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文章

·忻州市五台山普乐寺   &nb 05-16
·忻州市五台山普安寺(普庵寺) 05-16
·忻州市五台山狮子窝大护国文殊寺 05-16
·忻州市五台山法喜寺 05-16
·忻州市五台山弥陀院 05-16
·忻州市五台山真容寺 05-16
·忻州市五台山东台顶望海寺 05-16
·五台山南台顶普济寺 05-15
·忻州市五台山西台顶法雷寺 05-15
·忻州市五台山北台顶灵应寺 05-15

文库热门

·忻州市五台山普乐寺   &nb 05-16
·忻州市五台山普安寺(普庵寺) 05-16
·忻州市五台山狮子窝大护国文殊寺 05-16
·忻州市五台山法喜寺 05-16
·忻州市五台山弥陀院 05-16
·忻州市五台山真容寺 05-16
·忻州市五台山东台顶望海寺 05-16
·五台山南台顶普济寺 05-15
·忻州市五台山西台顶法雷寺 05-15
·忻州市五台山北台顶灵应寺 05-15

TOP

宗门统要正续集 【二十卷】(二十二)
2017-08-31 20:40:34 来源:清净莲海佛学网 作者: 【 】 浏览:6150次 评论:0

宗门统要续集卷第二十  


绮二


宋建溪沙门宗永集


元建康保宁禅寺住持沙门清茂续集


续南岳下第十五世


杭州径山大慧宗杲禅师(嗣昭觉勤)因圆悟和尚 问云达磨西来将何传授师云不可[总-囱+匆]作野 狐精见解悟又云据虎头收虎尾第一句下 明宗旨如何是第一句师云此是第二句。 师因僧问云古镜未磨时如何师云火不待 日而热僧云磨后如何师云风不待月而凉 僧云磨与未磨时如何师云交。


师问僧不是心不是佛不是物你作麽生会 僧云领师云领你屋里七代先灵僧便喝师 云适来领时今喝干他不是心不是佛不是 物甚麽事僧无语师便打。


师室中纔见僧入便云不是出去僧便出师 云没量大人向语脉里转却次一僧入师亦 云不是出去僧却近前师云向你道不是更 近前觅箇什麽便打出复有一僧入云适来 两僧不会和尚意师低头嘘一声僧罔措师 亦打出。


师室中举竹篦问僧云唤作竹篦则触不唤 作竹篦则背不得有语不得无语速道速道 僧云瓮里怕走却鳖那师下禅床擒住云此 是谁语速道僧云实不敢谩昧和尚此是竹 菴和尚教某恁麽道师连打数棒云分明举 似诸方。


师因举南院问风[宋-木+儿]南方一棒作麽生商量 [宋-木+儿]云作奇特商量[宋-木+儿]却问此间一棒作麽生 商量院横按拄杖云棒下无生忍临机不见 师举了云风[宋-木+儿]当时好大展坐具礼他三拜 不然与他掀倒禅床乃回顾冲密云你道当 时风[宋-木+儿]礼拜是掀倒禅床是密云草贼大败 师云你看者瞎汉便打。


师一日见僧便云诸佛菩萨畜生驴马庭前 柏树子麻三斤乾屎橛你是一枚无状贼汉 僧云久知和尚有此机要师云我巳无端入 荒草是你屎臭气也不知僧拂袖而去师云 苦哉佛陀耶。


师室中问僧云不与万法为侣者是什麽人 僧云无面目汉师云适来有箇师僧与麽道 打出去也僧拟议师便打出。


师问僧云道不用修但莫污染如何是不污 染底道僧云某甲不敢道师云为什麽不敢 道僧云恐污染师云行者将粪箕苕帚来僧 茫然师便打。


师问侍者云许多人入室几人道得着几人 道不着者云某甲只管看师展手云我手何 似佛手者云天寒且请和尚通袖师打一竹 篦云且道是赏伊是罚伊者无对。


师因僧请益夹山境话声未绝师便喝僧茫 然师云你问什麽僧拟举师连棒打出。 师问僧香严上树话你作麽生会僧云好对 春风唱鹧鸪师云虎头上座道树上即不问 树下道将一句来又作麽生僧云适来向和 尚道了也师云好对春风唱鹧鸪是树上语 树下语僧无对师便打。


师问郡王赵衿居士同内翰汪藻[参-(彰-章)+(恭-共)]政李邴 侍郎曾开等登山乃击鼓入室郡王欣然袖 香趍室师云赵州洗钵盂话居士作麽生会 王云讨什麽碗拂袖便出师擒住云古人向 这里悟去你因甚不悟王拟议师打一拳云 讨什麽碗王云还这老汉始得。


