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文章

·释氏六帖 【二十四卷】 12-12
·大唐西域记(校点本) 【十二卷 12-12
·双峰山曹侯溪宝林传(残卷) 【 12-11
·传灯玉英集(残卷) 【九卷】 12-11
·藏逸经书标目 【一卷】 12-10
·憨山大师年谱疏注 【二卷】 12-10
·南朝寺考 【一卷】 12-10
·合订天台三圣二和诗集 【一卷】 12-10
·古今图书集成选辑(下)【88卷】 12-07
·古今图书集成选辑(上) 【七十 11-23

文库热门

·释氏六帖 【二十四卷】 12-12
·大唐西域记(校点本) 【十二卷 12-12
·双峰山曹侯溪宝林传(残卷) 【 12-11
·传灯玉英集(残卷) 【九卷】 12-11
·藏逸经书标目 【一卷】 12-10
·憨山大师年谱疏注 【二卷】 12-10
·南朝寺考 【一卷】 12-10
·合订天台三圣二和诗集 【一卷】 12-10
·古今图书集成选辑(下)【88卷】 12-07
·古今图书集成选辑(上) 【七十 11-23

TOP

开元寺志 【二卷】(一)
2017-11-09 12:34:43 来源:清净莲海佛学网 作者: 【 】 浏览:8次 评论:0

大藏经补编 第24册  No.138


开元寺志


【元贤纂修】

 
泉州开元寺志


泉南旧称佛国。名山胜刹。碁布星列。然开元一刹。实为之冠。葢创自唐之垂拱。是历年数为最久也。广至一百二十院。是聚毳流为最繁也。其禅教律三宗之彦。雀起而鼎立。是毓贤哲为最盛也。有刹若是。则往事之可书者。宜不胜夥。岂可任其湮没。而莫之纪乎。兹刹自唐以前。未有纪之者。纪之自宋许列始。名曰紫云高僧传。梦观氏讥其剽窃传闻。附会穿凿。觕陋不足观也。元梦观氏乃作开士传。其学博。其识端。其命意奇拔。其铸词典雅。允登作者之坛。称善史矣。过是以至今日。寥寥三百余载。禅风弗竞。日就陵夷。似无可纪者。然其闲或兴或废。或因或革。则亦不可无考也。万历丙申。止止陈公。始为之志。而探考疎略。众中弗以为善。崇祯乙亥冬。温陵诸缙绅。命余开法紫云。说法之余。追询往事。首得开士传。梦观集二书。阅之始知紫云之多贤。实不胜感慕之私。时季弢黄公。屡以寺志为言。而余适承二云曾公之命。方有事于楞严。故弗敢诺。迨壬午之春。余自浙归闽。诸公复召结制。而幼心傅公。复以志事请。余乃曰俟归皷山日成之。及秋归皷山。乃不揣鄙劣。率尔操觚。凡元以前。一以开士传为据。後此则考之旧碑。及陈氏志。且傍采他集。而益以耳目所覩闻者。错而综之。数以聚之。其为目凡四。一曰建置。而规模着矣。二曰开士。而才德章矣。三曰艺文。而琬琰重矣。四曰田赋。而供需具矣。四者既备。则一寺千载之陈蹟。庶几可得其槩也。虽然余何能志哉。余南州之鄙人也。学儒不成。弃而学佛。承诸公之命。两至温陵。虚弄口皷。深愧无以报德。诸公不以为不才。犹以志事相委。其毋乃代大匠斵乎。卤莽塞责。聊以补一时之阙。他日。有具如椽之笔者出。则此志退而覆瓿可也。


崇祯癸未孟春灯节日


皷山释元贤题

 

 

重刻序


夫泉南佛国。名播寰中。循名核实。则岂仅僧多有德之俦。亦必俗尚无为之化。故以称焉。考之唐宋间。泉南佛法大兴。禅宫林立。而开元地灵人杰。甲於诸方。桑莲肇瑞。喜法界以宏开。甘露流芳。庆宗风之丕振。写经则文殊亲降。应梦则罗汉偕来。禅教律三宗硕德。相继而起者。指不胜屈。洵足移风易俗。扶世导民。故使海滨邹鲁之邦。进为佛国庄严之域。昔贤题开元寺联云。此地古称佛国。满街都是圣人。细味其语。则开元之盛衰。实与世道人心有密切之关系。而寺志一书。岂容湮没哉。慨自隆嘉以降。圣贤不作。寺规日弛。迨至民国。剥落殊深。惟是时机既至。法会当兴。爰。有圆瑛法师。经通三藏。名震一时。讲大乘论於南洋星洲。会遇转道和尚。及其师弟转物大师。三人发愿重兴斯寺。并创办开元慈儿院。转道和尚本泉僧俗姓黄亦紫云一脉。对开元素抱兴复之志。既得圆师任其仔肩。遂慨出鉢资数万元。以为开办费用。圆师同物师。於民国十三年甲子九月入寺。兴工三日。桃开红莲。以应瑞兆。泉人覩者。靡不称异。乙丑八月慈儿院开幕。圆师复以重兴之工程既钜。不得不仰慕檀施。按开元自黄守恭长者。舍园建寺以来。设祠立像。推紫云黄氏为檀越主。前度兴复。黄氏亦与有功焉。於是约同黄孙哲先生。请黄祝堂老先生。出函介绍。同赴鼓浪屿谒见黄仲训。黄奕注。黄秀烺三檀越。劝请捐资援助。以成圆满功德。因仲训先生性嗜诗文。与圆师素有文字交。即首允同其弟仲赞。独建法堂。而为之倡。次奕注先生独修东塔。秀烺先生。独修西塔。三种殊特工程。三檀越毅然担荷。圆师欣然而返。聘傅维早工程师。以专其责。丙寅春自赴南洋。筹募慈儿院基金。冀垂永久。至丁卯三种工程。次第落成。仲训先生。复出家存开元寺志一本。以寺既兴复。志应流传。遂捐资交圆师。寿之梨枣。因问序於余。余虽不敏。第念开元。为圣贤应化之区。一寺之源流。累朝之胜蹟。断未可任其湮没无闻焉。当此续志末修。而三上人。诸檀越之功行。岂得不顺序及之。俾诸来哲。略知梗概耶。


民国十六年八月上浣


古田吴亨春序於甬江旅次

 

温陵开元寺志


福州皷山涌泉禅寺沙门元贤篡修


建置志


慨自白马西来。而珠宫花宇。遂遍域内。然非殊胜之区。亦往往湮没不闻。泉南佛国。古刹实繁。传几千载者。唯开元一刹而已。硕果不食。虚名未坠。吊古者尚可过而闻焉。志建置。


