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文章

·忻州市五台山普乐寺   &nb 05-16
·忻州市五台山普安寺(普庵寺) 05-16
·忻州市五台山狮子窝大护国文殊寺 05-16
·忻州市五台山法喜寺 05-16
·忻州市五台山弥陀院 05-16
·忻州市五台山真容寺 05-16
·忻州市五台山东台顶望海寺 05-16
·五台山南台顶普济寺 05-15
·忻州市五台山西台顶法雷寺 05-15
·忻州市五台山北台顶灵应寺 05-15

文库热门

·忻州市五台山普乐寺   &nb 05-16
·忻州市五台山普安寺(普庵寺) 05-16
·忻州市五台山狮子窝大护国文殊寺 05-16
·忻州市五台山法喜寺 05-16
·忻州市五台山弥陀院 05-16
·忻州市五台山真容寺 05-16
·忻州市五台山东台顶望海寺 05-16
·五台山南台顶普济寺 05-15
·忻州市五台山西台顶法雷寺 05-15
·忻州市五台山北台顶灵应寺 05-15

TOP

伟大的母亲
2010-01-18 17:27:50 来源: 作者: 【 】 浏览:318次 评论:0

 

    母亲关了灯,清幽幽的月光透过窗户,洒在炕上,我和母亲躺在炕上闲话。母亲说:“麦子快好割了吧.还记得以前咱家种10几亩麦子的时候?白天黑夜都在地里场院上忙呢,哪里能象现在这样清闲啊?那时候......”说着说着,忽然发出轻轻的鼾声,劳累了一天的母亲睡了!我伸手拉过被子,轻轻地盖在母亲身上。


  月色如银,静静地照着熟睡中的母亲,照着她那爬满皱纹的脸,她那灰白相间的头发,她那佝偻的身体,她那长满老年斑的手。我心里忽然涌起一股爱怜之情!多少次,是我这样躺在母亲的目光中熟睡,而现在,她却躺在了我的目光中,象一个恬静的孩子那样,在我的轻言细语里,悄悄地睡着了!母亲老了!我的心里忽然很恐慌:母亲也会象别的老人那样,在某一个夜晚或者早晨,就这样永远地睡去,不再醒来吗?一想到这里,我的眼泪哗得流了下来,不敢再想下去,也不敢抽噎,怕惊醒了沉睡的母亲。我转过脸来,对着满窗的月光,一任泪水在脸颊恣肆,泪光中,我看到了母亲年轻时候挺拔的背影,看到了母亲中年时候的坚毅,看到了母亲老年的慈祥......


  记得小时候,家里姐妹弟兄多,只有父母两人参加生产队的劳动,家里还有年老的姥姥和奶奶需要照顾。母亲总是起的最早睡得最晚的人。夜里我醒来,经常看到母亲在油灯下缝补我们的衣裤,或者做着花边。母亲怕灯光影响我们睡觉,经常是背对着我们,用灯罩罩着灯,再用自己的身子把油灯的光挡住。灯光把母亲矮小的身影扩大了许多倍,象一个巨人一样,映在窗上,映在墙上,左手拿衣服或者花边,右手引线,一针,两针,三针......旧衣服口袋上绣上了小鸭子就变成了新衣服,张大嘴的布鞋老老实实地闭上了嘴巴......家里的油盐酱醋也在这一针一线里有了着落......那时候我觉得母亲真的很高大,因为她要蹲下我才能爬上她的背!因为她能挑着一担水还能抱着生病的我!因为母亲宁肯去卖血给我们换学费,也不让成绩优秀的哥哥辍学!在母亲的坚持下,我的两个哥哥和一个姐姐都读到了高中,我和大哥读了大学。这在上个世纪那个贫穷的年代里,在有劳动力就能挣钱社会环境里,在我们那个贫穷的家里,是多么不容易的事情啊!


  踩着母亲的青春,我慢慢的长大了.我发现母亲变矮了__因为我和母亲在一起站着,她够不着给我梳辫子了!我高兴地一次又一次和母亲比高矮,而母亲也一次一次半嗔半怒地配合我。在我年少的狡黠里,我看到了母亲的眼底眉梢都是笑。末了,母亲长长地叹了口气,说:"我老怕你长不大,你终于比娘高了!娘也放心了。"


  长大后才懂得母亲的话的含义:小时候体弱多病的我,曾经多少次在黑夜里因病痛昏死过去,是母亲一次一次把我从死亡边缘拉回来!最严重的一次是我得了脑炎,当时父亲不在家,村里的赤脚医生说:没救了,别浪费药品和钱了!母亲却不甘心,哭着求老天发发慈悲,在隆冬的黑夜里,抱着昏迷的我走了20多里路,来到城里的人民医院......后来医生说:幸亏那天晚上来得及时,否则,真的没救了!因此,当我上了学,当我考了第一领了奖状的时候,我看见母亲脸上的笑容是那么灿烂!给我做的衣服也格外漂亮!还破天荒的拉着我拿着奖状去照了一张相!成年后,当我自己有了孩子,当孩子生病时,当孩子拿回奖状时,我才深深懂得了母亲的心:把体弱多病的我拉扯成一个健康正常的我,母亲经受了多少惊吓啊!孩子就是娘的心头肉啊!


  从上高中开始到上大学,从工作到结婚,从乡下到城市,我一年比一年忙碌,和母亲呆在一起的时间越来越少。有时候姐妹们相约回家,母亲就忙里忙外的做饭,打点,一刻不停,很少有时间交流。因此,也就不知道皱纹是怎么样一天天爬满了母亲曾经光洁的脸,也就不知道什么时候母亲的一头乌黑卷曲的头发变成了白多黑少的斑白,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母亲那时刻不闲的手长满了老年斑,不知道母亲的满口白牙已经所剩无几,也不知道一向睡觉安静的母亲什么时候开始打鼾......


  “怎么还不睡觉?是不是换了地方睡不好?我说过不叫你回来你偏回来。你爹过几天就回来了,你们有什么不放心的?一个一个轮换回来陪我?其实我自己没事的。”不知道什么时候母亲醒了,看着我向窗而坐,轻声细语的说着。“娘,没事,我一会就睡了,你睡吧,啊!”母亲转了个身,又轻轻地打起了鼾。月华西垂斜照,屋里朦胧起来。朦胧中我不自觉地把手放在了母亲的肩头,轻轻地拍打起来,就象拍自己的孩子那样。而母亲也在我的爱抚下,睡得很香,很安详......


  在这个麦香飘荡的夜里,在这个月光如水的夜里,在母亲的鼾声里,我做了个梦:梦见母亲变成了我的孩子,我给她买了绣着小鸭子的花裙子,带着她去公园和动物园玩,我买了她最爱吃的炒米糖,看着她"嘎嘣嘎嘣"吃的真香;梦见我给她买了个新书包,天天送她去上学;我梦见她坐在我的膝头上,对我撒娇,听我讲白雪公主;我梦见我抱着她拍着她入睡,就象她当年抱着我一样......

Tags: 责任编辑:admin
】【打印繁体】【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母爱无价 下一篇母爱无言
清净莲海佛学网: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交流论坛 联系我们
本站声明:本站资源来源于互联网,如侵犯了你的版权,请你联系我们,我们将在收到消息后24小时内删除。
清净莲海佛学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