近以赞之、其初迦叶等所诵出、才一二三章、各各命以类、而假别之、非如後世有四阿含五部律种种毘昙类分总命以此名者比也、其有四阿含五部律种种毘昙者、皆後世僧迦之增多也、故婆沙云、修多罗中、多说心法、毘尼之中、多说戒法、阿毘昙中、多说慧法、而或亦互兼、但从多分故名之、是知三藏本但一书名、各命其所诵以别之、其实义亦互兼、後世难于阿毘昙独无经者、不知之也、婆沙云、问、谁造此论、答、佛世尊、问、若尔、此论何故传言迦多衍尼子造、答、由彼尊者受持演说、广令流布、是故、此论名称、归彼、然是佛说、是得之矣、其实本但命为跋耆者、而後尼子等、广益说之、如以其後出疑之、虽经律亦皆後出也。


大论云、三种法门、一者、蜫勒门、二者阿毘昙门、三者空门、蜫勒有三百二十万言、佛在世时、大迦旃延之所造、阿毘昙、佛自说诸法义、或佛自说法名、又云、如佛、直说世间第一法、不说相义、一一分别相义、是名阿毘昙门、今以是文推之、阿毘昙、盖解释相义之名、其译以对法、亦以其对法而分别之也、其以慧法者、亦分别相义是慧法也、瑜伽论亦云、问答决择诸法性相故、名阿毘昙、是得之矣、故虽佛说、其分别相义者固是阿毘昙、非独概契经也、故楞严云、此阿毘达磨、十方薄伽梵、一路涅盘门、是可见也、又十二分教中所谓优波提舍亦同其义、大论云、佛所说论议经、及摩诃迦旃延所解修多罗乃至像法凡夫人、如法说、亦名优波提舍、是知亦同其义、後世译以论义、独以契经属佛者、比之儒家经传之义、其实未为得矣。


修多罗之义、取之线、线取之能贯穿、何也、盖经说之本体在伽陀、故数经说以几偈、涅盘亦云、除修多罗及诸戒律、其余有说四句之偈、是名伽陀、修多罗之为线、取之以此贯穿、众偈次第皆依焉、佛地论贯摄为义、杂集论缀葺云者、皆得之矣、是修多罗之为线也、其译以契经者、亦比之儒家之书、义意大别、修多罗有总别、十二分教中修多罗、是与伽陀等对、别也、一切经藏称修多罗者、总也、何也。


伽陀唯诵读之便、而文理所属、却在修多罗也、然则契经之本体在伽陀者何也、是乃支那教学、必托之操缦、诗书易管仲老聃之书、皆托言韵语、本朝神代古语、及祝词、亦皆诵读之便者、三国俱一其致、何也、口口相传、说诵之际、固不能不然、且神只亦所乐也、仁王般若云、普明王依七佛教法、请百法师、设百高座、一日二日讲说般若八千亿偈、是可见也、是知契经之本体、实在伽陀、而但取之诵护之便也。


长水师解之云、经多立颂、略有八义、一、少字摄多义故、二、赞叹者多以偈颂故、三、为钝根重说故、四、为後来之徒故、五、随意乐故、六、易受持故、七、增明前说故、八、长行未说故、是但第五六义得之、其余皆口辩也、案付法藏经云、马鸣於华氏国、游行教化、作妙妓乐、名赖吒和罗、其音清雅、宣说若空无我之义、时此城中五百王子、同时开悟、出家为道、增一贤愚经云、迦叶佛时、均提出家、少年声好、善巧赞呗、人所乐听、毘尼母经云、不听高声作歌音诵经、有五过患、同外道歌音说法、是知当时经说全托歌音、不啻诵读之便。

 

九部、十二部、方等乘 第六


九部十二部、是共指一切经藏之辞、後世或就分大小乘者、误矣、何以知之、涅盘云(圣行品)、从佛出十二部、是言自佛出一切经藏、故下文拣异之云、出方等、又如四相品以九部对方等大乘亦然、法华亦云(方便品)、我此九部法、随顺众生说、入大乘为本、是共指一切经藏、未拣异大小之辞、可见也、故大论有大小乘共九部之说、亦足以发、又涅盘云小乘无方广部者、是言小乘独无方等、其实砭小乘之言、虽小乘亦随分有方广、後世小乘亦有十二部之说、得之、是方广则独属之大乘云尔。


