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文章

·邢台北盆水龙泉寺 09-17
·邢台泰兴寺 09-17
·邢台观音寺 09-17
·邢台天宫寺 09-17
·邢台天元普贤寺 09-17
·邢台石佛寺 09-17
·邢台北和寺 09-17
·邢台法灵寺 09-17
·邢台宁晋县云台寺 09-17
·邢台普光寺 09-17

文库热门

·邢台北盆水龙泉寺 09-17
·邢台泰兴寺 09-17
·邢台观音寺 09-17
·邢台天宫寺 09-17
·邢台天元普贤寺 09-17
·邢台石佛寺 09-17
·邢台北和寺 09-17
·邢台法灵寺 09-17
·邢台宁晋县云台寺 09-17
·邢台普光寺 09-17

TOP

宗门统要正续集 【二十卷】(一)
2017-08-31 20:40:34 来源:清净莲海佛学网 作者: 【 】 浏览:6046次 评论:0

永乐北藏 第一百五十四册 No. 1519


宗门统要续集序


扶二


径山兴圣万寿禅寺住持沙门希陵撰


灵鹫拈花之旨独付饮光少林得髓之传惟 称可祖西竺圣师授受同印乎一心东土宗 泒流分各显其大用不历渐阶之次直跻圣 地之归自五叶传芳千灯续焰正法眼流通 于震旦盛矣哉其有机缘启投鍼之契问答 凑激电之驰传灯诸录载之详备统要收亦 纶贯耳是以古林禅师以透古今眼具通变 机来后来提唱宗师续前代统要玄旨执金 錍而刮众膜握宝剑而断群疑若不显龙骧 虎骤之机安知有玉振金声之作盖纪实以 传信非润色之虚文也延祐庚申谨序。


重开宗门统要序


龙图阁直学士左朝请郎提举江州太平观耿延禧撰


大宝积经云如来所演八万四千法藏声教 皆名为文离诸一切言音文字理不可说是 名为义又云若诸经中文句广博能令众生 心意踊跃名不了义若有宣说文句及心皆 同灰烬是名了义大涅槃经云若人闻说大 涅槃一字一句不作字相不作句相不作闻 相不作佛相不作说相如是义者名无相相 以是观之诸佛以无说说其来久矣达磨西 来重为拈出为其拘滞于教相也则曰教外 别传不立文字为其委曲于情解也则曰直 指人心见性成佛是故答第一义谛曰廓然 无圣则怜其不契而渡江慧可再拜依位而 立则以为得髓而传法是岂与诸佛有异耶 盖所谓当机觌面提觌面当机疾如石火电 光拟议即差念起情生斯为关锁耳故余尝 论之如来老婆心切乃曰正法眼藏分付摩 诃迦叶临济丈夫气[既/木]乃曰正法眼藏向这 瞎驴边灭却是二老子同曲异调若闻余是 说言语及心皆同灰烬不作一字一句及诸 名相则如来禅祖师禅庶几意领而神解乎 宗门统要首以西竺诸佛继以东震诸祖及 前世宗匠所以指导后学与后世作家所以 抉剔前人者合为一书皆出乎文字而直指 人心学者不可不家有而日见之豫章李氏 镂板以传兵火之馀既已烟灭莆阳天宁长 老慧泽既传心宗复明教意知如来祖师禅 等无有异乃命刊行以垂久远求余为序以 冠篇首昔僧问巴陵祖意教意是同是别陵 云难寒上树鸭寒下水又问三乘十二分教 则不疑如何是宗门中事师云不是衲僧分 上事如何是衲僧分上事曰贪观白浪失却 手桡若知此者则三世诸佛无所说历代祖 师未尝传统要徒集葛藤居士戏加序引可 付之一笑而已矣。


绍兴三年二月 日序

 

续集宗门统要序


前集贤待制承事郎冯子振 撰

 

