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文章

·忻州市五台山普乐寺   &nb 05-16
·忻州市五台山普安寺(普庵寺) 05-16
·忻州市五台山狮子窝大护国文殊寺 05-16
·忻州市五台山法喜寺 05-16
·忻州市五台山弥陀院 05-16
·忻州市五台山真容寺 05-16
·忻州市五台山东台顶望海寺 05-16
·五台山南台顶普济寺 05-15
·忻州市五台山西台顶法雷寺 05-15
·忻州市五台山北台顶灵应寺 05-15

文库热门

·忻州市五台山普乐寺   &nb 05-16
·忻州市五台山普安寺(普庵寺) 05-16
·忻州市五台山狮子窝大护国文殊寺 05-16
·忻州市五台山法喜寺 05-16
·忻州市五台山弥陀院 05-16
·忻州市五台山真容寺 05-16
·忻州市五台山东台顶望海寺 05-16
·五台山南台顶普济寺 05-15
·忻州市五台山西台顶法雷寺 05-15
·忻州市五台山北台顶灵应寺 05-15

TOP

宗门统要正续集 【二十卷】(六)
2017-08-31 20:40:34 来源:清净莲海佛学网 作者: 【 】 浏览:6151次 评论:0

宗门统要续集卷第五


扶七


宋建溪沙门宗永集


元建康保宁禅寺住持沙门清茂续集

 

南岳下第三世


赵州从谂禅师(嗣南泉愿)问南泉离四句绝百非 请师道泉便下座归方丈师云这老汉寻常 口吧吧地今日被我一问直得无言可对侍 者云莫道和尚无语好师便与一掴云这一 掴合是王老师喫。


师又一日问明头合暗头合泉便归方丈师 乃归堂云这老和尚被我一问直得无言可 对首座云莫道和尚无言自是上座不会师 便与首座一掌云这一掌合是堂上老汉喫。


五祖戒云正贼走了逻踪人喫棒又云南 泉当断不断返招其乱。


续云居舜云诸人作麽生会有底便道首 座落他绻缋与麽会又争得山僧道赵州 大似傍若无人。


师因南泉一日闭却方丈门用灰围着门外 云若有人道得即开或有秪对多不契独师 云苍天苍天南泉便开门。


师因僧游五台山凡问一婆云台山路向甚 处去婆云蓦直去僧纔行三五步婆云好箇 师僧又恁麽去后有举似师师云待我去为 勘过这婆子明日便去亦如是问婆亦如是 对师归谓众曰台山婆子我为勘破了也。 报慈遂云前来僧也与麽问答后来赵州 也与麽问答且道甚处是勘破处又云非 唯被赵州勘破亦被这僧勘破。 


琅琊觉 云大小赵州去这婆子手里丧身失命然 虽如此错会者多。 


沩山哲云天下衲僧 只知问路老婆要且不知脚下泥深若非 赵州老人争显汗马功高。


师到黄檗檗见来便闭却方丈门师乃于法 堂上叫救火救火檗开门捉住云道道师云 贼过后张弓。


保福展云黄檗有头无尾赵州有尾无头。 雪窦显云直是好笑笑须三十年忽有箇 衲僧问雪窦笑箇什麽笑贼过后张弓。


五祖戒云黄檗只会买贱不会卖贵赵州 因祸致福。


师问一婆子什麽处去婆云偷赵州笋去师 云忽遇赵州又作麽生婆连打两掌师休去。


雪窦显云好掌更下两掌也无勘处。 


续 五祖演云赵州休去作麽商量白云露箇 消息贵要诸人共知婆子虽行正令一生 不了赵州被打两掌咬定牙关婆子可谓 去路一身轻似叶赵州高名千古重如山。 师因侍者报大王来也师云万福大王者云 未到在师云又道来也。


黄龙南云头头漏泄罕遇仙陀侍者只解 报客不知身在帝乡赵州入草求人不觉 浑身泥水。


续白云端云其僧虽然罔措争奈王令已 行王令既行则海晏河清一句作麽生道 野老不知尧舜力鼕鼕打鼓祭江神。


师访茱萸纔上法堂萸云看箭师亦云看箭 萸云过师云中。


雪窦显云二俱作家盖是茱萸赵州二俱 不作家箭锋不相拄直饶齐发齐中也只 是箇射垛汉。


续报慈遂云且道二大老相见还有优劣 也无若捡点得出许你于中字上有箇入 处。


师一日于雪中倒云相救相救有僧便去身 边卧师便起去。


翠岩芝云此僧在赵州绻里还有人出得 麽。


续天童华云者僧如虫御木要见赵州天 地悬殊有般瞎汉便道报恩扶强不扶弱 殊不知我王库内无如是刀喝一喝。


师因僧问犬子还有佛性也无师云无僧云 上从诸佛下及蝼蚁皆有佛性犬子为甚却 无师云为伊有业识在。


翠岩芝云说有说无两彩一赛如今作麽 生。


师示众云至道无难唯嫌拣择纔有语言是 拣择是明白老僧不在明白里是汝还护惜 也无时有僧问既不在明白里护惜箇什麽 师云我亦不知僧云和尚既不知为甚道不 在明白里师云问事即得礼拜了退。