大开元万寿禅寺。旧在郡城西清门外。後城增广。则寺当城内之西区也。唐垂拱二年。乙酉二月。州民黄守恭。昼梦一僧乞其地为寺。恭曰。须树产白莲乃可。僧喜谢。忽失所在。越二日。桑树果产白莲。有司以瑞闻。乞置道场。制曰可。仍赐莲花名。请僧匡护主之。长寿壬辰。陞为兴教寺。神龙乙巳。改额龙兴。玄宗二十六年。诏天下诸州。各建一寺。以纪年为名。有司复以应命。改额开元。历五代十国而至宋。旁创支院。一百廿区。支离而不相属。至元乙酉。僧录刘监义。白于福建行省平章伯颜。奏请合支院为一寺。赐额大开元万寿禅寺。明年延僧玅恩住持。为第一世。禅风远播。衲子竞集。复得契祖继之。垂四十年。食常万指。当元之季。饥馑洊臻。盗贼并起。寺因之不振。至洪武三十年。寺僧临难罄殒。有司以闻。次年高祖皇帝。命僧正映来住持。映至修举废坠。不数载寺为之中兴。然才一再传。而禅风不竞矣。至成弘间。遂复云散四方。丛林规制。日就陵夷。至隆万之际。老成凋谢。而佛宇僧舍强半民居。甚至戒坛为火药匠所据。浸及法堂。亦颇画而有之。垂三十年。至万历甲午。赖檀越宪副黄公文炳。力白当道。尽驱诸匠。始获青氊旧物。然亦仅存十一于千百之间而已。


紫云大殿。唐垂拱二年。僧匡护建。时有紫云盖地之瑞。因以得名。玄宗改额开元。仍赐


佛像。後毁。乾宁四年。检校工部尚书王审邽重建。塑四佛像。中尊是先有御赐像。有僧朝悟。持辟支佛舍利。来纳塑像中。宋绍圣二年。僧法殊新之。移千佛像于其中。绍兴二十五年乙亥灾。寻建元僧契祖。命僧伯福甃殿前大庭石。至正丁酉复灾。洪武己巳僧惠远重建。永乐戊子。僧至昌复葺廊庑。增廓露台。庭前左右各濬小池。仍造小浮屠数座翼之。万历二十二年。檀越率寺众同修。崇祯丁丑。大参曾公樱。总兵郑公芝龙重建。殿柱悉易以石。壮丽视昔有加矣。効其力者僧广轮。


甘露戒坛。在大殿之後。先是唐时。其地常降甘露。僧行昭因浚甘露井。宋天禧三年。朝例普度。僧始筑戒坛。建炎二年。僧敦炤以坛制不尽师古。特考古图经更筑之。为坛五级。其间高下广狭之度。俱有表法。仍命崇灌序而纪之石。勅名甘露戒坛。侍郎陈谠书额。至正丁酉坛灾。洪武三十三年僧正映重构。虽壮丽如昔。而制度非复敦炤之旧矣。永乐辛卯。僧至昌增建四廊。隆庆间戎器火药诸匠。夤缘入坛。挈妻子居之。冶炉磑碓之业炽。而委灰弃壤。堆若丘阜。至万历四年。火死材官四人。僧诉于官。乞移诸匠。诸匠恋为窟穴。官亦置不问。万历二十二年。居民回禄见梦。旦夕弗宁。檀越黄公文炳。力白当道。尽驱诸匠。由是率众重修。坛复焕然。卒任其劳者。僧如佑也。旧藏经散失。仅存十之三。崇祯元年。戊辰僧如佑僧广轮抵南都。恳通政使周公维京。为主缘。募成全藏归。安置戒坛内。


法堂在戒坛之後。至元乙酉。僧录刘监义建。至正丁酉毁。洪武三十一年。僧正映奉旨来住持。及陛辞。帝勉以清心洁己。映来寺首复此堂。而额曰清心洁己。示不忘也。景泰中。僧惠琏稍葺之。嘉靖戊申。太守程公秀民。捐俸重葺。自隆庆间诸匠窟穴戒坛。後遂阑入法堂。而二三豪右。亦睥睨其间。万历甲午。当道力为抉去。而堂始复故。仍悬旧额于其上。


禅堂。在大殿之右。至元间开山玅恩建。元季毁。僧正映复建。永乐庚寅。僧至昌重修。额曰莲苑觉场至嘉靖三十七年。水陆寺为豪右所夺。僧无所栖。乃拨堂为水陆。僧舍至今尚存。


双桂堂。旧香积堂也。在戒坛之左。僧玅恩开山时。首建此堂七间。至元己卯僧天全修寻毁。洪武己卯。僧正映复建。僧永安继修之。後废折入民间。万历九年。邑侯彭公国光清归寺。旋复贸为书塾。天启四年。总宪陈公亮采。捐金赎之。以为接待十方之所。後陈公请给崇福废寺田。四十七亩。仍赎本寺田。二十八亩。共充本堂接待之费。兼侍戒坛香灯。永为十方常住。主其事者。僧戒瑝僧道本也。後凭众共推迭主其事。崇祯丙子。鼓山住山元贤。开法于此。始命今名盖以庭植双桂方盛云。崇祯辛巳。僧定玺募赎十方单地。


檀越祠。旧为伽蓝祠。在法堂之左。至元间。僧玅恩建。至正丁酉灾。洪武间僧正映重建。岁久倾圯。浸入民间。万历二十四年。郡守程公朝京。究归寺。檀越宪副黄公文炳。率族建祠。祀黄守恭长者。


伽蓝祠。旧在法堂之左。既废乃改祀东廊。实罗汉堂之故址也。先是元开山玅恩。一夕梦五百僧求依止。黎明传闻。武林南山寺罗汉堂灾。乃构是堂。凡三十间。中供观音大士。旁列五百罗汉。洪武二十六年。僧惠命修之。正德间僧方銮复建。後废折入民间。旧像无复存者。惟前炤廊尚在。乃度中改为伽蓝祠。左为僧舍。右尚为书塾。万历二十三年。檀越率众赎回。


圣王殿。在东塔後。祀慈兴圣王。即百二十院总伽蓝神也。先是主僧。每月朔。必具度支之数呈之。名实不应。輙有谴。僧正映来住持。神亦现身受戒。由是奉之益谨。其兴创岁月俱失记。万历十九年。郡缙绅请为四贤祀。二十四年。郡守程公朝京。复给炤归寺。祀圣王如故。後戊申年。官拨其地之三。为姜祠。


