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文章

·释氏六帖 【二十四卷】 12-12
·大唐西域记(校点本) 【十二卷 12-12
·双峰山曹侯溪宝林传(残卷) 【 12-11
·传灯玉英集(残卷) 【九卷】 12-11
·藏逸经书标目 【一卷】 12-10
·憨山大师年谱疏注 【二卷】 12-10
·南朝寺考 【一卷】 12-10
·合订天台三圣二和诗集 【一卷】 12-10
·古今图书集成选辑(下)【88卷】 12-07
·古今图书集成选辑(上) 【七十 11-23

文库热门

·释氏六帖 【二十四卷】 12-12
·大唐西域记(校点本) 【十二卷 12-12
·双峰山曹侯溪宝林传(残卷) 【 12-11
·传灯玉英集(残卷) 【九卷】 12-11
·藏逸经书标目 【一卷】 12-10
·憨山大师年谱疏注 【二卷】 12-10
·南朝寺考 【一卷】 12-10
·合订天台三圣二和诗集 【一卷】 12-10
·古今图书集成选辑(下)【88卷】 12-07
·古今图书集成选辑(上) 【七十 11-23

TOP

法海观澜 【五卷】(一)
2017-11-09 14:26:18 来源:清净莲海佛学网 作者: 【 】 浏览:22次 评论:0

大藏经补编 第24册  No.131


法海观澜


【智旭辑】

 
法海观澜序


子舆氏有言曰。观水有术。必观其澜。况大藏法海甚深无量不得其术。何以观之哉。夫统论修证法门。浩若尘沙。非止八万四千而已。然五门收之。罄无不尽。何者。欲游佛海。先资戒航。戒净。则解行可遵。行圆。则秘密斯证。证入。则依果自严。故首律宗。明造修之始。次诸教。明开解之途。次禅观。明实践之行。继密宗。明感应之微。终净土。明自他同归之地也。中峰本公。谓密咒如春。教乘如夏。南山律宗如秋。禅宗如冬。一往似当再研未必尽然。尅论诸宗。当究旨归。不当取其迹象。禁咒秘密。如冬令生意含於未发之中。岂全似春。戒为佛法初门。儒不学礼。无以立。释不受戒。不许听教参禅。如春令草木萌甲。安得如秋。岂谓佛制毘尼有似萧何制律。遂拟以肃杀之气耶。可笑甚矣。禅於无修无证中妙论修证。无证而证。则体含万用。可拟於冬。无修而修。则刊华就实。正似秋耳。教乘如夏。吾无间然。只此四门。罔。不。以。净。土。为。归。是故亦犹土之寄王於四时也。夫大小两乘。皆首戒律。而大必兼小。小不兼大。南山不敢自称大乘。不应以南山名宗。但云律宗如春可矣。教亦自有大小两乘。西土每每分弘。此土晋魏以来。或分或兼。今皆废小。独弘大乘。复有三家。一天台宗。二贤首宗。三慈恩宗。天台教观齐举。教可如夏。观即如秋。贤首教多观少。清凉收禅为顿教。圭峰自立三教。以对三宗。则三教如夏。三宗如秋。慈恩弘唯识教。自修兜率观门。基公略示唯识五观。未尝尅实劝修。然夏後必定有秋。是在学者自知领会而已。故且云诸教如夏也。禅亦自有大小两门。於大乘中。复分顿渐。小及大渐。此所不论。达摩承佛教盛行之後。特来指示心要。譬如画龙点睛。令其飞去。乃至六祖。无不皆然。虽藉楞伽金刚印心。未尝。废教。而贵行起解绝。不许坐在知解窠臼。故与台宗圆妙止观。同如秋也。密宗唯是大乘法门。身入坛场而结密印。口诵密言。意专密观。名三密法门。若论初修之者。必须先持净戒。发菩提心。解法界理。方许入坛。尅期取证则亦由春夏而入於秋。今约诸佛所说神咒。不许翻译。唯令持者。立地证入。又令闻者。乃至遇影蒙尘。皆成究竟解脱种子。故但云密宗如冬也。净土者。三德秘藏。常乐我净。究竟安隐之处。所谓常即法身。寂即解脱。光即般若。非一非三。而三而一。不纵不横。不并不别。依正不二。不可思议。不二而二。故全依即正。名为佛身。全正即依。名为净土耳。秖此常寂光法性身土。全体迷之。而为三界六道。偏证取之。而为声闻缘觉。权位菩萨随分悟之。而为三贤十圣。所以诸佛为实施权。不动法性。垂下三土。为接三贤十圣。示实报净土。为接声闻缘觉权位菩萨。示方便净土。为接三界六道凡夫。示同居净土而诸众生根性不同。乐欲亦异。或因持三聚戒。而净四土。或因习教。解甚深义。而净四土。或因禅观。直悟自心。而净四土。或因专修三密。传持咒印。而净四土。或唯以一门。而净四土。或以二门。三门。四门。而净四土。如世间草木华果。或生长熟脱於春。或生长熟脱於夏。或生长熟脱於秋。或生长熟脱於冬。或唯经一时而即熟脱或经二时三时。乃至具经四时而得熟脱。故须云净土如土。寄王四时也。夫八万四千。乃至尘沙法门。未有不具戒者。未有不正解者。未有不笃行者。未有不证密者。未有不归净土者。故曰五门收之。罄无不尽也。然则无解行之戒。非戒也。无戒行之教。非教也。无戒教之禅。非禅也。无戒解及禅之密。非密也。非戒非教非禅非密。则非净土真因也非有四种净土。则戒教禅密无实果也非真因实果。则不显非因非果之心性也。不显心性。则无以观法海之甚深无量而彻其涯底也。故以五门之澜。为观法海之术。愿与同志者共之。


甲午重九後一日北天目蕅益沙门释智旭撰

 

又序


尝观诸佛菩萨。智慧光明圆满具足。度尽古今大千世界。原无一法可说。此即达摩西来。无一字之旨也。乃大藏经论。弥天际地。语言文字不可胜穷。此义又何居乎。我读金刚经而知之矣。金刚云。无所住处生心诸佛菩萨即於无可说中立法也。无法之法。是名妙法。学者不知万法本於一法。一法归於无法。每每挝宗堂之鼓登教者之台。持行门之鉢如一苇障狂澜中。飘忽沧溟。莫知涯岸。此所谓法海浮沈者也。浮沈日久。将诸佛语言文字。浩瀚支离粘带牵缚。俾本源性命之书。竟为烦恼沈沦之障。可胜叹哉。此蕅益大师续千圣之灯。踞毘卢之顶。出光明镜。转法藏轮。集从前教乘诸典。选择精要。接引入门。读其综举之旨。夫约以戒行为第一。以证入继之。净土终之。至哉大师之言乎。孔子曰。四十而不惑。子舆曰。四十不动心。此皆戒行圆明之後。脚跟立定。然後修证功夫。次第可举矣。振裘者必挈其领。汲水者必探其源。法海观澜之意。其在斯欤。虽然大师序四净土。而以五门收之。必全教戒禅密。乃为真因实果。故以五门之澜为观法之术。夫严净毘尼以为律。巧立言说文字以为教。因疑参究不堕知解窠曰以为禅。持真言证入名曰密宗。举体净缘。名曰净土。其名虽殊。其实则一。又何得以吾师之律教。而非即吾师之禅宗乎哉。大师数十年之苦心。综辑贯通。津梁学者。独标高唱选佛登科。余服膺既久。锓而寿之。愿与现在来者。精进奉持。傥有学者衍流全部。悟证无言。迥出法门。不拘文字。见性明心。立地成佛。此又大师澜中之澜。是即诸佛菩萨无法之法也。余管窥释教。何敢妄肆广长以滋语业。但读师之书。仰师之教。附赘一言。以志不忘之意云尔。