苏州虎丘绍隆禅师到黄龙新禅师处龙问 甚麽僧师云行脚僧龙云什麽村僧行什麽 驴脚马脚师云广南蛮道什麽何不高声道 龙云却有些子衲僧气息。


师参圆悟勤禅师悟一日入室问云见见之 时见非是见见犹离见见不能及举拳云还 见麽师云见悟云头上安头师忽证入便礼 拜悟叱云见箇什麽师云竹密不妨流水过 悟乃印可。


金陵华藏安民禅师参圆悟悟夜参举古帆 未挂因缘师闻未领遂求决择悟云你问我 师举前话悟云庭前柏树子师即洞明谓悟 云古人道如一滴投于大海殊不知大海投 于一滴悟笑云争奈这汉何。


师谒佛鑑懃鑑问云佛果有不妄为人说底 句曾与汝说麽师云合取狗口鑑厉声云不 是这箇道理师云无人夺你盐茶袋乱叫唤 作麽鑑云佛果若不为汝说我为汝说师云 和尚疑则别参鑑乃呵呵大笑。


台州护国此菴景元禅师因僧问三圣道我 逢人即出出则不为人意旨如何师云八十 翁翁嚼生铁僧云兴化道我逢人则不出出 则便为人又作麽生师云须弥山上浪翻空。 师因僧问云天不能盖地不能载是什麽物 师云无孔铁鎚僧云恁麽则天人群生类皆 承此恩力也师云莫妄想。


杭州灵隐瞎堂慧远禅师因圆悟夜参遂出 问云净裸裸空无一物赤骨律贫无一钱户 破家亡乞师赈济悟云七珍八宝一时拏师 云祸不入慎家之门悟云机不离位堕在毒 海师随声便喝悟以拄杖击禅床云喫得棒 也未师又喝悟连喝两喝师便礼拜。


师一日因书记维那二人争竞师乃揭榜曰 书记维那行令不正老僧罚油行者喫棒令 二人下语维那云难逃智鑑师云不是不是 书记无语二人俱逐出。


师因净慈先驰通书师问云你长老是甚处 人驰云和尚大似不相识师云你是甚处人 驰云越州师云勐虎不食伏肉。


师因孝宗皇帝问云前日睡梦中忽闻锺声 遂觉未知梦与觉是如何师云陛下问梦中 底觉来底若问觉来底如今正是寐语若问 梦中底梦觉无殊教谁分别梦即是幻知幻 即离离幻即觉觉心不动所以道若能转物 即同如来帝云梦幻既非且钟声向甚处起 师云从陛下问处起帝大悦。


师因一官人问性命事如何师云老僧无性 命官云如何无师云也无如何官摇头云第 恐未是在师云非但横点头未是纵饶直点 头亦未是在。


师因僧问即心即佛时如何师云顶分丫角 僧云非心非佛时如何师云耳坠金环僧云 不是心不是佛不是物又作麽生师云秃顶 脩罗舞柘枝。


师问僧一大藏教是恶口如何是本身卢舍 那僧云天台普请南岳游山师别云阿耨达 池深四十丈阔四十丈。


师一日击鼓陞堂却潜坐帐中侍僧寻不见 师忽拨开帐云只在这里因什麽不见僧无 对师云大斧斫三门。 眉州华严祖觉禅师因僧问最初威音王末 后娄至佛未审参见什麽人师云家住大梁 城更问长安路僧云只如德山担疏钞行脚 意在什麽处师云拶破你眼睛僧云与和尚 悟华严宗旨相去几何师云同途不同辙僧 云昔日德山今朝和尚也师云夕阳西去水 东流。


苏州明因昙玩禅师示众云汝有一对眼我 也有一对眼汝若瞒还自瞒汝若成佛作祖 老僧无汝底分汝若做驴做马老僧救汝不 得。


苏州虎丘元净禅师因僧问如何是到家一 句师云坐观成败僧云不与万法为侣者是 什麽人师云远亲不如近邻。


师因僧问亡僧迁化向什麽处去师云粪堆 头僧云意旨如何师云筑着磕着。


侍郎李弥逊时年二十八问心法于圆悟禅 师一日跃马忽有省竟造圆悟悟遥见便云 侍郎且喜大事了毕侍厉声云和尚眼华作 什麽悟便喝侍亦喝于是机锋迅捷休官筑 菴自娱一日忽说偈云谩说从来牧护今日 分明呈露虚空拶倒须弥讨甚向上一路遂 掷笔而逝。


