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文章

·邢台北盆水龙泉寺 09-17
·邢台泰兴寺 09-17
·邢台观音寺 09-17
·邢台天宫寺 09-17
·邢台天元普贤寺 09-17
·邢台石佛寺 09-17
·邢台北和寺 09-17
·邢台法灵寺 09-17
·邢台宁晋县云台寺 09-17
·邢台普光寺 09-17

文库热门

·邢台北盆水龙泉寺 09-17
·邢台泰兴寺 09-17
·邢台观音寺 09-17
·邢台天宫寺 09-17
·邢台天元普贤寺 09-17
·邢台石佛寺 09-17
·邢台北和寺 09-17
·邢台法灵寺 09-17
·邢台宁晋县云台寺 09-17
·邢台普光寺 09-17

TOP

嘉泰普灯录(一)
2012-12-10 09:25:07 来源:清净莲海佛学网 作者: 【 】 浏览:6945次 评论:0

卍新纂续藏经 第79册No.1559


宋 正受编


嘉泰普灯录卷第一


平江府报恩光孝禅寺(臣)僧 (正受) 编


纪佛祖


传灯曰。如来将化。预命摩诃迦叶云。吾以清净法眼。涅槃妙心。实相无相。微妙正法。今付于汝。汝当护持。并敕阿难贰其传化。无令断绝。广灯曰。大迦叶谓阿难云。婆伽婆未圆寂时。多子塔前以正法眼藏密付于我。我今传付于汝。原是二者。盖体涅槃及阿含等经。承述之也。尔后祖祖授受。凡二十八传至菩提达磨。自达磨五传而至曹溪。曹溪一传而角立。是为青原。是为南岳。自青原.南岳不十传。则岳分矣。曰临济.曰曹洞.曰云门.曰沩仰.曰法眼。其印度佛祖密乘奥旨。岁时详略皆备。冠乎传灯三录之首。今兹纂集。不复稠叠。直自此土初祖菩提达磨以下。依次编录。垂之无穷。独沩仰.法眼数传而绝者。不可得而载焉(现在宗师机缘未详当留以俟来哲)。

 

