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文章

·忻州市五台山普乐寺   &nb 05-16
·忻州市五台山普安寺(普庵寺) 05-16
·忻州市五台山狮子窝大护国文殊寺 05-16
·忻州市五台山法喜寺 05-16
·忻州市五台山弥陀院 05-16
·忻州市五台山真容寺 05-16
·忻州市五台山东台顶望海寺 05-16
·五台山南台顶普济寺 05-15
·忻州市五台山西台顶法雷寺 05-15
·忻州市五台山北台顶灵应寺 05-15

文库热门

·忻州市五台山普乐寺   &nb 05-16
·忻州市五台山普安寺(普庵寺) 05-16
·忻州市五台山狮子窝大护国文殊寺 05-16
·忻州市五台山法喜寺 05-16
·忻州市五台山弥陀院 05-16
·忻州市五台山真容寺 05-16
·忻州市五台山东台顶望海寺 05-16
·五台山南台顶普济寺 05-15
·忻州市五台山西台顶法雷寺 05-15
·忻州市五台山北台顶灵应寺 05-15

TOP

长老尼偈经 【一卷】
2017-08-08 21:51:35 来源:清净莲海佛学网 作者: 【 】 浏览:516次 评论:0

汉译南传大藏经 第28册  No.16


【云庵译】

 
[P.123] 长老尼偈经


归命彼世尊  应供等正觉

  
一偈集



「快眠长老尼,布片作法衣,汝既萎贪欲,如锅中枯菜。」


名不详一长老比丘尼唱如是偈。

 


佛陀:「解脱尼!如牛脱诸轭,罗睺捕捉月,由彼得解脱,内心无负欠,食世信施食。」


如是世尊呼解脱式叉摩那,教以常念此偈。

 


「芬那成满尼!成就诸种法,如十五夜月,以此圆满智,打碎痴闇块。」


〔右〕成满尼。

 


「帝须尼!修习戒定慧,诸轭勿缚汝,已脱一切轭,无漏身处世。」


〔右〕帝须尼。

 


「帝须尼!专注诸种法,刹那勿空过,刹那空过者,有堕地狱忧。」


〔右〕另一帝须尼。

 

[P.124] 六


「帝罗坚固尼!修习触寂灭,制邪想为乐,安稳成涅盘。」


〔右〕坚固尼。

 


「坚固比丘尼!依行坚固法,习练健诸根,击败魔王军,持有最後身。」


〔右〕其他坚固尼。

 


「密陀(友尼)!依信心出家,交善友为乐,履修诸善法,安稳成涅盘。」


〔右〕尼友。

 


「婆都罗(贤尼)!依信心出家,以贤善为乐,履修诸善法,安稳成涅盘。」


〔右〕贤尼。

 

一〇


「乌婆娑摩(寂静尼)!於死王领域,脱难渡瀑流,并败魔王军,持得最後身。」


〔右〕寂静尼。

 

一一


「善巧我善脱,脱去三曲物,臼杵与曲夫,是为三种曲,脱除生与老,除去生有本。」


〔右〕解脱尼。

 

一二


「欲达最上果,起志极事(涅盘)心,彼心不系欲,被称上流人。」


〔右〕达摩地因那(法施尼)。

 

一三


「力行无悔,行佛之教,疾速洗脚,坐於一方。」


〔右〕毘舍佉尼。

 

一四


「见十八界苦,勿以再受生,断汝生有欲,寂静而游行。」


〔右〕须摩那(善意尼)。

 

[P.125] 一五


「摄身并摄语,更又须摄心,拔除渴爱根,清凉得安靖。」


〔右〕郁多罗尼。

 

一六


「老牟尼!汝快眠,布片法衣着,汝之贪欲熄,清凉得安靖。」


〔右〕老年出家之善意尼。

 

一七


「力衰凭杖拖鉢行,四肢战栗倒地上,见此肉身有患难,尔时我心得解脱。」


〔右〕达摩尼。

 

一八


「舍家我出家,舍儿与畜类,贪欲与瞋恚,无明总断舍,共拔渴爱根,寂静得安靖。」


〔右〕僧伽尼。

 

二偈集


一九


「难陀尼!抱病污且腐,观此合成身,置心於一处,以住於定念,观此不净想。

 

二〇


观无想,除憍慢心,由除憍慢心,寂静而游方。」


如是世尊教难陀式叉摩那常诵此偈。

 

二一


「此等七菩提,成就涅盘道,我应总修习,如佛之所示。

 

二二


我既见世尊,最後合成身,生死轮回断,我不再受生。」


(右)禅头尼。

 

[P.126] 二三


「善脱尼!善脱尼脱杵,不为打谷业,我夫作伞者,无有惭耻心,我釜时常空。

 

二四


我断贪瞋时,我行来树下,我言实快乐,安息静禅思。」


(右)名不详之一长老比丘尼。

 

二五


「我之卖身钱,其高价等及迦尸全国民,得到如此价,有价中无价。

 

二六


我於色相,起厌恶情,厌恶离欲,不更生死,不经轮回,证三种明,成就佛教。」


(右)阿达迦尸(半迦尸尼)。

 

二七


「我身病且瘦,体力至微弱,凭杖我登山。

 

二八


脱下僧伽梨,铁鉢伏於地,支身依磐石,得碎痴闇块。」


(右)支陀(心尼)。

 

二九


「年迈我力弱,纵然身痛苦,凭杖登山行。

 

三〇


脱下僧伽梨,铁鉢伏於地,坐於磐石上,我心得解脱,得达三种明,成就佛之教。」


(右)麦提迦(慈尼)。

 

[P.127] 三一


「白分又黑分,十四十五日,八日神变月,具足八支分,谨守布萨行,愿生天众间。

 

三二


剃头着僧衣,一日只一食,不愿生天众,已除胸苦闷。」


(右)密陀(友尼)。

 

三三


「我母!由足裹以上,由头顶以下,笃观此一身,不净且污臭。

 

三四


如斯以过日,除去诸贪欲,断除诸热恼,清凉得安靖。」


(右)阿巴耶玛陀(无畏母)尼。

 

三五


「无畏尼!凡夫执此身,脆弱不坚实,正知与正念,我将抛此身。

 

三六


我心悦精勤,由多苦法脱,渴爱果灭尽,成就佛之教。」


(右)阿婆耶(无畏)长老尼。

 

三七


「四次又五次,我脱精舍出,心不得安息,心不得统御。

 

三八


我於第八夜,除尽诸渴爱,喜悦为精勤,由多苦法脱,渴爱果灭尽,成就佛之教。」


(右)奢摩尼。

 

三偈集


三九


「出家二十五年间,我心未曾得和平,心之安息不得知,我心未能得统御。

 

[P.128] 四〇~四一


我忆胜者教,心中怀不安,今由苦法脱,渴爱果灭尽,成就佛之道,由渴爱枯尽,今为第七夜。」


(右)其他之奢摩尼。

 

四二


「四次又五次,我脱精舍出,心不得安息,心不得统御。

 

四三


我是信仰比丘尼,我赴彼前受教益,彼为我说五蕴法,十二处与十八界。

 

四四


我如受尼教,闻法我喜乐,浸润七日间,一度盘足坐,打碎痴闇块,八日我起坐。」


(右)乌达摩尼。

 

四五~四六


「七菩提分,成涅盘道,总如佛说,修习佛道,任望得此,空与无相,为佛生女,常乐涅盘。

 

四七


天界与人界,诸欲总断尽,生死绝轮回,今不再受生。」


(右)其他之乌达摩尼。

 

四八


「灵鹫山之上,日中为休息,我去河岸边,见象出水浴。

 

四九


人来取钩,欲钩象脚,象伸其脚,人骑其上。

 

五〇


不驯者驯,如人之意,依此入林,心住於定。」


(右)檀多尼。

 

