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文章

·唯识大乘菩萨行位 08-21
·略谈法相唯识的空义 08-21
·明末的唯识学者及其思想 08-21
·略谈唯识学 08-21
·对辨唯识圆觉宗 08-21
·读唯识新旧二译不同论后的一点 08-21
·大乘起信论唯识释 08-21
·论唯识学对般若“空”义的诠释 08-21
·浅谈对唯识种子的认识 08-21
·答起信论唯识释质疑 08-21

文库热门

·唯识大乘菩萨行位 08-21
·略谈法相唯识的空义 08-21
·明末的唯识学者及其思想 08-21
·略谈唯识学 08-21
·对辨唯识圆觉宗 08-21
·读唯识新旧二译不同论后的一点 08-21
·大乘起信论唯识释 08-21
·论唯识学对般若“空”义的诠释 08-21
·浅谈对唯识种子的认识 08-21
·答起信论唯识释质疑 08-21

TOP

唐三藏法师唯识量质疑录 【二卷】(一)
2018-02-14 00:07:52 来源:清净莲海佛学网 作者: 【 】 浏览:23次 评论:0

国家图书馆善本佛典 第31册  No.8890


【清 吴树虚撰】

 
唐三藏法师唯识量质疑录


清杭州信三寳人吴树虚说


宗镜录载三藏师唯识量前师疏解具存中多可疑頴芳根钝所致或者疏本罅漏不敢抱疑终身笔录条件俟当来世大德破我疑窦斯为深幸。

   

宗镜录本文


因明疏云且如大师周游西域学满将还时戒日王王五印土为设十八日无遮大会令大师立义徧诸天竺拣选贤良皆集会所遣外道小乘竞生难诘大师立量无敢对扬者。


大师立唯识比量云真故极成色是有法定不离眼识宗因云自许初三摄眼所不摄故同喻如眼识合云诸初三摄眼所不摄故者皆不离眼识同喻如眼识异喻如眼根。


问何不合自许之言荅非是正因但是因初寄言简过亦非小乘不许大乘自许因於有法上转三支皆是共故。


初明宗因後申问答。


初文有二初辨宗次解因。


且初宗前陈言真故极成色五个字色之一字正是有法余之四字但是防过且初真故二字防过者简其世间相违过及违教等过外人问云世间浅近生而知之色离识有今者大乘立色不离眼识以不共世间共所知故比量何不犯世间相违过荅夫立比量有自他共随其所应各有标简若自比量自许言简若他比量汝执言简若共比量胜义言简今此共比量有所简别真故之言表依胜义即依四种胜义谛中体用显现谛立。


自比量但求自悟量义俱由自意何须自许简别此量是共比因上何故亦标自许若怀兔非月有是自比量初标自许二字不犯世间相违否。


若对数论立共比量於声灭坏上标真故不犯能别不极成否又如相违决定一条我宗立声无常上标真故非是犹豫因否。


问不违世间非学即可尔又如世尊於小乘阿含经亦许色离识有学者小乘共计心外有其实境岂不违於阿含等教学者小乘荅但依大乘殊胜义立不违小乘之教学者世间之失。


问真故之言简世间及违教等过极成二字简何过耶荅置极成言简两般不极成色小乘二十部中除一说部说假部说出世部鸡胤部等四余十六部皆许最後身菩萨染污色及佛有漏色大乗不许是一般不极成色大乗说他方佛色及佛无漏色经部虽许他方佛色而不许是无漏余十九部皆不许有并前两般不极成色。


有法中差别甚多但不违我宗义无论共许不共许於宗无害此条彼许我不许我许彼不许之色俱不必论如西竺师言树依土石生此方人不得以不许恶叉树以难树之不依土石又如此方人言隶楷字成名句文身西来译师必不以不许隶楷而难其字之不成名句文故两般色非不极成。


若不言极成但言真故色是有法定不离眼识是宗且言色时许之(疑是与字)不许尽包有法之中在前小乘许者大乘不许今若立为唯识便犯一分自所别不极成亦犯一分违教之失。


此量但言色定不离识宗上竝无立唯识字迹小乘亦计缘色时境不离识岂亦立唯识耶他许自不许但是违教因明轨式亦无自所别不极成之条至於违教已有真故标简不藉极成重简。


又大乘许者小乘不许今立为有法即犯他一分所别不极成。


一分者多分中一此量但诤色离识不离识不诤色之差别无有此过。


及至举初三摄眼所不摄因便犯自他随一一分所依不成前陈无极成色为所依故今具简此四般故置极成言。


山崩声水流声皆包在有法声中非所作性不依此一分而因明判所作性故因犯随一不成又极成二字谓极能成就证成道理约正理说为证必共证故须共许如唯识论屡言前已极成单约道理说竝非前所言者他皆信受西域大士若陈那天亲龙树护法千年中前後而出若其言论外小俱许极成护法最後何必造论多种破斥外小故极成二字不得全为自他所共许而设。