甲辰年濑水弟子汤学绅撰

 

法海观澜卷第一(目录)


律宗要典


佛说梵网经(二卷)    菩萨璎珞本业经(二卷)    菩萨善戒经(共十卷)    佛说受十善戒经(一卷)    佛说十善业道经(五纸)    文殊师利问经(二卷)    佛藏经(四卷)    优婆塞戒经(七卷)    佛说文殊师利净律经(一卷)    清净毘尼方广经(一卷)    菩萨藏经(九纸)    佛说善恭敬经(六纸)    佛说大乘戒经(一纸)    华严二地品(六纸半)    佛说决定毘尼经(一卷)    佛说净业障经(一卷)    虚空藏菩萨经(一卷)    观虚空藏菩萨经(二纸)    大集戒清净平等章(六纸)    大乘理趣净戒波罗蜜多品(一卷)    菩萨戒羯磨文(五纸余)    菩萨戒本经(一卷)    菩萨五法忏悔经(一纸半)    右大乘


四分律藏(六十卷)    摩诃僧只律(四十卷北作四十六卷)    弥沙塞五分律(三十卷)    十诵律(五十八卷)    十诵毘尼序(三卷)    萨婆多毘尼毘婆沙(八卷)    根本说一切有部毘奈耶(五十卷)    根本说一切有部苾蒭尼毘奈耶(二十卷)    根本说一切有部杂事(四十卷)    根本说一切有部破僧事(二十卷)    根本说一切有部尼陀那(五卷)    目得迦(五卷)    根本萨婆多部律摄(十四卷)    善见毘婆沙律(十八卷)    毘尼母经(八卷)    舍利弗问经(十三纸半)    佛说目连所问经(二纸)    沙弥十戒法并威仪(一卷)    佛说沙弥十戒仪则经(三纸半)    沙弥尼戒经(四纸)    佛说优婆塞五戒相经(一卷)    戒消灾经(三纸)    佛说斋经(三纸)    右小乘

 

法海观澜卷第一


古吴蕅益比丘智旭辑


中山汤学绅康民阅梓


律学纲维


○大方广佛华严经贤首品云。若常信奉於诸佛。则能持戒修学处。若常持戒修学处。则能具足诸功德。 又云。家是贪爱系缚所。欲使众生悉免离。故示出家得解脱。於诸欲乐无所爱。


述曰。出家学处。所谓二百五十戒也。戒名波罗提木叉。此翻保解脱。今既示出家得解脱。是明指比丘戒法决能具足诸功德矣。苟不持修。岂名信佛奉佛。谁谓毘尼仅属小乘。非即大华严哉。


明法品云。於去来今佛所说之法。所制之戒。皆悉奉持。心不舍离。是故能令佛法僧种。永不断绝。


十行品中第二行云。佛子。何等为菩萨摩诃萨饶益行此菩萨护持净戒。於色声香味触。心无所着亦为众生如是宣说。不求威势。不求种族。不求富饶。不求色相。不求王位。如是一切。皆无所着。但坚持净戒作如是念。我持净戒。必当舍离一切缠缚贪求热恼诸难逼迫毁谤乱浊。得佛所赞平等正法。佛子。菩萨如是持净戒时。於一日中。假使无数百千亿那由他诸大恶魔。诣菩萨所。一一各将无量无数百千亿那由他天女皆於五欲善行方便。端正姝丽。倾惑人心。执持种种珍玩之具。欲来惑乱菩萨道意尔时菩萨作如是念。此五欲者。是障道法。乃至障碍无上菩提。是故不生一念欲想。心净如佛。唯除方便教化众生。而不舍於一切智心。佛子。菩萨不以欲因缘故。恼一众生。宁舍身命。而终不作恼众生事。菩萨自得见佛已来。未曾心生一念欲想。何况从事。若或从事。无有是处。尔时菩萨但作是念。一切众生於长夜中。想念五欲。趣向五欲。贪着五欲。其心决定躭染沈溺。随其流转。不得自在。我今应当令此诸魔。及诸天女。一切众生住无上戒。住净戒已。於一切智。心无退转。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乃至入於无余涅盘。何以故。此是我等所应作业。应随诸佛如是修学。作是学已。离诸恶行。计我无知以智入於一切佛法。为众生说令除颠倒。然知不离众生。有颠倒。不离颠倒。有众生不於颠倒内。有众生不於众生内有颠倒。亦非颠倒是众生。亦非众生是颠倒。颠倒非内法。颠倒非外法。众生非内法众生非外法。一切诸法。虚妄不实。速起速灭。无有坚固。如梦如影。如幻如化。诳惑愚夫。如是解者。即能觉了一切诸行。通达生死。及与涅盘。证佛菩提。自得度。令他得度。自解脱。令他解脱。自调伏。令他调伏。自寂静。令他寂静。自安隐令他安隐。自离垢。令他离垢。自清净。令他清净。自涅盘。令他涅盘。自快乐。令他快乐。佛子。此菩萨复作是念。我当随顺一切如来。离一切世间行。具一切诸佛法。住无上平等处。等观众生。明达境界。离诸过失。断诸分别。舍诸执着。善巧出离。心恒安住。无上无说。无依无动。无量无边。无尽无色。甚深智慧。佛子。是名菩萨摩诃萨第二饶益行。十地品中第二地。专明戒波罗蜜。(第三十五卷)


随好光明功德品云。诸天子。汝等应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净治其意住善威仪。悔除一切业障。烦恼障。报障。见障。以尽法界众生数等身。以尽法界众生数等头。以尽法界众生数等舌。以尽法界众生数等善身业。善语业。善意业。悔除所有诸障过恶。


离世间品云。菩萨摩诃萨有十种清净戒。何等为十。所谓身清净戒。护身三恶故。语清净戒。离语四过故。心清净戒。永离贪瞋邪见故。不破一切学处清净戒。於一切人天中作尊主故。守护菩提心清净戒。不乐小乘故。守护如来所制清净戒。乃至微细罪生大怖畏故。隐密护持清净戒。善拔犯戒众生故。不作一切恶清净戒。誓修一切善法故。远离一切有见清净戒。於戒无着故守护一切众生清净戒。发起大悲故。