六代祖师


初祖菩提达磨大士


姓刹利帝。南天竺国香至王之季子也。因二十七祖般若多罗行化其国。王与三子迎请供养。施以无价宝珠。祖知其授道时至。顾所施珠。问三王子曰。此珠圆明。有及此否。二王子皆云。此珠七宝中尊。唯大士所对。才辩清发。称有理趣。祖歎异之。及香至殁。众俱号绝。独大士志求出家。端坐不动。寻辞二兄。礼祖足曰。某素不顾国位。欲以法利物而未得其师。久有所待。今遇尊者。出家决矣。愿悲智见容。祖与披剃受具。即说偈。付法眼藏。仍谶往震旦。岁月留难。佛法隆替。服勤四十馀年。迨祖顺世。遂化本国。摧六宗异解。由是声驰五印。岁逾五纪。度无量众。后值异见王轻蔑三宝。俾无相宗首波罗提往诣王所。广开法要。王悟入悔谢。遂问。仁者之师其谁耶。曰。即王之叔。达磨大士也。王骇然久之。敕令近臣。邀至宫掖。为忏往咎。大士复念震旦缘熟。行化时至。乃辞祖塔.同学及异见王。嘱付护持。王具大舟。亲率臣属。送至海壖。历岁三周。以梁普通元年庚子九月之二十一日。始达于南海。广州刺史萧励具主礼迎接。表奏武帝。帝遣使齎诏迎归京城。十月一日。抵金陵。车驾郊迎。延居别殿。遂问圣谛。机语不契。至十九日。潜往江北(传灯云。祖以丁未普通八年至韶州。时刺史萧昂具礼迎接。表奏。据明教禅禅正宗记乃曰。祖以庚子普通元年至韶州。刺史萧励迎接。具奏。盖萧昂不曾刺韶州。励乃昂之子也。以南北史验之。则当以正宗记为是)。先是志公修高座寺。谓寺主灵观曰。当有大乘菩萨自西而来。广化此国。听吾谶曰。仰覩两扇。低腰捻鈎。九乌射尽。唯有一头。至即不至。要假须刀。逢龙即住。遇水即逃。灵观闻已。默而识之。十一月二十三日。届于洛阳。时后魏孝明正光之元年(传灯云太和十年)。寓止嵩山少林寺。面壁而坐。未甞辄语。人莫之测。有僧神光者。久居伊洛。博穷内外之书。甞歎曰。孔.老之教。粗述玄微。经.论之诠。未尽妙理。近闻达磨大士住止少林。至人不遥。当造玄境。乃夤夕参承。大士閴然屹坐。莫闻诲励。光念曰。昔人求道。敲骨取髓。布髮掩泥。古尚若此。我何人哉。其年十二月九日夜。天大雨雪。光坚立不动。迟明。积雪齐腰。大士见而问曰。汝久立雪中。当求何事。光泣曰。惟愿慈悲。开甘露门。广度羣品。曰。诸佛无上妙道。旷劫精勤。难行能行。非忍而忍。岂以小德小智。轻心慢心。欲冀真乘。无劳勤苦。光闻。断其左臂。置大士前。大士器而谓曰。诸佛最初求道。为法忘形。汝今断臂吾前。求亦可也。因为易名曰慧可。光曰。诸佛法印。可得闻乎。曰。诸佛法印。匪从人得。光曰。我心未宁。乞师与安。曰。将心来。与汝安。光曰。覔心了不可得。曰。与汝安心竟。光即大契悟。自后同得开悟者数人。魏帝闻其异。三诏不至。就赐伽梨.瓶.鉢.缯帛等。九年。欲返天竺。命门人各言所得。道副等陈所得竟。遂顾光。嘱令绥护。说付法偈及谶语。传衣毕。与其徒众往禹门千圣寺。止三日。为期城太守杨衒之说法。归少林寺。端居而逝。即李庄永安二年己酉十月五日也。帝遣中使何弘简驰书至梁告哀。武帝感怅久之。下诏皇太子备诔文。偕百官就奠。赐宝器一十六事充祭。礿绢百束为赙助之礼(诔文见宝林传)。十二月二十八日。魏诏奉全身塔于熊耳山定林寺。后三年。武帝闻魏使宋云见之葱岭。手携隻履而归。即以所闻并魏启圹事。製始末行实。唐代宗諡曰圆觉大师。塔名空观(传灯云祖以后魏明帝太和十九年丙寅岁卒。以史考之。太和丙寅较天鑑元年壬午隔一十七年。是时梁武帝尚未立。又况太和乃孝文帝朝年号。明帝朝即无太和之称。唯明教禅师正宗记编年次第与史传雅合。徃徃集传灯时。以宝林传为据。故差之特甚)。

 

二祖慧可大士


武牢人也。生姬氏。自承委寄。继阐玄风。博求法嗣。至北齐天平二年。有居士年四十馀。不言名氏。作礼曰。弟子身缠风恙。请和尚与忏罪。曰。将罪来。与汝忏。士良久曰。覔罪性了不可得。曰。与汝忏罪竟。宜依佛法僧住。士曰。今见和尚。已知是僧。未审何名佛法。曰。是心是佛。是心是法。法佛无二。僧宝亦然。士曰。今日始知罪性不在内。不在外。不在中间。如其心然。佛法无二也。祖然之。即为剃髮曰。是吾宝也。可名僧璨。乃受具。说偈付衣法。后三十四载。溷迹人间。隋开皇癸丑三月十有六日。因事怡然委顺。时年一百七岁。塔于磁州滏阳东北七十里。德宗諡曰大祖禅师。

 

三祖僧璨大士


未详族里。自谒大祖。受度传法。隐于舒之皖公山。属周武破灭佛法。往来司空山十有馀载。人无知者。至开皇十二年。有沙弥道信。年始十四。前礼足云。愿和尚慈悲。乞与解脱法门。曰。谁缚汝。云。无人缚。曰。何更求解脱。信于言下大悟。巾侍九祀。屡以玄微试之。即授衣法。往罗浮。二秋回旧止。大业二年十月十五日。受士民檀供已。复为四众广宣心要。于法会大树下合掌屹立而终。奉真身塔于山谷寺。后玄宗諡曰鑑智禅师觉寂之塔。

 