东塔。号镇国塔。唐咸亨文偁禅师。始作木塔。凡五级。作时置大柜四衢待施者。至夕钱輙满。师云。每工匠。日值百钱。可自取也。有过取者。归輙迷途。後遂无敢多取钱者。咸通六年。木塔成。赐名镇国。七年仓曹徐宗仁。自上都来。以佛舍利镇塔中。宋天禧中。改作十三级。绍兴乙亥灾。淳熙丙午。僧了性重建。宝庆丁亥复灾。僧守淳改造砖塔。凡七级。嘉熙戊戌。僧本洪始易以石。仅一级而止。法权继之。至第四级化去。天竺讲僧。乃作第五级。及合尖凡十年始成。其上有铁香炉。铜宝盖。於塔八角。以铁鎍上鈎之。厥顶作沃金胡卢。熀熀若黄金色。每层中为塔心。环转空洞。层各八龛。龛供石菩萨一尊。两壁刻二大神像翼之。外遶廊檐。护以石栏。梯而登。海色峰岚。在襜裾间。塔初层高二十八尺。圆广一百七十二尺。次级高稍杀二尺有五。圆杀八尺。三级高二十三尺五寸。圆杀十有六尺。四级高复减一尺有五。圆减尺者八。末则高一十九尺。圆百四十有六尺。顶竿长六十七尺也。尽本末凡高一百九十三尺有五寸。凡大石柱四十。大梁如其柱之数。小者亦如之。内外大斗。凡百九十有二。小斗四百四十。枅四十。大拱百有十二。小拱八十焉。下座复镌青石。具诸化境。坚致伟丽。皆鬼工神斧。非人力所能也。洪武甲戌。塔竿偃。丁丑僧永安募修。万历甲辰地大震。顶葢榱石。从南圯者二。从东南隅圯者八。诸级为所压者皆坏。万历丙午。侍郎詹公仰庇为主缘。寺僧通全。弘察。暨南京天界僧真晓。募缘缮修。弘本董其事。西塔。号仁寿塔五代梁贞明二年戊申建。先是地涌者数尺。俄有僧浮海来。止於寺。适闽王审知。於大都督府造木塔。夜梦一僧语曰。闻王於大都督府造塔。乞移之镇泉。王怒。命斩之。首坠而身涌高数尺。王觉骇之。物色於泉。泉人云。有疯和尚今去矣。王乃以材木浮海。至泉建塔。经始于贞明二年四月朔。至十二月晦日成。凡七级。号无量寿塔。宋政和甲午。十月十日有青黄光起塔中。高侵云。须臾五色质明乃灭。有司具奏。赐名仁寿。绍兴乙亥灾。淳熙间僧了性。再造复灾。僧守淳改造砖塔。绍定元年戊子。僧自证始易砖为石。顶藏金银诸宝。规制一如东塔。而围广杀五尺。高减一丈五尺五寸。壮丽耸拔。则相伯仲也。嘉熙元年始竣工。实先东塔十年而成云。洪武辛巳塔心坏。住持僧正映重修。万历戊子飓风大作。塔竿坏。金顶坠地。里人傅明智。重修。下际扶栏有坏者。俱易之。丙午年八月复有异风。塔竿。铜盖。銕炉。銕鎍。沃金胡卢。俱坏於[竺-二+欺]荡中。壬子秋寺僧募众重修。


拜圣亭。俗呼拜香亭。在大殿之前附于三门之後。不知创自何代。盖因祝嵩时。虑或阴雨故作此以便礼拜。後之改创。多与三门仝。


三门。始创自垂拱三年。有石柱生牡丹之瑞。宋绍兴二十五年灾。寻建。泰定四年春复灾。佛果炤重建。至正十年监郡偰世玉署其门曰。泉南佛国。洪武间僧正映重修。万历间僧真晓重修。东西二坊。在三门之外。泰定四年佛果炤所建。左曰八吉祥。右曰六殊胜。纪寺瑞也。洪武间僧正映重修。寺前炤墙。乃万历四年。郡丞丁公一中所筑。天启甲子。郡总宪陈公亮采重筑。

 

右现存者十三所


钟楼。旧在大殿之东北。乾宁二年毁。四年郡帅王审邽重建。仍铸新钟。後圯未建。


经楼。旧在大殿之西北。仆射大原公王潮。延僧书大藏经三千卷。安置楼上。乾宁二年毁。郡帅王审邽重建。後圯未建。绍圣中别为藏殿。


寝堂。在法堂之後。至元丁亥。刘监义同平章伯颜建。後毁。洪武戊申。僧麟祥复建。塑卧佛像于其中。嘉靖间废。遂为居民所据。今不可复问矣。方丈。在寝堂之後。背抵华仕舖。今街犹呼大寺後。嘉靖间火刼之後。废不复振。遂尽属民居云。旧檀越祠。在大殿西廊。元至元间僧玅恩建。祀闽忠懿王。以黄守恭董思安配。今废址折入民居。


旧祖师堂。在法堂之右。与伽蓝祠对。至元僧玅恩建。洪武间僧正映重建。後废折入民居。万历二十四年。寺僧赎回。今作僧舍。


东藏殿。旧在大殿之东。宋绍圣三年。僧法殊以所居堂为之。安藏经。及唐太宗[衔-金+缶]书。绍兴乙亥灾。寻复建。元僧契祖复作转轮藏。至正丁酉复灾未建。後其址贸之民间。崇祯己卯年。赎回为僧舍


西藏殿。在弥陁殿南。洪武甲戌僧惠命建。盖因东藏殿既废。乃改建于此。有上下二座。成化间毁。今上座地为郡绅请给下座地并为水陆僧舍。


蒙堂。在大殿之西。檀越祠之下。元至元间。僧玅恩建。为监院退息之所。元末灾不复建。今其址折入民间。

 

右湮没不存者九所


支院


尊胜院。唐垂拱间。鼻祖匡护大师。即桑莲处立院。宋改为十方教院。本观始立大悲阁。造千手眼观音像。绍兴二十五年灾。更主者六。皆草创不称。至庆元四年。法瑄改作新殿。郡绅梁克俊李訦实赞之。訦为之记。可遵。寿长。有朋。主是院俱有声惟慎太初。二禅师出家于此。合一之後住持契祖。移建阁于他所。元末毁遂不复建。址入民间。崇祯壬申年。僧戒瑝赎其地。郡绅陈公烜奎为建阁。


东塔院。唐咸通间。圣僧文偁造木塔。于寺之东。遂立是院。弟子弘则以律名。宋废兴不可考。至正二十三年癸卯。住山空极建。弘治丁亥。僧庭敷重修。後贸诸士人。万历间。僧正派赎回居之。侍郎詹公仰庇题其居曰。诗林禅榻。崇祯己卯僧道昭重兴。赎回斯院田业。复新建弥陁殿。亦即塔殿之旧址也。


建法院。唐天佑二年。州刺史王延彬建。以居律师弘则。使授毘尼。弟子良苑。亦以律学教授孙洛彦。本敷。俱有声。


东律袒膊院。初寺旧有东律庵。唐大中间。太守改为院。延神僧袒膊和尚居之。世以律传。後住山佛果炤。受业於此。


旧法华院。不知昉于何人。甲乙住持。僧众实繁。唐州牧林[鄠-雨+(虎-儿)]改为禅。延常岌禅师为第一世。岌四世孙绍安。七世孙法殊。俱以律名。


西罗汉院。唐宣宗御极之二年。圣僧令言。创是院于寺之西。徒宣壹以律名。八世孙本观。为禅者师。


罗汉阁。在寺之东。有圣僧道昭居之。世称文殊化身。有孙惟凤主福岩。为禅者师。


清凉精舍。唐州牧王延彬创。以居讲师叔端。孙师寿。全勇。惠成。俱有声。宋淳熙二年。僧本一主是院。绍兴二十五年。寺灾重建。造轮藏像。清凉山万菩萨于其上。


净土外白衣院。唐天复间。讲僧楚勤居是院。孙居锐。秘亨。俱善讲说。亨之子可遵。为禅者师。


地藏院。在寺之净土巷。唐判军事朱弘宵。创院置田以居僧行昭。孙景彬。义波。俱以兴福名。


慈恩院。唐刺史王延彬立。以居禅师袭礼。及没。僧楚勤自白衣移居之。


九佛院。不知昉于何人。有从允为禅者师。出家于此。後其徒玄应。怀矩。法辉俱知名。


法兴院。不知创自何时。有高僧文展老宿居之。


东金身院。唐天成三年。王延彬置院于寺之东。延禅师挻赞居之。训练使陈敬通。铸金像施之。因名。有孙永宁出世罗山。嗣慈明。


清吟院。唐天佑中。刺史王延彬构院大殿之东。居法师文超。超善诗。故以清吟名。後弟子无晦。文章俱知名。


新法华院。王延彬创于寺之西北。居法师省权。以权善法华故名。


东天王院。不知昉於何时。五代高僧行通居之。後有子琦。道英。俱以禅着声。


清隐院。在寺西北。唐长兴元年。刺史王继崇创院。延禅师师寂居之。


报恩院。在寺之净土巷。不知昉于何人。唐栖岑法师出是院。


报劬戒律院。梁。贞明间。刺史王延彬。置院于寺之西。未成而卒。嗣子继武成父志。名报劬戒律之院。延栖岑律师居之。孙全朴有高行。


奉先院。在寺之西北。五代高僧栖霞建。


文殊东院。始创年月失记。有法师法周。受业于此。


西塔院。梁贞明二年。闽王造西塔。因立院延名德居之。後实繁有众。宋元佑。太守陈康改为十方禅院。请大智禅师文宥住持。为第一世。院既敝法师至聪再构。其後宗已以教名。庆老以禅名。