涅盘又云、十一部经、二乘所持、方等部为菩萨所持、摩得勒伽论亦云、唯方广部、是菩萨藏、十一部是声闻藏、亦同。


方等、乃方广、其义无别、但就十二部中、拣异大乘命之、别无其经、涅盘云(圣行品)、从佛出十二部经、从十二部经出修多罗、从修多罗出方等经、又云(四相品)、半字者、谓九部经、毘伽罗论者、谓方广大乘经、大论云、法华经诸余方等经、何以属累喜王菩萨、普贤经云、此方等经、是诸佛眼、又有方等大乘经典之语、又涅盘有大方等大涅盘之语、皆赞大之辞、非别有其经也、又如其华严、圆觉、胜鬘狮子吼、皆命以方广、又大论有方广道人、亦皆赞大之辞、其义无别、後世学者、或不知之、以是为理方等、别立时方等者、误矣、声闻法是二乘小乘、菩萨法是大乘、大乘菩萨乘之上、别有佛乘一乘之说、亦一部立言也、大乘同性经云、所有声闻法、辟支佛法、菩萨法、诸佛法、如是一切诸法、皆悉流入毘卢遮那智藏大海、智藏大海、乃佛第十地名、是别有佛乘也、楞伽经云、无有乘建立、我说为一乘、引导众生故、分别说诸乘、梁译摄论释云、如来成立正法有三种、一小乘、二大乘、三一乘、第三最胜、故名善成立、是别有一乘也、一乘之上、复有无乘、楞伽经云、诸天及梵乘、声闻缘觉乘、诸佛如来乘、我说此诸乘、乃至有心转、诸乘非究竟、若彼心灭尽、无乘及乘者、是别有无乘也、是皆一层层加上者之说也、又案、唐译摄论释云、菩萨乘即佛乘、更无有上、是亦一部异言、与上不同、又案、法华经云(方便品)、唯有一乘法、无二亦无三、又云、但以一乘道教他诸菩萨、又云、为此诸佛子、说是大乘经、声闻若菩萨、皆成佛无疑、是菩萨乘佛乘一乘无有别也、又案、涅盘经云、一切众生、同有佛性、皆同一乘、是兼家一乘之说也。

 

涅盘华严二喻 第七


涅盘经圣行品曰、譬如从牛出乳、从乳出酪、从酪出生酥、从生酥出熟酥、从熟酥出醍醐、醍醐最上、佛亦如是、从佛出十二部经、从十二部经、出修多罗、从修多罗、出方等经、从方等经、出般若波罗密、从般若波罗密、出大涅盘、犹如醍醐、是譬於佛性、此喻、本由无垢藏王叹涅盘教最胜、佛乃印可、喻之以五味、以示其最浓也、十二部经、乃一切经典、修多罗、乃所谓别部、大小未拣异者、方等经、乃大乘经典、就修多罗中拣异之者、般若波罗密、乃方等中之粹者、又兼智慧、大涅盘、乃大圆寂、又为般若之粹、皆就其中、拣异其粹者、是乃其本义、然而後世学者、皆误解云、十二部是华严、修多罗是阿含、方等是维摩思益等、以合之天台大师五教、十二部修多罗、说既见於上、是何限於华严、阿含、且乳粗於酪、而华严则治于鹿苑、是全不合、且原经之旨、五味浓淡、喻教最胜而彼则以合其五教、故云、取之下劣根性、或云、取之相生次第、亦失其义。


又华严经性起品曰、譬如日出先照诸大山王、次照大山、次照金刚宝山、然後普照大地、日光不作是念、但地有高下、故照有先後、如来亦然、智慧日轮、常放光明、先照菩萨山王次照缘觉、次照善根众生、然後悉照一切众生、如来本不作是念、但众生善根不同、故此种种差别、此喻本谓、如来所说、固无浅深、唯其初义最第一、菩萨众以上、实被之化、从斯以下、缘觉声闻、随分颁承、皆各各成其德、然而求其最高者、固不出初说、最妙者、固不出华严、是乃经之本旨也、然而後世学者、复误解云、华严第一照、阿含第二照、方等第三照、法华湼盘第四第五照、亦以合之天台大师五教、夫华严之为第一照、固不待辩、唯阿含之最愚法、而为第二照、又法华湼盘之最妙者、而徒为第四第五照、是甚不圆满、是知此喻亦不合、且经所列、但有四照、而彼则合之五时、亦失其义。要此二喻、湼盘则托之终、以推醍醐之最醇、华严则托之始、以崇日之先照山王、顺逆设喻、各各妙其教、其实胡越之异也、天台大师、合此二喻、以证其五教者、亦岂不知之乎、偶偶见此喻有足以使人易了解者、故假撮以成其趣、非以证其说也、岂如後世学者固执之以五时全出于此二喻者然乎、是则天台大师之本旨也、又或後世以疚天台大师者、亦非也、又如其以有长含四种言论、月灯三昧四种修多罗、湼盘四菩提、因立其四教者、亦唯假撮以成之已、後世章安等、则皆牵强以解其义、亦不合也、妙玄真记云、非以证成、亦有此意、是则得之。