四祖道信大士


族司马氏。世居河内。后徙蕲之广济。生而超异。于解脱法。契如夙昔。自续祖位。胁不至席者。殆六十年。隋大业中。领徒抵庐陵。值羣盗围城。七旬乃解。唐武德甲申岁。归住破头山。禅侣云集。一日。至黄梅。路逢小儿。骨相奇伟。遂问曰。子何姓。云。姓即有。不是常姓。曰。是何姓。云。是佛性。曰。汝无性耶。云。性空故。祖默识之。俾侍僧至其舍。诱出家。母亦知其宿缘。殊无难色。祖以衣法付之。永徽辛亥闰月四日。诫门人曰。一切诸法悉皆解脱。汝等各自护念。流化未来。言讫。安坐而逝。寿七十有二。奉真身于本山。至今塔户不开。仪相如生。代宗諡大毉禅师。塔曰慈云。

 

五祖弘忍大士


蕲之黄梅人。出周氏处女。以栽松道者假阴而生。随母姓焉。既禀大毉之任。遂嗣。化破头山。咸亨中。有虑居士者。名慧能。来谒。祖问曰。汝自何来。云。岭南。曰。欲须何事。云。唯求作佛。曰。汝岭南人无佛性。安能作佛。云。人有南北。佛性岂然耶。祖阴异之。令着槽厂。逾八月。潜以所传屈眴伽梨。说偈付之。且曰。昔达磨初至。人未之信。传衣以明得法。今信心已熟。衣乃争端。止于汝边。不复传也。兼记所隐之地。能礼辞。捧衣南迈。众无知者。祖自此不复上堂。经四载。至上元二年。忽告众曰。吾今事毕。时可行矣。即入室。安坐而逝。寿七十有四。塔于黄梅之东山。真身迄今不坏。代宗諡曰大满禅师法雨之塔。

 

六祖慧能大士


卢氏子。父行瑫。本范阳人也。武德三年。左宦新州。正观十二年戊戌二月八日夜子时诞。质祥光满室。父亡三岁。家贫。母李氏徙居南海。既长。市薪为养。一日。至邸。闻诵金刚经。至应无所住而生其心。豁然开悟。归。告母以为法寻师之意。遂往韶州。遇高行士刘志略。结为友。及为尼无尽藏说涅槃妙理。延居宝林寺。四众云集。俄成宝坊。忽自念曰。我求大法。岂中道而止耶。即抵西山之石室。遇智达禅师。指见黄梅大满和尚。满见而器之。令入厂下。一夕。密授衣盂。隐于怀集.四会之间。仪凤元年正月八日。届南海法性寺。夜寓廊庑。闻二僧竞辩风幡。祖为决其疑。有法师印宗者。甞讲大涅槃经。众所推重。服其语异。请问勤渠。祖以理晓之。宗骇然起问。何以证此。祖直叙得法始末。出信衣。悉令瞻拜。印宗等作礼已。复问。忍大师付嘱。如何指授。曰。唯论见性。不论禅定.解脱.无漏.无为。又问。何故不论禅定.解脱。曰。为是二法。不是佛法。佛法是不二之法。又问。何名不二之法。曰。法师讲涅槃经。明佛性是不二之法。且如高贵德王菩萨白佛言。世尊。犯四重禁。作五逆罪。及一阐提等。当断善根佛性否。佛言。高贵德王菩萨。善根有二。一者常。二者无常。佛性非常非无常。是故不断。名之不二。一者善。二者不善。佛性非善非不善。是故不断。名之不二。蕴之与界。凡夫见二。智者了达其性无二。无二之性即是实性。故知佛性乃不二之法也。印宗闻已。起立合掌。愿事为师。且告众曰。此居士者。真肉身菩萨也。我所讲说犹如瓦砾。彼所谈论譬若精金。诸人信否。众皆稽首归依。至十五日。会诸名德为之剃落。二月八日。受满分戒于智光律师。明年春。欲还旧隐。宗与缁白千馀人送归宝林。韶刺史韦据请于大梵寺。普为四众说心地法门。度诸弟子。于先天二年七月一日。谓门人曰。吾欲归新州。速理舟檝。时大众哀慕。乞师少留。祖乃为说法要。遂往国恩寺。复为四众说法。有僧从幽州来参礼。白言。大士。佛说三乘法。又言最上乘。弟子不解。愿赐慈悲。祖告之曰。汝须自身心见。莫着外法相。无有乘法。人心量有等。见闻转读是小乘。悟法解义是中乘。依法修行是大乘。言下识自本心。见自本性。万法尽通。万行俱备。一切不染。离诸见相。念念无住。建立万法。是名最上乘。乘是行义。不在口说。汝须自修。法不相待。莫问吾也。僧于言下。心大启悟。又为道俗开示。种种譬喻。并谶记日后留难。及说偈竟。中夜加趺而化。异香袭人。白虹坠地。时八月三日也。韶新各崇灵塔。争欲迎请。二郡刺史焚香决之。遂镇曹溪。以十一月十三日入塔。世寿七十有六。前后帝王所赐珍具甚伙。同信衣藏于塔所。宪宗諡曰大圣。塔曰元和灵照。(如上祖师实录详备见传广二灯云)