建溪沙门永沸鼎松声浓茶粥面髮鬚净铲 肘睫俱醒遂取佛祖卑钵馀馨牵连鼻孔深 灯冷焰拨剔眉豪追惟南岳让青原思从上 的传析之二泒杨歧会而上始马祖一传十 一世为南岳宗投子青而上始石头迁传一 十世为青原宗既次第其人复次第其语号 其书曰宗门统要膏髓直指皮肤破除两叶 流根荫云羃砌一策一警一磕一筑政使投 缾试水舌全吞没可把之沤拂盏扬汤胸自 隽不能言之味元符之笔已绝坠绪之踵渐 移元运天开梵田日闢竞尊慈氏之教孰诀 正途之歧乃有古林茂和尚价重岩泉名喧 宇宙亲逢昭代垂亿万祀之昌辰径补禅宗 馀二百年之罅谱杨歧黄龙下起白云端保 宁勇隆庆閒真净文晦堂心逮松源岳淛翁 琰心闻贲又七世而止投子天衣下起芙蓉 楷圜照本逮石窗恭灵隐光又四世而止南 岳下十二世接逮十八世[总-囱+匆]二百八十六人 见录机缘二百一十二则青原下十一世接 逮十四世[总-囱+匆]一百二十人见录机缘四十七 则为宗门统要续集示衲子坦途开人天正 眼可谓星分次舍澄霄县璀璨之珠玑春满 园池遍界现芬芳之葩萼纲一提而万目之 罗大展领一挈而千腋之裘毕舒此岸舟来 焉用隔江唤渡别峰塔立何消聚土合尖花 笑浪拈竹鸣休击然而茫茫业识种种情尘 蝇解冥鑽蟫能旁蠹针磁罔具溟波迷犯斗 之津锹锸徒施沙穴失藏珍之所忍纷然其 肴乱将持此以安归向非古林竖硬嵴梁亚 摩醯眼施胆力于威音色相之上首澡肝膈 于饮光顶[宁*页]之最初安得第一义谛舌本放 六合澜翻不二法门脚跟剿诸方露布学人 于此摩尼炳耀台镜互融静定中句意亭亭 卜度外话头了了作家炉[糒-米+革]入煅炼者粒粒 精金旧宅宫商依促拍者泠泠雅操岂比纱 窗映月影弥即而迹弥疏布鼓认雷音逾似 而魄逾远铸逢区冶剑凛然锋嗅遇耆婆草 浑是药海粟居士早惭凿脱晚悟[参-(彰-章)+(恭-共)]寻冯长 老斜日梦回记久别光明之洞永嘉师一宿 惊觉尚相忘证道之歌稽首宗乘书心序引。

 

宗门统要续集卷第一(上)


宋建康沙门宗永集


元建康保宁禅寺住持沙门清茂续集


大觉世尊释迦文佛


世尊纔生下一手指天一手指地周行七步 目顾四方云天上天下唯我独尊。


云门偃云我当时若见一棒打杀与狗子 喫贵图天下太平。 雪窦显云便与掀倒 禅床。 法眼益云云门气势甚大要且无 佛法道理时有老宿代云将谓无人证明。 雪窦云钩在不疑之地。 琅琊觉云云门 可谓将此深心奉尘刹是则名为报佛恩。 云峰悦云云门虽有定乱之谋且无出身 之路。


续法昌遇云好一棒太迟生未离兜率脚 跟下好与一锥岂到今日虽然如是也是 贼过后张弓。 天童华云云门此话虽行 未免落他陷阱黄面老子末上卖峭正是 依草附木二俱不了以左手拍禅床云过 这边着汝诸人还知明果落处么珊瑚枕 上两行泪半是思君半恨君。