入不思议解脱境界普贤行愿品十七卷。大天告善财云。如诸众生及草木。一切生长咸依地。世及出世诸善根。皆依最胜尸罗地。无戒欲求生善道。如鸟无翼欲飞空。如人无足欲游行。亦如渡海无船筏。 或於日夕三时浴。或复三时作护摩。(此云火祭。谓结坛持咒术。)却粒自默如哑羊。无戒苦身无所利。 或大族子旃陀子。俱能持戒等生天。贵贱种姓亏戒身。皆堕地狱无差别卑门持戒生天上。胜族毁犯堕幽冥。摩登持戒亦生天。仙人破戒入诸狱。王族多闻。具色力。恶见无戒如兽蚖。如甘果树猛兽围。犹莲华池毒蛇止。宁守贫贱恒持戒。具圣财宝德严身。破戒众人之所轻。持戒天人咸信重。栴檀郁金及沈麝。如是一切不为香。菩萨持戒最胜香。徧出人天无有尽。卑陋持戒後生天。现蒙王者所瞻礼。此世他生安隐乐。如是戒果牟尼说。欲生人天及涅盘。如应具戒必当得。是故精勤持净戒。随心所愿皆圆满。若有临终肢节痛。一切亲属欲分离。谛思我有清净戒。身心欢乐无忧畏。戒为惑病最胜药。护诸苦厄如父母。痴闇灯炬生死桥。无涯业海为船筏。帝释转轮威德王。富贵尊严无等伦。家有仆隶能持戒。承事供养而亲敬。若有临至命终时。持戒破戒生安畏。欲得当来极乐处。应当专意勤护持。戒珠不假刀兵护。戒为伏藏无所侵。戒为勇伴导前行。戒为出世庄严具。我赞持戒诸功德。如佛世尊真实说。 三十一卷。天主光女告善财云。汝应勤修表无表戒。谓若性若遮。有罪无罪。微细观察。无缺减故。 三十三卷云。有二种戒。具足受持。则得圆满善知识法。一菩萨戒。二别解脱戒。(即比丘学处也。)持是二戒。则能圆满善知识法。如佛所说。自不持戒。令他持戒。无有是处。若诸菩萨。具足圆满头陀功德。如是二戒。悉得清净。不失善法。 三十八卷云。菩萨有十种法。审谛思惟具足圆满。则能成就无憍慢心。一者谛观身界。作是念言。我今出家。无殊死人。父母亲爱朋友眷属。一切所有。皆弃舍故。二者思惟我今服坏色衣。进止威仪不同世间。三者思惟既毁形好。执持应器。乞丐於他。四者思惟我今乞食。如旃陀罗。五者思惟为求段食。长养我身。我之寿命。死在他手。六者思惟所乞之食。人畜之余。彼若嫌弃。我方得食。七者思惟我今应当於师长所。恭敬供养。令生欢喜。八者思惟我今欲令同梵行者。生欢喜故。具足威仪。无违法式。九者思惟我今出家。於佛法中。未得少分。十者思惟一切众生。於我瞋恨。我常安隐。如是思惟。得无憍慢。


晋译贤首品云。戒是无上菩提本。应当具足持净戒。若能具足持净戒。一切如来所赞叹。 十善业迹悉清净。劝化众生持净戒。开发众生求佛道。因是得成清凉光。


十[同-(一/口)+巳]向品云。菩萨若自不修梵行。令他净修梵行。无有是处。自退梵行。令他具足梵行。自破梵行。令他安立梵行。自离梵行。令他立梵行道。自减梵行。令他修习梵行。自不乐梵行。令他乐修梵行。自不住梵行。令他安住梵行。自不究竟梵行。令他究竟梵行。自舍梵行。令他不舍安住梵行。自坏散梵行。令他摄取梵行。俱无有是处。何以故。菩萨摩诃萨如说修行。远离颠倒。又能广说离颠倒法。实语实行。修习清净身口意业。离诸染污。行无碍处。灭一切障。


离世间品云。离慢下意心无放逸。身口及意。皆悉柔软。无有轻躁。心常欢喜护持净戒。和颜爱语。先意问讯。远离邪伪。是菩萨智具。自然成就佛法器故。


○增益阿含经释道安序云。此二阿含。其中往往有律语。外国不通与沙弥白衣共视也。而今已後。幸共覆之。使与律同。此乃兹邦之急者也。斯[谅-小+日][谅-小+日]之诲。幸勿藐藐听也。广见而不知护禁。乃是学士通中创也。


增益第二卷云。所谓戒者。息诸恶故。戒能成道。令人欢喜。戒璎珞身。现众好故。夫禁戒者。犹吉祥瓶。所愿便尅。诸道品法。皆由戒成。如是行禁戒者。成大果报。诸善普具。得甘露味。至无为处。 第五卷云。设有作重罪。悔过更不犯。此人应禁戒。拔其罪根原。


长阿含经第十五卷。婆罗门云。戒即智慧。智慧即戒。有戒有智。然後所言诚实。无有虚妄。我说名婆罗门。佛言。善哉善哉。如汝所说。有戒则有慧。有慧则有戒。戒能净慧。慧能净戒。如人洗手。左右相须。戒慧具者我说名比丘。


正法念处经云。有垢戒者。生於天中。无垢戒者。至於涅盘。世间戒者。则有流动。出世间戒。则无流动。 又云。意受持戒故。师则能与戒。无心谄受戒。必定入地狱。 又云。自余死者。唯弃其身。毁戒比丘。一切善法。皆悉破坏。 又云。若受持戒者。可得名为人。一切破戒者。则如狗不异。


中阿含经云。人犯一法。谓妄言是。不畏後世。无恶不作。宁噉铁丸。其热如火。不以犯戒。受世信施若畏於苦。不爱念者。於隐显处。莫作恶业。若不善业。已作今作。终不得脱。亦无避处。 又云。若有比丘犯戒破戒缺戒穿戒秽戒黑戒者。欲依戒立戒。以戒为梯。昇无上慧堂正法阁者。终无是处。


杂阿含经云。世尊告诸比丘。当恭敬住。常当系心常当畏慎。随他自在诸修梵行上中下座。所以者何。若有比丘不恭敬住。不系心。不畏慎。不随他自在诸修梵行上中下座。而欲令威仪足者。无有是处。不备威仪。欲令学法满者。无有是处。学法不满。欲令戒身定身慧身解脱身解脱知见身具足者。无有是处。解脱知见不满足。欲令得无余涅盘者。无有是处。


本事经云。出家而破戒。二俱无所成。谓失在家仪及坏沙门法。宁吞热铁丸。洋铜而灌口。不受人信施。而毁犯尸罗。诸毁犯尸罗。无悔无惭愧。多受人信施。定当生地狱。诸有智慧人。应坚持净戒。勿受人信施。而毁犯尸罗。


○大宝积经三律仪会云。世若有人於别解脱起违背想。则为於佛力无所畏而生违背。彼若於佛力无所畏生违背者。则於去来现在诸佛而生违背。由此未来所受异熟无量大苦。假使三千大千世界一切众生受地狱苦。比前众生所受苦毒。百分不及一。乃至算数譬喻优波尼沙昙分。亦不及一。 又云。我终不听执着我见众生见寿者见。补特伽罗见者。於我法中而得出家。我若不许。强出家者。皆为是贼。食重信施。亦不成就真比丘戒。