 

神通 第八


竺人之俗、好幻为甚、犹之汉人好文、凡设教说道者、皆必由此以进、苟非由此、民不信也、阿毘昙云、不如支佛但以神通、以悦众生、不能说法、大论云、菩萨为众生故、取神通现诸希有奇特、令众生心清净、又云、鸟无翅、不能高翔、菩萨无神通、不能随意教化众生、是也、当时诸外道、亦皆以幻而进、迦文辟而上之、亦不能不假之以进。


大论云有恶邪人、怀嫉妬心、诽谤言、佛智慧不出於人、但以幻术惑世、断彼贡高邪慢意故、


现无量神通无量智慧力、又云、种种诸物、皆能转变、外道辈转、极久不过七日、诸佛及弟子、转变自在、无有久近、宝积经云、如来为调伏憍慢众生、故现诸神变、是也、外道谓之幻、佛谓之神通、其实一也、於是、诸弟子传其道者、亦皆托以进其说、诸藏所说、十分之九、皆是已。


试就十二分教言之、阿浮陀达磨之为未曾有、是真幻也、伊帝越伽之为本事、闍陀伽之为本生、和伽那之为授记、尼陀那之为因缘、皆事之幻也、毘佛略之为方广、说之幻也、是幻居其半矣、又大众部、三藏之外、集禁咒经、地持论、四陀罗尼有咒、能起咒术、有神验故、是亦幻也、且诸藏中、幻喻偏多、何则天竺多见闻、且其所好也、又如诸弟子、托言迦文、以立其言、互相加上并吞者、是亦幻也、三十二天六道生灭之说、是亦幻也、七佛之前、上於外道、是亦幻也、梵天来请教、是亦幻也、是皆幻也、竺人之学、实以幻济道、苟不由此以进、民亦不信从也。


余故尝曰、凡天下之僧伽、如知佛假乎幻、天下之儒史、如知儒由乎文、则其於道也、奚翅一咫一尺矣、子熙又尝与余语云、竺人好无量无边等语、其性然、汉人之好文辞佶屈语、东人之好清介质直语、亦其性然、又如芥子须弥因陀罗网之喻、亦其民心所好、如此等喻多有、是则原於幻、虽汉人亦为山涧平象三耳、是则本於文、东人则不好此等喻、唯作直切语已。


子熙、姓三好、名栋明、大坂人、吾畏友也、今也则亡。


又如因果报应天堂地狱之说、本外道所立、竺人之性所好也、迦文因以利导、收其中人以下者、更立成佛离相之说、以出之层、收其中人以上者、何则其说固无恶、且竺人所好也、然而其实则方便也、譬之殷人尚鬼、殷王诸诰多神多天、儒固訾之以譸张者可谓不知类也、又佛氏訾儒以无此者、亦不知其实则方便也。


故说道作教、振古以来、皆必依其俗以利导、虽君子亦有未免於斯者、竺人之於幻、汉人之於文、东人之於绞、皆其俗然、徒以其俗互相喧啄者、尽客气也、然而客气何害、苟为为善可也、或问得神通法、答、是本始於观想、大论言之尽矣。