世尊在灵山会上拈花示众是时众皆默然 唯迦叶尊者破颜微笑世尊云吾有正法眼 藏涅槃妙心实相无相微妙法门不立文字 教外别传付嘱摩诃迦叶。


白云端云迦叶善观风云别气色虽然如 是还觉顶门重么。 


黄龙心云直下穿过 髑髅已是换却眼睛临危不在悚人向甚 处见释迦老子。


续云峰悦因僧问灵山拈花意旨如何答 云一言既出驷马难追问迦叶微笑意旨 如何答云口是祸门。


世尊一日至多子塔前命摩诃迦叶分座令 坐以僧伽梨围之遂告云吾有正法眼藏密 付于汝汝当护持传付将来无令断绝。


世尊于涅槃会上以手摩胸告众云汝等善 观吾紫磨金色之身瞻仰取足勿令后悔若 谓吾灭度非吾弟子若谓吾不灭度亦非吾 弟子时百万亿众悉皆契悟。


云峰悦云然则膏肓之门不足以发药云 峰今日且作死马医尔等诸人皮下有血 么。


续东禅观云其时众中有箇作者纔见以 手摩胸便出约住云瞿昙你者丑举止休 拈出也他若知非决定缄口免见百万亿 众堕邪倒见。


世尊般涅槃日迦叶尊者最后而至世尊乃 于椁中露双趺示之迦叶作礼请如来以三 昧火而自闍维即时金棺从七宝床升举遶 拘尸罗城七匝却还本处化火光三昧而自 焚之。


世尊一日陞座大众集定文殊白椎云谛观 法王法法王法如是世尊便下座。


芭蕉彻云忙忙者匝地普天。


世尊一日陞座大众集定迦叶白椎云世尊 说法竟世尊便下座。


芭蕉彻云两箇汉大似无孔笛遇着毡拍 板。


世尊一日陞座默然而坐阿难白槌云请世 尊说法世尊云会中有二比丘犯律行我故 不说法阿难以他心通观是比丘遂乃遣出 世尊还复默然阿难又白适来为二比丘犯 律是二比丘已遣出世尊何不说法世尊云 吾誓不为二乘声闻人说法便下座。


续南堂静云前箭犹轻后箭深。


世尊九十日在忉利天为母说法及辞天界 下时四众八部俱往空界迎有莲花色比丘 尼作念云我是尼身必居大僧后见佛不如 用神力变作转轮圣王千子围绕最初见佛 果满其愿世尊纔见乃诃云莲花色比丘尼 汝何得越大僧见吾汝虽见吾色身且不见 吾法身须菩提岩中宴坐却见吾法身。


荐福怀云莲花色比丘尼被热谩且致还 知瞿昙老人性命在别人手里么。


世尊因文殊至诸佛集处值诸佛各还本处 唯有一女人近彼佛坐入于三昧文殊乃白 佛云何此女人得近佛坐而我不得佛告文 殊汝但觉此女令从三昧起汝自问之文殊 遶女人三匝鸣指一下乃托至梵天尽其神 力而不能出世尊云假使百千文殊亦出此 女人定不得下方过四十二恒河沙国土有 罔明菩萨能出此女人定须臾罔明大士从 地涌出作礼世尊世尊敕罔明出罔明却至 女人前鸣指一下女子于是从定而出。


翠岩芝云僧投寺里宿贼打不防家。


五云逢云不唯文殊不能出此定但恐如来 也出此定不得秪如教意怎生体解。 世尊在尼拘律树下坐次因二商人问世尊 还见车过不世尊云不见商人云还闻不世 尊云不闻商人云莫禅定不世尊云不禅定 商人云莫睡眠不世尊云不睡眠商人乃歎 言善哉善哉世尊觉而不见遂献白[迭*毛]两[暇-日]。 世尊因波斯匿王问胜义谛中有世俗谛不 若言无智不应二若言有智不应一一二之 义其义云何佛云大王汝于过去龙光佛法 中曾问此义我今无说汝今无闻无说无闻 是名一义二义。