菩萨藏会云。勿自恃持戒。轻毁犯戒者。恃戒陵於人。是名真破戒。 又云。譬如圂猪。行处粪秽。兼又食噉。初无厌恶。众生亦尔。极可怜愍。婬恼所逼。於亲非亲。为诸烦恼之所加害。行魔徒党。魔??所缚。缠裹惑网。陷没欲泥。菩萨观是事已於彼众生发起大悲。我当为彼宣说妙法。令其永断诸欲烦恼。 又云。我说一切习近欲时。无有少恶而不造者。彼若报熟。无有少苦而不摄受。 又云。出家菩萨复有五法若成就者。不值佛世。不亲善友。不具无难。失坏善根。不随安住律仪菩萨修学正法。亦不速悟无上菩提。何等为五。一者毁犯尸罗。二者诽谤正法。三者贪着名利。四者坚执我见。五者能於他家。多生悭嫉。譬如饿狗。慞惶缘路。遇值锁骨。久无肉腻。但见赤涂。言是厚味。便就衔之。至多人处。四衢道中。以贪味故。涎流骨上。妄谓甜美。或齩或舐。或啮或吮。欢喜缠附。初无舍离。时有刹帝利婆罗门。及诸长者。皆大富贵。来游此路。饿狗遥见。心生热恼。作如是念彼来人者将无夺我所重美味。便发大瞋。出深毒声恶眼邪视。露现齿牙。而行啮害。如是当来末世。有诸苾蒭。於他施主。勤习家悭。耽味屎尿。妄加缠裹。虽值如是具足无难。而便委弃。不修正检。此之苾蒭。我说其行。如前痴狗。 又云。当来之世。我诸弟子。少有苾蒭。深心希乐。趣般涅盘寂静之法。多依三事以为常业。一者常喜追求世间名利。二者贪乐朋党追求食家。往还不绝。三者喜乐追求华饰房宇。贮积财宝什物资具。以依如是三种事故。终不解脱三种恶趣。


文殊师利授记会云。若有已发菩提心者。乃至微恶终更不作。何所不作。谓贪瞋痴。及以在家威仪调戏。悉皆远离。若出家已。不复希望名利恭敬。安住出家所修行法。 又云。菩萨成就一法。令愿不退。严净佛刹。何谓一法应学不动如来为菩萨时。本所修行。立弘誓愿。我当所在生处。初生之时。若不出家。则为欺诳十方诸佛。如是菩萨。应随顺学。若佛出世。若不出世。一切生处。皆悉决定舍家出家。何以故。菩萨最胜利益所谓出家。乐出家者。则能摄取十种功德。一者不着诸欲。二者乐阿兰若。三者行佛所行。四者离凡夫行。五者不着妻子。及以财产。六者离恶道因。七者修善趣法。八者宿世善根。皆不损减。九者恒为诸天之所叹羡。十者一切鬼神。恭敬守护。 又云。菩萨成就三法。令愿不退。摄受佛刹功德庄严。一者尊重爱乐住阿兰若。二者无所染着而行法施。三者坚固安住净戒律仪。菩萨坚住戒律得十无畏。一者入聚落无畏。二者众中说法无畏。三者饮食无畏。四者出聚落无畏。五者入寺无畏。六者大众中食无畏。七者教授无畏。八者亲近和尚阿闍黎无畏。九者於自眷属。慈心教诲无畏。十者受用衣服饮食卧具医药无畏。住戒律者。所有言说。令他信受。 又云。若菩萨在家出家。宁舍身命。终不破戒。以此持戒。共诸众生廻向无上菩提。 又云。菩萨成就九法。令愿不退严净佛刹。一者具身律仪。二者具语律仪。三者具意律仪。四者灭诸贪欲。五者灭诸瞋恚。六者灭诸愚痴。七者不行欺诳。八者为坚固友。九者不轻慢善知识。


大神变会云。大千界众生皆发趣菩提。假令尽一劫。男女以奉施。若人发道意。以信而出家。随佛而修学。其福胜於彼。过去未来世。一切诸如来。无有不舍家。得成无上道。三世一切佛。称赞出家法。若乐供养佛。当依佛出家。设满恒沙界。珍宝供养佛。不如一日中。出家修寂静。彼则近菩提摧破魔军众。出家不放逸。白法恒增长。不坏众善根。远离诸烦恼。舍於家业累。顺道圣所赞。舍家离恼缚。除恼离魔缚。心解行无染。不久证菩提。


摩诃迦叶会云。譬如二人。善解医方。善解咒术。善别毒药。善识甘露。尔时一人。於大众中取毒食之现希有相。食已受苦。复求甘露咒术。望除毒气。尔时彼人求不能得。毒气炽盛。遂便命终。时第二人。作如是言。我不能食毒药。不须甘露。不欲处众作希有想。令生苦恼。後五百岁。有诸在家出家菩萨。亦复如是。作如是言。如我说法。能除诸罪。转集恶业。言还忏悔。彼於正法堕落退没。名为死人。复有菩萨。其心清净。既不作罪。不须忏悔。但当忏悔过去未来一切诸罪。现在不作。如彼不食毒药。不须甘露。所言毒者。於正法中犯於戒律。 又云。宁可一日。百数归俗。不应破戒。受人信施。 又云。宁以烧热铁鍱为衣。不以破戒之身。而着袈裟。宁吞热铁。不以破戒之身。食人信施。


胜鬘夫人会云。毘奈耶者。即大乘学。所以者何。为佛出家而受具足。是故大乘戒蕴。是毘奈耶。文殊师利所说不思议佛境界经云。持戒具足八法而得清净。一者身行端直。二者语业湻净。三者心无瑕垢。四者志向坚贞。五者正命自资。六者头陀知足。七者离诸诈伪不实之相。八者恒不忘失菩提之心。大集经海慧菩萨品云。客烦恼起生惭愧。即向十方佛忏悔。修集善法调诸根。是故菩提心最胜。 又云。不为我见。受持净戒。能坏阴魔。不为有贪。受持净戒。坏烦恼魔。若为远离生死过失。受持净戒。能坏死魔。若能生心。令毁禁者。悉持净戒。受持净戒。则坏天魔。 又云。发者。离诸恶戒。作者。至心受持诸净禁戒。观者。至心调伏毁禁之人。如法住者。净持禁戒。不生憍慢。


无言菩萨品云。若有受持清净禁戒。不求果报是名信力。不生烦恼。毁坏禁戒。是名进力。如是净戒。至心护持。愿向菩提是名念力。观身口意。如水中月。响幻焰等。是名慧力。


不可说菩萨品云。若有菩萨自作是言。我是持戒。彼是破戒。如是菩萨。名诳如来。


日密分护法品云。若无量僧悉破禁戒。但令五人清净如法。若有施者。得福不可称计。何以故。以有护持佛法者故。怜愍一切诸众生故。其心平等无二相故。破戒比丘虽在众中。受取信施。不得安乐。何以故。破禁戒故。不如法故。如是人者。一切十方无量诸佛所不护念。虽名比丘。不在僧数。何以故。入魔界故。持禁戒者。即佛弟子。毁禁戒者。即魔弟子。我都不听毁戒之人。受人信施。如葶苈子。