大论云、问曰、神通有何次第、答曰、菩萨离五欲得诸禅有慈悲故、为众生取神通、现诸希有奇特之事、令众生心清净、何以故、若无希有事、不能令多众生得度、菩萨摩诃萨、作是念已、系心身中虚空、灭麁重色相、常取空轻相、发大欲精进心、智慧筹量心力能擧身未筹量已、自知心力大能擧其身、譬如学趠、常坏色麁重相、常修轻空相、是时便能飞、二者亦能变化诸物、令地作水水作地风作火火作风、如是诸大、皆令转易、令金作瓦砾、瓦砾作金、如是诸物、各能令化、变地为水相、常修念水、令多不复忆念地相、是时地相如念即作水、如是等诸物、皆能变化、问曰、若尔与一切入有何等异、答曰、一切入、是神通初道、先已一切入、背舍胜处、柔伏其心、然後易入神通、复次一切入中、一身自见地变为水、余人不见、神通则不然、自见实是水、他人亦见实水。


然而是在东人则难矣、何也、风气异也、王充论衡言之尽矣、如後世禅人以搬水等解神通、乃不得已之说也。


论衡言毒篇云、太阳之地、人民促急、促急之人、口舌为毒、故楚越之人、促急捷疾、与人谈言、口唾射人则人脉胎肿而为创、南郡极热之地、其人祝树树枯、唾鸟鸟坠、巫咸能以祝延人之疾、愈人之祸者、生於江南含烈气也。


又案赵氏宾退录、东坡守杨州、梦行山间、一虎来噬、有道士叱虎去、明旦一道士投谒曰、夜出不至惊否、坡咄曰、鼠子未欲杖汝背、汝谓吾不知汝子夜术乎、道士骇而退、意者是亦幻也、凡古今以梦感人者、多皆此术也、如迦旃延之化希罗王、汉明帝之梦金人、唐玄宗之梦空中楚金字、肃宗之梦僧诵宝胜如来、代宗之梦游山寺、宋徽宗之梦神霄、神宗之梦神僧驰马空中、盖皆是已。

 

地位 第九


声闻缘觉、小乘本无此目、俱大乘家贬言、以归重於菩萨也、声闻、是从佛闻声而知之、未能了然者也、华严经云、上品十善、修自利行、以智慧狭劣、怖三界、阙大悲、从他闻声而得解了故、名声闻、十地论云、从他闻声而得通达、故名声闻、是也、又如其地论云、我众生等、但有名、故说之为声、於声悟解、故曰声闻、又或云、以佛道声令一切闻、故曰声闻者、俱非也、可见竺土、亦有种种解。


缘觉、是有因缘而觉也、犹儒云私淑者、谓非从佛闻之也、是亦独觉已、独觉、是独自有觉者也、大论云、辟支佛有二种、一名独觉、二名因缘觉、楞严亦言之、又俱舍有二种独觉、部行、是师友切磋而所得、乃因缘觉、麟角是独学而所得、乃独觉、是皆独觉而未及化他者、一也、华严经云、不从他教、自觉悟故、大悲方便未具足故矣、是也、涅盘经云、独觉化众生、但现神通、终日默然、无所宣说、瑜伽论云、唯现自相、为彼说法、不发言故、示现种种神通境界、大论云、缘觉之人、亦能说一偈两偈、是皆言独自之义、而稍及化他者、失之、大论又以逢佛世解独觉、亦失之、般若初分天帝品、有独觉向、独觉果、又慈恩引仁王、有独觉众、又释迦出世、五百独觉、从山中来、皆可观矣、又以闻因缘法解缘字、亦失之、是全不成语。


菩萨、是其身既有觉、而又能觉人者也、大论云、菩提为佛道、萨埵为成众生、阿毘昙云、自觉觉他、名为菩萨、是也、菩萨乃究竟地位、於是为极、佛亦菩萨之佛、除菩萨外、别无有佛、故无量义经、说菩萨自利德云、於如来地、坚固不动、是其本义也、然而善戒经、有名字菩萨非义菩萨菩萨旃陀罗、无垢称经、有有疾菩萨、大论有初心败坏菩萨、瑜伽有菩萨倒执懈怠、又有钝利二根菩萨、是皆异部名字、其实出於菩萨上层以作说者、夫佛乃觉之义、声闻缘觉、是既证之身者、菩萨是既证之身、而亦能及人者、佛乃统名也、然而法华经云、声闻若菩萨、皆成佛无疑、又云、汝等所行、是菩萨道、渐渐修学、悉当成佛、华严经云、若人根明利、有大慈悲心、饶益诸众生、为说菩萨道、若有无上心决定乐大事、为示於佛身、说无尽佛法、是菩萨上层又别有佛也、又如法相於菩萨说修行次第者、亦一部名字、别制功夫以压小乘者、大乘本无律、而其有律者、亦然。