雪窦显云赵州倒退三千。


师因僧问至道无难唯嫌拣择是时人窠窟 不师云曾有人问我直得五年分疏不下。


雪窦显云识语不能转死却了也好与二 十棒这棒须有分付处若辨不出且放此 语大行。


师因僧问学人乍入丛林乞师指示师云喫 粥了也未僧云喫粥了师云洗钵盂去其僧 因此契悟。


云门偃云且道有指示无指示若言有赵 州向伊道箇什麽若言无者僧为甚悟去。

 

雪窦显云我不似云门为蛇画足直言向 你道问者如虫御木答者偶尔成文然虽 与麽瞎却衲僧眼作麽生免得此过诸仁 者要会麽还你赵州喫粥也未拈却者僧 喫粥了雪窦与你拄杖子归堂。 


云峰悦 云云门与麽道大似为黄门栽鬚与蛇画 足云峰则不然这僧于此悟去入地狱如 箭射。


续黄龙心云云门雪窦虽则善能锄强辅 弱捨富从贫要且不能安家立国乃问僧 只如上座朝来亦喫粥亦洗钵而今是迷 是悟其僧礼拜起师唤近前我有一柄拂 与汝归堂。 


龙门远云山僧今日喫粥了 也洗钵盂了也只是不悟既是为善知识 为甚麽不悟还会麽岂可唤锺作瓮终不 指鹿为马善人难犯水银无假冷地忽然 觑破管取一时放下。 


开福宁云大众且 道那里是者僧悟处还委悉麽几般云色 出峰顶一样泉声落槛前。 


径山杲云云 门大似阿脩罗王托动三有大城诸烦恼 海随后喝云寐语作麽。


师示众云今夜答话去也有解问者出来时 有僧出作礼师云比来抛砖引玉引得箇墼 子法眼举问觉铁觜先师意作麽生觉云如 国家拜将乃问甚人去得或有人出云某甲 去得须云汝去不得法眼云我会也。


雪窦显云灵利汉闻举便知落处然虽如 此放过觉铁觜夫宗师语不虚发出来必 是作家因什麽抛砖引墼诸禅德要识赵 州麽从前汗马无人识只要重论盖代功。 续长庆稜问觉铁觜那僧纔出礼拜为什 麽便将为墼子觉云适来那边亦有人恁 麽问庆云向伊道什麽觉云亦向伊恁麽 道。 


保寿沼云射虎不真徒劳没羽。 


昭 觉勤云诸方尽道赵州得逸群之用一期 施设不妨自在这僧要击节扣关闪电光 中卒着手脚不办觉铁觜能近取譬不坠 宗风法眼有通方鑑才便知落处敢问诸 人既是宗师为甚麽抛塼只引得箇墼子。 师问南泉知有底人向什麽处去泉云向山 前檀越家作一头水牯牛去师云谢师指示 泉云昨夜三更月到窗。


云峰悦云若不是南泉泊被打破蔡州。 师陞堂云纔有是非纷然失心还有答话分 也无时洛浦在众乃扣齿云居云何必师云 今日大有人丧身失命有僧云请和尚更举 师再举前话僧指傍僧云这僧作恁麽语话 师休去。


师因有老宿问近离甚处师云滑州宿云几 程到这里师云一躂到宿云好箇捷疾鬼师 云万福大王宿云[参-(彰-章)+(恭-共)]堂去师应喏喏。 师一日到僧堂后逢一僧乃问大众[总-囱+匆]向甚 处去僧云普请去师遂于袖中取刀度与云 老僧住持事繁请上座为我折倒却便引颈 向前其僧便走。


师因僧侍次遂挟起火问云会麽僧云不会 师云你不得唤作火老僧道了也复挟火云 会麽僧云不会师云此去舒州有投子和尚 汝去必为汝说其僧到投子子问近离甚处 僧云赵州子云赵州有何言句僧举前话子 云汝会麽僧云不会乞师指示子下禅床行 三步却问会麽僧云不会僧却迴赵州举前 话州云投子与麽不较多也。