问极成二字简其两宗不极成色未审三藏立何色为唯识荅除二宗不极成色外取立敌共许余一切色总为唯识故因明疏云立二所余共许诸识为唯识故。


色尘为外色根尘为内色俱摄在一切色中若言定不离眼识则眼根是同品今取为异法何耶。


宗後陈言定不离眼识是极成能别问何不犯能别不极成过且小乘谁许色不离於眼识荅今此是有法宗依但他宗中有不离义便得以小乘许眼识缘色亲取其体有不离义??取眼识当体亦不离眼识故无能别不极成过。


删去??取十一字上下义贯眼识当体二语义路难通如云人持斧斤人不离人无此拙语此中但言色不离识竝不依识离识起诤??取之意难解。


问既许眼识取所缘色有不相离义後合成宗体应有相扶过耶荅无相扶失今大乗但取境不离心外无实境若前陈後陈和合为宗了立者即许敌者不许立敌共诤名为宗体此中但诤言陈未推意许。


辩宗竟。


义由辞显量以辞成不表意之辞如猜谜如歇後语非立量法何以故量文无外无实境之表故共许即不诤共诤即不许宗共许则相扶安能免过。


次辩因者有二初明正因次辩寄言简过。


且初正因言初三摄者十八界中三六界皆取初之一界也即眼根界眼识界色境界是十八界中初三界也。


问设不言初三摄但言眼所不摄复有何过荅有二过一不定过二违自教过且不定过者若立量云真故极成色定不离眼识因云眼所不摄喻如眼识即眼所不摄因阔向异喻後五三上转皆是眼所不摄故被外人出不定过云为如眼识眼所不摄眼识不离眼识证成色不离眼识耶为如後五三亦是眼所不摄後五三定离眼识却证汝极成色定离眼识耶问今大乘言後五三亦不离眼得否荅设大乘许後五三亦不离眼识免犯不定便违自宗大乗宗说後五三定离眼识故置初三三摄半因遮後五三非初三摄故。


能措辞人方立其量有小智者方能措辞设不言初三摄但言眼所不摄此言无根无谓凭空一语不必辩其向宗喻上转之过直不成文理六根六尘与六识分列根尘识各有连属各有对待安有十五界俱不离眼识之理今作问言大乗许十五界不离眼识否无理之问也荅以大乗设许无理之荅也此若设许现量比量世间自语一一相违奚止自教句有句之文理前有初三摄故後着眼所不摄後四字由前文而来譬如言五蕴中想居其一若但言想居其一无此愚人。


问但言初三摄不言眼所不摄复有何过荅亦犯二过一不定过二法自相决定相违过且不定者若立量云真故极成色定不离眼识因云初三摄喻如眼识即初三摄因阔向异喻眼根上转出不定云为如眼识初三摄眼识不离眼识为如眼根亦初三摄眼根非定不离眼识证汝极成色非定不离眼识耶问何不言定离而言非定不离荅大乗眼根望於眼识非定即离且非离者根因识果以同时故即是非离也又色心各别名非即故今但言非定不离。


若但言初三摄向喻上转眼根亦不离识不得取为异喻今云非定不离眼识依异喻说也又非定即定离二义若许非离则异法中杂同法非异品徧无性是异品一分转同品徧转过後段荅辞不知自己犯过。


二犯法自相决定相违过者言法自相者即宗後陈法之自相言决定相违者即因违於宗也外人申相违量云真故极成色是有法非不离眼识宗因云初三摄故喻如眼根即外人将前量异喻为同喻将同喻为异喻。


此中说因过若法自相相违因依因明法要因能成得法自相相违者方合此过此初三摄因但举所摄未陈成宗之义与此过无预初三摄中之根界据说非定即离则亦有一分非离义不违法自相但可判为同品徧转异品一分转非法自相相违也所申违量亦犯过初三摄中之色界眼识界竝无离义岂可说眼识非不离眼识总之初三摄三字无成所成义不消多说。