 

传广二灯遗录及未详宗师


隆兴府凤栖同安第二代志禅师


(嗣同安丕)


侍先同安之久。丕将顺世。上堂。谓众曰。多子塔前宗子秀。五老峰前事若何。如是三举。师出应云。夜明帘外排班立。万里歌谣道太平。丕曰。须是这驴汉始得。即以院付师。端然而逝。师继席。后有僧问。凡有言句。尽落今时。学人上来。请师直指。曰。目前不现。句后不迷。云。向上事如何。曰。逈然不换。标的即乖(以湖州宗派并曹洞宗旨考之。洞山价出云居膺。膺出同安丕。丕出同安志。今传灯等。列志在同安威下。按威之嗣。曰九峰满。威与云居膺皆嗣洞山。若列志在威下。误矣)。

 

隆兴府同安慧敏禅师


(嗣洞山延)


初到洞山。问。诸圣以何为命。曰。不间断。云。还有向上事也无。曰。有。云。如何是向上事。曰。不从间断。师于言下有省。住同安日。 上堂曰。若是作家。应须如是举。虽然恁麽。也是厨寒甑足尘。

 

襄阳府广德第二代义禅师


(嗣广德延传灯误综其名)


僧问。如何是古佛心。曰。千年曆日虽无用。犯着依前总灭门。问。如何是广德境。曰。清流无间断。碧树不曾凋。 问。不阐三乘教。如何话祖宗。曰。诞生王子非修进。判断山河自有人。 问。如何是学人相契处。曰。方木逗圆孔。 问。时人有病医王医。医王有病甚人医。师展手曰。与我诊候。云。不会。曰。须弥徒作药。四海谩为汤。 问。如何是出家幽畅处。曰。瑞草为毡不觉秋。 问。向上一路。千圣不传。和尚还传否。曰。铁丸蓦口塞。难得解吞人。 问。如何是宾中宾。曰。荡子无家计。飘蓬岁不知。云。如何是宾中主。曰。茆户挂珠帘。云。如何是主中宾。曰。龙楼铺草座。云。如何是主中主。曰。东gong虽至嫡。不面圣尧颜。 问。如何是不昏底事。曰。夜半无灯烛。家书历历宣。 问。如何是蓬门生贵子。曰。襴衫不自遮。 问。体妙玄玄。为甚麽今人不晓。曰。四足踞地。乾坤黯黑。 问。有室女未甞嫁娉。生得一子。姓箇甚麽。曰。偶然衫子破。阃外没人踪。 问。悬崖峭峻。还具得失也无。曰。忻逢良便。好与一推。 问。如何是不睡眠底眼。曰。昨夜三更擘不开。 问。如何是密室。曰。茆茨当大道。云。如何是密室中人。曰。历劫没人敲。 问。众星攒夜月时如何。曰。互影不交光。

 

郢州大阳坚禅师


(嗣灵泉仁传灯出百丈超下)


僧问。如何是玄旨。曰。壁上挂钱财。 问。如何是无相道场。曰。不坐菩提树。懒向雪山游。

 

潭州福严良雅禅师


(嗣洞山初)