师到保寿寿见来便背面而坐师乃展坐具 寿便起归方丈师收坐具便下去。


保福展云保寿忘头失尾赵州平地上喫 扑。


师到一菴主处问有麽有麽主竖起拳头师 云水浅不是泊船处便行又到一菴主处云 有麽有麽主亦竖起拳师云能纵能夺能取 能撮便作礼。


支提爱云赵州只见锥头利。 


云居舜云 赵州当时甚生意气虽然如是要且鼻孔 在二菴主手里。


续龙门远云菴主一等竖拳赵州因甚肯 一箇不肯一箇且道得失在什麽处赵州 勘破几多阿师菴主过了几多寒暑要识 赵州麽拍禅床左边一下要识二菴主麽 拍禅床右边一下还有捡点得出麽良久 云易开终始口难保岁寒心。 


沩山果云 泣露千般草吟风一样松为什麽肯一箇 不肯一箇若向者里见得释迦不先弥勒 不后坐断要津天长地久苟或未然月菴 为诸人下箇注脚良久云若不如是争知 如是。


师问新到曾到此间麽僧云曾到师云喫茶 去或云不曾到师亦云喫茶去后院主云和 尚为甚曾到也云喫茶去不曾到也云喫茶 去师唤院主主应喏师云喫茶去。


保福展云赵州惯得其便。 


镜清怤举问 僧作麽生会僧便去清云邯郸学唐步。 雪窦显云这僧不是邯郸人为甚学唐步 若辨得出与汝茶喫。


续黄龙新云赵州喫茶宗门奇特到与不 到是白拈贼。 


开福宁云赵州门下不拣 高低一碗麤茶普同供养得其味者方知 冷灰里九转透瓶香如或未辨端倪不免 重下注脚南北东西万万千赵州待客岂 徒然莫嫌冷澹无滋味惯把芝麻一例煎 以拂子击禅床一下。


师在南泉时井楼上见泉过乃抱定柱悬一 脚云相救相救泉遂于踏梯上打云一二三 四五师便具威仪上方丈云适来谢和尚相 救。


续蒋山懃云一人将错就错一人看楼打 楼虽然如是父为子隐直在其中。 


径山 策云赵州悬羊头卖狗肉南泉有年无德 作这去就当时只好拽翻梯子教这汉一 生蹭蹬还知麽养子方知父慈。


师因南泉云今时人须向异类中行始得师 便问异即不问如何是类泉以手托地师遂 与一踏踏倒却向涅槃堂内云悔悔泉令侍 者去问悔箇什麽师云悔不更与两踏。


师因僧辞师问甚处去僧云诸方学佛法去 师竖拂云有佛处不得住无佛处急走过三 千里外逢人不得错举僧云与麽则不去也 师云摘杨华摘杨华。


续径山杲云有佛处不得住生铁秤槌被 虫蛀无佛处急走过撞着嵩山破灶堕三 千里外逢人不得错举两箇石人相耳语 恁麽则不去也此语已遍天下摘杨华摘 杨华唵摩尼达哩吽[口*癹]吒。 


灵隐岳举大 慧语了云大慧老人尽力只道得到这里 还知香山落处麽铁山崩倒压银山盘走 珠兮珠走盘密密鸳鸯闲绣出金针终不 与人看。


师闻沙弥喝[参-(彰-章)+(恭-共)]乃向侍者云教伊去侍者纔 教去沙弥便珍重师向傍僧云沙弥得入门 侍者在门外。


云居锡云什麽处是沙弥入门侍者在门 外这里会得便见赵州。


师因南泉示众云道非物外物外非道师乃 问如何是物外道泉便打师捉住棒云已后 莫错打着人泉云龙蛇易辨衲子难暪。


雪窦显云赵州如龙无角似蛇有足当时 不管尽法无民直须喫棒了趁出。


师因百丈问近离甚处师云南泉丈云南泉 有何言句师云未得之人直须悄然丈便喝 师作怕势丈云大好悄然师乃作舞出去。 续琅琊觉云赵州老人向师子窟中换得 爪牙。 


蒋山懃云作家相见彼此难搆茫 然悄然进前退后捏不成塑不就大路不 行草里走。


师问座主讲什麽经主云涅槃经师云问大 德一[暇-日]义得不主云问什麽义师以脚趯空 一趯吹一吹云这箇是什麽义主云经中无 此义师云脱空谩语汉此是五百力士揭石 义。


老宿代云和尚谩某甲谩大众。 雪窦显 别云和尚惯得其便。


师问僧曾看法华经麽僧云看来师云衲衣 在空闲假名阿练若诳惑世间人你作麽生 会其僧拟礼拜师云你披衲衣来麽僧云披 来师云莫惑我僧云如何得不惑去师云莫 取我语。


雪窦显云大小赵州龙头蛇尾诸人若能 辨得便乃识破赵州如或不明箇箇高拥 衲衣莫惑翠峰好。


师因二僧相推不肯作第一座主事白师师 云[总-囱+匆]教作第二座事云第一座教谁作师云 庄香着事云庄香了也师云戒香定香慧香 解脱香。


续天童华云赵州下一槌不妨惊群动众 仔细捡点将来也是泥里洗土块若是荐 福门下不用相推第一座也有人第二座 也有人第三座也有人虽然如是不免从 头注破第一座铁眼铜睛觑不破第二座 阳春白雪无人和第三座真实身心同达 磨且道与赵州是同是别若也会得许你 具一隻眼若也不会也许你具一隻眼有 箇衲僧出来道[总-囱+匆]不恁麽时如何对他道 切忌向鬼窟里作活计。


