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文章

·忻州市五台山普乐寺   &nb 05-16
·忻州市五台山普安寺(普庵寺) 05-16
·忻州市五台山狮子窝大护国文殊寺 05-16
·忻州市五台山法喜寺 05-16
·忻州市五台山弥陀院 05-16
·忻州市五台山真容寺 05-16
·忻州市五台山东台顶望海寺 05-16
·五台山南台顶普济寺 05-15
·忻州市五台山西台顶法雷寺 05-15
·忻州市五台山北台顶灵应寺 05-15

文库热门

·忻州市五台山普乐寺   &nb 05-16
·忻州市五台山普安寺(普庵寺) 05-16
·忻州市五台山狮子窝大护国文殊寺 05-16
·忻州市五台山法喜寺 05-16
·忻州市五台山弥陀院 05-16
·忻州市五台山真容寺 05-16
·忻州市五台山东台顶望海寺 05-16
·五台山南台顶普济寺 05-15
·忻州市五台山西台顶法雷寺 05-15
·忻州市五台山北台顶灵应寺 05-15

TOP

经分别【十五卷】(七)
2017-08-08 23:58:08 来源:清净莲海佛学网 作者: 【 】 浏览:4602次 评论:0

[P.185] 诸大德!今诵出此等众学法。



尔时,佛世尊在舍卫城只树给孤独园。其时,六群比丘着内衣令前後垂下。诸人……非难:「何以沙门释子着内衣令前後……耶?宛如在家受欲者。」诸比丘闻彼诸人之……非难。诸比丘中少欲者……非难:「何以六群比丘着内衣令前後……耶?」以……白世尊。时,世尊以是因缘说法集比丘僧而问六群比丘曰:「诸比丘!汝等实着内衣令前後……耶?」「实然!世尊!」佛世尊呵责:「愚人!汝等何以着内衣……耶?愚人!此非令未信者生信……乃至……诸比丘!汝等当如是诵此学处——


『我着内衣当覆全圆』,应当学。」


应以内衣覆全圆,〔即〕覆脐圆、膝圆。不恭敬故,令前後垂下而着者,突吉罗。非故意者、无念者、无知者、有病者、事故时,痴狂者、最初之犯行者,不犯也。

 


尔时……给孤独园。其时,六群比丘披上衣令前後垂下……乃至……「……


『我披上衣当覆全圆』,应当学。」


[P.186] 披上衣应覆全圆,使两方之边缘整齐。不恭敬故,令前後垂下而披上衣者,突吉罗。……最初之犯行者,不犯也。

 

三.四


尔时……给孤独园。其时,六群比丘将身露现而行於俗家间,〔於四,将〔行〕改为「坐」〕……乃至……「……


『我当披覆整齐而行(坐)於俗家间』,应当学。」


应披覆整齐而行(坐)於俗家间。不恭敬故,将身露现而行(坐)於俗家间者,突吉罗。非故意者、无念者、无知者、有病者〔於四,此加「入卧牀者」〕、事故时,痴狂者、最初之犯行者,不犯也。

 

五.六


尔时……给孤独园。其时,六群比丘手足摇动而行(坐)於俗家间……乃至……「……


『我当端正威仪而行(坐)於俗家间』,应当学。」


应端正威仪行(坐)於俗家间。不恭敬故,摇摆手足行(坐)於俗家间者,突吉罗。非故意者、无念者、无知者、有病者,痴狂者、最初之犯行者,不犯也。

 

七.八


尔时……给孤独园。其时,六群比丘左右顾视而行(坐)於俗家间……乃至……「……


『我当以目注视下方而行(坐)於俗家间』,应当学。」


应以目注视下方近前而行(坐)於俗家间。不恭敬故,左右顾视而行(坐)於俗家间者,突吉罗。非故意者,无念者、无知者、有病者、事故时,痴狂者、最初之犯行者,不犯也。

 