大乘本生心地观经云。若有不受如来戒。尚不能得野干身。何况能感人天中。最胜快乐居王位。 又云。出家菩萨。以三观门。修忍辱行。名真出家。观诸众生。是佛化身。观於自身。为实愚夫。观诸有情。作尊贵想。观於自身。为僮仆想。又观众生。作父母想。观自己身。如男女想。出家菩萨。常作是观。或被打骂。终不加报。善巧方便。调伏其心。


宝雨经云。菩萨见违犯中。如微尘量。深生怖畏。下至小罪。心怀大惧。况多违犯。而生随喜。何以故。由如来说。苾蒭当知。多服毒药。能令人死。少服毒药。亦令人死。苾蒭当知。若多犯罪。即生恶趣。若少犯罪。亦生恶趣。菩萨如是正思惟时。惊怖违犯。 又云。菩萨成就十种法。能持毘奈耶藏。一能了知毘奈耶。二能了知毘奈耶义。三能了知毘奈耶甚深理趣。四能了知毘奈耶微细。五能了知应作不应作。六能了知自性违犯。七能了知施设违犯。八能了知所学波罗提木叉缘起。九能了知声闻毘奈耶。十能了知菩萨毘奈耶。诸法无行经云。以无持戒性。是知持戒法。如是知戒相终不毁於戒。


大萨遮经云。一切功德助道之行。举要言之。以戒为本。持戒为始。若不持戒。乃至不得疥癞野干身。何况当得功德之身。以戒净故。不断佛种。成等正觉。不断法种。分别法性。不断僧种。修无为道。以持净戒相续不断故。功德无尽。


思益梵天经云。问曰。世尊。谁能亲近於佛。佛言。乃至失命因缘。不毁禁者。


月灯三昧经云。无物能将此定来。必由净戒之所起。 又云。俗人处居家。善护持五戒。况得出家已。弃舍一切禁戒不完具者。弃舍我道教。毁谤於正法。阿鼻狱为家。 又云。菩萨净戒。有十种利益。一为满足一切智。二如佛所学而学。三智者不毁。四不退誓愿。五安住於行。六弃舍生死。七慕乐涅盘。八得无缠心。九得胜三昧。十不乏信财。 又云。常行乞食。有十种利。一摧我慢幢。二不求亲爱。三不为名闻。四住在圣种。五不谄不诳。不现异相。又不慠慢。六不自高举。七不毁他人。八断除爱恚。九若入人家。不为饮食而行法施。十住头陀行。有所说法。为人信受。 又云。不以无身手。故名阙身分。若不持戒者。是名身分缺。


师子月佛本生经云。戒为甘露药。服者不老死。戒德可恃怙。福报常随己。持戒得安隐。生处无患难。亦当见诸佛。受法得解脱。


法集经云。菩萨修持净戒。不破不漏。不点不污。智者赞叹。住彼如是持净戒中。所作大愿。皆悉成就。 又云。世间出世间一切胜妙果报。皆由持戒而得。依因净戒根本力故。譬如一切草木丛林。依地为根本。菩萨住於持戒。能与一切天人。作大福田。复能满足施者功德。复次菩萨出家。修持净戒。则能远离一切世务之事。着於染衣。则能满足舍一切所爱之物。受持净戒。则能满足身口意清净。爱念持戒。则能满足六通。宴坐持戒。则能满足菩提分法。闻於妙法。修持净戒。则能满足四无碍智。推求多闻智慧。修持净戒。则能满足不自高心。亲近善知识。修持净戒。则能满足一切功德。修持施波罗蜜戒。则能满足一切智智。如所闻法。如说修持净戒。则能满足为大法师。如所闻法。思惟持戒。则能满足得陀罗尼。念菩提心。修持净戒。则能超过一切诸恶。得满足戒。不生害心。修持净戒。则能满足不失菩提心。不失菩提心。修持净戒。则能满足不失三宝心。若有能护修持戒者。世间所有可护之者。皆悉能护。是名菩萨念戒。