问得成法自相相违耶荅非真能破夫法自相相违之量须立者同无异有敌者同有异无方成法自相相违今立敌两家同喻有异喻有故非真法自相相违过问既非法自相相违作决定相违不定过得不荅亦非夫决定相违不定过立敌共诤一有法因喻各异(因上应有宗字)皆具三相徧是宗法性同品定有性异品徧无性但互不生其正智两家犹豫不能定成一宗名决定相违不定过今真故极成色虽是共诤一有法因且是共又各阙第三相(各字第字乃衍文)故非决定相违不定过。


凡起疑端必具小智从前文来只当问得成法差别相违否今忽举相违决定一过疑非可疑若此端可疑前立宗时何不问得成现量相违耶得成比量世间自教自语相违及三不极成耶及出初三摄因何不问四不成共不共不定同异品三种杂转耶相违决定过由不能悟他而列此式非是互不生正智正智岂是易言亦有口谈圣教量而无正智者又大乘与外小对立外小必不能具足三相必定一是一非若大乘中人对立而各具三相者有俱非正智及一是一非若俱由正智之不同两家各成其是非两家犹豫又因且是共句语义未详。


问既无此过何以因明疏云犯法自相相违决定过荅但是疏主纵笔之势是前共不定过中分出是似法自相相违决定过非真有故有此所因故置初三摄眼所不摄更互简诸不定及相违等过。


次明寄言简过者。


问因初自许之言何用荅缘三藏量中犯有法差别相违过因明之法量若有过许着言遮今三藏量既有此过故置自许言遮问何得有此过耶荅谓三藏量有法中言虽不带意许谙含(谙作暗读)缘大乘宗有两般色有离眼识本质色有不离眼识相分色若离眼识色小乘即许若不离眼识色小乘不许。


言既不带敌家不能据辞以斥破弹过意所暗含量无暗含之式前云眼识缘色亲取其体小乘许有不离义此又云小乘不许不离眼识色云何前後相违小乘但不许立相分竝非不许色不离眼识。


今三藏量云真故极成色是有法若望言陈自相是立敌共许色及举初三摄眼所不摄因亦但成立共许色不离於眼识。


初三摄眼根不摄余色识二界但举二界如何成立得色不离眼识此云但成立云云非也。


若望三藏意中所许但立相分色不离眼识将初三摄眼所不摄因成立有法上意之差别相分色定不离眼识。


意之差别四字之字应作许字差别二字乃衍文。


故因明疏云谓真故极成色是有法自相定不离眼识色是法自相定离眼识色非定离眼识色是有法差别立者意许是不离眼识色。


据解者意本质色相分色色中差别也但言中不带相分而相分又非小乘所许则共许极成色中已简去相分无有差别义无有差别则言有法差别相违因之过与此因无涉有法差别相违因者谓此因能成有法亦能成有法中差别与此相违之义今此因但举二界无能成义约二界向宗上转但可云色不离识识不离色是囫囵语至於所以能成宗之意略无表彰不但成不得差别相违并成不得宗之自相又大乗正义谓诸识相分中有变带本质之相分有无本质之相分有真似带质之相分有有质无质独影之相分初句即眼识之相分次句即第八之相分故约眼识缘色说相分色即是带质既云带不得言离眼识有本质色也不得言两色有差别也差别相违四字寔不可解。


问外人出三藏量有法相违过时自许之言如何遮得荅待外人申违量时将自许二字出外人量不定过外量既自带过更有何理能显得三藏量中有法差别相违过耶。


龙树因明云唯有共许决定言辞说名能立或名能破非互不成犹豫言辞复待成故今申违量时方将自许二字出外量过是犹豫言辞复待成矣置自许二字令外人不能伸违量方是决定言辞。


问小乗申违量行相如何荅小乗云乍观立者言陈自相三支无过及推所立元自暗含若於有法上意之差别将因喻成立有法上意许相分色不离眼识者即眼识不得为同喻且如眼识无不离色以一切色皆离眼识故既离眼识不得为同喻便成异喻即初三等因却向异喻眼识上转故论(应作疏)云同品无处不成立者之宗异品有处反成敌者相违宗义即小乗不改立者之因申相违量云真故极成色是有法非不离眼识宗因云初三摄眼所不摄故同喻如眼识合云诸初三摄眼所不摄故者皆非不离眼识同喻如眼识言非者无也小乗云无不离眼识色即遮三藏意许相分色是无也。