贤首师说之云、为随方便影似引彼故、若全异彼难信受故、得之、又梁摄论谓十信名凡夫菩萨、十解名圣人菩萨、菩萨何有凡圣之别、亦一部名字也、声闻四果、是其本也、佛十地大乘同性二经、就分十地者、加上之说也、缘觉菩萨、本无地位、何以知之、无量义经云、三法四果二道、三法、煗顶世界第一法也、四果、声闻四果也、二道、缘觉菩萨道也、缘觉菩萨、二道并称、以是知之、其就分十地、或说修行次第者、皆异部加上之说、非本之真也、异部加上之说、亦至就佛分十地(佛十地经大乘同性经)、三觉(起信论)、及有初心佛(大日经)而极矣、佛是既最上至极、何曾有地位初後之别、是皆异部加上张其说者也、声闻四果、须陀洹之为预流、是无异议、斯陀含之为一往来、犹儒云日月至者、阿那含之为不来、犹儒云三月不违仁者、说者以生死者、非也、阿罗汉之为不生、乃佛之一名、犹儒云圣人者。


四分五分二律共云、佛度五人已、世间有六罗汉、杂集云、顿成罗汉及如来是也、後来斥以声闻者、异部加上之说也、华严有十梵行无十信、仁王无等觉、新金光明、胜天王般若、及大品、但明十地佛地、不辩三十心等觉地、楞伽、妙觉外更立自觉圣智、涅盘又有五行、而名字品、十住在十信後、释义品如例、仁王施心、璎珞作舍心、华严作不退、又璎珞说四十二贤圣、不说见修、弥勒问论、声闻先断见惑、後断修惑、而菩萨初地、顿断见修道中一切烦恼、仁王有三贤十圣、有宗有三贤四圣、仁王五十一位、璎珞五十二位、华严四十一位、大品四十二位、楞严五十七位、而又云、六十圣位、地持以初地为见道、仁王以四地为初果、後世立共单以解之者、又仁王教化品、三地断见、六地思尽、受持品、四地断见、七地思尽、後世作通别以救之者、瑜伽梁摄论、皆说声闻十二住、今有宗经典无有、涅盘、阿罗汉住第十地、本业、七地寄菩萨、仁王、七地罗汉、八地菩萨、梁摄论、八地以去寄一乘、大论瑜伽唯识、菩萨初地已去、悲智不同、起信则为同修同断念念双修、贤首师立始终以解之者、本说七贤圣、成实、二十七贤圣、本说八十八使、成实、九十八使、本说见道十五心、成实十六心、大论、十地有二种、一者共、乾慧等、二者单、欢喜地等、楞伽菩萨十地、与单同、而以八地以上为胜七地以下为共。


说者云、虽是大乘、亦兼通教者、是皆所谓异部名字、各执其说、互相加上拗戾者、无论其固相龃龉、後世学者、多方迁就、牵强合之者、皆非也、又如家家等号、通之超次、是也、是本无品位之定、以第六品亦可、何止三四五、俱舍云、理应苏息等者、皆臆度之见已、又如说不退、俱舍为得忍时、成实为煗顶以上、地论为见道以上、佛性论为声闻苦忍、缘觉世第一、菩萨十廻向者、亦异部名字然、又如说超果、或为顿出离超中二果、或为无之、或为贤圣悉无、或为回向无超、须陀罗汉亦无超越、唯斯陀果及那含果有之者、亦异部名字然、是皆何必会开、何必和解、又有廻心之说、并吞之说已、何也、有宗自有宗、空宗自空宗、各自证其道、何假乎廻心、是则大乘自重也、又案、华严於佛地云、初发心时、便成正觉、而复说诸住、其实短长之说已。

 

七佛三只 第十


迦文所述七佛、其名今不可知、阿含婆沙合迦文为七者非也、何以知之、从多知之、仁王记普明王事云、依过去七佛教法行之、大集经亦有从七佛已来之语、华严又有第七仙、大方等陀罗尼经、世尊为文殊师利说之云、此陀罗尼、是过去七佛所造、是也、又以七佛为修相所逢者、立三只说以出一层也、又三只之後、别立百刼者、阿含婆沙等也、就三只分之者、乌婆塞戒大论等也、但立三只、不说修相者、起信瑜伽等也、是皆异部名字难必和会者也。