师因僧问昼昇兜率夜降阎浮于中摩尼为 甚不现师云道什麽其僧再问师云毗婆尸 佛早留心直至如今不得妙。


续黄龙清云赵州老汉若无后语未免奔 驰太平则不然纔见他道为什麽不现连 声便打教他痛后反思管取光明灿烂。 天童华云这一则公桉诸方未有人批判 蒋山今日与诸人着一转语洗脚上船。 师因僧问二龙争珠谁是得者师云老僧秪 管看。


雪窦显云看即不无争即不得且道扶者 僧扶赵州。


师示众云纔有是非纷然失心还有答话分 也无有僧出拊侍者一下云何不祗对和尚 师便归方丈后侍者请益适来僧是会不会 师云坐底见立底立底见坐底。


师因僧问至道无难唯嫌拣择如何得不拣 择师云天上天下唯我独尊僧云此犹是拣 择师云田库奴什麽处是拣择。


师与沙弥文远论义斗劣不斗胜胜者输胡 饼远云请和尚立义师云我是一头驴远云 我是驴冑师云我是驴粪远云我是粪中虫 师云你在彼中作什麽远云我在彼中过夏 师云把将胡饼来。


五祖戒云祸不单行。


琅琊觉云赵州文远也是萧何置律。


续径山杲云文远在驴粪中过夏面赤不 如语直赵州贪他少利赢得箇胡饼捡点 将来也是普州人送贼毕竟如何鹅王择 乳素非鸭类。


师问僧发足甚处僧云雪峰师云雪峰有何 言句示人僧云寻常道盖十方世界是沙门 一隻眼你等诸人向甚处疴师云闍黎若迴 寄箇锹子去。


保福展云南有雪峰北有赵州。


雪窦显云这僧既不从雪峰来可惜赵州 锹子。


琅琊觉云众中有云寄锹去埋却雪峰若 道寄钵盂去便道盛粥饭用狂解梦见作 麽商量不是僧繇手谩说学圆青。


师示众云此事的的没量大人出这里不得 老僧到沩山见僧问如何是祖师西来意沩 山云与我将床子来若是宗师须以本分事 接人始得时有僧问如何是祖师西来意师 云庭前柏树子僧云和尚莫将境示人师云 我不将境示人僧云如何是祖师西来意师 云庭前柏树子。


五祖戒代云和尚何以将别人物作自己 用。


师因僧辞乃问甚处去僧云雪峰去师云雪 峰忽问汝和尚有何言句汝作麽生道僧云 却请和尚道师云冬即寒夏即热又问忽然 更问汝毕竟事又作麽生僧无语师又代云 某甲亲从赵州来不是传语汉其僧后到雪 峰峰问甚处来僧云赵州来峰云赵州有何 言句僧举前话峰云须是我赵州始得。


玄沙备闻乃云大小赵州败阙也不知。 续云居锡徵玄沙语云甚处是赵州败阙 处若捡点得出是上座眼。


师问南泉如何是道泉云平常心是道师云 还可趣向不泉云拟向即乖师云不拟又争 知是道泉云道不属知不属不知知是妄觉 不知是无记若真达不疑之道犹如太虚廓 然荡豁岂可强是非耶师于言下顿悟玄旨。 续沩山果云恁麽也不得不恁麽也不得 恁麽不恁麽时如何竖起拂子云鲸吞海 水尽露出珊瑚枝。 k


灵隐岳云青天白日 悟箇什麽咄咄骊珠击碎苍龙窟。


师见僧扫地遂问与麽扫还得净洁也无僧 云转扫转多师云岂无拨尘者僧云谁是拨 尘者师[(厂@巳)*页]视云会麽僧云不会师云问取云 居去其僧后问云居如何是拨尘者居云这 瞎汉。


师到云居居云老老大大何不觅箇住处去 师云作麽生是某甲住处居云山前有古寺 基师云和尚自住取次到茱萸萸亦云老老 大大何不觅箇住处师云什麽处是某甲住 处萸云老老大大住处也不知师云三十年 弄马骑今日却被箇驴子扑沩山哲云云居 茱萸为人犹如为己争奈赵州不入者绻缋 然虽如是不得雪霜力焉知松柏操。