觉菴道人祖氏参圆悟禅师闻示众语下有 省白悟悟云更须颺却所见始得自由祖呈 偈云露柱柚横骨虚空弄爪牙直饶玄会得 犹是眼中沙悟然之。


湖州何山佛灯守珣禅师(嗣蒋山懃)参佛鑑鑑示 众云森罗及万象一法之所印师闻顿悟心 旨白鑑鑑云可惜一颗明珠被这风颠汉拾 却乃诘云灵云道自从一见桃华后直至如 今更不疑如何是他不疑处师云莫道灵云 不疑只今觅箇疑处了不可得鑑云玄沙道 谛当甚谛当敢保老兄未彻在那里是他未 彻处师云深知和尚老婆心切便礼拜鑑印 可。


师谒圆悟禅师值山行到一水潭悟乃推师 入水遽问云牛头未见四祖时如何师云潭 深鱼聚悟云见后如何师云树高招风悟云 见与未见时如何师云伸脚只在缩脚里悟 乃称赏。


鼎州文殊道心禅师参佛鑑鑑夜参举赵州 柏树子话至觉铁觜云先师无此语莫谤先 师好师闻豁然即趍丈室鑑遥见便闭却门 师云和尚莫谩某甲鑑云十方无壁落何不 入门来师以拳擉破窗纸鑑乃开门擒住云 道道师两手棒鑑头以口啐一啐而出。


潭州龙牙智才禅师一日谒黄龙新禅师新 室中问云会得最初句便会末后句会得末 后句便会最初句最初末后拈放一边百丈 野狐话作麽生会师云入户巳知来见解何 须更举轹中泥新云新长老死在上座手里 也师云语言虽有异至理且无差新云如何 是无差底事师云不扣黄龙角焉知颔下珠 新便打。


师因僧问德山棒临济喝今日请师为拈掇 师云苏噜苏噜僧云苏噜苏噜还有西来意 也无师云苏噜苏噜。


福州鼓山竹菴士珪禅师(嗣龙门远)因僧问如何 是祖师西来意师云东家点灯西家暗坐僧 云未审意旨如何师云马便搭鞍驴便推磨 僧云狗子还有佛性也无赵州道无又作麽 生师云一度被蛇伤怕见断井索。


杭州径山涂毒智策禅师(嗣云岩游)谒云岩取道 云居值风雪迷路遂留月馀一日闻板声豁 然大悟及造云岩岩遥见便指云这汉甚处 见神见鬼来师云云居闻板声来岩云闻后 如何师云打破虚空全无柄靶岩云向上事 未在师云东家暗坐西家厮骂岩云崭然超 出佛祖他日起家一麟足矣。


成都府金绳文禅师(嗣信相显)因僧问如何是大 道之源师云黄河九曲僧云如何是不犯之 令师云铁蛇鑽不入僧拟议师便打。


枢密具居厚(嗣圆通旻)谒圆通云某顷赴省试到 此过赵州关未明透关事曾问讷禅师讷云 且去做官今五十馀年矣通云曾明得也未 密云八次经过常存此念然未甚脱洒通乃 挥扇云有甚不脱洒处密忽有省云便请末 后句通再挥扇两下密云亲切亲切通云吉 獠舌头三千里。


中丞卢航谒圆通拥炉次丞问云诸家因缘 不劳拈出直截一句请师指示通厉声云看 火丞急拨衣忽大悟即云灼然佛法无多子 通喝云放下着丞应诺诺。


杨州石塔礼禅师(嗣明招慧)一日陞堂至座前搊 一僧上法座僧慞惶欲走师遂指座云这棚 子若牵一头驴上去他亦须就上疴在汝诸 人因甚麽却不肯以拄杖一时赶散。

 

续南岳下第十六世


福州西禅鼎需禅师(嗣径山杲)师参妙喜喜一日 问云内不放出外不放入正与麽时如何师 拟开口喜连打三棒师直下大悟乃厉声云 和尚巳多了也喜又打一棒师便作礼喜云 汝今日方知吾不汝欺遂印以偈云顶门竖 亚摩醯眼肘后斜悬夺命符瞎却眼卸却符 赵州东壁挂胡芦。


 师因问僧万法归一一归何处僧云新罗国 里师云我在青州做一领布衫重七斤[渐/耳]僧 云今日亲见赵州师云前头见后头见僧作 斫额势师云上座是甚处人僧云江西师云 因甚却来这里纳败阙僧拟议师便打。