五一


「乌毘利,汝唤『智瓦』女,汝於林中泣,我今且问汝,汝自应须知,同名智瓦者,八万四千人,墓所被荼毘,汝悼彼等谁?」

 

[P.129] 五二~五三


「我心沉忧虑,为除女儿忧,拔除难见箭,贮立我胸中。我今拔取箭,无欲身安靖,我向牟尼尊,归依佛法僧。」


(右)乌毘利尼。

 

五四


「王舍城中人,何为必悲伤,如食蜜止之,彼闻白净尼,宣说佛之教,何以无人听。

 

五五


有智慧之人,阻难得甘露,恰如路行人,欲得云之水。

 

五六


彼说白净法,离欲得安定,并败魔王军,持得最後身。」


(右)白净尼。

 

五七


「不出离世,独处何益?徒享欲乐,勿至後悔。

 

五八


诸欲如刀柱,诸蕴断头台,汝呼为欲乐,今不为我喜。

 

五九


喜悦随处排,打碎痴闇块,波旬!如是汝当知,恶者!汝为我所败。」


(右)世罗尼。

 

六〇


「世间唯诸仙,通得难解理,妇智二指量,不能达此理。

 

六一


内心得安住,智慧现前时,善观照法者,妇女又何关?

 

[P.130] 六二


喜悦随处排,打碎痴闇块,波旬!如是汝当知,恶者!汝为我所败。」


(右)苏摩尼。

 

四偈集


六三


「佛子嗣续者,迦叶心安住,彼知宿世居,天上与地狱。

 

六四


牟尼生死达灭尽,所作已办得上智,依此而得有三明,彼为三明婆罗门。

 

六五


跋提迦比罗尼尊,退死同等有三明,战败魔王及眷属,彼已持得最後身。

 

六六


见世有患难,我等同出家,漏尽得统御,清凉且安靖。」


(右)跋提迦比罗尼。

 

五偈集


六七~六八


「我自出家来,二十五年间,一弹指间亦,不得心和平、心不得安息,充满诸贪欲,展腕空泣叫,我来入精舍。

 

六九


信仰比丘尼,我亲赴其处,彼为我说法,五蕴十二处,十八界之法,使我得解脱。

 

七〇


闻彼尼佛法,入於一面坐,我知宿世居,已得净天眼。

 

[P.131] 七一


智慧知他心,耳界已清净,已证得神足,诸漏达灭尽,证此六神通,是佛教之果。」


(右)名不详之一比丘尼。

 

七二


「我执着美貌,运誉使目眩,我恃己年少,眼下视他人。

 

七三


愚人语麤野,且以巧装饰,娼家门前立,张网如猎夫。

 

七四


秘密露多饰,故意使人见,嘲弄数多人,样样行幻术。

 

七五


我今已剃头,衣被僧伽梨,托鉢出巡回,树下得无寻。

 

七六


天界与人界,诸轭总共断,诸漏此已尽,清凉得安静。」


(右)游女毘摩罗(无垢尼)。

 

七七


「思惟不正,欲贪所恼,心地散乱,所思不成。

 

七八


安乐想所牵,贪欲心所虏,烦恼皆充满,不得心平静。

 

七九


皮肤黄瘦色又丑,到处徘徊七年间,我为烦恼苦之甚,昼夜不能得安乐。

 

八〇


取绳入森林,不再行俗事,此处我缢首,对我为相宜。

 

八一


将绳挂树枝,造一坚吊索,投首入索中,尔时心解脱。」


[P.132] (右)耆婆(狮子尼)。

 

八二


「难陀尼!抱病污且腐,见此合成身,置心於一处,使心住定念,观身不净想。

 

八三


此身如彼身,彼亦同於此,呼吸腐恶臭,凡愚以为喜。

 

八四


昼夜不倦,观察此身,依己智慧,见生厌恶。

 

八五


我以精勤,正念访调,此身内外,如实见尽。

 

八六


由此我厌身,内心亦离欲,精勤无系缚,寂静得平安。」


(右)难陀尼。

 

八七


「我拜火神,日月诸天,我赴河岸,入於水中。

 

八八


固执禁戒,我头半剃,地上卧牀,昼夜不食。

 

八九


我喜装饰,水浴按摩,欲贪所累,爱宠此身。

 

九〇


我起信心,出家得度,见如实身,欲贪断尽。

 

九一


一切生有断,欲念愿望断,一总解缠缚,内心达安静。」


(右)难陀郁陀罗长老尼。

 

九二


「以信心出家,去家无家身,利得欲尊敬,到处为徘徊。

 

[P.133] 九三


舍最上利益,我走卑下利,为烦恼所虏,不乐沙门道。

 

九四


我坐精舍中,心中生不安,为渴爱所缚,不断踏邪道。

 

九五


我之寿命短,老病亦此害,不应时懒惰,不久此身坏。

 

九六


如实为观察,诸蕴之起灭,我心得解脱,了行佛之教。」


(右)密陀迦利尼。

 

九七


「我续住在家,闻比丘说法,得见离尘法,涅盘不灭道。

 

九八


儿女财谷,一切舍去,剃发得度,为无家身。

 

九九


式叉摩那,履修直道,破贪瞋欲,并弃烦恼。

 

一〇〇


受具足戒,成比丘尼,忆起前世,我净天眼,能除垢秽,善为修练。

 

一〇一


诸行败坏质,无我因缘生,弃除诸烦恼,清凉得安靖。」


(右)奢拘梨尼。

 

一〇二


「合成之色身,我产十人儿,力弱我老朽,比丘尼前行。

 

一〇三


尼为我说法,五蕴十二处,更说十八界,闻法我出家。

 

一〇四


式叉摩那行,我得净天眼,我知宿世住,如前自住处。

 

[P.134] 一〇五


置心於一处,以住於善定,而观无相念,即时得解脱,安靖无取着。

 

一〇六


知悉此五蕴,断欲知根本,我体生坚固,无有欲念者,我不再受生。」


(右)输那尼。

 

一〇七


「我昔曾断发,身唯着一衣,依垢秽徘徊,无过思有过,有过见无过。

 

一〇八


灵鹫山之上,日中休息还,见离垢秽佛,比丘众随侍。

 

一〇九


我为跪拜礼,合掌至真前,世尊向我说:『善来、跋提』,为我授具戒。

 

一一〇

鸯伽摩揭陀,跋耆与迦尸,以及拘萨罗,往来之惯所,


十有五年间,我不负所托,我食诸信施,精勤修佛道。

 

一一一


脱出诸结节,法衣施跋提,智慧优婆塞,多积诸善业。」


(右)原尼乾子之徒跋提尼。

 

一一二


「以锹耕田,地上种植,养育妻子,青年得财。

 

一一三


我严持戒法,力行佛教者,无怠无调戏,何未证涅盘?