上方院。南唐保大末。清豁禅师。构院以居。後出世漳之保福。


泗洲律院。梁贞明间。律师知琀开山。後孙本宗以律名。有朋以禅名。


浴室院。不知创自何人。有法师义英出是院。孙法超为禅者师。


六祖东院。南唐昇元间州帅留从効创是院。延禅僧如岳居之孙志添亦以禅名。


药师院。不知起于何人。五代时有高僧道岑出家于此。


栖隐禅院。南唐保大中。董思安薨于漳。其妻頴川君。与其子全武。营是院以荐冥福。先皆甲乙住持。宋为州者改为十方禅院。自然有评。二禅师皆主是刹。


菩提院。不知所自起。五代间。有禅师法骞出家于此。後住漳之隆寿寺。


天佑院。创于唐天佑间。故以名院。後有高僧继松。頴籍于此。孙德风亦有至行。


深沙院。五代时高僧惟宠始创是院居焉。嗣道弘善讲说。孙惟吉。守珍。俱有至行。


西上生院。起创未详有高僧禹昌居是院。


草堂院。即法华白衣改创也。宋端拱间。禅僧定诸。归隐於此。孙宗悆亦有祖风。


兴福禅院。初名粥院。以主僧尝职千僧粥于此。因立院。初以甲乙住持。宋熙宁间。太守陈枢改为十方禅院。延本观禅师开法于此。後有明禅师继主之。


东泗洲院。泉军州判官。李微创是院。于寺之东。延高僧普吉居之。孙文淑有至行。寿长主尊胜。阐教。宗永。亦善讲说。


千佛院。兴创未详。後有主者。日诵法华。一鸽驯听之。後身为戒环禅师云。


宝胜院。兴创未详。戒环居之。作三经要解。


观主院。兴创未详。宋建炎间。律师敦炤居之。即重筑戒坛者。


七佛东院。始创年月未详。宋有嗣祖禅师受业于此。嘉泰中修其院。後出世承天。


普贤院。始创未详。宋有宗达禅师居之。後出世崇福。


极乐院。在寺之西。宋淳熙间。高僧了性。与其徒守净创是院。专祀西方大圣。故俗呼弥陀殿。洪武癸酉。僧法坚。重建。嘉靖三十七年。水陆寺为豪右所夺。僧无所栖。乃拨是殿。为水陆焚修。


保福院    仁王院    明律院    万岁院    律西院    资福院    延寿院    华严院    光严院    西方院    崇教院    持明院    天竺院    栖贤院    因明院    孔雀院    普光院    保尊院    北辰院    崇国院    律堂院    泗洲院    弥勒院    弥陁院    天宫院    板阁院    净名院    东释迦院    东观音院    东大悲院    新罗汉院    西文殊院    新上生院    西大悲院    东罗汉院    泗洲东院    新弥勒院    西泗洲院    东弥勒院    花地藏院    七佛西院    律释迦院    西维摩院    花泗洲院    菩提东院    菩提中院    菩提西院    律观音院    新观音院    西观音院    普贤前院    西释迦院    东维摩院    弥勒东院    弥勒西院    弥勒内院    西地藏院    六祖中院    六祖西院    北天王院    西天王院    律地藏院    深沙西院    北金身院    西奉先院    北泗洲院    法华白衣院    菩提内白衣院    净土内白衣院    东天王前院    菩提外白衣院    塔後地藏院    菩提地藏院    东天王前地藏院    西方罗汉院


支院旧有一百一十七区。自合一之後。诸院俱废。但有其名。畧存影迹者。则尊胜东塔极乐三院也。


梦观堂。在寺之西。元至正间。禅僧大圭所建。自为记。中有息见阁。亦有记。今皆废不可考。


西山塔。在郡城西五里。至元间。开山玅恩禅师始建中位藏历代住持灵骨旁藏众僧灵骨。後第二代契祖禅师。别立塔于其右。梦观禅师别立塔于其左。黄长者墓。亦在其左。外有塔庵一所。


论曰。紫云旧刹。故域甚广。居者亦常万指。自永乐之後。主席久虚。禅风渐泯。高明之衲。云散四方。而守鷄肋者。视为故物。德既下衰。外檀弗至。地广人稀。睥睨斯起。由是寺之不能保故域者。十之七八矣。然犹赖为绵蕞所设之场。故经声佛火。不至全销也。近年戒坛法堂已复。大殿亦幸鼎新则似当七日来复之会。在人益善其事以应之。则为临为泰。未可知也。若徒芥蔕于故物之未归。而厥德弗修。则虽疆宇尽复。又将何以居之乎。若能懋修厥德。则虽敝寮老屋。尽可跏趺。固不止蜗庐草舍。仅容七尺而已也。况人心有佛。各能放光。安知黄长者不再见于今日乎。是在诸君之自勖耳。

 

开士志


紫云宿称名刹。讵以璇宫花宇。独甲七闽哉。则以其多瑰玮之英。毓德于兹。脱頴于兹。可光我觉皇氏也。高踪未泯。往籍可稽。今拔其尤。志开士。


释匡护。开元尊胜之世祖也。姓王氏。律行良谨。夏讲上生经。辄致千人。唐垂拱三年。州民黄守恭。园桑生白莲。有司以闻。乞置道场。制曰可。赐名莲花。有司延师主之。道场立。而莲所则为尊胜云。


释文偁。仙游人。唐元和中。学佛于邑之仙苑。道资天成。不斵而器。咸通初州刺史。闻师名延致之。至则即寺东南造木塔五级。其所募但设器于四门。令施者日投其钱。佣直令其自取。有过取者。归輙迷途。无敢多取钱者。师性高洁。澹然自处。至未尝手泉布影。不出山者三十年。连背金刚。室为之生白。所蓄军持水常不涸。盥輙随寒燠宜。乾符三年。示寂出殡。刺史缟素送之。师前嘱曰。必香烟绝处葬我。及匶至其处。大雷雨作。香烟绝而匶已在石中。窍见可识。石之竦出者亡虑十尺。若偃月焉。至今禽鸟莫栖其上。俗呼板头塔云。


释弘则。温陵人。师事文偁于东塔。咸通三年。受具上都兴善。遂如荐福。传总律师四分。乾宁初府主王审邽。以师秉戒坛事度僧。天佑二年。王延彬为创院居之。名曰建法。使授毘尼。学者咸会。众肃以和。师简素不求赢余。稍食亡有。虽王公子之膏腴不纳。延彬赠长句。有莫恠我来偏礼足。萧宫无个似吾师。师素少疾。一日忽薙浴垂诫门人遂瞑。