泉州教忠弥光禅师参大慧慧问云契粥了 也洗钵盂了也去却药忌道将一句来师云 裂破慧震威喝云你又说禅也师即大悟投 偈云一喝当机怒雷吼惊起法身藏北斗洪 波浩淼浪滔天拈得鼻孔失却口慧然之。 明州育王佛照德光禅师参大慧慧一日入 室举起竹篦云唤作竹篦则触不唤作竹篦 则背时如何师云请和尚放下竹篦与学人 相见慧放下竹篦云如何相见师云伎俩巳 尽慧云这汉又来老僧头上行师云也是寻 常行履处便礼拜。


师又一日入室大慧云唤作竹篦则触不唤 作竹篦则背不得下语不得无语不得向意 根下卜度不得向举起处承当速道速道师 云杜撰长老如麻似粟慧云你是第几箇师 云今日捉败这老贼慧深肯之。


江州东林卍菴道颜禅师参圆悟每至室中 机辩风生一日圆悟喝云汝参禅不求正悟 只管信口胡道作麽师直得汗下归堂夜坐 豁然有省不觉失笑凌晨上方丈如前骋其 机辩悟皆肯可师云某甲昨日如此秖对和 尚为甚麽不肯今日为甚麽却肯悟云汝昨 日杂妄想心师云元来释迦老子无神通便 礼拜。


福州东禅思岳禅师问僧甚处来僧云黄檗 来师云黄檗有何言句僧云某甲到这里一 时忘却师云上座岂不是黄檗来僧云是师 云又道忘却僧拟议师便喝出。


师问僧道人相见时如何僧云更无馀事师 云赵州道呈漆器又作麽生僧便喝师云你 道无馀事又喝作麽僧拟议师便打。


建宁府竹原宗元菴主因大慧令谦上座通 张无垢书谦云我参禅二十馀年无入头处 更作此行决定荒废奈何师叱云在路便参 禅不得也去我与同往至中途谦泣语师云 途中奔波如何得相应去师告云你但将诸 方参底悟底圆悟大慧与汝说底都不要理 会途中可替底事我尽替你只有五件事替 你不得你须自支当谦云五件何事师云着 衣喫饭疴屎放尿拖箇死尸路上行谦于言 下领旨手足舞蹈师云你此回方可通书宜 前进吾归矣。


师室中垂语云愣严经中五十种魔界如今 尽大地人参禅更高也出他魔界不得时有 僧云和尚落在第几界师云和你在里许僧 云某甲不入这保社师云驴汉你拟向那里 去。


苏州资寿尼妙[总-囱+匆]禅师参大慧慧陞堂举药 山初参石头马祖机缘遂契悟慧下座有冯 楫居士谓慧云和尚适来所举因缘某甲会 也慧云居士作麽生会士云恁麽也不得苏 卢娑诃不恁麽也不得[口*悉]哩娑诃恁麽不恁 麽[总-囱+匆]不得苏卢[口*悉]哩娑诃慧举似师师云曾 见郭象注庄子识者云却是庄子注郭象慧 异其言复举岩头婆子话诘师师答偈云一 叶扁舟泛淼茫呈桡舞棹别宫商云山海月 都抛却赢得庄周蝶梦长冯公疑师未善遂 问婆生七子六箇不遇知音只者一箇也不 消得便抛向水中大慧言道人会你且说看 师云巳上所供并是诣实冯大喜。


师因大慧问古人不出方丈为甚麽去庄上 喫油餈师云和尚放某甲过方敢通箇消息 慧云我放你过你试道看师云某甲亦放和 尚过慧云争奈油餈何师喝一喝拂袖而出 无[王*后]居士张九成谒善权清禅师问云此事 人人有分箇箇圆成是不清云是士云为什 麽某却无箇入处清于袖中出数珠示云此 是谁底士俛仰无对清复袖之云是汝底则 拈取去纔涉思惟即不是也士悚然遂看柏 树子话忽闻蛙声释然证入说偈云春天月 夜一声蛙撞破乾坤共一家正恁麽时谁会 得岭头脚痛有玄沙。


士谒大慧杲禅师一日与冯给事诸公论格 物慧云居士只知有格物且不知有物格士 茫然慧大笑士云师能开喻乎慧云不见小 说载唐人有与安禄山谋叛者曾为阆州守 有画像存焉明皇幸蜀见之怒令侍臣以剑 斩其像其人在陝西首忽堕地公顿领深旨 遂投偈云子韶格物妙喜物格欲识一贯两 箇伍伯慧印可。


士谒惟尚禅师尚纔见乃展两手士便喝尚 便掌云张学士何得谤大般若士云某见处 只如此和尚又作麽生尚举马祖陞堂百丈 卷席话诘士语未终士推倒卓子尚大呼张 学士杀人士跃起问傍僧云汝又作麽生僧 罔措士打一拳顾尚云祖祢不了殃及儿孙 尚大笑。