居洞山第一座。山参次。僧出问。如何是佛。山答曰。麻三斤。参罢。山至寮谓师曰。我今日答这僧话得麽。云。恰值某净髮。山曰。你元来作这去就。拂袖便出。师云。这老汉将谓我明他这话头不得。因作偈呈之。曰。五彩尽牛头。黄金为点额。春晴二三月。农人皆取则。寒食贺新正。铁钱三五百。山见。深肯之(大惠武库中误引此颂为洞山初和尚作。后人又误认初和尚麻三斤为价和尚麻三斤为价和尚语。二俱讹舛。盖雪窦颂古举语中但曰洞山故也)。住福严日。 僧问。如何是和尚家风。曰。入门便见。 问。如何是佛。曰。臂长衫袖短。

 

吉州西峰祥符圆净云豁禅师


(嗣清凉明或出云居融下)


郡之永和曾氏子。幼弃儒为比丘。巡礼方外。发明己事。晚见清凉。出问。佛未出世时如何。曰。云遮海门树。云。出世后如何。曰。擘破铁围山。于言下大悟。始蒙印可。归住西峰之宝龙。云侣骈集。祥符二年。


真宗皇帝闻其名。遣中谒者 召至。访问宗要。留上苑。经时冥坐不食。 上嘉异。赐号圆净。既而辞归。留之不可。乃听。 珍锡甚隆皆不受。加侍者四人。命服.度弟子十人。以 诗宠其行。四年改宝龙。曰祥符。亦旌师之居也。甞有问易中要旨者。师曰。夫神生于无形而成于有形。从有以至于无。然后能合乎妙圆正觉之道。故自四十九衍。以至于万有一千五百二十。以穷天下之理。以尽天下之性。不异吾圣人之教也。师示寂之夜。鸣鼓告众。仍说偈曰。天不高。地不厚。自是时人觑不透。但看腊月二十五。依旧面南看北斗。暝然而逝。茶毗。获设利五色者无数。合灵骨为塔焉。寿七十有七。腊五十。

 

怀安军云顶德敷禅师


(嗣护国远)


甞问护国。直截根源佛所印。摘叶寻枝我不能时如何。曰。罢攀云树三秋果。休弄碧潭孤月轮。师乃顿释所疑。遂返云顶。众请住持。成都帅请就衙陞座。时有乐营使礼拜起。回顾堦前下马台云。一口吸尽西江水净且置。请和尚吞却堦前下马台。师展两手。唱曰。细抹将来。营使勐省。

 

潭州北禅怀感禅师


(嗣石门彻)


僧问。如何是诸圣为人底句。曰。红轮辉万户。光烛本无心。 问。师唱谁家曲。曰。石户不留心。洞玄通妙的。 问。如何是佛。曰。尺短寸长。

 

襄阳府石门绍远禅师


(嗣石门彻)


僧问。四方八面来时如何。曰。赤脚波斯鼻齅天。 问。如何是祖师西来意。曰。石牛拦古路。木马骤高楼。

 

凤翔府青峰义诚禅师


(嗣石门彻)


僧问。三际不生是何人境界。曰。白雪连雪岳。明月溷渔鈎。云。未审向上更有事也无。曰。有。云。如何是向上事。曰。灵光烁破瑠璃色。大地明来绝点痕。 问。如何是青峰家风。曰。向火喫甜瓜。

 

筠首座者


(嗣石门彻)


太原人也。自至石门。逾三十年。丛林慕之。有僧请喫茶次。乃问。如何是首座为人一着子。曰。适来犹记得。云。郎今又如何。曰。好生点茶来。一日。荷锄入园。僧问。三身中。那一身去作务。师拄锄而立。僧曰。莫便当也无。师携锄便行。

 

襄阳府石门聦禅师


(嗣大阳坚)


僧问。大阳迁化向甚麽处去。曰。骑牛不戴帽。正坐不偏行。

 

潭州神鼎洪諲禅师


(嗣首山念)