又案、摩诃般若云、然灯佛记我当来一阿僧只当作佛、金刚般若云、我在然灯佛所得授记、分明是以然灯为最初第一佛可见、金刚又云、於然灯佛前、得值诸佛、是乃加上之说、益信之矣、法华亦云、中间我说然灯佛等、皆以方便分别、亦足以发之、又案、楞伽云、我尔时作拘留孙拘那含牟尼迦叶佛、以为与释迦非异身、亦一家言然、又案、瑞应经、锭光佛授释迦记、为在後九十一刼、是与因果本业所谓毘婆尸混、而彼则作阿僧只劫、是等皆无一定说、又如其於然灯上、别有罽那尸弃、及又别有释迦文者、而云佛便发愿言、我於当来作佛如今佛名者、亦异部加上之说也、又如其华严经说十佛、佛名经说二十五佛、决定毘尼经说三十五佛、药王经说五十三佛、亦异部名字然、以为迦文前实有之者、是为幻所使者已、十年行苦乐、树下成正觉、是其实也、其以三阿僧只者、是幻也、而又以无量劫者、幻之幻也。


宝云经云、我为浅近众生、说三阿僧只劫修行、然我实於无量阿僧只劫所修行也、华严经云、我见释迦成佛道、已经不可思议劫、法华经云、一切世间、天人及阿修罗皆谓、今释迦牟尼佛、出释氏宫、去伽耶城不远、坐於道场、得阿耨菩提、然善男子、我实成佛已来、无量无边、百千万亿那由佗劫、是皆以寿量久成、上於三只劫、其实幻之幻也、其究亦不能不说一念成佛以破之、是顿部氏也已、故起信论合之云、为懈慢众生说无量阿僧只修、为怯弱众生故、说一念成佛、而实一切菩萨皆经三只刼是也、又如法华八岁龙女南方作佛、是言其苟有机不必拘年纪男女、乃能成果、亦以破从前因陀罗也、论者或解之以天女者、不知之也、又如超劫之说、俱舍婆沙云、赞底沙超九劫、大论云、赞弗沙超九、而因果经作毘婆尸、或云、底沙弗沙一佛、华严颂为别佛、而涅盘经则作十二劫、远公疏云、三只中超三劫、合为十二、非也、心地观经云、初僧只超十二劫、第二僧只超八劫、第三只超十一劫、又超九劫、四分则云、八劫、金光明则云、十一劫、是亦别部名字、皆何必和会。


仲基尝谓、诸经所载佛菩萨诸名、必不凿空出之、意者、多是太古时人名、犹如汉云无怀葛天尊卢之类、无复一定说、犹如河伯冰夷神荼郁櫑之类(野客丛书)、盖皆有所由也、如尸弃之名、一则释迦佛初僧只满所逢、一则七佛第二之佛、一则梵王尸弃、如观世音自在、一则观自在菩萨、一则观自在佛、一则观世音自在梵王、又如摩醯首罗、一则三界主、一则药叉神、又如善现、一则西方大将、一则色界第四禅、是皆当时有此名号、故说者各各假以言之。

 

言有三物 第十一


般若无佛性语、阿含无陀罗尼名、金光明三身、佛地本业二身、楞伽摄论四身、华严二种十身、大论四魔、骂意五魔、大论三天、涅盘四天、维摩不可思议、金刚无住、华严法界、涅盘佛性、般若一切种知、金光明法性、法华诸法实相、是皆其家言、各各主张者、所谓言有人也、诸藏经中、传梵语者、多有异、而说者云、梵之楚夏、罗什恒河、玄奘殑伽、罗什须弥、玄奘苏迷卢、如此之类何限、皆或指为旧讹、夫言语随世而异、音声与时上下、其讹云者、非真讹也、所谓言有世也、维摩云、一念知一切法、是道场、禅要云、性定自离、即是道场、是乃变幻张大之说、道场自道场、固不与念性相关、譬之神道者流以高天原为心体、又如增含起世等所谓四食、唯段食、乃人中所食、可食噉者、其他更乐食、乃衣裳繖盖香华熏火等、念食乃意中所念所想所思惟等、识食乃意之所识、以识为食、是岂皆食之真哉、张大食而然譬之俗云吃棒吃棒拳等之吃、又如大论以经卷为法身舍利、舍利自舍利、固不与经卷相关是亦张舍利而然、又如其芥子纳须弥、毛端视宝刹云者、是张理而然、凡如此类、皆张说也、凡说仍实而不滥者、所谓徧也、徧乃实也、古今说道者、张说殊多、学者知之、何啻一咫一尺、如来之义、如而来也、本是心体之名、善恶未分、於类为泛、楞伽云、如来藏者、是善不善因、般若云、一切众生皆如来藏、是也、或就以为成德之名、众妄既止、如如而来也、於类为矶、胜鬘云、如来法身、不离烦恼藏、是如来藏、如来藏云、一切众生、瞋痴诸烦恼中、有如来身、是也、又如翻鉢剌婆剌拏为自恣者、自恣之语、本在恶、而此局善、於类为反、凡此五类、所谓言有类也。