士复谒尚禅师尚云浮山圆鑑道饶你入得 汾阳室始到浮山门亦未见老僧在学士作 麽生士叱侍僧云何不秖对僧罔措士打一 掌云虾蟆窟里果没狞龙。


士一日访[矢*见]首座纔相见[矢*见]便问承闻学士 因蛙鸣有箇入处是不士云那里得者消息 来[矢*见]云见成公桉讳作什麽士厉声云火发 也[矢*见]顾视傍僧士云烧到你脚跟也[矢*见]云将 为你有长处元来只在者里。


士一日同[矢*见]首座围炉坐次[矢*见]蓦拈火抄云 学士不得唤作火抄毕竟唤作什麽士乃掣 火抄踢倒汤缾而出。


明州天童应菴昙华禅师(嗣虎丘隆)师据室云现 成公桉坐断[言*肴]讹错下注脚槌折你腰撩起 便行必死之疾要须英俊别有生涯忽遇冲 云俊鹘来时如何缦天网子百千重。


师因僧问凝然湛寂有辱宗风廓尔现前犹 辜自己去此二途如何即是师云一槌便透 僧云风捲长空千里静日轮当午八方明师 云未是上座放身命处僧便礼拜师云三十 年后。


杭州径山别峰宝印禅师(嗣华藏民)谒圆悟随众 入室悟问从上诸圣以何接人师竖起拳悟 云此是老僧用底作麽生是从上诸圣用底 师以拳便打悟亦举拳相交笑而出。


师谒大慧慧问甚处来师云西川慧云未出 剑门关与汝三十棒了也师云不合起动和 尚慧深肯之。


润州焦山或庵师体禅师(嗣护国元)因元和尚举 十方同聚会箇箇学无为此是选佛场乃喝 一喝师豁然大悟后室中举苕帚柄问僧云 依稀苕帚柄彷彿赤班蛇众下语皆不契有 僧请益师示以偈曰依稀苕帚柄彷彿赤班 蛇棒下无生忍临机不识爷。


内翰曾开(嗣灵隐远)谒灵隐问云如何是善知识 隐云灯笼露柱猫儿狗子翰拟进语隐便喝 翰遂省悟投偈云咄哉瞎驴丛林妖孽震地 一声天机漏洩。


知府葛剡志慕禅宗久无证入一日忽举不 是心不是佛不是物豁然有省说偈云非心 非佛亦非物五凤楼前山突兀豔阳影里倒 翻身野狐跳入金毛窟谒灵隐远和尚求证 隐云居士见处只可入佛入魔未得在府加 礼隐正容云何不道金毛跳入野狐窟府乃 顿悟深旨。


杭州净慈水菴师一禅师(嗣育王裕)初参雪峰照 禅师照云直须藏身处没踪迹没踪迹处莫 藏身师于言下有省照诘云毕竟那里是藏 身无踪迹处师云嗄照云无踪迹处因甚麽 莫藏身师云石虎吞却木羊儿照深肯。


师室中垂语云西天胡子没髭鬚僧传至或 菴处菴云饿狗喫縴[纟*黎]僧回举似师师云此 是五百人善知识语僧复举似或菴菴云也 是乌龟入水。


澧州灵岩仲安禅师(嗣大沩泰)因大沩令通嗣法 书于蒋山圆悟处悟问千里驰来不辱宗风 公桉现成如何通信师云觌面相呈更无回 互悟云此是德山底那箇是上座底师云岂 有第二人悟云背后底[渐/耳]师便度书悟笑云 作家禅客天然有在次至僧堂前捧书问讯 首座座云玄沙白纸此自何来师云久默斯 要不务速说今日拜呈幸希一览座便喝师 云作家首座座又喝师以书打之座拟议师 复以书打圆悟与佛眼傍观悟云打杀我首 座也眼云官马厮踢有甚麽凭据师云说甚 官马厮踢正是龙象蹴蹋悟呼师至云我五 百众中首座你为甚麽打他师云和尚也须 喫一顿始得悟顾佛眼吐舌眼云未在待我 勘过遂问空手把锄头步行骑水牛人从桥 上过桥流水不流意作麽生师鞠躬云所供 并是诸实眼笑云元来是屋里人。


师又到五祖自和尚处通书自问云书中说 箇什麽师云文彩巳彰自云毕竟说箇什麽 师云当阳挥宝剑自云近前来这里不识数 字师云切莫诈明头自顾侍者云这是那里 僧者云曾在和尚座下住去自云怪得与麽 活头师云曾被和尚钝置来自将书于香炉 上薰云南无三曼驮母驮南师近前弹指一 下自便开书。