族扈氏。襄水人也。自游方。一衲以度寒暑。甞与数耆宿至襄沔间。有僧举论宗乘颇博捷。会饭于野店中而论说不已。师谓曰。三界唯心。万法唯识。唯识唯心。眼声耳色是甚麽人语。云。法眼偈也。曰。其义如何。云。唯心故。根境不相到。唯识故。声色枞然。曰。舌味是根境否。云。是。师以筯筴菜置口中。含胡而言曰。何谓相入耶。一座惊顾。莫能加答。师曰。路途之乐。终未到家。见解入微。不名见道。参须实参。悟须实悟。阎罗大王不怕多语。僧拱而退。后返长沙。隐于衡岳三生藏。有湘阴豪贵来游福严。即师之室。见其气貌闲静。一鉢挂壁。馀无长物。倾爱之。遂拜跪请曰。神鼎乃我家植福之地。久乏宗匠。愿师俱往。何如。师笑而诺之。即以己马负师。至十年始成丛席。一朽床为说法座。其甘枯澹无比。又以德腊俱高。诸方尊仰之如古赵州。 上堂。举。洞山云。贪嗔痴。太无知。赖我今朝识得伊。行便打。坐便搥。分付心王子细推。无量劫来不解脱。问汝三人知不知。师曰。古人恁麽道。神鼎即不然。贪嗔痴。实无知。十二时中任从伊。行即往。坐即随。分付心王拟何为。无量劫来元解脱。何须更问知不知。 上堂。举。古龙牙颂曰(一云金峰)。学道如鑽火。逢烟未可休。直待金星现。归家始到头。师曰。神鼎即不恁麽。学道如鑽火。逢烟即便休。莫待金星现。烧脚又烧头。且道神鼎恁麽道。为当违古人。顺古人。别有道理。汝道恁麽去底人好。恁麽来底人好。到这里。须具衲僧眼始得。莫受人瞒。珍重。 上堂。风不鸣条。雨不破块即且止。作麽生打得箇翻车筋斗到梵大去。若有。出来作箇伎俩。有麽。莫教帝释恶发。后有僧入室云。某甲当时出来左转一转便归众。师曰。莫教帝释恶发又作麽生。云。知恩者少。负恩者多。曰。筑着鼻孔。 僧问。鱼鼓未鸣时如何。曰。看天看地。云。鸣后如何。曰。捧鉢上堂。 问。轮迴六道底人毕竟如何。曰。不愿成佛。云。为甚麽不愿成佛。曰。佛亦不究竟。云。请师一言。曰。昨日犹记得。今朝话无门。 问。疋马单枪时如何。曰。神鼎打退鼓。云。毕竟事如何。曰。想你不是这手脚。 问。拨尘见佛时如何。曰。佛亦是尘。问。如何是和尚家风。曰。飢不择食。 问。杀父杀母。佛前忏悔。杀佛杀祖。向甚处忏悔。曰。水长船高。问。布以七净华。浴此无垢人。既是无垢人。为甚麽却浴。曰。清净亦不立。

 

劒门慈云重谧禅师


(嗣首山念)


僧问。如何是和尚家风。师竪起拂子。僧云。究竟如何。曰。煎茶煑水。云。好日多同。曰。休更忉忉。 问。如何是祖师西来意。曰。红轮辉万户。绿水遶青山。

 

镇江府金山瑞新禅师


(嗣福昌善)


后住天圣。 上堂曰。德山一棒。当甚麽英雄。金山只重他解偷楚号而斫楚营。临济一喝。当甚麽喽囉。金山只重他夺贼刀杀贼。自馀天下老和尚并是攻墙割壁都市白。拈动便纳败阙。且未见一箇是盗狐白裘底手脚。金山恁麽剖判。诸方闻得。无不努唇胖觜。何也。如今即是觉苑含春风习习。菩提树上华蔟簇。岂知迦叶有宗风。尽把玄微为眼目。致使金山这里土旷人稀。相逢者少。然性已习成。难为改革。金山乍可冻杀饿杀。终不肯着他鹘臭布衫。以所为善知识者。擘金鏁于病猿。碎衣珠于醉客。尚未免止泺栖芦。不可向葛藤社里说心说性。说玄说妙去也。金山终不事悠悠。一言道合死即休。大鹏展翅盖十洲。篱边之物鸣啾啾。 上堂。世间所贵者。和氏之璧.隋侯之珠。天圣唤作驴屎马粪。出世间所贵者。真如解脱.菩提涅槃。天圣唤作[尸@豕]沸椀鸣。且道恁麽说话落在甚麽处。故不是取捨心重。信邪倒见。诸人要知麽。勐虎不顾凡上肉。洪炉岂铸囊中锥。 僧问。吾有大患。为吾有身。父母未生。未审此身在甚麽处。曰。旷大劫来无处所。若论生灭尽成非。云。恁麽则周徧十方。心不在一切处。曰。泥里撼桩。