 

一一四


洗脚水映姿,水落低处流,依此调心定,如调善良马。

 

[P.135] 一一五


尔後携灯火,我入精舍内,举灯见卧具,坐於卧牀上。

 

一一六


我复取针,拨下灯心,灯火熄灭,我心解脱。」


(右)波罗遮那尼。

 

一一七


「男子取杵,舂打谷物,养育妻子,以贮财富。

 

一一八


行佛之教,行之不悔,速速洗脚,坐於一方,心得安息,力佛教行。

 

一一九


彼等闻波罗遮那,说此教语,洗脚已而,坐於一面,心得安息,力行佛教。

 

一二〇


夜之初分,忆宿世生,夜之中分,得净天眼,夜之後分,碎痴闇块。

 

一二一


起座礼(长老尼)足下,我行汝所教,如三十诸天,敬拜天帝释,敬尼以渡时,无漏达三明。」


(右)此等三十人长老尼於波罗遮那尼前述其所知。

 

一二二


「我先贫无夫,无儿亦无女,无友亦无亲,亦不得衣食。

 

一二三


我携鉢与杖,沿家为乞食,徘徊七年间,为寒热所恼。

 

一二四


我见比丘尼,乞食得饮食,近前为礼曰,愿度我出家。

 

[P.136] 一二五


波罗遮那尼,彼垂大慈悲,教我使得度,励行最上道。

 

一二六


我闻彼之语,随诫力修成,大姊教不空,无漏得三明。」


(右)旃陀(月尼)。

 

六偈集


一二七


「来者去者,汝不知道,由何处来,吾子!悲泣。

 

一二八


来而又去,不知此道,勿为此忧,此是生法。

 

一二九


不愿彼处来,不许此处去,由何处而来,少时住後去。

 

一三〇


此处一形去,彼处他形来,生死人间态,一总往轮回,去时如来时,更有何悲哀。

 

一三一


难见刺胸,箭我以拔,见子沉忧,我为拂忧。

 

一三二


今日我拔箭,安靖无欲爱,归命佛法僧,归命大牟尼。」


(右)波罗遮那尼弟子五百尼。

 

一三三


「我为子忧闷,心狂思想乱,裸身披乱发,到处我徘徊。

 

一三四


尘塚与墓所,街路与大道,徘徊三年间,饥渴所烦恼。

 

[P.137] 一三五


偶见善逝佛,来至弥絺罗,为调不调者,无畏正觉者。

 

一三六


我得平常心,我礼拜着座,瞿昙垂慈念,为我说佛法。

 

一三七


闻法我得度,我为无家身,随励师之语,安稳证涅盘。

 

一三八


舍断一切忧,此处应完成,应知一切忧,依因以生本。」


(右)婆斯搋尼。

 

一三九


「年少汝姿美,我亦为少壮,来,忏摩!我等娱五乐。」

 

一四〇


「持病易破碎,为此腐臭身,而是为恼累,我根绝欲爱。

 

一四一


诸欲如刃柱,诸蕴断头台,汝呼为欲乐,今不为我喜。

 

一四二


喜悦随处弃,打碎痴闇块,波旬!如是汝当知,恶者!汝为我所败。

 

一四三


崇拜诸星宿,森林祭火天,如实愚无知,不净思为净,误也。

 

一四四


我礼正觉者,人中最上者,我随师之教,脱一切苦恼。」


(右)忏摩尼。

 

一四五


「着饰着善衣,涂香悬华鬘,覆身以璎珞,婢女群环侍。

 

一四六


饮食携不少,硬食与软食,由家出外去,入来游园中。

 

[P.138] 一四七


其处戏乐後,续行还己家,行入妙树多,安闍那林舍。

 

一四八


彼处见〔世界〕光佛,近前而礼拜,有眼者垂慈,为我说佛法。

 

一四九


闻大仙说法,我得悟真理,即处离尘法,得触甘露道。

 

一五〇


得度了正法,我为无家身,得达三种明,佛之教不空。」


(右)须奢陀(善生尼)。

 

一五一


「我之家世高,宝多又丰财,摩伽长者女,眉目我形好。

 

一五二、一五三


王子等愿望,长者子等求,〔彼等并修书〕,送交我父云:『阿奴波摩女与我,此女阿奴波摩,八倍之重金,珠宝我与汝』。

 

一五四


我见世界主,无上正觉者,我礼佛之足,而退坐一面。

 

一五五


瞿昙垂慈悲,为我说诸法,其着原座时,我得第三(不还)果。

 

一五六


断发我得度,成为无家身,由渴爱枯尽,今日第七日。」


(右)阿奴波摩尼。

 

一五七


「佛於所有生类中,觉者勇者最上者,我与数多诸人人,脱除苦恼齐归命。

 

一五八


知悉诸苦恼,调竭渴爱因,修圣八支道,无漏证寂灭。

 

[P.139] 一五九


昔日为母子,亦或为父兄,或为我祖母,如实我不知,不见安住地,以故入轮回。

 

一六〇


我今见世尊,此我最後身,生生断轮回,今我不再生。

 

一六一


发愤努力且专心,常行勇猛为精进,见此和合佛弟子,勤向诸佛为礼拜。

 

一六二


摩耶夫人生瞿昙,实为众生得利益,世间病死所击者,排除五蕴得自在。」


(右)摩诃波闍波提瞿昙弥。

 

一六三


「笈多!汝为解脱益,弃儿而出家,利益日增长,心勿为所囚。

 

一六四


有情为心欺,魔王国土乐,此无智慧者,多生经轮回。

 

一六五


欲爱与瞋恚,身见戒禁取,第五为疑惑。

 

一六六


出家比丘尼,弃此五种见,五种下分结,不再来此处。

 

一六七


贪慢无明除,结缚掉举破,汝之苦恼尽。

 

一六八


排除生死轮,应知须转生,离去现生欲,安静为游方。」


(右)笈多尼。

 

一六九


「四次及五次,我从精舍出,心不得安息,心不得统御。

 

一七〇


我近忏摩尼,恭问解脱道,尼为我说法,五蕴十二处,乃至十八界。

 

[P.140] 一七一


并说四圣谛,五根与五力,七支八支道,得最上利益。

 

一七二


我闻尼之语,力行其教导,於夜之初分,我得忆前生。

 

一七三


於夜之中分,我得净天眼,於夜之後分,得碎痴闇块。

 

一七四


包身以喜乐,我为盘足住,殆至第七日,痴闇块已碎,於是伸两足,我由定中出。」


(右)毘兰耶尼。

 

七偈集


一七五


〔波罗遮那尼曰:〕「男子取杵,舂打谷物,男子养妻,以贮财富。

 

一七六


力行不悔,勤佛之教,疾速洗脚,坐於一面。

 

一七七


心安一境,坐据禅定,不为自己,乃为他人,观察诸行。」

 

一七八


〔郁多罗尼:〕「波罗遮那尼,我闻彼语教,疾速我洗脚,一面坐近前。

 

一七九


於夜之初分,我得忆前生,於夜之中分,我得净天眼。

 

一八〇


於夜之後分,我碎痴闇块,如此得三明,达成汝之教。

 

一八一


三十诸天之克战,犹如敬畏帝释天,敬汝唯是时光过,我为三明无漏人。」


(右)郁多罗尼。

 

[P.141] 一八二


〔尼:〕「比丘尼众,习练诸根,树立正念,息灭诸行,心得安静,安乐涅盘」。

 

一八三


〔魔:〕「剃头汝奉谁,见如沙门尼,非喜外道教,何故你愚人,在此迷惑耶?」

 

一八四


〔尼:〕「佛教外之教,多为据邪见,彼等不知法,亦不为法巧。

 

一八五


释迦族出生,是佛无比伦,佛为我等说,超越诸见法。

 

一八六


苦与苦之生,苦与苦超越,达苦之息灭,八支有尊道。

 

一八七


我闻佛之语,喜教过时光,达得三明智,成就佛之教。

 

一八八


断一切喜悦,打碎痴闇块,波旬!如是汝当知,安达迦破坏者,汝为我所败。」


(右)遮罗尼。

 

一八九


〔尼:〕「正念有正眼,习练汝诸根,比丘尼上尊,踏行安静道(涅盘)。」

 

一九〇


〔魔:〕「何故汝不喜,生者享诸欲,欲乐须享受,勿至生後悔。」

 

一九一


〔尼:〕「生者必有死,切断手与足,被缚杀之惨,生者活受苦。

 

一九二


释迦族之生,无战败佛在,此尊为我说,生起超脱法。

 

一九三


苦与苦之生,苦与苦超越,达苦之息灭,八支为尊道。

 

一九四


我闻佛之语,喜教过时光,达得三明智,成就佛之教。

 