福州龟峰慧光禅师(嗣荐福行)因旧住相访师问 云顷年有一则公桉与你商量不下如今作 麽生旧住云未入门巳举似和尚了也师云 这里又作麽生住云不可头上更安头师以 手画一画云这里且置你为什麽蹋断天台 石桥住无语师云脱空漫语汉出去。


荆门军玉泉宗琏禅师(嗣大沩果)因僧问三圣道 我逢人则出出则不为人意旨如何师云兵 行诡道僧云兴化道我逢人则不出出则便 为人又作麽生师云绵里秤鎚。


师因僧问乾闼婆王奏乐须弥岌嶪海水腾 波意旨如何师云一家有事百家忙僧云迦 叶作舞又作麽生师云随喜功德僧画一圆 相师指禅床一下僧以袖拂一拂师云野狐 精僧礼拜师云伎俩巳尽。


师因僧问不落因果为甚麽堕野狐身师云 庐山五老峰僧云不昧因果为甚麽脱野狐 身师云南岳三生藏僧云只如不落不昧未 审是同是别师云倚天长剑逼人寒。

 

续南岳下第十七世


明州天童密菴咸杰禅师(嗣天童华)侍应菴一日 菴问如何是正法眼师云破沙盆菴深肯之 续南岳下第十八世。


杭州灵隐松源崇岳禅师(嗣天童杰)室中垂语云 是风动是旛动僧拟议便打出不是风动不 是旛动僧拟议便打出。


右自南岳下十二世续至十八世共二百 八十六人见录机缘二百一十二则馀俟 好事者採摭续之。

 

续青原下第十一世


东京芙蓉道楷禅师(嗣投子青)参投子问云佛祖 言句如家常茶饭离此之外别有为人处也 无子云汝道寰中天子还假尧舜禹汤也无 师拟进语子以拂子摵师口云汝发意来早 有三十棒也师即开悟礼拜便行子云且来 闍梨师不顾子云汝到不疑之地耶师以手 掩耳而去。


师一日侍投子游园子度拄杖与师师便随 行子云理合与麽师云与和尚提鞋挈杖也 不为分外子云有同行在师云那一人不受 教子休去至晚问师早来说话未尽在师云 请和尚举子云卯生日戍生月师即点灯来 子云汝上来下去[总-囱+匆]不徒然师云在和尚左 右理合如此子云奴儿婢子谁家屋里无师 云和尚年尊缺他不可子云得与麽殷勤师 云报恩有分。


师因僧问胡家曲子不堕五音韵出青霄请 师吹唱师云木鸡啼夜半铁凤叫天明僧云 恁麽则一句曲含千古韵满堂云水尽知音 师云无舌童儿能继和僧云作家宗师人天 眼目师云禁取两片皮。


师因僧问如何是和尚家风师云众人皆见 僧云未审见箇什麽师云东壁打西壁。


真州定山惟素禅师(嗣栖贤諟)因僧问如何是不 迁义师云暑往寒来僧云恁麽则迁去也师 云啼得血流无用处。


杭州佛日戒弼禅师(嗣有王琏)因僧问如何是毘 卢印师云草鞋蹋雪僧云学人不会师云步 步成踪。


金陵蒋山法泉禅师(嗣云居舜)因僧问祖师面壁 意旨如何师云撑天拄地僧云便与麽去时 如何师云落七落八僧云二祖立雪齐腰又 作麽生师云三年逢一闰僧云为什麽付法 传衣师云村酒足人沽。


明州天童澹交禅师因僧问临云阁耸太白 峰高到这里如何进步师云但寻芳草际莫 问白云深僧云未审如何话会师云寒山逢 拾得两箇一时痴僧云向上宗乘又如何举 唱师云前言不及后语。


建州崇梵馀禅师因僧问临济喝少遇知音 德山棒难逢作者和尚今日作麽生师云山 僧被你一问直得退身三步浃背汗流僧云 作家宗师今日遭遇师云一语伤人千刀搅 腹僧以手画一画云争奈者箇何师云草贼 大败。