菩萨处胎经云。夫人欲出家。禁戒以为首。不着饰好法。行权菩萨道。毕命不惜身。不犯如毫厘。 又云。八关斋者。诸佛父母。


央掘摩罗经云。沙门法者。不多积聚。乃至盐油亦不受畜。是沙门法。奴婢田宅若卖若买。诸不净物非沙门法。是在家法。


商主天子所问经云。若自有犯。而不覆藏。如是菩萨当得直心。若见破戒。乃至为命。不舍菩提心。如是菩萨。得名持戒。


大迦叶问经云。有二种法。增出家热恼。一受持袈裟。心怀不净。二恃己戒德。呵责非行。


○大般若经第四云。若染色欲。於生梵天尚能为障。况得无上正等菩提。是故菩萨断欲出家修梵行者。能得无上正等菩提。非不断者。 又云。菩萨於五欲中。深生厌患。不为五欲过失所染。以无量门。诃毁诸欲。欲为炽火。烧身心故。欲为秽恶。染自他故。欲为魁脍。於去来今。常为害故。欲为怨敌。长夜伺求。作衰损故。欲如草炬。欲如苦果。欲如利劒。欲如火聚。欲如毒器。欲如幻惑。欲如闇井。欲如诈亲。旃荼罗等。舍利子。诸菩萨摩诃萨。以如是等无量过门。诃毁诸欲。既善了知诸欲过失。宁有真实受诸欲事。但为饶益所化有情。方便善巧。示受诸欲。 第八云。菩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应学清净身语意业。 又云。从初发心。常乐受持十善业道。不起声闻心。不起独觉心。於诸有情。恒起悲心。欲拔其苦。恒起慈心。欲与其乐。 第四十七云。若菩萨生如是心。我应从初发心。乃至证得无上菩提。於其中间。誓当不起贪欲心。瞋恚心。愚痴心。忿心。恨心。覆心。恼心。诳心。谄心。嫉心。悭心。憍心。害心。见慢等心。亦复不起趣向声闻独觉地心。如是名为菩萨殊胜广大心。 第五十一云。发应一切智智心。大悲为上首。以无所得而为方便。自住十善业道。亦劝他住十善业道。持此善根。与一切有情。同共回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是为菩萨净戒波罗蜜多。 第五十四云。菩萨作是思惟。此十恶法尚碍善趣二乘圣道。况大菩提。故应远离。 又云。於所学戒。坚守不移。而於其中能不取相。是为菩萨於诸学处未曾弃舍。 第七十五云。若菩萨虽受持戒。而有所依。谓作是念。我为饶益一切有情。受持净戒。我随佛教。於净尸罗能无所犯。我行净戒波罗蜜多。彼持戒时。以有所得而为方便。与诸有情。同共回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复作是念。我持此福。施诸有情。令得此世他世安乐。乃至证得无余涅盘。彼着三轮而受持戒。一者自想。二者他想。三者戒想。由着此三轮受持戒故。名世间净戒波罗蜜多。何缘此戒名为世间。以与世间同共行故。不超动出世间法故。若菩萨受持戒时。三轮清净。一者不执我能持戒。二者不执所护有情。三者不着戒及戒果。是为菩萨摩诃萨受持戒时三轮清净。又舍利子。菩萨以大悲为上首。所持戒福。普施有情。於诸有情。都无所得。虽与一切有情。同共回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而於其中不见少相。由都无所执而受持戒故。名出世间净戒波罗蜜多。何缘此净戒名出世间。不与世间同共行故。能超动出世间法故。 第一百一云。若诸有情。长夜破戒。是菩萨於内外法。一切悉舍。方便令彼安住净戒波罗蜜多。 第一百二云。我若不护净戒波罗蜜多。当生诸恶趣。尚不能得下贱人身。何由成熟有情。严净佛土。况当能得一切智智。 第三百二十五云。若不退转位菩萨。於佛善说毘奈耶中深生信解。终无疑惑。无戒禁取。不堕恶见。不执世俗诸吉祥事以为清净。终不礼敬诸余天神。如诸世间外道所事。 三百二十六云。不退转位菩萨。不重利养。不狥名誉。於诸饮食衣服卧具房舍资财。皆不贪染。虽受十二杜多功德。而於其中都无所恃。 三百二十七云。是菩萨虽现处居家。而常修梵行。终不受用诸妙欲境。虽现摄受种种珍财。而於其中不起染着。又於摄受诸欲乐具。及珍财时。终不逼迫诸有情类。令生忧苦。 三百七十三云。云何菩萨修戒随念是菩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从初发心。乃至安坐妙菩提座。恒住净戒无缺无隙。无瑕无秽。无所取着。应受供养。智者所赞。妙善受持。妙善究竟。随顺胜定。思惟此戒。以无性为自性。由是因缘。不应思惟。何以故。如是净戒。都无自性。若法无自性。则无所有。若无所有。则不可念。所以者何。若无念无思惟。是为戒随念。 善现白佛。若一切法皆以无性为自性者。则应无色。亦无受想行识。广说乃至一切法皆应是无。佛言。於汝意云何。於一切法皆以无性为自性中。有性无性为可得不。善现答言。不也世尊。不也善逝。於一切法皆以无性为自性中。有性无性。俱不可得。佛言。若尔。云何汝今可为是问。若一切法皆以无性为自性者。则应无色广说乃至一切法皆应是无。时善现白佛言。世尊。我於是法无惑无疑。然当来世。有苾蒭等求三乘者。彼作是说。佛说一切法。皆以无性为其自性。若一切法皆以无性为自性者。谁染谁净。谁缚谁解。彼於染净及於缚解不了知故。破戒。破见。破威仪。破净命。由破戒见威仪净命。当堕地狱。傍生。鬼界。受诸剧苦。轮回生死。难得解脱。我观未来。当有如是可怖畏事。故问如来如是深义然我於此无惑无疑。佛言。善哉善哉。如是如是。如汝所说。於一切法。皆以无性为自性中。有性无性。俱不可得。不应於此执有无性。 第三百四十九云。不应容纳破戒之心。经刹那顷。况经多时。 第四百四云。菩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於身语意三有罪业无容暂起。若作是念此是身。我由此故而起身业。此是语。我由此故而起语业。此是意。我由此故而起意业。是名有罪身语意业。若得身语意及身语意业者。便起悭贪心。犯戒心。忿恚心。懈怠心。散乱心。恶慧心。若从初发心。恒具受持十善业道。不起声闻及独觉心。常於有情起大悲心。是亦名为能净身语意三种麄重。 四百十六云。十种不善业道。尚当能碍人天善趣。况於圣道及大菩提而不为障。 四百四十八云。一切不退转菩萨。常乐受行十善业道。自离害生命。亦劝他离害生命。恒正称扬离害生命法。欢喜赞叹离害生命者。乃至自离邪见。亦劝他离邪见。恒正称扬离邪见法。欢喜赞叹离邪见者。是菩萨乃至梦中。亦不现起十恶业道。况在觉时。 四百九十云。菩萨志性好游诸佛国土。随所生处。常乐出家。剃除须发。执持应器。披三法服。现作沙门。 五百五十二云。若菩萨如是学时。所生之处。离害生命。离不与取。离欲邪行。离虚诳语。离麄恶语。离离间语。离秽恶语。亦离贪欲瞋恚邪见。终不摄受虚妄邪法。不以邪法而自活命。亦不摄受破戒恶见谤法有情以为亲友。 五百六十六云。虽知诸法离。而深畏众罪。如佛所说应持净戒。修诸福业。乃至般若波罗蜜多。於少罪中。应怀大惧。不与同止。以世尊说。譬如毒药多少俱害。 五百六十八云。是诸菩萨。又复常离一切恶业。终不毁犯佛所说戒。心无嫉妬。身语无失。 又云。乃至梦中不近恶友。况於觉时而亲近彼。所以者何。诸菩萨於破戒人。着邪见人。不律仪人。行邪命人。无义语人。住懒惰人。乐生死人。背菩提人。爱俗务人。虽常怜愍而不共住。 又云。念佛世尊所说禁戒。谓作是念。三世诸佛皆学此戒。成无上觉。证大涅盘。如是知已。精勤修学。天王当知。诸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为化有情。及自修习少欲喜足。着粪扫衣。心常清洁。信力坚固。宁失身命。於戒不犯。心离憍慢游行城邑。虽服弊衣。而不生耻。远离懈怠。常修精进。所作未办。终不中止。於粪扫衣。不见过患。朽故弊坏。终无轻鄙。但取其德。夫离欲者。乃服此衣。如来所赞。失悭贪者。亦不自赞。我能服此。於他不服。终无毁言。 又云。诸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善知种种毘奈耶法。谓毘奈耶。毘奈耶行。毘奈耶甚深。毘奈耶微细。净与不净。有失无失。别解脱本。声闻毘奈耶。菩萨毘奈耶。是谓诸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於如是等毘奈耶法。皆悉善知。善知一切威仪戒行。善学声闻独觉菩萨所受持戒。既修戒行。若见威仪不称众意。则应舍离非处不行。若有沙门威仪戒行具足清白。即亲近之。若婆罗门异学余行。则劝舍离修毘奈耶。修习如是戒行成满。心无巧伪。嫉妒便灭。 五百六十九云。持戒清净。无穿缺杂。戒品清净。过诸声闻及独觉等。 五百八十三云。若诸有情。修诸善法。心无厌倦。受持净戒。终不毁犯。常乐利益一切有情。虽遇苦缘而无怯弱。随所修学。愿与有情同证菩提。毕竟安乐。是为菩萨摩诃萨相。具此相者。名为菩萨。