[P.142] 一九五


断一切喜悦,打碎痴闇块,波旬!如是汝当知,汝为我所败。」


(右)优波遮罗尼。

 

八偈集


一九六


「具戒比丘尼,善摄己诸根,无过滋味丰,成就安静道。」

 

一九七


〔魔曰:〕「忉利天与夜摩天,兜率诸天化乐天,他化自在诸天众,汝曾住在此诸天,此等诸天据汝心。」

 

一九八~一九九


〔尼:〕「忉利天与夜摩天,兜率诸天化乐天,他化自在诸天众,彼等由生而转生,常以己身为尊重,流浪生死难超身。

 

二〇〇


世总如放火,世总扩燃烧,世总举烦焰,世总为震憾。

 

二〇一


圣贤之士,踏行正法,不被震撼,无与伦比,佛说此教,我心欢喜。

 

二〇二


我等闻佛语,喜教过时光,达得三明智,成就佛之教。

 

二〇三


断一切喜悦,打碎痴闇块,波旬!如是汝当知,汝被我所败。」


(右)尸罗婆遮罗尼。

 

九偈集


二〇四


〔母曰:〕「瓦达!汝已出家,勿有爱着。吾子!勿再再有,勿受苦恼。

 

[P.143] 五〇五


瓦达无欲断疑念,调御达清凉,无漏寂默士,安乐送时光。

 

二〇六


得佛知见,除尽苦恼,诸仙行道,瓦达!汝应修习。」

 

二〇七


〔瓦达长老曰:〕「我母!汝充满确信,语吾此事由,吾思汝身内,已无爱着耶?」

 

二〇八


〔母:〕「瓦达!诸迁流之法,有卑高中分,微尘或微量,我均无爱着。

 

二〇九


精勤於禅思,我总漏惑尽,成就三明智,达佛所教果。」

 

二一〇


〔长老曰:〕「母施大刺针,对我施教法,第一义谛颂,如他慈悲者。

 

二一一


闻母之诫语,我心达安稳,思惟正感激。

 

二一二


专心於正勤,昼夜无懈怠,为母之勉励,最上成安息。」


(右)瓦达长老之母。

 

十一偈集


二一三


「牟尼示世人,有良友者福,亲近良友者,愚者成贤人。

 

二一四


亲善人者,增长智慧,亲善人者,可免苦恼。

 

二一五


四种之圣谛,苦与苦生起,灭苦八支道,学道必应知。

 

[P.144] 二一六


生为妇女苦,调御丈夫曰,有夫亦为苦,有者生产儿。

 

二一七


弱身自割喉,亦有服毒者,入胎儿杀母,母子两俱亡。

 

二一八


一旦产期近,产妇路上行,见夫死路上,产儿还家中。

 

二一九


有二儿子死,夫亦倒路上,惨苦之妇女,母父兄合葬,火葬堆中烧。

 

二二〇


贫妇!一家归亡灭,汝逢无限苦,汝亦几千次,不断死转生。

 

二二一


汝於墓所中,见儿肉被食,夫死家亡灭,总为人嘲弄,恰於此时中,不死成涅盘。

 

二二二


我有圣八支,修习不死道,成就法涅盘,见不灭法镜。

 

二二三


我折三毒箭,卸去沉重担,应作者已作。」


翅舍憍答弥长老尼以解脱之心唱此偈。


(右)翅舍憍答弥尼。

 

十二偈集


二二四


「我等母与女,共同侍一夫,此事未曾有,身毛皆竖立。

 

二二五


我等母与女,同为一人妻,此事可咒诅,污秽不净欲,臭恶荆棘多。

 

[P.145] 二二六


诸欲见患难,出离坚固人,彼女王舍城,出家身得度。

 

二二七


知宿世所住,得获净天眼,智慧知他心,耳界得清净。

 

二二八、二二九


我得神足智,已达漏尽智,实证六神通,成就佛之教。我以神通力,化成四马车,有荣世间主,我礼佛之足。」

 

二三〇


〔魔王:〕「一面头戴花,汝独立树下,无有第二人,少妇!汝不恐诱惑。」

 

二三一


〔尼:〕「百千诱惑者,如是一时来,我一毛不动,魔王汝一人得何为。

 

二三二


此我将消失,或入汝腹中,立於两眉间,我立汝不见。

 

二三三


我心已克服,修得四神足,实证六神通,成就佛之教。

 

二三四


如诸欲刃柱,诸蕴断头台,汝呼之欲乐,此为我不喜。

 

二三五


喜悦随处排,打碎痴闇块,波旬!如是汝当知,恶者!汝被我所败。」


(右)乌婆罗万那(莲华色尼)。

 

[P.146] 十六偈集


二三六


〔尼:〕「我为搬水女,寒天常入水,恐为大姊鞭,恐惧其怒语。

 

二三七


婆罗门,汝曾恐惧谁,汝常试入水,手足皆战栗,严寒须堪忍。」

 

二三八


〔婆罗门曰:〕「尊者芬尼迦!汝行吾善业,汝知阻恶业,而且还问我。

 

二三九


无论老少人,如行邪恶业,彼以水净身,可以脱邪业。」

 

二四〇


〔尼曰:〕「汝何无智者,汝为无智语,以水能净身,脱去诸邪业,如是之说教。

 

二四一


如是蛙与鱼,总上生天界,又如龙与鳄,游泳池水中。

 

二四二


屠羊者与屠猪者,捕鱼者与猎鹿者,盗贼刑人作恶者,彼等以水虽净身,邪恶之业不得脱。

 

二四三


此等诸水可运去,汝前世所造罪业,则汝福业亦运去,汝成无有罪福身。

 

二四四


婆罗门,汝常恐入水,如此汝勿作,以汝之皮肤,寒威将侵害。」

 

二四五


〔婆罗门曰:〕「我踏行曲道,尊示我正途,尊者此水净,我施汝衣服。」

 

二四六


〔尼曰:〕「衣服汝物,我不欲受,若汝恐苦,汝即厌苦。

 

[P.147] 二四七


於公於私,勿作邪业,若作邪业。

 

二四八


汝虽知逃,无脱苦道,若汝恐苦,汝即厌苦。

 

二四九


归依於佛,於法与僧,为汝护戒,为汝利益。」

 

二五〇


〔婆罗门曰:〕「归依於佛,於法与僧,为我护戒,为我利益。

 

二五一


先为婆罗门亲族,今为真实婆罗门,逮得三明有智慧,为闻经者净行者。」


(右)芬尼迦尼。

 

二十偈集


二五二


「毛发黑如蜜蜂色,尖端虽以种卷缩,老来犹如麻树皮,真实语者不相违。

 

二五三


我头犹如香匣香,虽以种种花充满,老来发出兔毛臭,真实语者不相违。

 

二五四


茂如树林善植付,栉针样样饰尖端,老来处处秃不见,真实语者不相违。

 

[P.148] 二五五


黑香发束黄金饰,编组发辫甚佳美,老来头部均已秃,真实语者不相违。

 

二五六


我之眉毛画师巧,描绘如画美若弯,老来眉尾皱垂下,真实语者不相违。

 

二五七


我眼犹如摩尼珠,绀色光大有爱媚,老来坏眼闇无光,真实语者不相违。

 

二五八


我年少时鼻柔高,端正垂直美均匀,老来恰如火炙过,真实语者不相违。

 

二五九


我之耳朵善配合,美如腕环色白润,老来皮皱软下垂,真实语者不相违。

 

二六〇


我齿先如芭蕉芽,洁白光润美如见,老来脱落麦黄色,真实语者不相违。

 

二六一


密林之中往来者,甘美声如拘耆罗(杜鹃),老来处处声中断,真实语者不相违。

 

二六二


我颈先时常光磨,光滑圆润如螺贝,而今老来有折曲,真实语者不相违。

 