师因僧问恁麽来底人师还接不师云孤峰 无宿客僧云不恁麽来底人师还接不师云 滩峻不留船僧云恁麽不恁麽则且置穿过 髑髅一句作麽生师云堪笑亦堪悲。


江州归宗慧通禅师(嗣大沩宥)因僧问如何是函 盖乾坤句师云日出东方夜落西僧云如何 是截断众流句师云铁山横古路僧云如何 是随波逐浪句师云船子下杨州。


东京慧林圆照宗本禅师(嗣荐福怀)因僧问如何 是祖师西来意师云韩信临朝僧云中下之 流如何领会师云伏尸万里僧云早知今日 事悔不慎当初师云三皇塚上草离离。


师因僧问上是天下是地未审中间是甚麽 物师云山河大地僧云恁麽则谢师答话师 云大地山河僧云和尚何得瞒人师云却是 老僧罪过。


师因上元日僧问千灯互照[纟*系]竹交音正恁 麽时佛法在什麽处师云谢布施僧云莫便 是和尚为人处也无师云大似不斋来。


东京法云法秀禅师因僧问不离生死而得 涅槃不出魔界而入佛界此理如何师云赤 土涂牛[女*(乞-乙+小)]僧云谢师答话师云适来道甚麽 僧拟议师便喝。


师在云居充维那时舜禅师每诃骂荐福怀 禅师说葛藤禅一日闻怀迁化于法堂上合 掌云且喜葛藤椿子倒了也师云我须与这 老汉理会一上及夜参又如前诃骂师出众 厉声云岂不见圆觉经中道舜遽云久立大 众伏惟珍重便归方丈师云这老汉通身是 眼骂得怀和尚也。


真州长芦应夫禅师因僧问古者道如来禅 即许老兄会祖师禅未梦见在未审如来禅 与祖师禅是同是别师云一箭过新罗僧拟 议师便喝。


杭州佛日智才禅师因僧问如何是道师云 水冷生冰僧云如何是道中人师云春雪易 消僧云毕竟如何谈论师鸣指一下。


北京天钵重元禅师因僧问如何是禅师云 入笼入槛僧抚掌师云跳得出是好手僧拟 议师云了。


台州瑞岩子鸿禅师因僧问法尔不尔如何 指南师云话堕也僧云乞师指示师呵呵大 笑。


师因僧问如何是真实体师云鍼札不入僧 云如何是真实用师云清风在掌僧云离此 二途如何是向上一路师云欠汝一问。


师因僧问如何是祖师西来意师云拂衣瞻 汉月飞锡过中天僧云意旨如何师云熊耳 崔嵬千古色少林苍翠几流芳僧云谢师答 话师云师子咬人韩卢逐块便打。


江州栖贤智迁禅师示众云是什麽物得恁 麽顽顽嚚嚚腼腼睍睍拊掌诃诃大笑云今 朝巴鼻直是黄面瞿昙通身是口也分疏不 下久立。


舒州三祖冲会禅师因僧问如何是第一义 谛师云百杂碎僧云恁麽则褒禅一会不异 灵山师云将粪箕扫帚来。


师因僧问生也犹如着衫死也还同脱裤未 审意旨如何师云譬如闲僧云为甚麽如此 师云因行不妨掉臂。


越州天章元善禅师一日因僧问大无外小 无内既无内外毕竟是箇什麽物师云开口 见胆僧云学人未晓师云苦中苦僧云为众 竭力祸出私门师云教休不肯休须待雨霖 头便打。


无为军铁佛因禅师因僧问取不得捨不得 不可得中只麽得未审得箇什麽师展两手 僧礼拜师云不要诈明头。


侍郎杨杰一日因芙蓉楷禅师相会侍云与 师相别几年也蓉云七年侍云学道来参禅 来蓉云不打这鼓笛侍云恁麽则空游山水 百无所能也蓉云别来未久善能高鑑侍乃 大笑。

 

续青原下第十二世


东京净因枯木法成禅师(嗣芙蓉楷)师问僧甚处 人僧云西川师云几时离乡僧云前年二月 师云未离本国一句作麽生道僧云通身是 口难为秖对师云犹是离家失业句僧无语 师打一拂子云枉踏几緉草鞋。