续大沩泰云云居茱萸只解把住不解放 行赵州只解放行不解把住捡点将来未 为全美且双放双收一句作麽生道毕竟 水须朝海去到头云定觅山归。


师因与文远行乃指一片地云这里好造箇 巡铺文远便去路傍立云把将公验来师遂 与一掴远云公验分明过。


衢州紫湖利踪禅师门下立牌牌上书云紫 湖有狗上取人头中取人腰下取人脚拟议 则丧身失命有新到纔相看师便喝云看狗 僧纔回首师便归方丈。


雪窦显云众中[总-囱+匆]道这僧着一口着即着 了也争奈这僧在敢问诸人紫湖狗着者 便死因什麽这僧在若无知方眼救得这 僧设使紫湖出世咬杀百千万箇有甚益 我当时若见先斫下牌然后入院待这老 汉喝云看狗与伊放出箇焦尾大虫如今 诸人要见麽日势稍晚归堂。


续神鼎諲云古人提唱一[暇-日]因缘你道恁 麽时下得甚麽语神鼎当时若在他会襄 即出云这畜生又云死又作退势。 


天童 华云这老汉虽惯得其便争奈咬这僧不 杀且道利害在什麽处。


师问刘铁磨久嚮刘铁磨莫便是不磨云不 敢师云左转右转磨云和尚莫颠倒师便打。


续蒋山懃云紫湖棒头有眼只为权柄在 手铁磨皮下有血饶他干木随身虽然柔 弱胜刚强且要话在。


师于夜半在堂内叫贼贼(或谓金峰又曰香严)众皆惊起 有一僧被师拦胸搊住云捉得捉得僧云不 是某甲师云是即是只是不肯承当。


翠岩芝云紫湖也是相头买帽。


续沩山果云紫湖恁麽大似按牛头喫草。


鄂州茱萸禅师示众云你等诸人莫向虚空 里钉橛时有灵虚上座出云虚空是橛师便 打灵云莫错打某甲师便归方丈(一本云金轮可观和尚)。


云门偃云矢上加尖有僧云和尚适来与 麽道那门云搥钟谢响得箇虾蟆出来。


雪窦显云若要此话大行直须打了趁出。


法云秀云茱萸只知瞻前这僧不能顾后 仔细检点将来两箇[总-囱+匆]须喫棒且道过在 甚处具眼者看。


续栖贤諟云且道这僧出来与麽道是具 眼不具眼茱萸当时便打且道打伊甚麽 处大众验取。


师因赵州上法堂来觑东觑西师乃问作什 麽州云探水师云我这里一滴也无探箇什 麽州遂将拄杖靠壁而出。


沩山哲云赵州善能探水不犯波澜茱萸 一滴也无争奈关防不得。


续琅琊觉云势败奴欺主年衰鬼弄人。


天童华云茱萸一滴也无滔天白浪赵州 以拄杖靠壁不犯波澜虽然二老同死同 生争奈山僧未肯放过。


师因僧问如何是沙门行师云行即不无觉 即乖其僧后到洞山举似山山云何不进语 僧云如何进语山云但问是什麽行僧复来 问是什麽行师云是佛行僧却返举似洞山 山云幽州犹自可最苦是新罗僧却问洞山 如何是沙门行山云头长三尺颈长二寸。 荆州白马昙照禅师常云快活快活及临终 时乃叫苦苦又云阎老来取我也院主问和 尚当时被节度使抛向水中神色不动如今 何得恁地师举起枕子云汝道当时是如今 是主无对(或曰天皇语)。


法眼益代云当时但掩耳出去。


续清凉钦云当时好夺枕子噼面便掷。 雪峰悦云苦苦当时是即今是夺枕子呈 似人云阎罗王只在这里。 


大沩智云彻 底老婆心。


长沙招贤景岑禅师一夕与仰山翫月次仰 云人人尽有这箇事祗是用不得师云恰是 倩汝用去仰云你作麽生用师乃与一踏踏 倒仰山起来云你直下似箇大虫。


长庆稜云前彼此作家后彼此不作家乃 别云邪法难扶。 


保福展云好一箇月只 是用力太多被他踏破却成两箇人人尽 道岑大虫奇特须知仰山有陷虎之机。 德山密代云更与一踏。 


琅琊觉云李陵 虽好手争免陷番身。


续径山杲云皎洁一轮寒光万里灵利者 叶落知秋闒茸者忠言逆耳休不休已不 已小释迦有陷虎之机老大虫却无牙齿 当时一踏岂造次蓦然倒地非偶尔众中 还有缁素得二老出者麽良久云设有也 是掉棒打月。