[P.149] 二六三


我之两腕圆如闩,曲直伸缩甚美观,老来犹如波吒梨(枯树花),真实语者不相违。

 

二六四


我手先前柔且滑,正如以金高装饰,老来犹如树根干,真实语者不相违。

 

二六五


我二乳房实胀圆,配合均匀满向上,今已松垂如水鞴,真实语者不相违。

 

二六六


我身昔如黄金板,紫磨金色甚美观,今为细皱掩体上,真实语者不相违。

 

二六七


我两股昔如象鼻,〔修长直立不弯曲〕,而今恰似竹与苇,真实语者不相违。

 

二六八


我之两脚手且直,黄金脚环以为饰,老来犹如胡麻干,真实语者不相违。

 

二六九


两脚之趾昔绵满,着履之时甚美观,而今老来颤且皱,真实语者不相违。

 

[P.150] 二七〇


我之合成身如是,老衰之时有众苦,涂料剥落如古舍,真实语者不相违。」


(右)庵婆波利尼。

 

二七一


〔婆罗门:〕「尊者汝睡时,呼我为沙门,醒来呼沙门,汝称扬沙门,汝为沙门尼。

 

二七二


食物与饮物,以施於沙门,罗奚尼!我今且问汝,何由爱沙门?

 

二七三


沙门厌作业,懒惰依他活,贪欲好甘旨,何由爱沙门?」

 

二七四


〔罗奚尼:〕「我父汝已久,问我沙门事,彼等有智慧,且具有戒德,勇猛精进说。

 

二七五


彼等喜作业,胜业不懒惰,舍贪欲瞋恚,依此爱沙门。

 

二七六


清净作为者,根断三恶业,彼舍诸邪业,依此爱沙门。

 

二七七


彼等身业清,语业亦同然,彼等意业清,依此爱沙门。

 

二七八


内外离尘垢,清净如真珠,充满洁白法,依此爱沙门。

 

二七九


保法多所闻,尊贵依法活,善说法与利,依此爱沙门。

 

二八〇


保法多所闻,尊贵依法活,心据一顶点,依此爱沙门。

 

二八一


远行入林间,修行有正念,诵念诸神咒,内心不浮虚,知苦恼极际,依此爱沙门。

 

二八二


若以去村里,何物无贪顾,无贪出游行,依此爱沙门。

 

[P.151] 二八三


彼於仓瓶笼,不藏自己物,既为求调理,依此爱沙门。

 

二八四


彼不受货币,金银皆不取,只依现在活,依此爱沙门。

 

二八五


依多种出家,又由各方来,得度相亲和,依此爱沙门。」

 

二八六


〔婆罗门曰:〕「罗奚尼!汝为我等利,生於此家中,信仰佛法僧,强心为恭敬。

 

二八七


汝知无上福田故,此等沙门我布施,我等诚心行布施,当设丰大之施物。」

 

二八八


〔罗奚尼曰:〕「汝若恐苦,汝若厌苦,佛与法僧,汝应归依,护持五戒,为汝利益。」

 

二八九


〔婆罗门曰:〕「归依於佛,归依法僧,护持五戒,为我利益。

 

二九〇


先为婆罗门亲族,今後真实婆罗门,逮得三明有智慧,为闻经者净行者。」


(右)罗奚尼尼。

 

二九一


〔遮波尼之原夫优波迦曰:〕「吾曾执杖为道者,今为山中狩猎夫,不免爱欲淤泥怖,未能善为到彼岸。

 

二九二


吾曾恋遮波,思惟彼戏儿。断彼之系缚,吾今再出家。」

 

二九三


〔遮波曰:〕「大雄勿怒我,牟尼勿怒我,为怒所障者,不净多苦行。」

 

[P.152] 二九四


〔优波迦曰:〕「吾离那罗村,谁住此那罗,女人之形相,系缚活沙门。」

 

二九五


〔遮波曰:〕「迦罗(优波迦之名),汝回去,如昔享诸欲,我与我亲族,共同推服汝。」

 

二九六


〔优波迦曰:〕「汝对吾所语,只有四分一,若果有事实,对汝执心人,此为一大事。」

 

二九七~二九八


〔遮波曰:〕「迦罗!如在冈顶上,枝繁花蔓树,花开如石榴,岛中波吒梨,四肢涂檀香,身着迦尸衣,如斯美姿容,如何汝舍去。

 

二九九


恰似一花朵,欲系止飞鸟,汝以魅惑姿,不能以系吾。」

 

三〇〇


〔遮波曰:〕「迦罗!幼儿之果实,汝为设计者,我为生儿子,如何汝舍去?」

 

三〇一


〔优波迦曰:〕「智慧之人先舍儿,继舍亲族与财产,如同象断系缚索,大雄之人能出家。」

 

三〇二


〔遮波曰:〕「今我杖此儿,以刃倒地上,汝以忧儿心,汝可不离去。」

 

三〇三


〔优波迦曰:〕「舍儿与野干(狐),或为野犬噬,汝为产儿妇,我心再不还。」

 

[P.153] 三〇四


〔遮波曰:〕「迦罗!我祝汝有幸,汝将赴何处,将赴何村邑,都会与王城。」

 

三〇五


「昔有群众导引者,想非沙门而沙门,由村而至村,经历都会与王城。

 

三〇六


尼连禅河边,牟尼佛世尊,舍去诸苦恼,说法为有情。吾赴师之前,礼佛为吾师。」

 

三〇七


〔遮波曰:〕「汝今可为我,传礼无上尊,汝行右绕礼,奉献诸施物。」

 

三〇八


〔优波迦:〕「吾如汝所语,吾等同受益,吾今可为汝,传礼佛世尊,吾行右绕礼,奉献诸施物。」

 

三〇九


由此迦罗向尼连禅河畔,去见正觉者说甘露道。

 

三一〇


苦与苦生起,苦之得超越,苦之达息灭,八支为尊道。

 

三一一


礼佛之足,行右绕礼,彼为遮波,表示敬意,闻佛说法,出家得度,达三明智,成佛之教。


(右)遮波尼。

 

三一二


〔婆罗门曰:〕「妇女!汝於往昔,多噉死儿,无昼无夜,神思恼乱。

 

三一三


婆罗门妇,汝今己噉,七人之儿,婆斯[敖/力],何故汝为忧思所恼?」

 

三一四


〔婆斯[敖/力]曰:〕「婆罗门!过去生生,我与汝共,噉数百儿,数百亲族。

 

三一五


我由生死,知出离道,我不忧泣,亦无思恼。」

 

[P.154] 三一六


〔婆罗门曰:〕「婆斯[敖/力]!汝发如是,稀有之语,悟何人法,发如是声。」

 

三一七


〔婆斯[敖/力]曰:〕「婆罗门,此正觉者,近弥絺罗,为有情等,说舍苦法。

 

三一八


婆罗门!我闻阿罗汉(佛),说无生质法,即处悟正法,除去爱儿忧。

 

三一九


吾往弥絺罗,亦欲赴都边,吾望佛世尊,为我脱苦恼。

 

三二〇


如是婆罗门,见无生质佛,牟尼解脱尊,为说彼岸法。

 

三二一


苦与苦生起,苦之得超越,苦之达息灭,八支为尊道。

 

三二二


善生婆罗门,即处悟正法,迅速快出家,三夜达三明。」

 

三二三


〔婆罗门曰:〕「善来,御者!汝以马车疾速行,还至婆罗门妇家,汝告善生今出家,三夜得达三明智。」

 

三二四


御者马车携千金,给与婆罗门之妇,告语婆罗门健事,善生婆罗门出家,三夜得达三明智。

 

三二五


〔婆罗门妇曰:〕「御者!我知婆罗门,现已达三明,马车与千金,赠汝为礼物。」

 