 

庐山开先善暹禅师


(嗣德山远)


临江人也。徧游师席。以明悟为志。依德山。日值山上堂。顾视大众曰。师子颦伸。象王回顾。师勐省。因入室陈所见。山曰。子毕竟作麽生会。师回顾云。后园驴喫草。山然之。后至雪窦。窦与语锋投。喜其超迈。目曰海上横行暹道者。遂命分座。四方英衲敬畏之。一日。举令出世。师至夜。书二偈于壁。遯去。偈曰。不是无心继祖灯。道惭未厕岭南能。三更月下离雪窦。眷眷无言恋碧层。二十馀年四海间。寻师择友未甞闲。今朝得到无心地。却被无心趂出山。晚年。众请滋甚。遂阐法开先。以慰道俗之望。 上堂曰。德山先师道。落叶霜风。青黄间红。尔也何也。片西片东。衲僧家谓之无味之谭。若杂揉不分。则一切浑成。若离披去也。则一彼一此。是以祖师道。不是风动。不是幡动。还有见祖师底麽。于此未证。不惜眉毛为汝说破。但请孤运其照。各究其源。谓之落叶归根。诸禅德。佛法事大。开先说得天华乱坠。于汝诸人分上着一点不得。何故。如人上山。各自努力。 僧问。师唱谁家曲。宗风嗣阿谁。曰。一月在天。 问。如何是祖师西来意。曰。洛阳城古。云。学人不会。曰。少室峰高。 问。年穷岁尽时如何。曰。依旧孟春犹寒。 问。雨雪连天。为甚麽孤峰露顶。曰。有甚遮掩处(其开堂语要具在续灯)。

 

濠州南禅聦禅师


(嗣北禅感)


僧问。如何是大道根源。曰。云兴当午夜。石虎叫连霄。

 

潭州道吾诠禅师


(嗣石门远)


僧问。达磨未来时如何。曰。番人不展阵。汉地没胡踪。云。来后如何。曰。八方歌道泰。一国贺无私。

 

邓州广济方禅师


(嗣石门远)


僧问。如何是佛。曰。骑牛趂春草。背却少年爷。 问。宝劒未磨时如何。曰。乌龟鵮黑豆。云。磨后如何。曰。庭柱挂灯笼。


嘉泰普灯录卷第一

音释


 喟丘愧切 抉一决切 粹子骨切 攷与考同 覈下革切 攟举蕴切 摭音隻 驸音附 揆巨癸切 鈇音府 钺音越 籁音赖 趑音兹 趄千余反 藁古老切 叶音摄下叶县同 郢以并切 琛丑林切 暹音纤 濠音豪 谶楚禁切 蔑音灭 骇下揩切 掖音亦 励音厉 齎笺西切 閴苦鵙切 屹鱼乙切 雨主遇切 缯疾陵切 绥音虽 衒音县 诔力水切 礿音药 赙音附 熊音雄 圹苦谤切 諡音示 姬音基 磁音慈 滏扶雨切 靳音其 胁乞业切 厂齿雨切 眴音舜 瑫徒刀切 阐齿善切 砾音历 伙音祸 谣音姚 甑子孕切 畅丑亮切 黮乙减切 娉匹正切 攒祖丸切 讹五禾切 舛尺兖切 骈蒲眠切 瞑莫定切 諲音因 扈音户 沔音緉 枞音窻 筴音颊 胖蒲谤切 泺音历 [尸@豕]音笃 颦音频 遯徒困切 糅女救切 鵮苦咸切

Tags: 责任编辑:思过黑鹰
】【打印繁体】【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联灯会要 下一篇五灯会元
清净莲海佛学网: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交流论坛 联系我们
本站声明:本站资源来源于互联网,如侵犯了你的版权,请你联系我们,我们将在收到消息后24小时内删除。
清净莲海佛学网 版权所有 皖ICP备1100161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