师因有秀才看佛名经乃问百千诸佛但见 其名未审居何国土还化物也无师云黄鹤 楼崔颢题后秀才曾题也未才云未曾题师 云得闲何妨题取一篇好。


续沩山杲云若是箇汉纔见长沙恁麽道 但云黄鹤楼要题也不难未审百千诸佛 居何国土若下得此语非唯坐断长沙舌 头亦乃名摽青史。


师因竺尚书问蚯蚓斩为两[暇-日]两头俱动未 审佛性在阿那头师云莫妄想书云争奈动 何师云会即风火未散书无对师却唤尚书 书应喏师云不是尚书本命书云不可离却 即今祗对有第二箇主人公也师云不可唤 尚书作今上也书云与麽则总不祗对和尚 莫是弟子主人不师云非但祗对不祗对老 僧从无始劫来是箇生死根本乃示颂云学 道之人不识真秪为从来认识神无始劫来 生死本痴人唤作本来人。


师因僧问如何是陀罗尼师乃指禅床左边 云这箇师僧却诵得僧云别有人诵得不师 复指禅床右边云这箇师僧亦诵得僧云某 甲为甚不闻师云大德岂不知道真诵无响 真听无闻僧云与麽则音声不入法界性也 师云离色求观非正见离声求听是邪闻。 师因秀上座问南泉迁化向甚处去师云石 头作沙弥时[参-(彰-章)+(恭-共)]见六祖秀云不问石头[参-(彰-章)+(恭-共)]见 六祖南泉迁化向甚处去师云教伊寻思去 秀云和尚虽有千尺寒松且无抽条石笋师 默然秀云谢和尚答话师亦默然秀举似三 圣圣云若实与麽犹胜临济七步然虽如此 待我明日更验过圣乃问承和尚昨日答南 泉迁化一则语可谓光前绝后今古罕闻师 亦默然。


续蒋山懃云也大奇也大奇长沙画虎却 成狸南泉一去无消息空使行人说是非。 师游山归至门首首座问云和尚甚处去来 师云游山来座云到什麽处师云始随芳草 去又逐落花回座云大似春意师云也胜秋 露滴芙蓉。


雪窦显云谢师答话。


终南山师祖禅师问南泉摩尼珠人不识如 来藏里亲收得如何是如来藏泉云王老师 与你往来者是师云不往来者泉云亦是又 问如何是珠泉召云师祖师应喏泉云去汝 不会我语师从此信入。


雪窦显向往来者是处拈云草里汉向不 往来者亦是处云雪上加霜向如何是珠 处别云险又云百尺竿头作伎俩不是好 手这里着得箇眼宾主互换便能深入虎 穴或不[泳-永+习]麽纵饶师祖悟去也是龙头蛇 尾。


续白云端云大众这僧一颗摩尼珠可谓 希世之宝大可怜生几乎落在万丈深坑 犹赖南泉老手亲为托起且道此珠见今 在什麽处乃云海神知贵不知价留与人 间光照夜。 


昭觉勤云南泉一期垂手收 放擒纵则不无要且未见向上事在只如 尽大地是如来藏向什麽处着珠尽大地 是摩尼珠向什麽处着藏若明得有转身 处许你具一隻眼。 


净因成云南泉应机 酬对纵夺可观检点将来终未能指出他 珠在直饶唤师祖师祖应喏云汝不会我 语正是藏毕竟珠在甚麽处莫是海神知 贵不知价麽此是近来新妇禅不劳拈出 拍禅床云珠之与藏尽被老僧一拍粉碎 诸人更来这里讨什麽又拍一下。 日子和尚因亚溪来[参-(彰-章)+(恭-共)]师作起势亚云这老 山鬼犹见某甲在师云罪过罪过适来失祗 对亚欲进语师乃叱之亚云大阵前不妨难 御师云是是亚云不是不是。