三二六


〔御者曰:〕「婆罗门妇!马车与千金,同为汝之物,胜智佛之前,我亦欲出家。」

 

[P.155] 三二七


〔婆罗门妇曰:〕「象牛马值贵,摩尼珠耳环,舍家之宝物,汝父已出家。孙陀利,汝应享有富,汝为嗣续者。」

 

三二八


〔孙陀利曰:〕「舍弃家中物,象牛马珠环。父为儿忧累,归佛去出家。兄弟为忧累,我亦欲出家。」

 

三二九


〔婆罗门曰:〕「孙陀利!汝愿志成就,门边立受食,抟食与遗穗,衣着粪扫衣,此等受用者,来世无烦恼。」

 

三三〇


〔孙陀利对尼师曰:〕「大姊,我为式叉摩那,我得清净天眼,我曾依照住,我知宿世住居。

 

三三一


尊贵妇人,长老尼众!依汝而学,我达三明,成佛之教。

 

三三二


大姊,请汝许我,赴舍卫城,於佛尊前,作师子吼。」

 

三三三


〔长老尼曰:〕「孙陀利!汝见黄金肌师,无调御调御者,何物亦无恐惧,彼为正等觉者。」

 

三三四


〔尼曰:〕「得解脱无生质,离欲染解连结,所作成办已了,无漏孙陀利来。

 

三三五


由波罗奈出,我来汝之前,大雄尊!弟子孙陀利,亲礼师之足。

 

三三六


汝佛汝师婆罗门,我为汝之女弟子,由汝口生为实子,所作已了成无漏。」

 

[P.156] 三三七


〔佛曰:〕「善女汝可来,汝来无不可,礼师得调柔,解结离欲染,所作今已了,漏尽如是来。」


(右)孙陀利尼。

 

三三八


「年少缠清衣,我曾听佛法,我以精勤故,理解四真谛。

 

三三九


我对诸欲乐,起大厌恶念,己身见恐惧,唯愿速出离。

 

三四〇


我离亲族群,奴仆作务者,舍丰乐村邑,田舘与家财,一切皆放掷,於是我出家。

 

三四一


善说於正法,由此起信心,我已於出家,何物更希求?金银既舍去,我取不相宜。

 

三四二


金银非菩提,亦非为寂静,沙门还适此,应非尊此财。

 

三四三


贪欲醉狂与愚痴,增长尘埃有疑惑,必有大困苦也,不坚固不能确立。

 

三四四


乐此而放心,污心诸众人,互相为反抗,互相为嘲骂。

 

三四五


捕缚与杀害,穷困损财悲,溺於诸欲者,见有大灾祸。

 

三四六


此我亲族与仇敌,何故为此诸欲缚,我今出家舍诸欲,见此诸欲知畏怖。

 

[P.157] 三四七


黄金不能断诸漏,诸欲非亲杀害者,如同仇敌与弓矢,终必感受系灾狱。

 

三四八


亲族仇敌,诸欲缚我,出家剃头,衣僧伽梨。

 

三四九


我於门边立,穿着粪扫衣,受抟食遗穗,我以最为宜,此为出家者,生活所要品。

 

三五〇


天上人界物,如是等诸欲,天仙之所舍,大仙安稳成解脱,彼等不动得安乐。

 

三五一


诸欲之上无救护,我今对此不追求,诸欲仇敌杀害者,众苦烧身大火聚。

 

三五二


有障害怖畏,有荆棘苦患,爱着不平等,倾向大愚痴。

 

三五三


诸欲如蛇首,危难恐怖相,愚昧眼昏花,凡夫却喜此。

 

三五四


於世竟无智,陷诸欲淤泥,生死不知果,如此者甚多。

 

三五五


诸欲为因,赴恶趣道,齎己病苦,多人步入。

 

三五六


如是对诸欲,应当生敌意,世俗之快乐,苦患染污者,我等被束缚,为死所缚者。

 

三五七


诸欲肆颠狂,诱惑骚乱心,有情为染污,魔王疾张网。

 

[P.158] 三五八


诸欲无限有灾祸,苦多毒大乏甘味。时起争斗多损伤,有害人之清白面。

 

三五九


此我如是,灭诸欲因,常喜涅盘,再不还来。

 

三六〇


我求清凉身,我与诸欲战,断去诸结缚,精勤过时光。

 

三六一


无忧离尘垢,安稳且方直,随行八圣道,大仙渡瀑流。

 

三六二


安立此正法,无着铁工女,请见须婆!彼女近树下,而作禅思惟。

 

三六三


出家至今第八日,获得正法有信心,莲华色尼为指导,我得三明克死生。

 

三六四


此比丘尼自由身,修练诸根不负债,解除所有诸缠结,作了应作无烦恼。

 

三六五


生类长者帝释天,彼以神通共天人,铁工之女须婆尼,诸天来此礼彼女。」


(右)铁工之女须婆尼。

 

三十偈集


三六六


乐耆婆医,赴奄罗林,耆婆比丘尼,好色汉遮道,须婆告彼云:

 

三六七


「汝当道而立,我汝有何过,出家之女人,男子不宜触。

 

[P.159] 三六八


我於师尊教,善逝说戒学,清净无系着,何故汝遮我?

 

三六九


心浊有尘垢,无浊无尘秽,处处心解脱,何故汝遮我?」

 

三七〇


〔男子曰:〕「年少胜容色,出家有何益,舍脱袈裟衣,汝来,林中娱花开。

 

三七一


生如花之尘,树树普摇香,初春乐时季,汝来,林中娱花开。

 

三七二


树树冠着花,风摇发骚音,一人入林间,汝竟有何乐。

 

三七三


猛兽群出没,狂象尘狼籍,无人多恐怖,而汝无伴入。

 

三七四


汝如黄金像,奢达罗达园,逍遥如天女,美丽无比类。美妇!迦尸国产衣,细輭美丽服,汝见多美丽。

 

三七五


汝若住林中,我为汝从仆,紧那罗女之柔眼妇,我爱生类中,尚无胜汝者。

 

三七六


汝若从我语,汝将得安乐,汝来,行在家生活,住风凉楼阁,妇女等奉侍。

 

[P.160] 三七七


迦师国产衣,着细輭之服,华鬘彩料饰,黄金摩尼珠,数多装严具,我将为汝作。

 

三七八


善洗尘垢去,汝卧美覆具,上被与敷具,皆为新展布,饰以旃檀材,高价树精香,汝外卧牀上。

 

三七九


譬如青莲华,既於由水出,(夜叉与罗刹),非人之守护,如斯诸女人,同为梵行者,未用己肢体,即已至老迈。」

 

三八〇


〔尼曰:〕「死屍满墓地,此身败坏质,汝以丧心见。此处为何事,能知汝之教?」

 

三八一


〔男子曰:〕「汝眼犹如山牝鹿,又如紧那罗女眸,我见汝目心欢喜,愈益增长欲乐情。

 

三八二


汝颜恰似青莲顶,清净无垢似黄金,我见汝眼心欢喜,愈益增长欲乐情。

 

三八三


汝纵离我而远去,思汝清眼长睫毛,紧那罗女柔眼者,我由汝眼更生爱。」

 

三八四


〔尼曰:〕「汝惑佛之尼弟子,欲望行此无道事,如求明月为玩具,如望横跨须弥山。

 

[P.161] 三八五


於人天两界,我不起贪欲,我对诸欲爱,不知为何物,为此圣道故,根本已断除。

 

三八六


譬如燃烧物,投入炭火坑,面前置毒器,我对诸欲爱,不知是何物,为此圣道故,根本已断除。

 

三八七


五蕴未省察,尚未仕师者,汝诱惑是人,将为识者恼。

 

三八八


骂詈礼敬苦与乐,我以正念为安立,我知不净有为法,我心一切处无污。

 