凡言有类有世有人、谓之言有三物、一切语言、解以三物者、吾教学之立也、苟以此求之、天下道法、一切语言、未尝不错然而分也、故云、三物五类、立言之纪、是也、又如卢舍那毘卢舍那新旧有异、亦言有世也、是本赞迦文之辞、遂以为号、犹如儒者称尧以放勋、後世学者、或依新旧以分三身者、非也、又如那落捺落、亦取音同、婆沙正理并无定文、後世学者、或因字异解者、亦非也、又如真丹震旦支那指难、亦同、琳师云、东方属震、亦因字生解、可笑、又如洛又俱底、俱大数名、翻为亿者、假以合之也、或惑其不合、乃解云、西国有三种亿、有四种亿、亿是汉名竺土何曾有三种四种之亿、亦非也、且如阿僧只积数、亦皆异部托言、互相变改以牟人已、是何必和会、又如玄奘师论五种不翻以如薄伽梵具六义者、不知者乃云、梵语多含、实非他方所及、是大不然、如汉语亦皆多含、阅字书可见、凡其注云某也某也某也者、皆是多含、非一义所尽也、何止汉语如此方语、亦皆多含、如谓放荡者为达曰结、亦放荡一义、岂能尽之乎、类推可知。

 

八识 第十二


六根六识、是其本说、胜鬘经犹说六识、又摄论云、声闻乘中、不说此心名阿赖耶识名阿陀那识、、由此深细境所摄故、亦可见也、其有七识八识者、皆异部加上之说也、瑜伽对法则以七识为主、云、谓眼等六识界及意界云云第八识意界所摄也、深密唯识则以八识为主、云、非离意识别有余识、唯除别有阿赖耶识、是亦异部之言、不必和会可也、又如楞伽经立八九识因果合说、及梁摄论复出一层、以阿摩罗为主、亦异部之执然、何必怪焉、奘师不许之云、第九是第八异名、可谓固矣、又释摩诃衍论有十识、大日经有无量心识、是心识加上之说也、案、阿赖耶是藏之义、阿陀那及末那、是执之义、古来译以心意。


俱舍云、集起名心、思量名意、了别名识、成唯识云、藏识说名心、思量性名意、能了诸境相、是说名为识、摄大乘论云、阿赖耶识、以为心体、由此为种子、意及识转、何因缘故、亦说名心、由种种法熏习种子所积集故、皆可见。


然而心意是汉语、阿赖耶阿陀那是梵语、固异其趣、有不可得而合者、不必当以汉语、但会以吾意、可也、何也、阿赖耶是藏、阿陀那是执、执之与藏、俱心之事、本於此三者、不当分心意、如强而分之、阿赖耶阿陀耶、是意之义、阿赖耶识、阿陀那识、是心之义、何也、执之藏之、乃心之用、为活语是意也、名之以识、乃心之体、为死语、是心也、否则经论亦何以分阿赖耶与阿赖耶识。


解深密云、若菩萨於内於外、不见藏住、不见熏习、不见阿赖耶、不见阿赖耶识、不见阿陀那、不见阿陀那识、是也、摄论则但作不见本识及阿陀那识、是、译家不会意而然、惜夫。


故其或以阿陀那为第八识者、亦为得之。


瑜伽杂集云、心者、谓蕴界处习气所熏、一切种子、阿赖耶识、亦名异熟识、亦名阿陀那识、是也。


又如楞伽经说阿赖耶以为如来藏云、与无明七识共俱、是矶而张之、义与如来同、故或别立、庵摩罗以为究竟、是加上之说也、又案、阿赖耶识、本外道所说、大日经所载三十种妄计可见、佛家特因以说之已、又案、有宗唯以阿赖耶为心意之名、别无论说。