翠岩真云波斯匿王善问不善答世尊善 答不善问一人理上偏枯一人事上偏枯 翠岩当时若见点一把火照看黄面老面 皮厚多少。


续荐福怀云诸仁者大王分明问世尊分 明答宾主历然作么生说箇无说无闻底 道理。


世尊因见文殊在门外立乃云文殊文殊何 不入门来文殊云我不见一法在门外何以 教我入门。


报慈遂徵云为复是门外语门内语。


沩 山哲代云吾不如汝。


续黄龙新云文殊恁么道入得门入不得 门若入得门冰消瓦解。


世尊一日坐次见二人舁猪过乃问这箇是 甚么人云佛具一切智猪子也不识世尊云 也须问过。


大阳玄云不因世尊问洎乎忘却。


续地藏恩云瞿昙老汉也是无端大似节 目上更生节目忽被二人呵呵大笑舁猪 便行一场[怡-台+么][怡-台+罗]。


世尊因有异学问诸法是常耶世尊不对又 问诸法是无常耶亦不对异学云世尊具一 切智何不对我世尊云汝之所问皆为戏论。 世尊一日示随色摩尼珠问五方天王此珠 而作何色时五方天王互说异色世尊复藏 珠入袖却抬手云此珠作何色天王云佛手 中无珠何处有色世尊歎云汝何迷倒之甚 吾将世珠示之便各强说有青黄赤白吾将 真珠示之便总不知时五方天王悉皆悟道。 世尊因乾闼婆王献乐其时山河大地尽作 琴声迦叶起作舞王问迦叶岂不是阿罗汉 诸漏巳尽何更有馀习佛云实无馀习莫谤 法也王又抚琴三遍迦叶亦三度作舞王云 迦叶作舞岂不是佛云实不曾作舞王云世 尊何得妄语佛云不是妄语汝抚琴山河大 地木石尽作琴声岂不是王云是佛云迦叶 亦复如是所以实不曾作舞王乃信受。


修山主问澄源禅师乾闼婆王奏乐直得 须弥岌峇海水腾波迦叶作舞作么生会 源云迦叶过去世曾作乐人来习气未除 修云须弥岌峇海水腾波又作么生澄源 休去。


法眼代云正是习气。


世尊因外道问昨日说何法世尊云说定法 外道云今日说何法世尊云不定法外道云 昨日说定法今日何说不定法世尊云昨日 定今日不定。


五祖戒云何得将别人物作自己用。


沩 山哲云世尊大似看楼打楼大沩即不然 待问昨日说定今日何说不定但云非汝 境界。


续荐福怀云黄面老子被外道拶着出自 偶然虽然如此邪正未分若人辩得许你 顶门具眼。


世尊因五通仙人问世尊有六通我有五通 如何是那一通佛召五通仙人五通应诺佛 云那一通你问我。


雪窦显云老胡元不知有那一通却因邪 打正。


琅琊觉云世尊不知可谓因正而 打邪五通因邪而打正。


翠岩芝云五通 如是问世尊如是答要且不会那一通。 云峰悦云大小瞿昙被外道勘破了有傍 不肯底么出来我要问你作么生是那一 通。


云盖本云世尊如是召五通如是应 作么生是那一通良久云奼女已归霄汉 去獃郎犹向火边栖。


世尊因普眼菩萨欲见普贤不能得见乃至 三度入定遍观三千大千世界觅普贤不能 得见而来白佛佛云汝但于静三昧中起一 念便见普贤普眼于是纔起一念便见普贤 向空中乘六牙白象。


云居舜云诸仁者且作么生会云居道普 眼推倒世尊世尊推倒普眼你道普贤在 甚处。


世尊因自恣日文殊三处过夏迦叶欲白椎 摈出纔拈椎乃见百千万亿文殊迦叶尽其 神力椎不能举世尊遂问迦叶汝拟摈那箇 文殊迦叶无对。


续昭觉勤云可惜放过一着待释迦老子 道你欲摈那箇文殊便与一椎看他作么 合杀。 


云居元云一家有事百家忙。 世尊因长爪梵志索论义预约云我义若堕 我自斩首世尊云汝义以何为宗志云我义 以一切不受为宗世尊云是见受不志拂袖 而去行至中路乃省谓弟子云我当回去斩 首谢世尊弟子云人天众前幸当得胜何以 斩首志云我宁于有智人前斩首不于无智 人前得胜乃歎云佛置我两处负门若我说 是见我受是负门处麤故众人所共知第二 负门处细我欲不受以少人知作是念已而 白佛言世尊一切不受是见亦不受佛语梵 志汝不受一切法是见亦不受则无所破与 众人无异何用贡高而生憍慢梵志不能致 答默自念言我负堕处世尊不彰我负不言 是非得大甚深法是最可恭敬即于坐处得 法眼净(有本小异大同)。