释智亮。不知何许人唐时来居开元东律巷。袒一膊。行乞於市。祁寒霜雪犹然。人呼袒膊和尚。後隐德化戴云山。人往求之。见师堆豗坐。有虎驯其侧。由是求者益众。叩之雨阳輙应。州守致师乞雨。至则一头陀也。简之问雨。曰坐。我丽谯外。三日当雨。既三日不雨。日益炽。守以其不信。滋弗恭。亭午忽有云起西北。少选大雨。水至三尺强守恐使止雨。师曰守来可。守至雨止。乃以旧东律庵改院居之。凡十二年。一日俄取汤药。起爇香坐。诀众而逝。其徒泥肉身於殿。为州人福。绍兴寺灾。其殿独存。晋江陈则。一夕。梦师曰。尔改研名。籍永春。当得第。则如其言果然。其神如此。


释常岌。九座。智广之法门弟。盐官无等之门人。始偕广庵居富阳。亡何移南山居之。一日与广游。见其背後有影十二重。拊其背曰。幸然无事。何必鬼窟里弄精魂。广廻顾曰。道什麽。师曰好个杉树。不合当路。广曰。不是者个道理。师曰是什麽道理。广曰。此去清源三四程。师曰贼身已露。声誉以是蔼然。州牧林[鄠-雨+虍]。以开元旧法华改禅。延师为第一世


释令言。仙游人陈姓。出家苦行。後游燕赵。传法华上生二经。归创院开元之西。曰罗汉居之。常诵法华通夕不寐。二经学者。坋集其门。及卒葬之北山。舁者恠其龛轻。启视之无有。俗呼化身和尚。


释宣壹。令言之伯子也始生白雀集庭。里庆之。少游学。通经能文。去逢掖从季父令言。落发受具。去求灵瞻。教授四分。俱舍。涅盘。咸究通之。乃为二众依止。检身以律。皎如冰霜。一室晏如。惟清水杨枝而已。唐广明初。州刺史林[鄠-雨+虍]。以师为僧正。既而闽副帅王审知。奏置坛福唐。选师临坛。凡得戒者三千人。竣事。审知与之衣服金银器若干。俱不纳。及卒。刺史王延彬为造塔。葬其全身焉。


释叔端。姓陈氏。仙游人。成童有出世志。告其父母。不听。乃日称观音名。求如愿。竟听之。依龙华律师维贤。度为勤策。未几受具。出游吴越。遍习诸经。教海源底。靡不洞达。时有勃海敬田者。岳岳然。师辨輙折之。名日以向。乾符中。归隐山中十载。州牧王延彬。闻其道亟聘而後至。延彬未敢与分抗。为置清凉精舍处师。为长讲大德。表锡明教师号。师守律严甚。生不知酒所。着有义苑搜隐宗镜。四缘诸钞。凡数十卷。


释道昭。初名道闻。晋江人姓王氏。生有紫帽蒙其首。依开元师宠。薙落受具。後从叔端怀傚。学上生唯识。悉臻其奥。天佑间谒雪峰存。存搊之曰。子有父母否。师曰无子从何生。峰曰。此子後当为大法师。闽龙启元年。州牧王延彬。奏锡命服。且诏以昭易闻名。永隆初。郡长吏余廷英。署师长讲。教雨周洽。天德三年。州牧王继勳。请度僧设坛。以师临之。南唐保大八年。诏徵曰。师学洞三乘。业精大论。闻名斯久。虚伫良深。师不赴。时有清信者。将礼文殊于五台道逢老人。问何之。信具为言。老人曰。泉之开元罗汉阁。抄唯识论者。即文殊也。子不即求而远为。信曰。谨奉教。还物色之。见而拜。师曰。礼我何故。信具对所以。师曰我乃文殊耶。信去。师曰此吾土地饶舌耳。弃其相於外。居民夜闻有号诉者。曰我罗汉土地也。和尚弃我。君等幸哀而存我。明求之果得弃相。乃为祠隘衖中。尸祝之。保大九年秋卒。门人奉全身。塔于南安福田山。师所书注成唯识论。凡八十卷。有魏晋笔法。太守朱佺为跋。後人争宝之。


释袭礼。洛京人姓杜氏。仕唐昭宗。至水部员外郎。天复初天子以朱全忠王梁。梁纵杀戮。至以兵犯行在。师乃陈乞为僧。可之。赐名寰外。来闽问道雪峰。一语豁然。如获旧物。峰器之。辞去清源。刺史王延彬遇之。良久置慈恩院于开元以居师莅众修已。方正以和。四方归之。延彬以闻赐紫衣。师号逍遥大师。及入寂火浴。顶骨不坏州牧王继勳叹异。遂为立塔於临江里。


释省僜。仙游人姓阮氏。出家泉之开元。去游吴楚。遍叩宗匠。已而往漳见保福展因。入殿次。展指佛问曰。佛恁麽意作麽生。师曰。和尚也是横身展。曰一橛我自收取。师曰。和尚非惟横身。展然之。遂为其嗣。梁天成间。刺史王延彬。造千佛院。致师住持。十余年足不踰臬。晋开运初。黄绍颇守郡。迁主招庆。闽侯文进。奏畀明觉师号。未几州乱。招庆火于兵留从效建节清源寺。其别墅名南禅。归招庆业。延师为第一世。法徒景附。成大法席。宋与徐相为藩表闻。太祖嘉之。赐真觉师号。开宝五年。迁化塔号瑞光。


释从允。晋江人姓吴氏。从开元九佛院学佛。清慎寡欲。律身益严。夜背诸经。书习其义。无少间歇。刺史闻之。曰年富而勤。为佛何有。月置斛米。师杜门不出。谢绝外请。市井之人莫识其面。後唐长兴三年。省询禅师游闽。师参谒一言而契。询奇之。师保任益深。缚脱两亡。闽通文二年五月。取笔写伽陀告寂。火浴得舍利数百颗。


释玄应。从允之弟也。早岁依允出家。及禀具後。奋然力学。餍饫鲁竺间。兄戒毋以知解滑心。弃谒白龙希。希问曰会麽。师曰不会。希曰不会恰好。留久之。尽得其道。还卜隐贵胡。与清豁为邻。开宝三年。漳刺史陈文灏。创报劬白其父。泉帅洪进。致师主之。三反不至。洪进召其兄仁济告曰。不至祸汝。仁济乃苦劝始行。洪进郊迎馆之。张御华甚。师至揖退就馆。不解履而卧。其鼾如雷。洪进窥之。曰斯人住得也。至漳文灏。率僚属请开堂。僧问如何是第一义。师曰如何是第一义。曰学人请益。师何以倒问。师曰汝适来请益什麽。曰第一义。师曰汝谓之倒问耶。又问如何是古佛道场。师曰今夏堂中。有五百僧。既而文灏奏赐紫衣。定惠师号。八年法堂。白虹见应。遗书文灏。留偈曰。今年六十六。世寿有延促。无生火炽然。有为薪不续。出谷与归源。一时俱备足。遂化。闍维得舍利。塔於院之北冈。