三八九


我为善逝弟子尼,乘行八支道乘物,拔烦恼箭成无漏,我入空屋以为乐。

 

三九〇


我制木傀儡,彩色美见新,以丝与串缚,种种为舞蹈。

 

三九一


拔取线与串,解散为部分,及至无迹时,何物可留意。

 

三九二


身喻为傀儡,对我生智慧,如无此等法,此身即不存,无法身不存,何物可留意。

 

[P.162] 三九三


犹如雄黄涂彩壁,汝见形影彩壁物,此处汝有颠倒见,不要人间之智慧。

 

三九四


面前所现如幻影,如同梦中黄金树,作观物像众人中,汝追虚物闇愚者。

 

三九五


置眼树洞中,如树脂团块,中部泡状物,带泪有眼眦,此处生眼珠,多种与多样。」

 

三九六


眉目美如画,而心无执着,须婆刨己眼,心不起爱着,汝可持眼去,即时与彼人。

 

三九七


男对女尼爱着情,即时失灭行忏悔:「汝梵行者有祥福,如是之事再不为。

 

三九八


如是害人,如抱点火,如捆毒蛇,我为祥福,请汝恕我。」

 

三九九


如是女尼脱彼人,来至最胜觉者前,见胜善业所生相,尼之眼目复旧观。


(右)耆婆(医)之庵罗林中耆婆尼。

 

四十四偈集


四〇〇


大地之精名拘苏摩都城,於波吒梨子,释迦族出生,二人有德尼。

 

[P.163] 四〇一


其一人伊西达西,第二菩提长老尼,具有戒德乐禅虑,拂除烦恼且多闻。

 

四〇二


彼等巡托鉢,饭食讫洗鉢,安坐无人所,二人相语事。

 

四〇三


〔菩提尼〕曰:「大姊伊西达西,汝之眉目美,年龄尚未朽,认有何之过,倾心向出离?」

 

四〇四


「此伊西达西,说法不善巧,菩提尼汝听,我说出家由。

 

四〇五


郁禅尼胜都,我父具德行,彼为一长者。我为第一女,彼对我爱喜,仁慈之念深。

 

四〇六


沙计多名族,遣来媒介者,长者多财宝,娶我为儿妇。

 

四〇七


旦夕近舅姑,以头礼拜足,我受舅姑教,勤行学敬礼。

 

四〇八


我夫之姊妹,兄弟与近亲,我只一度见,畏惮让座席。

 

四〇九


食物与饮料,及硬食物类,分送诸贮物,适人与适物。

 

四一〇


早晨不迟起,赴家洗手足,合掌行夫前。

 

[P.164] 四一一


梳栉与颜料,取镜涂眼药,我如一侍婢,自为夫装饰。

 

四一二


我自炊饭食,自己洗器物,如母之对子,如是我事夫。

 

四一三


如是贞淑为最善,夙兴夜寐去慢心,我不懒惰具妇德,但我为夫所厌恶。

 

四一四


彼告父母曰:『许与我所去,不与伊西达西栖,不能同家居。』

 

四一五


『我儿!汝勿作此语,伊西达西贤,而且有智能,夙起不懒惰,我儿!何事汝不喜。』

 

四一六


『彼女对我无些害,但我与彼不共栖,对彼厌恶我不要,许我与彼可离去。』

 

四一七


舅姑闻彼语,向我问缘由:『汝何触怒彼,汝可明告知。』

 

四一八


『我无有事触彼怒,我未害彼我无失,夫之对我怒恶语,我又安得为奈何?』

 

四一九


彼等二人心恼乱,暗庇其儿与我离,伴我返还我父家,『美丽吉祥之神!因此而我取失败』。

 

四二〇


父使我再嫁,第二之富家,身价礼聘金,前家之半数。

 

[P.165] 四二一


彼家栖一月,又被彼逐回,贞淑具妇德,驱使如婢女。

 

四二二


乞食徘徊一男子,具有自制制他力,我父许彼为女婿,舍弃乞鉢褴褛衣。

 

四二三


彼栖我家近半月,彼告我父欲分离:『予我乞鉢褴褛衣,我欲乞食再流离』。

 

四二四


此时父母及亲类,对彼告问何缘故:『此处何事汝不成,速语吾等为汝为。』

 

四二五


如是被问彼告言:『我心若能得自由,则我感到已满足,伊西达西不共栖,与彼同家不堪居』。

 

四二六


父放彼行去,我亦为独思:『许我出行死,不然我出家。』

 

四二七


大姊智那达陀尼,乞食游方来我家,彼女持律且博闻,而且高尚具德行。

 

四二八


我见彼女起,我为彼设座,对彼礼其足,并施诸食物。

 

四二九


食物与饮料,乃至诸硬食,他处贮存物,充分请食用。谓曰:『大姊,我愿欲出家。』

 

四三〇


我父告我曰:『我女!此处可行法,食物与饮料,供养再生族(婆罗门)。』

 

四三一


双手我合掌,涕泣向父申:『我犯邪恶业,我须使得灭。』

 

[P.166] 四三二


尔时父告我:『成就菩提道,第一法涅盘,实证两足尊(佛)。』

 

四三三


父母亲族群,我皆为礼拜。出家经七日,我得三明智。

 

四三四


我知七生前,此生结成果,我今对汝语,一心汝谛听。

 

四三五


往昔爱拉迦迦旃,我蓄多财一金工,少年浮夸多醉饱,我与他人之妻通。

 

四三六


由此我死後,长入地狱中,以煮罪业果,後入牝猿胎。

 

四三七


我生将七日,猿群大公猿,拔取精子去,犯妻受此惩。

 

四三八


由此我死去,辛达波国生,入牝山羊胎,只眼与跛足。

 

四三九


我被拔精子,骑乘幼儿回,十有二年间,我为虫类恼,我身常罹病,因缘他妻交。

 

四四〇


我由此死去,生为一牝牛,树脂铜色犊,被去势一年。

 

四四一


我再挽车犁,盲目受苦恼,身体常罹病,因缘他妻交。

 

四四二


由此我死去,生於婢女家,非男亦非女,因缘他妻交。

 

[P.167] 四四三


生年三十岁,我死又转生,生为荷车女,出生即贫贱,乏财又贪窘,对人负债多。

 

四四四


尔後负债增,忧心我悲泣,巧遇商队主,带我离家行。

 

四四五


义利多沙,商主之名,我年十六,成熟女龄,彼此恋慕。

 

四四六


彼已有他妻,行善具德行,爱夫有声誉,我念憎此夫。

 

四四七


待我如婢女,我即舍夫去,此我业缘果,转生到今世,今生业果尽。」


(右)伊西达西尼。

 

大集


四四八


曼陀瓦底城,康奢王首妃,有女须美陀(善慧),优美行圣教。

 

四四九


彼女具德行,巧辩且博闻,修练佛之教,彼近父母言:「父!母!听我言,

 

四五〇


我乐涅盘生成者,纵生天界无常住,诸欲空虚乏甘味,何况人间多苦恼。

 

四五一


诸欲辛辣譬如蛇,愚人对此生迷惑,彼等陷入地狱中,长时受苦逢害恶。

 

四五二


不摄身语意,愚人犯罪业,长堕恶趣中。

 

四五三

 

此等愚人智慧劣,闇苦集理无思虑,说示诸法无有智,而不知四圣谛法。

 

[P.168] 四五四


我母!尊佛所说,不知谛理,徒悦生有,希望生天,人间福乐。

 

四五五


出生天人间,无常不常住,再再出生事,愚人心不恐。

 

四五六


四道(地狱饿鬼畜生修罗)二趣(人间天上),如何得生,陷入恶趣(泥犁),不得出家。

 

四五七


父母!十力尊之言,许可出家事,余事我不念,努力舍生死。

 