赵州谂云可怜两箇汉不识转身句。 陆[一/旦]大夫问南泉大悲菩萨甚处得许多手 眼来泉云如国家用大夫作什麽。


雪窦显别云不及大夫所问。 续保宁勇别云也未为分外。


大夫问南泉弟子家中有一片石亦曾坐亦 曾卧如今欲镌作佛得麽泉云得得大夫云 莫不得麽泉云不得不得。


云岩晟云坐即佛不坐即非佛。 


洞山价 云不坐即佛坐即非佛。 


保福展云南泉 看楼打楼云岩洞山一起一倒。 


五祖戒 云南泉只解移风不解易俗云岩洞山梦 中说梦。


续五祖演云夫为善知识者须明决择为 什麽他人道得也道得他人道不得也道 不得还知南泉落处麽白云与你注破得 又是谁道来不得又是谁道来。


大夫因南泉迁化来弔慰院主问大夫何不 哭先师大夫云院主道得[一/旦]即哭主无对。 续长庆稜云且道合哭不合哭。


大夫问南泉弟子从六合来彼中还有身麽 泉云分明记取举似作家大夫云和尚不可 思议到处世界成就泉云适来总是大夫分 上事。


大夫问南泉云弟子家中于一瓶内养得一 鹅儿今来长大欲出此鹅且不得打破瓶亦 不得损却鹅未审和尚有何方便泉召大夫 夫应诺泉云出也。


池州甘贽行者因岩头在家过夏一日把针 次甘至前立头乃以针作札势甘遂归着衣 欲出礼谢妻乃问翁作什麽甘云不得说妻 云有甚事也要大家知甘举前话妻云从此 三十年后须知一度喫水一度噎杀人女子 闻乃云还知尽大地人性命被[大/岁]上座针头 上札将去也无。


行者因入南泉设粥仍请南泉念诵泉乃白 椎云为狸奴白牯念摩诃般若波罗蜜者拂 袖便去泉粥后问典座行者在甚处座云当 时便去也泉云打破粥锅着(一本云泉乃击锅三下)。 行者因化主至宅乃问化主是甚处主云药 山者云还将得药来麽主云未审有什麽病 者忻然取银一百两施之复云山中有人此 物乃回主寻归山纳疏药山问子归何速主 即叙前问难药山云急送还他子遭贼了也 主及送还者云山中有人更添一百两施之。  


同安云早知行者与麽问终不道药山来。  


续雪峰空云药山老汉亦自小胆若是东 山即便收下何故且教甘贽老汉疑三十 年。


行者入南泉设斋黄檗为首座行者请施财 檗云财法二施等无差别行者舁钱出去须 臾复云请施财檗云财法二施等无差别行 者乃行嚫。


翠岩真云甘贽行者黠儿落节黄檗施财 何曾梦见。


续云居元云大小黄檗被甘贽换却一隻 眼。 


径山杲云一等是随邪逐恶云居罗 汉却较些子。 


灵隐岳云总是掩耳偷铃 殊不知甘贽有收有放首座彻底惺惺云 收雨霁长天阔一对鸳鸯画不成。

 

福州芙蓉灵训禅师(嗣归宗常)一日访同[参-(彰-章)+(恭-共)]实性 大师大师陞堂以右手拈拄杖倚左边良久 云此事若非芙蓉师兄大难委悉便下座。


黄龙南云实性用不得便休却将佛法以 为人情致令千载之下与人作笑端且道 利害在什麽处。 汉南穀城高亭和尚因僧自夹山来礼见师 便打僧云特来礼拜何打某甲再拜师又打 趁僧回举似夹山山云汝会也无僧云不会 山云赖汝不会若会即夹山口哑。 金州操禅师(嗣章敬恽)因请米和尚斋不排坐位 米纔到乃展坐具作礼师下禅床米遂就师 位而坐师却席地而坐斋罢米便去侍者云 和尚受一切人钦仰今日坐位却被人夺却 师云三日后若来即受救在米果三日后来 云前日遭贼。


鼎州古堤和尚因仰山到师云去汝无佛性 以手三拨山乃[叉-一]手近前三步应诺师笑云 子什麽处得此三昧山云从耽源处得名沩 山处得地师云莫是沩山的子麽山云世谛 即不无佛法即不敢山遂问和尚从谁得师 云我从章敬得此三昧山歎云章敬此三昧 不可思议来者难为凑泊。


镇州普化和尚(嗣盘山积)居常入市振铎云明头 来明头打暗头来暗头打四方八面来旋风 打虚空来连架打一日临济令僧捉住云或 遇不明不暗来时如何师拓开云来日大悲 院里有斋僧回举似济济云我从来疑着这 汉。


续五祖演云若是五祖则不然有人问总 不恁麽来时如何和声便打是他须道五 祖盲枷瞎棒我只要你恁麽道何故一任 举似诸方。


师因与临济在施主家斋济问毛吞巨海芥 纳须弥为复是神通妙用为复是法尔如然 师遂趯倒饭床济云太麤生师云这里是甚 所在说麤说细济休去明日又同一家赴斋 济问今日供养何似昨日师又趯倒饭床济 云太麤生师云瞎汉佛法说甚麤细济乃吐 舌。


雪窦显云两箇老贼喫饭也不了好与三 十棒棒虽行且那箇是正贼。


续南堂静云二尊宿如二龙争珠拏云攫 雾不动波澜如二虎争餐活捉生擒不伤 物命或有人问毛吞巨海芥纳须弥为复 神通妙用为复法尔如然只向道不见先 师翁云一拳拳倒黄鹤楼一踢踢翻鹦鹉 洲有意气时添意气不风流处也风流。