[P.187] 九.一〇


尔时……给孤独园。其时,六群比丘将衣拉上而行(坐)於俗家间……乃至……「……


『我当不将衣拉上而行(坐)於俗家间』,应当学。」


不应将衣拉上而行(坐)於俗家间。不恭敬故,一面或两面将衣拉上而行(坐)於俗家间者,突吉罗。非故意者、无念者、无知者、有病者〔於一〇,此加「入卧牀时」〕、事故时,痴狂者、最初之犯行者,不犯也。


———第一全圆品———

 

一一.一二


尔时……给孤独园。其时,六群比丘哄笑而行(坐)於俗家间……乃至……「……


『我当不哄笑而行(坐)於俗家间』,应当学。」


不应哄笑而行(坐)於俗家间。不恭敬故,哄笑而行(坐)於俗家间者,突吉罗。非故意者、无念者、无知者、有病者、於可笑事而微笑、事故时,痴狂者、最初之犯行者,不犯也。

 

一三.一四


尔时……给孤独园。其时,六群比丘作高、大声而行(坐)於俗家间……乃至……「……


『我当低声而行(坐)於俗家间』,应当学。」


应低声而行(坐)於俗家间。不恭敬故,高、大声而行(坐)於俗家间者,突吉罗。非故意者、无念者、无知者、有病者、事故时,痴狂者、最初之犯行者,不犯也。

 

[P.188] 一五.一六


尔时……给孤独园。其时,六群比丘摇身、吊身而行(坐)於俗家间……乃至……「……


『我当不摇身而行(坐)於俗家间』,应当学。」


不应摇身而行(坐)於俗家间,应摄身行(坐)。不恭敬故,摇身、吊身而行(坐)於俗家间者,突吉罗。非故意者、无念者、无知者、有病者〔於一六,此加「入卧牀者」〕、事故时,痴狂者、最初之犯行者,不犯也。

 

一七.一八


尔时……给孤独园。其时,六群比丘摇臂、吊臂而行(坐)於俗家间……乃至……「……


『我当不摇臂而行(坐)於俗家间』,应当学。」


不应摇臂而行(坐)於俗家间,应摄臂行(坐)。不恭敬故,摇臂、吊臂而行(坐)於俗家间者,突吉罗……〔同一五.一六〕……最初之犯行者,不犯也。

 

一九.二〇


尔时……给孤独园。其时,六群比丘摇头、吊头而行(坐)於俗家间……乃至……「……


『我当不摇头而行(坐)於俗家间』,应当学。」……〔参照一七.一八〕……。……最初之犯行者,不犯也。


———第二哄笑品———

 

二一.二二


尔时……给孤独园。其时,六群比丘以手叉腰张肘而行(坐)於俗家间……乃至……「……


『我当不以手叉腰张肘而行(坐)於俗家间』,应当学。」


[P.189] 不应以手叉腰张肘而行(坐)於俗家间。不恭敬故,以一手或二手叉腰张肘而行(坐)於俗家间者,突吉罗……〔同一五.一六〕……最初之犯行者,不犯也。

 

二三.二四


尔时……给孤独园。其时,六群比丘缠头而行(坐)於俗家……乃至……「……


『我当不缠头而行(坐)於俗家间』,应当学。」


不应缠头而行(坐)於俗家间。不恭敬故,缠头而行(坐)於俗家间者,突吉罗。……〔同一五.一六〕……最初之犯行者,不犯也。

 

二五


尔时……给孤独园。其时,六群比丘以膝行往俗家间……乃至……「……


『我当不以膝行往俗家间』,应当学。」


不应以膝行往俗家间。不恭敬故,以膝行往俗家间者,突吉罗。非故意者……乃至……最初之犯行者,不犯也。

 

二六


尔时……给孤独园。其时,六群比丘以散乱姿态而坐於俗家间……乃至……「……


『我当不以散乱姿态而坐於俗家间』,应当学。」


不应以散乱姿态坐於俗家间。不恭敬故,以乱姿、乱衣而坐於俗家间者,突吉罗。非故意者、无念者、无知者、有病者、卧牀时、事故时,痴狂者、最初之犯行者,不犯也。

 