梁摄论云、如增一阿含经言、於世间喜乐阿梨耶、爱阿梨耶、习阿梨耶、着阿梨耶、为灭阿梨耶、如来说正法、又无性摄论云、异熟赖耶、乃是。


要之、其当七八识以心意者、古来译人之误也。

 

四谛、十二因缘、六度 第十三


杂心、苦集道灭、大经、集苦道灭、华严、苦集灭道、皆异部言然、谓之谛者、乃审谛、犹道云者、谓处之之道也、大经有苦无谛可见、苦也者、心之烦恼也、凡夫着以为乐、非真乐也、集也者、心之无明也、痴闇和合於心、故有烦恼、灭也者、灭其无明、乃涅盘也、道也者、除其烦恼、乃菩提也、遗教经云、佛说、苦谛实苦、不可令乐、集真是因、更无异因、若苦灭者、即是因灭、因灭故果灭、灭苦之道、实是真道、更无余道、是也、是乃四谛本义、其说凡夫有苦无谛、二乘有谛未达、菩萨无共、只有真理、或说圣谛非苦非集非灭非道(思益)、或说有四种四谛(涅盘胜鬘)者、皆异部名字、各各制其义者、非本之真也、毘昙云、痴闇之心体、无慧明、为无明、是正义、成实云、邪心分别、无正慧明、名无明、是傍添一邪字、非正义、行者、依之而行也、依之而行、则薰於心识、是识也、名色者、色之名之、犹志云者、六处者、乃六根、犹气云者、触受者、触之受之也、爱取有者、爱之取之有之也、生老死者、生之而老死之也、无明而生、而老死、是所谓醉生梦死也 一行行皆为因、至老死而已、现在一因缘、是本说也、其或以三世羯赖蓝等、若二世、为说者、是幻说(俱舍大论等)、又以一念(大集)、若顺逆观(阿含)、若受为观初者、皆异部名字然。


又或谓、十二因缘、犹如车轮上下廻转、续而复始、是窘于其无明无因老死无果、故婆沙云、无明有因、谓前无明、老死有果、谓後老死、有余师说、无明有因、谓前老死、老死有果、谓後无明、涅盘及守护国界经云、不正思惟为因、无明为缘、是皆不知本意所有、亦唯摸索漆桶云尔、夫佛制十二因缘者、说诸业之本出於无明也、无明如一除、则无行无识、乃至无老死、谓之般涅盘、是犹四谛有集有苦、苦灭则道云者、四谛是合、十二因缘是开、其实一也、然而诸家分属声缘者、言之文也、故大经云、知圣谛有二种、声闻缘觉为中诸佛菩萨为上、又云、观十二因缘者四种、上上智为佛、可见其不局声缘。


唯六度独属化他、是菩萨之业也、然亦以局此、不可也、大品云、阿罗汉支佛、因六波罗密至彼岸、楞伽云、人天二乘、皆名波罗密、是可见也、案六度、皆古来学者所由行、布施、禁戒、忍辱、精进、静虑、智慧、经说所载、皆有所当可见、阅婆沙但有四波罗密、云、六波罗密、外国师说、意者、四度是其本说、加以二度、加上之说也、大品云、因般若波罗密、五波罗密、得波罗密名字、大论亦云、五波罗密、般若中含受、是知当时有五波罗密之目、加以般若者、空家之作也、亦知禅那亦禅定家所加、今禅人、盖其流派、以迦叶者、妄也、迦叶、是头陀之宗、精进家也、不合。


禅人或疾其同於六度中禅那云、古德呼佛心宗为禅宗、非六度之禅那、从单传直示之字画也(济北集)、不立文字之学、却从字画名之、可怪。


且上四度、意旨相类、是其本也、禅那般若、独属心业、不与上类、分明是後来所加。


出定後语卷之上 终

Tags: 责任编辑:思过黑鹰
】【打印繁体】【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八宗纲要钞 【二卷】 下一篇元亨释书 【三十卷】
清净莲海佛学网: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交流论坛 联系我们
本站声明:本站资源来源于互联网,如侵犯了你的版权,请你联系我们,我们将在收到消息后24小时内删除。
清净莲海佛学网 版权所有 津ICP备0800012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