放光般若经云。菩萨行般若波罗蜜。亦不见身口意。虽有身口意。终不嫉恚邪见。不两舌恶口妄言绮语。无杀盗婬。无懈怠意。初不起恶智之事。若有菩萨不能舍此诸恶事者。此非菩萨。


佛母出生三法藏般若经云。乃至梦中亦行十善。而不暂起十不善行。是为不退转菩萨。


○法华经云。若见佛子。持戒清净。如净明珠。求大乘经。如是之人。乃可为说。


大般涅盘经云。受持是经而毁戒者。则是众生恶知识也。非我弟子。是魔眷属。如是之人。我亦不听受持是典。宁使不受不持不修。不以毁戒受持修习。若我弟子。受持读诵书写演说涅盘经者。当正身心。慎无掉戏。轻躁举动。 又云菩萨摩诃萨。常不犯恶。设有过失。即时忏悔。於师同学。终不覆藏。惭愧自责。不敢复作。於轻罪中。作极重想。 又云。为利养故。受持禁戒。当知是戒。不见佛性及以如来。虽闻佛性及如来名。犹不得名为闻见也。若为正法受持禁戒。当知是戒。能见佛性及以如来。


○十住毘婆沙论云。持戒与七法和合。故为善行。一惭。二愧。三多闻。四精进。五念。六慧。七净命净身口业。行此七法。具持诸戒。是名善行诸行。 於曲人中。行质直心。败坏人中。行真正心。谀谄人中。行无谄心。不知恩中。行於知恩。不知作中。而行知作。无利益中。能行利益。邪众生中。行於正行。憍慢人中。行无慢行。不随教中。而不愠恚。罪众生中。常作守护。众生所有过。不见其失。 若受佛戒。不能护持。则欺诸佛。是污佛家。何以故。受戒时。生佛家中。破戒则欺诸佛。名污佛家。 二虚空系法者。一贪着应路伽耶等经。二严饰衣鉢。二缚者。一着诸见缚。二贪利缚。二障法者。一亲近白衣。二疎远善人。二垢法者。一忍受诸烦恼。二乐诸檀越知识。二疮法者。一见他人过。二自藏其过。二坑法者。一毁坏正法。二破戒受供。二烧法者。一以秽浊心而着袈裟。二受净戒者供给。


弥勒菩萨所问经论云。言大施者。谓受持五戒。此是如来所说大施。以能摄取无量众生故。成就无量众生乐故。 修多罗中说。持戒人所愿所作。皆悉成就。何以故。戒清净故。 色贪。不净能断。婬贪。舍心能断。胜思惟梵天所问经论云。诸菩萨等。以何义故。名法王子。以初发心来。常断婬欲法故。


大智度论云。比丘尼得无量律仪。故应次比丘後。在沙弥前。佛以仪法不便。故在沙弥後。 是菩萨必在四众中。有四众不在菩萨中。 罪福。从恼他益他生。非自供养身自杀身故。有罪有福。以是故。毘尼中言。自杀身无杀罪。有愚痴贪欲瞋恚之咎。 好行善道。不自放逸。是名尸罗。或受戒行善。或不受戒行善。皆名尸罗。 持戒之人。无事不得。破戒之人。一切皆失。 诸余罪中。杀罪最重。诸功德中。不杀第一。 五种优婆塞。一分行者。於五戒中受一戒。不能受持四戒。少分行者。若受二戒。若受三戒。多分行者。受四戒。满行者。尽受五戒。断婬者。受五戒已。师前更作誓言。我於自妇。不复行婬。 三归依竟。我某甲。若身业不善。若口业不善。若意业不善。贪欲瞋恚愚痴故。若今世若先世。有如是罪。今日诚心忏悔。身清净。口清净。心清净。受行八戒。是则布萨。(秦言善宿。) 问曰。何故六斋日。受八戒修福德。荅曰。是日恶鬼逐人。欲夺人命。疾病凶衰。令人不吉。是故劫初圣人。教人持斋修善作福。以避凶衰。是时斋法。不受八戒。直以一日不食为斋。後佛出世。教语之言。汝当一日一夜。如诸佛持八戒。过中不食。是功德。将人至涅盘。 白衣来欲求出家。应求二师。一和尚。一阿闍黎。和尚如父。阿闍黎如母。 若持戒无忍。当堕地狱。虽不破戒。以无忍故。不免恶道。何可纵忿。不自制心。 惟当忍辱。众戒自得。 如人着色观身不净三十六种。则生厌心。若於触中生着。虽知不净。贪其细软。观无所益。是故难离。以其难离。故为之常作重罪。若随地狱。地狱有二部。一名寒冰。二名炎火。此二狱中。皆以身触受罪。苦毒万端。此触名为大黑暗处。危难之险道也。 从初发心修戒。增积无量。与怜愍心俱。不求果报。不向声闻辟支佛道。不离诸结使。但为自心清净。不恼众生故。世世持戒。以是故得佛道时。戒得具足。 众僧大海中。结界为畔际。若有破戒者。终不在僧数。譬如大海水。不共死尸宿。 佛如医王。法如良药。僧如瞻病人。戒如服药禁忌。 佛於无量阿僧只劫来持戒清净。故身口业无失。余诸阿罗汉如舍利弗等。极多六十劫。不久习戒。故有失。 出家菩萨守护戒故。不畜财物。又自思惟。戒之功德。胜於布施。以是因缘。但随所有而施。 菩萨亦不一定常少物布施。随所有。多则多施。少则少施。 菩萨常断婬欲。乃至不生想念。况有实事。 若破戒者。恼乱一切。是故菩萨不生破戒心。何况破戒。 有一鬼头似猪。臭虫从口出。身有金色光明。是鬼宿世作比丘。恶口骂詈客比丘。以身持净戒。故身有光明。以口有恶言。故臭虫从口出。 於五欲中。触为第一。能系人心。如人堕在深泥。难可拯济。 若受余欲。犹不失智慧。婬欲会时。身心荒迷。无所省觉。深着自没。是故诸天令菩萨离之。 菩萨轻余菩萨。念念一劫远於佛道。经尔所劫。更修佛道。以是故不应自高。亦不下他。 持戒虽能不堕恶道中。生人中贫穷。不能自利。又不益人。以是故行布施。 问曰。尸波罗蜜。则总一切戒法。譬如大海。总摄众流。所谓不饮酒。不过中食。不杖加众生等。是事十善中不摄。何以但说十善。荅曰。十善为总相戒。别相有无量戒。不饮酒。不过中食。入不贪中。杖不加众生等。入不瞋中。余道随义相从。 如发心欲杀。作方便。恶口鞭打系缚斫刺。乃至垂死。皆属於初。死後剥皮食噉割截欢喜。皆名後。夺命是本体。此三事和合。总名杀不善道。故知说十善道。则摄一切戒。 为今世取涅盘故。婬欲虽不恼众生。心系缚故。为大罪。以是故。戒律婬欲为初。白衣戒不杀在前。为求福德故。 戒律中戒。虽复细微。忏则清净。犯十善戒。虽复忏悔。三恶道罪不除。如比丘杀畜生。虽复得悔。罪报犹不除。故但说十善业道亦自行。亦教他人。名为尸波罗蜜。十善道七事是戒。三为守护。故通名为尸波罗蜜。 问曰。口业有四种。何以但说实语。荅曰。佛法中贵实。故说实余皆摄。四谛实故得涅盘。复次菩萨与众生共事恶口绮语两舌或时能有。妄语罪重故。初地应舍。 持戒则摄一切众生。布施则不能普周一切。持戒遍满无量。如不杀生戒。则施一切众生命。如众生无量无边。福德亦无量无边。略说诸能破佛道事。此中皆名破戒。离是破戒垢。皆名清净。乃至声闻辟支佛心。尚是戒垢。何况余恶。 菩萨知诸法实相故。尚不见持戒。何况破戒。 行者以妨道故出家。若复习近白衣。则与本无异。以是故先求自度。然後度人。若未能自度。而欲度人者。如不知浮人。欲救於溺。相与俱没。 若说声闻辟支佛事。犹为无益之言。何况余事。 十二头陀。不名为戒。能行则戒庄严。不能行不犯戒。譬如布施。能行则得福。不能行者无罪。(佛所结戒。弟子受持。不能行。则有罪矣。) 恶人破戒者。有可化。有不可化。不可化者。若摄取共住。则自坏其道。於彼无益。譬如救溺。自不能济。而欲济彼。二俱不免。 菩萨住尸罗。或未得无生法忍故。诸烦恼风。吹动愿树。欲坏其尸罗。尔时应求禅定乐。除却五欲乐。五欲乐除故。戒得清净。 下人破戒。中人着戒。上人不着戒。菩萨思惟。若我憎破戒及破戒者。爱戒及持戒者。而生爱恚。则还受罪业因缘。 破五众戒。名为破戒。不破所受戒。常为三毒覆心。不忆念戒。回向天福。邪见持戒。如是等。名戒不净。 自誓而犯。是一罪。知佛所制而故违犯。是二罪。 初发心菩萨。虽起诸烦恼。终不染心作恶。虽加杖楚终不夺命。不取他财。令其失命。