释文展。不知何许人。居泉之开元法兴。谢去人间事。闭门而坐。日斋钟鸣始一开。其徒以献佛饭供之。则复闭。饭不至则枵腹以度。州刺史王延彬高之。致以北禅辞去。庵西山罗汉洞。再命。师乃积薪自焚。嘱徒以骨投之江。既而焰发。观则见其捻数珠念佛。趺坐自若。薪尽而罄有声。飞舍利石笋江上。徒如其嘱。投其骨焉。


释挺赞。号中岳。姓方闽人。幼出家钟山。二十受具遍叩宗匠。所悟光大。归而泉牧王延彬。为院开元之东。礼师。于是训练使陈敬通。作金象。因名院。参之者。虚而来。实而归。靡不自贺。陈洪进治州。益严其道。而师年高矣。开宝五年入寂。洪进设千僧饭。送闍维。得舍利。塔于西山。


释行通。晋江人留姓。母梦老比丘而姙。生时异香絪縕。幼不近血食。及出家纳具。恬静苦澹。日唯一食。博洽经论。尤闲大乘。然夙夜于教观。不少休懈。居开元天王院。州大旱。刺史陈洪进。延师请两。期以三日。当滂沱果如言。洪进喜。奏赐紫衣。号法慧大师。遴主大刹。不应辞去。一日无疾。跏趺而化火浴得舍利。塔于南安大远村。


释师寂。姑苏长洲人。姓陆。初学儒。志则洒然。若世氛凂已。乃弃而学释於重玄寺。既纳戒。遂两习四分。百法通之。诵莲经至七百徧。而龙藏且一两读。既卒业。授学者律论说。明白如指诸掌。然犹以为非究竟法。去历叩宗匠。造雪峰。峰一见器之。誉闻温陵。招庆超觉。待以宾礼。梁贞明间。州帅王延彬。致之卢阳。唐长兴元年。子继崇嗣位。以水陆清果北藏封崇四刹。使自择。师俱辞。乃筑室于开元西北居之。继知州事。王延美。延武。余廷英。咸深敬重。闽通文元年示寂。塔于北阳山。


释栖岑。同安人姓陈氏。依开元报恩得度。禀具学毘尼俱舍。咸究其传。梁贞明中开讲。至者如雨。而师辨若建瓴。沃人之心。罔不庆惬。刺史为构广堂。以容听众。寻于开元创院居之。师居不踰阈者廿年。有众盗溃入师丈室。师燕坐不动。告之祸福竟投兵拜而去。留从効。奏赐紫衣。号阐教大师。陈洪进。继知州事。请演说西方观上生经。感红莲变白。桂香飘空之异。宋开宝五年。端居而化。建塔于佛蹟山。


释栖霞。栖岑之弟。性清淳。以道自高。蚤嵗历游禅匠间。归而敛退。呐呐然稠人中。久之乃为庵开元之西北以居。师不居积有斗升储召之斋。则辞曰受别请已。州牧王继勳。闻其苦节。将广其居。殖其粮。固辞曰。毋为子孙累。薄暮有包笠而至者宿焉。顾其庵居。寒色满屋。解包以贋金与之。师置之床下。去七年复至。师笑曰。卿惠者尚存。出视尘壒蒙密矣。与者叹曰此道人者。金其能垢之。俛取旧物。谢而去。或问故。师曰锻术非真用之。适足以误人。师之廉而有识如此。


释法周。字觉先。姓王氏。同安人。出家开元文殊。能勤慎无惰容。历禀师承。遍穷教义。凡三应诏。讲净名法华楞严咸称旨。赐紫衣师号文慧。咸平初。太守宿翰。尊礼师。一日翰至。相引行殿墀。见其下数茎草。翰指问曰。古语道。紫云盖地。凡草不生。因甚而今却有。师应声曰。地因培客土。凡草有时生。翰深叹服。移西郊。兴龙元年。以石门山塔成。即趺坐告众入灭。闍维有舍利。与其骨共葬焉。


释宗己。字子正。智辨过人。理教俱邃。初主资圣。夏讲则千人集焉。最为蔡襄吕缙叔所知。移主承天。亡何退庵资圣。中州连檄。主千佛宝林。以诸侯郑重为强。起也。治平三年示化。茶毘得舍利莹然。塟之西山。


释清豁。永泰张氏子。肄业皷山晏国师纳具事。坐夏招庆。法因席夜。闻油灯声忽有省。同冲煦造小界山契如庵主。值采粟。师问道者。如庵主何在。如曰甚处来。师曰山下来。如曰因甚麽得到者里。师曰者里是甚麽处所。如揖曰。即下吃茶去。省为如遂诣杉庵晤语。及夜豺虎驯扰。师为如更室大章山。去见睡龙溥。溥问曰。豁闍黎。见何尊宿来。还悟也未。师曰清豁尝于大章。得个入处。漙集众曰。豁闍黎出来烧香。对众说悟处。老僧与汝证明。师出拈香。曰香已烧了。悟即不悟。漙大悦许之。南唐保大末。置院于开元。留从効延居保福。开法嗣漙。宋建隆三年。辞众偈曰。聚如浮沫散如云。聚不相将散不分。入郭当时君是我。归山今日我非君。遂行至苎溪。吟曰。世人休说路行难。鸟道羊肠咫尺间。珍重苎溪溪上水。汝归沧海我归山。至贵湖爱其幽邃居焉。寻有苫而宇之者。然门无壮钥。薄曲障风而已。州刺史陈洪进。奏赐紫衣。号性空。辞谢以老。太平兴国元年冬。戒门人以其遗骸食虫蚁。勿塔入嵁岩。坐磐石上长往。留七日神色如生。虫蚁无犯。乃火而散之野。得舍利三百粒。


释法骞。姓施氏。晋江人。出家开元菩提院。参漳隆寿无逸。得其法。刺史陈洪进。请开法隆寿。乃曰今日隆寿出世。三世诸佛。森罗万象。同时出世。同时转法轮。诸人还见麽。僧问如何是隆寿境。曰无汝插脚处。又问如何是境中人。曰未识境在。有见师者。明日请心要。师曰。昨日相逢序起居。今朝相见事还如。如何更覔呈心要。心要如何特地踈。


释禹昌。惠安人。博闻强识力学定慧。而苦节自厉。孑立寡与。居上生院。一室晏如。非其人莫敢造。有省才。时独还往。一日呼才会食。不见其所为具者。才入相与附火。谭至半夜。趣出芋魁分啖之。忻然。才遗师二环。辞曰。勿庸累我。复有施膏腴者。则曰有是。吾子孙其不免虎狼矣。竟辞。老隐扬原山中。赋诗。有饥食无名草。寒烧落叶薪。之句。


释自然。出世开元之栖隐。嗣石门聪法。僧问老胡出世。目顾四方。和尚出世。如何表示。师曰。清气为天。浊气为地。曰恁麽则信手拈来。师曰。有甚交涉。


释有评。越天衣怀之嗣。主栖隐。问如何是平常道。师曰。和尚合掌。道士擎拳。问如何是无位真人。师曰。渠无面目。问十二时中。如何趣向。师曰。着衣吃饭。曰别还有事也无。师曰。有曰如何则是。师曰。斋後更请一瓯茶。


释惟慎。未详何许人。尝遍参诸老。得法于慈明圆。宋天圣中游京师。至则径归。曾公亮曰。阙下无禅侣。如何驻得君。师应声曰。敢言知己少。性本类孤云。太守廊简。以主西山广福辞。罗山时方改禅。未有主者。同安令葛源。梦罗山神告以慎可访得。慎不辞。履杖而往。开法罗山。