世尊将诸圣众往第六天说大集经敕他方 此土人间天上一切狞恶鬼神悉皆集会受 佛付嘱拥护正法设有不赴者四天门王飞 热铁轮追之令集既集会已无有不顺佛敕 者各发弘誓拥护正法唯有一魔王谓世尊 云瞿昙我待一切众生成佛尽众生界空无 有众生名字我乃发菩提心。


荐福怀云临危不变真大丈夫诸仁者作 么生着得一转语与黄面老子出气寻常 神通妙用智慧辩才到此总用不着尽阎 浮大地人无不爱佛到这里何者是佛何 者是魔还有人辩得么良久云欲得识魔 么开眼见明欲得识佛么合眼见暗魔之 与佛以拄杖一时穿却鼻孔。


续南堂静云当时我若作世尊即向他道 大众魔王已发心竟应当如是住不然道 汝唤什么作众生拟开口与一铁轮。


径 山杲云天衣老汉恁么批判直是奇特虽 然如是未免话作两橛若向何者是佛何 者是魔处便休去不妨令人疑着却云欲 识魔么开眼见明欲识佛么合眼见暗郎 当不少又云魔之与佛以拄杖一时穿却 鼻孔雪上加霜妙喜却与黄面老子代一 转语待这魔王道众生界空无有众生名 字我乃发菩提心只向伊道几乎错唤你 作魔王此语有两负门若人捡点得出许 伊具衲僧眼。


东禅观云怪哉浅草拨着 一箇大虫上门上户咬人火急可惜当时 放过性空若作世尊待魔王道众生界空 无有众生名字我乃发菩提心只消道箇 担板汉非唯塞断咽唯亦乃教伊转动不 得虽然如是相识满天下知心能几人。 世尊与阿难行次见一古佛塔世尊便作礼 阿难云此是什么人塔世尊云此是过去诸 佛塔阿难云过去诸佛是什么人弟子佛云 是吾弟子阿难云应当如是。


德山密云过去是现在弟子实有此理。 世尊因比丘问我于世尊法中见处即有证 处未是世尊当何所示佛云比丘某甲当何 所示是汝此问。


世尊成道后在逝多林中一树下跏趺而坐 有二商人以五百乘车经过林畔有二车牛 不肯前进商人乃讶见之山神报言林中有 圣人成道经逾四十九日未食汝当供养商 人入林果见一人端然不动乃问云为是梵 王耶帝释耶山神耶河神耶世尊微笑举袈 裟角示之商人顶礼遂陈供养。


世尊因外道问不问有言不问无言世尊据 坐外道赞歎云世尊大慈大悲开我迷云令 我得入乃作礼而去阿难寻白佛外道得何 道理称赞而去世尊云如世良马见鞭影而 行。


五祖戒云大小世尊被阿难一状领过又 出语云汝何所问。


法眼益因百丈尝请 益叙语未终眼云住住汝拟向世尊良久 处会那丈从此悟入。


雪窦显云邪正不 分过犹鞭影又云诸禅德迷云既开决定 见佛还许他同[参-(彰-章)+(恭-共)]也无若共相委知则天 下宗师并为外道伴侣如各非印证则东 土衲僧不如西天外道。


翠岩芝云大小 世尊被外道当面涂煳秪如外道云令我 得入要且未梦见在既不曾梦见为什么 却悟去。


琅琊觉云依稀似曲纔堪听又 被风吹别调中。


翠岩真云六合九有缁 黄青紫一一交[参-(彰-章)+(恭-共)]咸言良久据坐不对要 且不是又举诸家拈了复云于戏假如鶖 子满慈运智摛辞驰神作用何益之有。 道吾真云世尊隻眼通三界外道双眸贯 五天。