瑜伽师地论云。能建立义。能任持义。是根本义。由此尸罗建立任持一切世间及出世间。能引无罪最胜第一快乐功德。令生令证。是故尸罗说名根本。譬如大地建立任持一切药草卉木丛林。令生令长。 戒庄严具。於一切类。於一切时。若有服者。皆为妙好。 由此所受清净无罪妙善尸罗。能正除遣一切所受恶戒为因。身心热恼。譬如最极炎炽热时。涂以栴檀龙脑香等。一切郁蒸。皆得除灭。是故尸罗。说名涂香。 具戒士夫。补特伽罗遍诸方域。妙善称誉。声颂普闻。譬如种种根熏香等。随风飘扬。遍诸方所。悦意芬馥。周流弥远。是故尸罗。名为熏香。 由此尸罗清净善行。能趣妙乐。往妙天趣。向妙安隐。故名妙行。 由此尸罗清净善法。是防护性。是息除相。是远离体。故名律仪。 问。何故不许扇搋迦。半择迦出家。及受具足戒耶。荅。由此二种。若置苾蒭众中。便参女过。若置苾蒭尼众中。因摩触等。便参男过。由不应与二众共居。是故不许出家。问。何故此二虽受归依。亦能随受诸近事男所有学处。而不得名近事男耶。荅。近事男者。名能亲近承事苾蒭苾蒭尼众。彼虽能护所受律仪。而不应数亲近承事二众。二众亦复不应亲近摄受彼类。是故彼类不得名近事男。然其守护所有学处。当知福德等无差别。


三具足经优波提舍云。律仪戒者。菩萨正取七种律仪。所谓比丘。比丘尼。式叉摩那。沙弥。沙弥尼。优婆塞。优婆夷戒。出家在家如是次第。皆律仪摄。


大乘庄严经论云。毘尼有二种四义。初四义者。一罪。二起。三净。四出。罪者。罪自性。谓五聚罪。起者。罪缘起。此有四种。一无知。二放逸。三烦恼疾利。四无恭敬心。净者。罪还净。由善心。不由治罚。出者。罪出离。此有七种。一悔过。谓永遮相续。二顺教。谓与学羯磨治罚。三开许。谓先时已制。後时更开。四更舍。谓僧和合与学者舍。是时先犯。还得清净。五转依。谓比丘比丘尼男女转根。出不共罪。六实观。谓法优陀那。由胜观察。七性得。谓见谛时。细罪无体。由证法空。法尔所得。复四义者。一人。二制。三解。四判。人者。谓犯罪人。制者。谓依彼犯人。大师集众说彼过失。制立学足。解者。谓如所制。更广分别。判者。谓云何得罪。云何不得罪。如是应持。


众经撰杂譬喻上云。持戒之人。无事不得。破戒之人。一切皆失。


○大毗婆沙论云。何故名为圣所爱戒。荅。是诸功德所依处故。谓诸圣者。爱乐功德。故爱此戒。如人爱宝。亦爱宝器。如是圣者。爱乐清净菩提分法功德宝故。亦爱如是所依戒器。复次圣者。憎恶诸破戒恶。戒能对治破戒恶故。圣者爱之。复次圣者。憎恶诸嶮恶趣。戒能超越嶮恶趣故。圣者爱之。复次圣者。憎恶生死流转。戒能超越生死流转故。圣者爱之。复次圣者。爱涅盘。戒能趣涅盘故。圣者爱之。


分别功德论云。毘尼者。禁律也。为二部僧说。检恶敛非。引法防奸。犹王者秘藏。非外官所司。故曰内藏也。 诸藏之中。律藏最在其内。不可示沙弥及以白衣。


解脱道论云。如人无头。一切诸根不复取尘。是时名死。如是比丘。以戒为头。若头断已。失诸善法。於此佛法。谓之为死。是戒为头义。


○出曜经云。人之修道。唯有信戒。信根已全。戒则不毁。


佛所行赞经云。山林宝玉石。皆依地而生。戒德亦如地。众善之所由。无翅欲腾虚。度河无良舟。人而无戒德。济苦为实难。如树美华果。针刺难可攀。多闻美色力。破戒者亦然。


达磨多罗禅经云。如天德瓶。守护不坏。常出珍宝。随意无尽。修行如是。不毁净戒。则常出生圣功德宝。轻毁德瓶。珍宝即灭。若破戒瓶。则永失法宝。


续高僧传释道悦云。蚕衣损命。乖忍辱之名。布服俭素。表慈悲之相。


法海观澜卷第一终

Tags: 责任编辑:思过黑鹰
】【打印繁体】【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大藏经补编 第24册 目录 下一篇尚直编 【二卷】
清净莲海佛学网: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交流论坛 联系我们
本站声明:本站资源来源于互联网,如侵犯了你的版权,请你联系我们,我们将在收到消息后24小时内删除。
清净莲海佛学网 版权所有 津ICP备0800012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