释本观。姓陈氏字无本。晋江人。母梦金人。授白芙渠而姙。师生首羃紫帽。异光发屋。毁齿依德律师出家。试经得度。具戒後。从宗己学法华楞严起信。一日曰此糟粕也。弃去。谒法超道者。超竪起拳曰。一尘才举。大地全收。古人竪指便有悟入。汝今何为。师礼拜。超曰汝见甚麽道理。便礼拜。师曰一尘才举。大地全收。超曰者钝根阿师。师喏喏退。宋熙宁间。州守陈枢。改粥院为禅。延师开法。参政吕吉父。置法华复请师兼主之。奏赐紫衣。圆觉师号。元丰八年。朝奉王祖道。移主大中。元佑六年。大夫陈康民。乃请师合崇福为禅席。一年谢事。居永阳北岩。七年岁大侵。太守陈慎夫。召师劝赈贷。遂符师罗山辞後。公卿屡致以名蓝。俱不起。元符三年四月二十三日。危坐告寂。火浴。而大夫江公。着率僚属送之。为立塔于三圣岩。有法华笺。语录。并传行于世。


释可遵。字行至。南安徐氏子。幼从开元居锐学佛。试经得度。叅资寿智捷得其法。去庐北山百丈石之旁。数年移清溪月岩。志行静一。律身清苦。朝散黄元功母疾。梦人告之曰。得遵岩主供之可愈。元功延师应之果愈。元丰间。太守王祖道。致师主尊胜。施者劝归之。老而矍铄。精修无怠。所得施利。悉作诸善事云。


释子琦。惠安许氏。初讲贯羣籍。而楞严圆觉尤长。然以为不明心。而泥言句。秪自障蔽耳。弃游江淮。咸目之琦道者。谒翠巗真。问佛法大意。真唾地曰。者一滴落在甚处。师扪膺曰。学人今日脾痛。真为解颐。去参积翠惠南得其道。南领黄龙师左右之一日。南遣问老和尚三关语如何。师厉声曰。你理会久远时事作麽。南益奇之。南没五祖法演命分座。室中垂语曰。一人有口道不得姓字为谁。东林总闻而叹曰。琦首座。如铁山万仞。卒难逗他语脉。蕲守乔郎中。以开元为禅林。延琦为第一世。居数年成丛席。四方云会。室屋鼎新。礼乐法度大备焉。亟求退得请至庐山。泉守以罗山召乃归。守请开堂于兴福。遂如罗山。未期月。移主大中。又移主承天。居廿余年。改造留从効之屋。施者欣然助之。而不知其费也。朝廷赐紫衣。照觉大师号。诏移长芦。以老乞免。崇宁元年。有旨天下诸州。建崇宁寺。守以师为第一世。与构之。政和五年示化。闍维五色舍利甚大。弗与寻常比。顶骨齿舌。童真数珠。竝不坏。塔于悟空院之东。有五会语录行世。


释道英。惠安人姓胡。得法于琦。主番易之荐福。僧问佛未出世时如何。师曰琉璃缾贮花。曰出世後如何。师曰玛瑙鉢盛果。曰未审和尚今日是同是别。师曰趯倒缾。拽倒鉢。有语录甚传。


释有朋。字成之。南安蒋氏。初为宗己门学士有声。宋元丰二年。太守陈枢。致师主教尊胜。施者翕然。百仆俱起。然以心宗为根。名相为叶。而留意于教外。一日谒承天琦。琦诘曰。朝看华严。暮看般若。则不问。如何是当今一句。师曰日头正当午。琦曰闲言语。更道。师曰平生仗忠信。今日任风波。首尾往复五番。琦肯之。八年以朝奉王祖道。符主禅兴福。嗣琦法。元佑初赐紫衣。元符二年。大夫蒋长生。复延以清果。崇宁四年。乃告老。宣和六年九月十一日。忽笔偈曰。张公吃酒李公醉。归去来兮何所泥。打破虚空笑一场。金刚脚拄帝释鼻。跏趺脱去。太守郑南送闍维。舍利如雨。


释法超。晋江施氏子。幼依弥勒院出家。试经得度。具戒游方。参越州清化志超。得其道。归居北山阅藏经。蓄一铁鉢以爨。日一食。或不觉过中。则不复食。终藏以亲老。归作庵居之。廿余年朝夕亲侧。乡人化之。乡之水为支海。寒月潮汐。行人出没泥涂中。甚苦之。师募造石桥。长八百余尺。凡一百三十间。中为亭六。为佛为塔。皆石为之。以压风涛。名悲济桥。行人至今德之。师居萧然。疏衣粝食。禅诵不置。蚊蝱[必/虫]虱不杀。是时宗闍黎。津道者。本观有聆二长老。常依度夏。叅叩皆有所悟。非同志者。拒不纳。至面斥之。既终亲丧。负铁鉢出游。还道过漳浦。有陈将军庙。犯者立死。里人祀之。多杀生命。师授将戒。後存活者众。至同安溘然而寂。茶毘明日。有白光发其处。所着有辨邪正论二卷。修进录一卷。行于世。


释志添。永春陈氏子。出家志乐闲靖。岩居苦行。有道者之称。去游方。造东林总之室。悟其吹布毛因缘。呈总偈。元佑初至京师。徐王召问心要。领旨命四禅陞座。具求印可。饭千僧。阅大藏。以庆奏哲宗赐磨衲袈裟。端王题金鐶绦鈎云。赐真觉道者。当来同成佛果。奏赐佛印号不受。诸宫屡赐紫衣四十余道。廻奏诸禅律。其真觉号者。元丰八年。神宗升遐时赐之也。


释定诸。晋江人。学佛而兼通儒术。宋端拱中。受江南灯印可。归草堂隐焉。师宅心岑寂。俗嚣如遗。巾履之外虚空在室。客至则歠茶清坐。去则面壁。太守屡[田/廾]千础谢不应。有集曰去华。其题画水障云。无波浪处生波浪。愁杀孤飘过海人。又咏鹦鹉云。罩在金笼好羽仪。分明喉舌似君稀。不湏一向随人语。须信人心有是非。盖不苟作也。


粥主。亡其名。居开元净土巷。僧司辟主千僧粥。有太保其官者。輙取粥器受草秣。主压护神象磨下。责以守不力。夜行道次。神见请还象设。师曰粥器僧用。见夺于官。尔护僧谓何。神谢必归之。黎明厮养者。走归其器。且曰夜马毙二矣。既而神又请如前。师咲曰。器吾家物。归之尔职初何功。神乃乞効力庖中。诸鼠若雀无敢犯。师乃位神如故。今目神为诃责土云。


释戒环。温陵人。性简靖。不溽世味。以空寂自颐。而深造道玅。尝作楞严法华华严三经要解。皆能痛去名相繁蔓。使人无泥枝叶。入佛知见。真发明秘要藏者也。至今学者多宗之。先是开元千佛院。有主者业诵法华。一鸽日至听之。一日不至。主恠之。夜梦人告曰。我鸽也。得师经力。转身为人矣。生某氏。而腋有白毛可识。能一视我乎。主如其梦。求视之。果然。父母遂诺以出家。少长来从之。得度为戒环云。