杨歧会云世尊辍己从人外道乃 因斋庆赞。


沩山哲云外道怀藏宝镜世 尊亲为高提直得森罗显焕万象历然又 得阿难金钟再击四众共闻然虽如是大 似二龙玩珠长他智者威狞。


续云居齐云什么处是外道悟处众中道 世尊良久时便是举鞭处恁么会还得不。 昭觉勤云外道因邪打正世尊看楼打楼 阿难不善傍观引得世尊拖泥带水若据 山僧见处待他问不问有言不问无言和 声便打及至阿难问外道有何所证亦和 声便打何故杀人须是杀人刀活人须是 活人剑。


世尊一日敕阿难食时将至汝当入城持钵 阿难应喏佛云汝既持钵须依过去七佛仪 式阿难便问如何是过去七佛仪式佛召阿 难阿难应喏佛云持钵去。


世尊因耆婆善别音响至一塚间见五箇髑 髅乃敲一髑髅问耆婆此生何处耆云生人 道世尊又敲一云此生何处耆云生天道世 尊又别敲一云此生何处耆婆罔知生处。 世尊因黑爪梵志运神力以左右手擎合欢 梧桐花两株来供养佛召云仙人梵志应喏 佛云放下着梵志遂放下左手一枝花于佛 前佛又召仙人放下着梵志又放下右手一 枝花佛又云仙人放下着梵志云世尊我今 空身而住更教放下箇什么佛云吾非教汝 放捨其花汝当放捨外六尘内六根中六识 一时捨却无可捨处是汝免生死处梵志于 言下悟无生忍(有本小异大同)。


世尊于灵山会上五百比丘得四禅定具五 神通未得法忍以宿命智通各各自见过去 杀父害母及诸重罪于自心内各各怀疑于 甚深法不能证入于是文殊承佛神力遂手 握利剑持逼如来世尊乃谓文殊曰住住不 应作逆勿得害吾吾必被害为善被害文殊 师利尔从本已来无有我人但以内心见有 我人内心起时我必被害即名为害于是五 百比丘自悟本心如梦如幻于梦幻中无有 我人乃至能生所生父母于是五百比丘同 赞歎云文殊大智士深达法源底自手握利 剑持逼如来身如剑佛亦尔一相无有二无 相无所生是中云何杀。


续天童杰云为人须为切杀人须见血文 殊费尽腕头气力要且不知此剑来处带 累释迦老子通身是口也分疏不下五百 比丘恁么悟去入地狱如箭射忽若踏翻 大海趯倒须弥云门扇子[跳-兆+孛]跳上天筑着 帝释鼻孔东海鲤鱼打一棒雨似盆倾又 作么生商量良久云自从舞得三台后拍 拍元来总是歌。


世尊因地布髮掩泥献花于然灯然灯见布 髮处遂约退众乃指地云此一方地宜建梵 刹时众中有一贤于长者持标于指处插云 建梵刹已竟时诸天散花赞云庶子有大智 矣。


世尊因七贤女游尸陀林一女指尸谓诸姊 云尸在这里人向甚处去中有一姊云作么 作么诸姊谛观各各契悟感帝释散花云唯 愿圣姊有何所须我当终身供给女云我家 四事七珍悉皆具足惟要三般物一要无根 树子一株二要无阴阳地一片三要叫不响 山谷一所帝释云一切所须我悉有之若三 般物我实无得女云汝若无此争解济人帝 释遂同往白佛佛言憍尸迦我诸弟子大阿 罗汉悉皆不解此义惟有诸大菩萨乃解此 义。


续黄龙心云树子若无宁善给济既要给 济心不虚发如今有求无根树子将何祗 对。


宝峰文云大众且道帝释是会不会 又道善说般若感我天宫又道无无根树 子大众且作么生明得不孤负圣女若也 不会不得孤负帝释归宗亦有箇无位真 人憨憨痴痴跛跛挈挈且恁么过时喝一 喝。