东京法云善本禅师(嗣圆照本)因僧问九夏赏劳 即不问从今向去事如何师云光剃头净洗 钵僧云谢师指示师云滴水难消。


师因僧问宝塔元无缝如何指示人师云烟 霞生背面星月绕簷楹僧云如何是塔中人 师云竟日不知尘世事长年占断白云乡僧 云向上更有事也无师云太无猒生。


舒州投子修顒禅师一日陞堂纔有僧出师 云错僧云什麽处是错师云不信道。


润州金山善宁禅师因僧问竿木随身逢场 作戏选佛场开请师方便师云文不加点僧 云可谓今古罕闻师云且道是什麽题目僧 拟议师便打。


苏州定慧遵式禅师因僧问南泉斩猫儿意 旨如何师便打僧云犹是学人疑处师云十 万八千僧云忽遇赵州时如何师云卖金须 是买金人。


金陵保宁子英禅师(嗣法云秀)因僧问山河大地 不作眼见耳闻时如何师云只恐不与麽僧 云便与麽时如何师云山高水深僧无语师 云幸自可怜生刚被他瞒却。


真州长芦宗[〡*(耜-耒)*责]禅师(嗣长芦夫)因僧问六门未息 时如何师云鼻孔里烧香僧云学人不会师 云耳朵里打鼓僧云如何是无功之功师云 泥牛不运步天下没荒田僧云恁麽则功不 浪施也师云虽然广大神通未免遭他痛棒。


潭州等觉法思禅师因僧问如何是佛法大 意师云灯笼挂露柱僧云学人未会师云佛 殿对山门僧云向上更有事也无师云大海 若知足百川应倒流。


澧州夹山自龄禅师(嗣佛日才)因僧问金鸡啄破 琉璃壳玉兔挨开碧海门此是人间光影如 何是祖师机师云针札不入僧云只如眹兆 未生巳前作麽生道师举拂子僧云如何领 会师云斫额望扶桑。


明州育王昙振禅师(嗣瑞岩鸿)示众云今日布袋 头开还有买卖者麽时有僧出云有师云不 作贵不作贱作麽生酬价僧无语师云老僧 失利便归方丈。

 

续青原下第十三世


真州长芦真歇清了禅师(嗣丹霞淳)师参丹霞霞 问如何是空劫巳前自己师拟对霞云你闹 在且去一日登钵盂峰豁然契悟归白霞霞 掌云将谓你知有师便礼拜。


师一日因丹霞陞堂云日照孤峰翠月临溪 水寒祖师玄妙诀莫向寸心安便下座师直 向前云和尚今日谩某甲不得也霞云试举 我今日底看师良久霞云将谓你瞥地师拂 袖便出。


师一日看厨下煮麵忽桶底脱麵泼地上众 皆失声云可惜师云桶底脱自合欢喜因甚 却烦恼僧云和尚即得师云灼然可惜一桶 麵。


师问僧云你死后烧作灰撒了骨头向什麽 处去僧便喝师云好一喝只是不得翻款僧 又喝师云公桉未圆更喝始得僧无语师便 打云这死汉。


师一日普请路逢一僧师以拄杖指地上竹 檐僧拈起云短些子师噼嵴打云这里是什 麽所在说长说短。


明州天童宏智正觉禅师参丹霞霞问如何 是空劫巳前自己师云井底虾蟆吞却月三 更不借夜明帘霞云未在更道师拟议霞打 一拂子云又道不借师礼拜霞云何不道取 一句师云某甲今日失钱遭罪。


师因僧问清虚之理毕竟无身时如何师云 文彩未痕初消息难传际僧云一步密移玄 路转通身放下劫壶空师云诞生就父时合 体无遗照僧云理既如是事作麽生师云历 历纔回分化事十方机应又何妨僧云恁麽 则尘尘皆现本来身去也师云透一切色超 一切心僧云如理如事又作麽生师云路逢 死蛇莫打杀无底篮子盛将归。


师因僧问如何是向去底人师云白云投壑 尽青嶂倚空高僧云如何是却来底人师云 满头白髮离岩谷半夜穿云入市廛僧云如 何是不来不去底人师云石女唤回三界梦 木人坐断六门机。


右自青原下十一世续至十四世共一百 二十人见录机缘四十七则南岳青原二 泒下至此续添二卷[总-囱+匆]四百单六人内一 百三十一人见录机缘[总-囱+匆]二百五十九则 间有遗漏伫冀好事者採摭续之。


宗门统要续集卷第二十


音释


橛 (其月切)。 臭 (尺救切与臭同)。 赈 (止忍切举救也)。 磕 (克盍切)。 颺 (馀亮 切)。 崭 (士衔切崭岩也)。 獠 (卢皓切西南夷名)。 [渐/耳] (尼止切指物貌)。 阆 (音浪)。 摵 (所责切)。 浃 (子协切洽也)。 嚚 (鱼巾切)。 腼 (他典切与腼同)。 睍 (胡典 切)。

Tags: 责任编辑:思过黑鹰
】【打印繁体】【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永乐北藏 第154-155册 目录 下一篇永乐北藏 第167册 目录
清净莲海佛学网: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交流论坛 联系我们
本站声明:本站资源来源于互联网,如侵犯了你的版权,请你联系我们,我们将在收到消息后24小时内删除。
清净莲海佛学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