四五八


生成世间被欢喜,泡沫之身无坚质,喜之奈何耶?灭除生有之欲爱,我欲出家请许可。

 

四五九


诸佛之出世,避此无机会,今得此机会,戒德与梵行,终生信不渎。

 

四六〇


善慧作是言,父母!限我为在家,我不摄食物,我愿随死去。」

 

四六一


母欲除恼泣,父亦爱彼女,今倒楼阁上,共同施劝谕。

 

四六二


「女儿汝起立,忧悲竟何益,汝已有婚约,彼王胜容姿(瓦罗那瓦提之阿尼迦罗拉达王),汝有彼王约。

 

四六三


汝为瓦罗那瓦底,阿尼迦拉达王妃,女儿!戒德梵行出家苦。

 

四六四


王家有威势,财宝与主权,我女!安稳享荣华。汝年龄尚幼,不能舍诸欲,汝应决嫁婿。」

 

四六五


善慧告彼等:「此事不可有,生有无坚质,是故我出家。不然愿为死,是为我抉择。

 

[P.169] 四六六


不净放异臭,可怖腐坏身,死屍满不净,肢体如革囊。

 

四六七


可厌涂肉血,虫类鹿囷栖处,鸟类为饵食,若知此何物,何故执不舍。

 

四六八


意识即去身,不久运墓所,亲族起厌嫌,弃之如木片。

 

四六九


屍为他物食,嫌厌弃墓所,父母尚沐浴,何况平常人。

 

四七〇


骨筋集肉身,此身无坚质,唾泪屎尿满,爱着腐坏身。

 

四七一


此身若切开,内外翻转见,臭气实难堪,生母皆可厌。

 

四七二


蕴处界造作,育为生之基,诸苦实可厌,奈何我嫁婿。

 

四七三


磨矛日日新,刺身以三百,虽然逾百年,能胜此割截,苦恼由此尽。

 

四七四


如是知师教,是认此割截,此等再再苦,轮回日月长。

 

[P.170] 四七五


天界人间界,畜生阿修罗,饿鬼地狱道,割截害无量。

 

四七六


地狱之中割截多,堕恶趣者苦亦同,诸天亦无逃避所,无能胜过涅盘乐。

 

四七七


十力尊言教,倾心无余念,精进舍生死,彼等达涅盘。

 

四七八


我父!荣尊无坚质,今日我出家,我脱弃诸欲,如断多罗树。」

 

四七九


阿尼迦罗拉达王子,迎亲时期近目前,容颜貌色如朝日。

 

四八〇


尔时善慧女,以刀断发系,黑浓柔头发,今已割截去,紧闭楼阁门,入於第一禅。

 

四八一


彼女入定时,王子入都城,善慧於楼阁,静念无常观。

 

四八二


彼女作观想,王子急昇楼,黄金摩尼珠,王子为身饰,合掌求善慧。

 

四八三


「王家有威势,财宝与主权,安稳享荣华,汝年齿尚幼,应以享诸欲,诸欲世间乐,常人享受难。

 

四八四


王国托付汝,娱享此荣华,我多为施与,汝可勿愁烦,汝父母苦恼。」

 

四八五


不求诸欲,已离愚痴,善慧女曰,「勿乐诸欲,诸欲有患。

 

[P.171] 四八六


曼陀多王,四洲之主,欲乐享受,第一人者,欲望未满,即行崩逝。

 

四八七


雨神善有七种宝,普降甘霖润十方,人对诸欲不能饱,不饱之中人死去。

 

四八八


诸欲譬如刀之刃,诸欲譬如蛇之头,诸欲譬如炬火烧,诸欲譬如曝露骨。

 

四八九


诸欲无常,而不坚固,毒大苦多,炽热铁丸,根本害恶,结果苦恼。

 

四九〇


诸欲如树果,有苦譬肉脔,欺瞒犹如梦,譬如为借品。

 

四九一


诸欲譬枪尖,疾病与伤肿,害恶及灾祸,诸欲如火坑,根本有害恶,怖畏杀害也。

 

四九二


如是诸欲者,多伴苦障碍,汝去!我於此生有,自无信赖所。

 

四九三


我已头燃时,他人作何为,老死所追迫,灭此我努力。」

 

四九四


父母与王子,户边未得到,坐地悲哭泣,彼女如次语:

 

四九五


「无始轮回界,父死又兄弟,自己逢杀害,再再忧悲泣,愚人轮回长。

 

四九六


泪乳与血液,轮回果思惟,生类之轮回,骸骨积如山。

 

四九七


集合泪与乳,汇成四大海,骸骨积一劫,等毘富罗山。

 

[P.172] 四九八


无终〔轮回界〕之轮回,父母比如阎浮洲,此为枣核大之丸,与此不足为比例。

 

四九九


草木枝与叶,无终轮回者,父与父之父,断其四指量,追溯至往昔,其数不足思。

 

五〇〇


东海有盲龟,西方来孔木,其首投入孔,人身难得喻。

 

五〇一


泡沫之团块,其质不坚实,薄运之色身,无常见诸蕴,地狱割截多,思之甚恐怖。

 

五〇二


此生再再生,徒使墓田增,思惟鳄鱼惧,更思四谛理。

 

五〇三


思为得甘露,何故尝五辛,欲乐较五辛,辛味苦更多。

 

五〇四


思为得甘露,何故受热恼,欲乐较炽然,燃煮摇炽热。

 

五〇五


欲求无敌者,欲有数多敌,诸欲有何要,诸欲有多敌,王火盗与水,及诸怨憎类。

 

五〇六


欲求解脱者,汝反被伤害,诸欲有何要,诸欲有伤害,贪着诸欲者,捕缚受苦恼。

 

[P.173] 五〇七


点燃草炬火,燃烧至其把,放则不被烧,诸欲如炬火,不放者被烧。

 

五〇八


勿为些少欲,勿舍大安乐,多髭鱼咽钩,後苦非可如。

 

五〇九


以欲制诸欲,如以锁系狗,诸欲喰於汝,如饥旃陀罗於狗。

 

五一〇


诸欲夺心者,无限苦恼多,会之心多忧。诸欲不坚牢,请放弃!

 

五一一


不老涅盘者,诸欲疾速老,汝於何要求,凡是有所生,必为病死捕。

 

五一二


此是不老,此是不死,不老不死道,无忧亦无敌,无杂踏失误,无怖畏热苦。

 

五一三


此不灭者众人得,正心专念者,虽云今日即可得,不努力者不能得。」

 

五一四


诸行迁流不得乐,善慧女如上所说,王子接受彼女教,彼女断发投地上。

 

五一五


王子合掌由座起,彼向女父作请求:「请许善慧女出家,彼女解脱见谛理。」

 

五一六


得父母之许,彼女得出家,却除忧与怖,学习最上果,实现六神通。

 

[P.174] 五一七


善慧王女得涅盘,实为稀有未曾有,彼於最後之时间,如实说明诸宿生。

 

五一八


「世尊拘那含牟尼,僧伽蓝中住,三人朋友及众人,精舍奉行施。

 

五一九


十次与七次,千次与万次,生於天人间,而况人间中。

 

五二〇


於诸天之中,具大神通力,况於人间中。具足七宝者,轮王之首妃,亦为之女宝。

 

五二一


堪忍师之教,此为因源根,第一之连关,乐法成涅盘。

 

五二二


信卓智者(拘那含牟尼佛)之言教,如是说,厌离生有者,由厌而欲脱。」


(右)善慧尼。

Tags: 责任编辑:思过黑鹰
】【打印繁体】【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长老偈经 【一卷】 下一篇譬喻经【五十九卷】
清净莲海佛学网: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交流论坛 联系我们
本站声明:本站资源来源于互联网,如侵犯了你的版权,请你联系我们,我们将在收到消息后24小时内删除。
清净莲海佛学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