南华昺云临济觌面提撕普化全机酬酢 直得南山鳖鼻吞却东海鲤鱼陝府铁牛 触倒嘉州大像为甚如此相逢不下马各 自奔前程。 


天童华云一出一没一往一 来勐虎口里夺餐毒蛇头上揩痒要且未 称大丈夫事二老名喧宇宙价重当时山 僧岂可谨密三寸二俱放过为他弄假像 真二俱不放过为他搕[打-丁+(天/韭)]太甚是汝诸人 若作佛法商量达磨一宗扫土而尽。


师因临济院有斋河阳木塔乃同临济在僧 堂内坐纔说及师每日在街市掣风颠知他 是凡是圣不觉师入来济便问普化你是凡 是圣师云你道我是凡是圣济便喝师乃指 两尊宿云河阳新妇子木塔老婆禅临济小 厮儿却具一隻眼济云这贼师叫贼贼便走 出。


师因喫生菜次临济云这汉大似一头驴师 便作驴鸣济云直岁与他细秣草料师云少 室人不识金陵又再来临济一隻眼到处为 人开。


赵州谂云何不与他本分草料。


寿州良遂座主(嗣麻谷彻)初[参-(彰-章)+(恭-共)]麻谷谷见来便将 锄头去锄草师到锄草处谷殊不[(厂@巳)*页]便归方 丈闭却门师次日复去谷又闭却门师遂敲 门谷乃问阿谁师云良遂纔称名忽尔契悟 乃云和尚莫瞒良遂良遂若不来礼拜和尚 洎合被经论赚过一生及归讲肆开演有云 诸人知处良遂[总-囱+匆]知良遂知处诸人不知。  


云门偃云便有逆水之波如今得入是顺 水之意亦唤作双放时节又云麻谷问阿 谁他道莫瞒某甲不是识破麻谷相见时 节若不礼拜和尚洎被经论赚过一生亦 知有赚人处又云作麽生是良遂知处。 续东林颜云诸人知处良遂[总-囱+匆]知良遂知 处诸人不知作麽生是良遂知处乃云鸬 鹚语鹤。 


灵隐岳云为人为彻咬着生铁 逆水之波虚空钉橛。


虔州处微禅师(嗣西堂藏)因僧问三乘十二分教 体理得妙与祖意是同是别师云须向六句 外鉴不得随他声色转僧云如何是六句师 云语底默底不语底不默底[总-囱+匆]是[总-囱+匆]不是汝 合作麽生僧罔措。


五台秘魔岩和尚(嗣永[参-(彰-章)+(恭-共)]滞)常持一杈凡见僧来 遂提起杈云什麽魔魅教汝出家什麽魔魅 教汝行脚道得也杈下死道不得也杈下死 速道速道。


法眼益代云乞命乞命。 


报慈遂代云老 儿家放却杈子得也。 


五祖戒云山僧当 时若见夺取杈来蓦项杈倒点把火照看 伊面皮厚多少。


续明招谦云我当时若见伊欲道未道先 与一杈。 


琅琊觉云雷声甚大雨点全无 后霍山闻遂访师纔见未礼拜便撺入怀 中师乃拊山背三下山拍手云师兄三千 里外赚我来三千里外赚我来。 


保福展 云当断不断返遭其乱。 


首山念云千闻 不如一见。


湖南祗林和尚每叱文殊普贤皆为精魅手 持木剑自谓降魔纔有僧[参-(彰-章)+(恭-共)]便云魔来也魔 来也以剑乱挥潜入方丈如是十二年后致 剑无言有僧问十二年前为甚麽降魔师云 贼不打贫儿家十二年后为甚不降魔师云 贼不打贫儿家。


宗门统要续集卷第五


音释


吧 (音巴)。 躂 (他达切足跌也)。 怤 (芳无切)。 邯郸 (邯音寒郸音丹)。 蹭蹬 (蹭七[一/旦]切蹬音邓蹭蹬无能也)。 趯 (他历切)。 锹 (七宵切)。 諟 (音是)。 闒茸 (闒託合切茸而陇切)。 颢 (胡老切)。 贽 (音至)。 [大/岁] (呼括切)。 嚫 (初觐切)。 杈 (初加切)。 撺 (七乱切)。 [打-丁+毛] (呼刀切搅也)。

Tags: 责任编辑:思过黑鹰
】【打印繁体】【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永乐北藏 第154-155册 目录 下一篇永乐北藏 第167册 目录
清净莲海佛学网: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交流论坛 联系我们
本站声明:本站资源来源于互联网,如侵犯了你的版权,请你联系我们,我们将在收到消息后24小时内删除。
清净莲海佛学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