释敦炤。守律精严。以身范物。故四方咸宗师之。其徒万人。宋建炎二年。匡众之暇。览南山戒坛图经。因叹寺之戒坛。制度觕陋不尽师古。乃与其徒体瑛等。更筑之。凡五级。轮广高深之尺度。悉手板雠。律法必有据依。无一出私意。既成。犹恐来者诞之也。使崇灌序表法。刻之石。


释太初。字子愚。温陵人。世儒者。初倜傥有奇志。诗文不凡。既而弃去。出家于开元尊胜。以佛律己。尽去豪举之习。时大夫士多推目之。南剑报恩席虚。郡守陈宓致师主之。亡何真德秀。复以大沩延师匡众。二十余年。至千人。其道博大无谢古尊宿也。师不喜作文。作则传万口。如承天僧堂记。简严有体。丛林户诵之。而雌黄蔡襄洛阳记。多三字者。至今传其言也。


释了性。安溪黄氏。善讲说。然专导人为福诸塔寺。梁道必成之。微一发私藏。以实感人。故人亦翕然向应。初宋绍兴中。开元东西塔灾。至淳熙间。师乃两建之。有徒守净佐师。能言且谑。人目之普化。其兴建凡十有七。俱所费不赀。非人力之所能也。


释玅恩。号断崖。全州倪氏子。初遍参名宿。旋入雪峰湘和尚之室。湘器之。至使分座。退居善见。痛自韬晦。至元廿二年。僧录刘监义。言于行省。奏合开元百二十院。为一禅刹。明年秋。延师为开山第一世。坚致不获谢至门曰。第一句。最初步。说到行到。大千揑聚。喝一喝。莫来拦我球门路。升座。嗣湘法示众。吾心似破竹。径直无纡曲。一点不相瞒。六六三十六。上堂是法非思量分别之所能解。三家村里。十字街头。秽语諠争。恶言厮骂。总是面门放光。助佛扬化。其柰学此。道者如人画龙。真龙见时。却又惊怕。因甚如此。识真者寡。师履行纯实。律身清苦。终始无斁。脇不沾席者。四十二年。语言无华。而人心悦服。丛林法敝。以之具兴。三十年三月望。以法弟契祖。补其处。越三日圆寂。既火而雨舍利。藏于西山。赐諡广明通慧普济禅师。上生经解。语录行世。


释契祖。同安人。姓张氏。初侍法石元智。智奇其材。既遍叅毕。乃湛伏乡院。至元二十九年。玅恩请为堂中上座。至敬爱之。师尝疾。恩馈药资不受。偈曰。政坐虚消人信施。生身受此铁围殃。熔铜热铁都吞了。那更教人入镬汤。恩益重其为人。三十年。恩使嗣位。代行湘师之道。师持盈者二十有八年。达官贵人。至輙拜之。帝闻赐佛心正悟之号。师善说法语。浑然天成。腊八日。半夜娘生眼豁开。狼忙便走下山来。看来只个星儿事。搅得乾坤作一堆。重阳曰。今朝重九节。篱根菊又开。诸方不说陶潜。即说孟嘉。开元无可说者。归堂吃茶。时真首座。有能颂声。以卜隐颂。要师作。师曰。自断胸中更没疑。行藏那许鬼神知。直饶天下藏天下。未是羚羊挂角时。真叹服。延佑六年秋。无疾而化。寿九十。全身塔于西山。


释如炤。字元明。号寂室。晋江蔡氏子。从本寺道符出家。符业白良苦。师化之。开元合一。玅恩为第一世。师左右恩。恩甚器之。既而游方。天慧内发。深有所悟。尝典客雪峰。刺血书法华。及归复刺血书杂华。恩益礼之。及恩迁化。契祖嗣位。命师知藏。大德八年。领後堂。十年移前堂。及祖没。宣政命师补其席。嗣祖法。佛成道上堂。雪满于山。星回于天。一见便见。更待六年。瞿昙瞿昙。无端引得众生起颠倒。东土望西天。又曰。雪窖生理幸可怜。六年曾不动机缄。眼皮爆绽三更後。明破星儿即不堪。上闻赐佛果弘觉之号。至顺二年。无疾溘化。葬灵骨于历代塔。


释大圭。字恒白。号梦观。晋江廖氏子。初习儒学既成。父诏之曰。吾为佛不成。吾以汝许佛。汝其毋违。师乃往开元。礼广漩为师。得度後侍佛果。凡三历职。而至分座秉拂。宣政檄师主承天。师谢不起。筑室开元之西。额曰梦观堂。师学博识端。为文似柳。为诗似陶。吴鉴称其为圆机之士。能贯儒释而一之。卒门人为建塔西山。所着有梦观集。紫云开士传。


释正映。号洁庵。抚州金谿人。姓洪氏。幼入安仁三峰为沙弥。洪武十九年。试经得度。谒灵谷谦。方入门。怀中香忽堕地。遂有省。谦命领维那。谦没。往天界雪轩。命典藏。会有旨云。泉州开元寺。僧临难。选的当人住持。乃阄选而出。及引见。谕曰。着他去做住持。如今做住持难。善则欺侮你。恶则毁谤你。但清心洁己。长久钦此。师奉勅来院。洪武三十一年六月。开堂演法。众志翕然。首竪法堂。次建甘露戒坛。不数年百废俱修。永乐元年。朝京回福州。诸山举住雪峰。重创佛殿法堂三门两廊及开万工池。作金鳌桥。洪熙元年得旨住持灵谷。宣德元年擢僧录司左讲经。卒于灵谷。有语录若干卷名古镜三昧。


释本源。晋江人。幼不迩腥荤。出家习法华楞严诸经。咸通其奥。尝游漳浦。道旁有石。师坐其上。後其石夜輙放光漳人异之为立灵岭岩居之。既而有司。请主开元。永乐十八年正月。旨徵入京。其勅曰。比闻高僧。戒行精严。智慧超卓造真如之蕴奥。悟空寂之玄微深用嘉奖。今特遣人賫勅谕意。惟冀高僧。振扬来见。弘宣玅法。丕显宗风。以副朕企拳拳极万之怀。故勅。师入京奏对称旨。屡蒙奖赉。居半载。辞归故山。


论曰。余作开士志。而叹紫云之多贤也。非吉祥殊胜之地。能有是哉。然自桑莲现瑞以来。几及千载。古如斯。今亦如斯。何古则圣贤辈出。而今则寥寥绝响也。语云。嘉羽生应龙。凤凰生百鸟。其势必渐下耶。抑法运下衰。圣贤隐伏。今之不逮古非独一刹耶。呜呼。此岂可以局志道之士哉。凡有待于外者。时与势得而局之。无待于外者。非时与势可得而局也。故春秋虽厄不能局仲尼。陋巷虽贫。不能局颜渊。首阳虽困。不能局伯夷叔齐。是在有志者之自立耳。若夫规厚殖。逐荣名。旦夕孳孳。不能以时势自安。是惑之甚者也。悲夫。

Tags: 责任编辑:思过黑鹰
】【打印繁体】【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正名录 【十四卷】 下一篇献花岩志 【一卷】
清净莲海佛学网: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交流论坛 联系我们
本站声明:本站资源来源于互联网,如侵犯了你的版权,请你联系我们,我们将在收到消息后24小时内删除。
清净莲海佛学网 版权所有 津ICP备0800012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