小乗若计一切色皆离眼识离则不合应无三和义应无触心所眼识应无所缘小乗定无此非理之计并违阿含自教而前文言相扶之过俱作戏论矣既云无不离眼识又作如眼识之喻则是以眼识喻离眼识能作申违论者无此至愚此量文无遮相分义但有遮眼无所缘境义寔不可解。


所以三藏预着自许之言句(句字衍文)取他方佛色却与外人量作不定过出过云为如眼识是初三摄眼所不摄眼识非不离眼识色证汝极成色非不离眼识色耶为如我自许他方佛色亦是初三摄眼所不摄他方佛色是不离眼识色却证汝极成色是不离眼识耶外人相违量既犯共中他不定过明知非真能破也三藏量却成真能立也。


前言亦非小乗不许大乗自许此义极正龙树所云唯有共许决定言辞说名能立能破是也今取他方佛色非他所许若他所不许者可将自许遮过则凡立量着自许二字诸过皆可免他方佛色者前由极成简去今为自许收来无此二三其说之因明法式即自许他方佛色亦救不得前量之过是相分色耶亦非他许是本质色耶已摄入非不离眼识内又眼识非不离眼识色句文义不可解又共不定过谓自许等十字因离识不离识所共有义而彼计一切色皆离眼识则非共他方佛色但大乗许则色中无共义彼量不犯此过此出过辞是隔鞾搔痒。


问因中若不言自许空将他方佛色与外人相违量作不定过有何不可荅若空将他方佛色不言自许者即他小乗不许犯一分他随一过他不许此一分他方佛色在初三摄眼所不摄因中故故因明疏云若不言自许即不得以他方佛色而为不定此言便有随一过故问何不待外人申违量後着自许言何须预前着耶荅临时恐难所以先防。


他不许者谓自所许标举之辞义他不许立也云何自许二字遮得他不许住。


前文宗因已解喻则未解此量最难会意者是喻句将眼识喻色之定不离眼识定有寔义付之不解何耶。


次申问荅者。


一问真故二字已简违教过何故前陈宗依上若不着极成言又有违宗之失荅真故二字但简宗体上违教过不简宗依上违宗若极成二字即简宗依上违宗等过也。


前文问荅已是明晰何须重申问荅又两般不极成色但万千分外一分非共许竝非违色定不离眼识不得轻下违宗字样。


问後陈眼识与同喻眼识何别荅言後陈眼识虽同意许各别後陈眼识意许是自证分同喻眼识意许是见分即见不离自证分故如同宗中相分不离自证分也问若尔何不立量云相分是有法定不离自证分是宗因云初三摄眼所不摄故同喻如见分荅小乗不许有四分故恐犯随一等过故但言眼识。


全无显了言辞但暗含但意许不能悟他不悟他则无量果是名非量依解者意前立量文增自许二字於定不离眼识上而眼识下增相分二字则他不许亦无害矣又不云後陈意许是相分立量又不云色定不离眼识相分含切近紧要而别取所不可解又不许四分则无宗依宗法岂止随一等过。


问此量言陈立得何色耶荅若但望言陈即相质二色皆成不得若将意就言即立得相分色也。


两般色皆成不得不足悟他将意就言奈敌家不许前云意许是自证分此又云立得相分色义不可解。


又解若小乗未徵问前即将言就意立若大乗荅後即将意就言立也。


量文是明未了义竝无问荅辞语此注不可解。


问既分相分本质两种色便是不极成故前陈何言极成色耶相分非共许故荅若望言陈有法自相立敌共许色故着极成若相分色是大乗意许何关言陈自相宁有不极成乎诸钞皆云不得分开者非也。


所荅甚正他方佛色佛无漏色亦大乗意许何关言陈自相观诸钞云云知解此量者不止一说後师决择其说以作量解不善和会於一故有矛盾之义。

 

若尔小乗执佛有漏色大乗无漏色等在於前陈若不分开应名极成色耶彼既不尔此云何然。

 

此段是问意何无荅辞(此似引小乗佛有漏色大乗佛无漏色不以不分开即名极成色以证成相分本质二种亦不以不得分开为是义非是问词伊庵私记)。

Tags: 责任编辑:思过黑鹰
】【打印繁体】【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教相枢要钞 【二卷】 下一篇表无表章详体文集 【三卷】
清净莲海佛学网: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交流论坛 联系我们
本站声明:本站资源来源于互联网,如侵犯了你的版权,请你联系我们,我们将在收到消息后24小时内删除。
清净莲海佛学网 版权所有 津ICP备0800012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