世尊因调达谤佛生身入地狱遂令阿难传 问你在地狱中安不达云我虽在地狱如三 禅天乐佛又令阿难传问你还求出不达云 我待世尊来便出阿难云佛是三界大师岂 有入地狱分达云佛既无入地狱分我岂有 出地狱分。


翠岩真云亲言出亲口。


世尊因文殊起佛见法见议世尊威神摄向 二铁围山。


五云逢云什么处是二铁围山还会么如 今若有人起佛见法见五云与烹茶两瓯 且道是赏伊是罚伊同教意不同教意。 续白云端云大众世尊当时无大人相如 今若有向承天这里起佛见法见承天终 不敢教动着他何谓如此但得雪消去自 然春到来。


五祖演云白云则具大慈悲 遂拍手云曼殊室利普贤大士不审今后 更敢也无自云一度被蛇伤怕见断井索。 世尊临入涅槃文殊大士请佛再转法轮世 尊咄云文殊吾四十九年住世未曾说一字 汝请再转法轮是吾曾转法轮耶。


续雪峰空云且道世尊从文殊请不从文 殊请。


昔城东有一老母与佛同生而不欲见佛每 见佛来即便回避虽然如此回顾东西总皆 是佛遂以手掩面于十指掌中亦总是佛。


雪窦显云诸上座他虽是箇老婆宛有丈 夫之作既知回避稍难不免吞声饮气如 今不欲见佛即许你切忌以手掩面何以 明眼底觑着将谓雪窦门下教你学老婆 禅。


富楼那问佛清净本然云何忽生山河大地。 琅琊因僧问乃厉声云清净本然云何忽 生山河大地僧有省。 荐福信云先行不 到末后太过。


续五祖演云金屑虽贵落眼成翳。 灵隐 岳云日长夜短诸人还勐省么青天复青 天打失髑髅前看看日又夜争教人少年。 殃崛摩罗因持钵至一长者家其家妇人正 值产难子母未分长者云瞿昙弟子汝为至 圣当有何法能免产难殃崛语长者云我乍 入道未知此法待我回问世尊却来相报及 返具事白佛佛告殃崛汝速去报言我自从 贤圣劫来未曾杀生殃崛奉佛语即往告之 其妇得闻即免产难。


宗门统要续集卷第一(上)


音释



鍼 (诸深切与针同)。 錍 (正作鎞边迷切掠器)。 镂 (郎[一/旦]切凋刻也)。 磕 (克盍切)。 隽 (祖峻切与俊同)。 祀 (祥里切年也)。 璀灿 (璀七罪切灿七旦切璀灿玉光 也)。 蟫 (大含切白鱼虫)。 磁 (牆之切引铁石)。 锹 (七宵切臿也)。 锸 (测洽切。锹 也)。 膈 (古额切胸膈也)。 [宁*页] (乃挺切顶也)。 跟 (古痕切足踵也)。 勦 (子小切绝 也)。 [糒-米+革] (蒲拜切吹火韦囊也)。 集 悚 (息勇切)。 舁 (羊诸切两手对举也)。 岌峇 (岌鱼及切山高貌峇口合切山 窟也)。 獃 (鱼开切痴也)。 奼 (陟嫁切奼女水银也)。 狞 (尼耕切大恶也)。 橛 (其月 切)。 沩 (俱为切)。 哲 (之列切)。 喏 (人者切)。 腕 (乌贯切手腕也)。 趯 (他历 切)。 [跳-兆+孛]跳 ([跳-兆+孛]蒲没切跳也弔切)。 觑 (七虑切同视也)。

Tags: 责任编辑:思过黑鹰
】【打印繁体】【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永乐北藏 第154-155册 目录 下一篇永乐北藏 第167册 目录
清净莲海佛学网: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交流论坛 联系我们
本站声明:本站资源来源于互联网,如侵犯了你的版权,请你联系我们,我们将在收到消息后24小时内删除。
清净莲海佛学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