[P.190] 二七


尔时……给孤独园。其时,六群比丘,不注意而受施食〔过多〕,如欲舍掉般……乃至……「……


『我当注意受施食』,应当学。」


应注意受施食。不恭敬故,不注意而受施食〔过多〕,如欲舍掉般者,突吉罗。非故意者……乃至……最初之犯行者,不犯也。

 

二八


尔时……给孤独园。其时,六群比丘左右顾视而受施食,将撒落或盛过多亦不知……乃至……「……


『我当注意鉢而受施食』,应当学。」


应注意鉢而受施食。不恭敬故,左右顾视而受施食者,突吉罗。非故意者……乃至……最初之犯行者,不犯也。

 

二九


尔时……给孤独园。其时,六群比丘受施食时,受多量之汁……乃至……「……


『我当受适量之汁』,应当学。」


汁有二种:绿豆汁、蚕豆汁,可以手掬之物。应受与汁同量之鉢食,不恭敬故,受汁多量者,突吉罗。非故意者、无念者、无知者、有病者、〔二种汁以外之〕诸汁、由亲里、受请者、为他人、以己之财、事故时,痴狂者、最初之犯行者,不犯也。

 

三〇


尔时……给孤独园。其时,六群比丘受溢鉢之施食……乃至……「……


『我当受满鉢之施食』,应当学。」


[P.191] 应受满鉢之施食。不恭敬故,受溢鉢之施食者,突吉罗。非故意者、无念者、无知者、有病者、事故时,痴狂者、最初之犯行者,不犯也。


———第三叉腰品———

 

三一


尔时……给孤独园。其时,六群比丘如不欲食,不注意而食施食……乃至……「……


『我当注意食施食』,应当学。」


应注意食施食。不恭敬故,不注意而食施食者,突吉罗。非故意者、无念者、无知者、有病者、事故时,痴狂者、最初之犯行者,不犯也。

 

三二


尔时……给孤独园。其时,六群比丘左右顾视而食施食,撒落不知,满溢亦不知……乃至……「……


『我当注意鉢而食施食』,应当学。」


应注意鉢而食施食。不恭敬故,左右顾视而食施食者,突吉罗。非故意者……乃至……最初之犯行者,不犯也。

 

三三


尔时……给孤独园。其时,六群比丘处处揉捏而食施食……乃至……「……


『我当顺次食施食』,应当学。」


应顺次食施食。不恭敬故,处处揉捏而食施食者,突吉罗。非故意者、无念者、无知者、有病者、与他时触,盛他人之鉢时触、於特别之副食物、事故时,痴狂者、最初之犯行者,不犯也。

 

[P.192] 三四


尔时……给孤独园。其时,六群比丘食施食时,食多量之汤汁……乃至……「……


『我当食与汁同量之施食』,应当学。」


汁有二种:绿豆汁及蚕豆汁,可以手掬之物。应食与汁同量之施食。不恭敬故,食汁过量者,突吉罗。非故意者、无念者、无知者、有病者、〔二种汁以外之〕诸汁、由亲里、受请者、由己之财、事故时,痴狂者、最初之犯行者,不犯也。

 

三五


尔时……给孤独园。其时,六群比丘从中央揉捏而食施食……乃至……「……


『我当不从中央揉捏而食施食』,应当学。」


不应从中央揉捏而食施食。不恭敬故,从中央揉捏而食施食者,突吉罗。非故意者、无念者、无知者、有病者、将少量残食集中揉捏而食、事故时,痴狂者、最初之犯行者,不犯也。

 

三六


尔时……给孤独园。其时,六群比丘为得更多汤汁或加味物而以饭覆之……乃至……「……


『我当不为得更多汤汁或加味物而以饭覆之』,应当学。」


不应为得更多汤汁或加味物而以饭覆之。若不恭敬故,为得更多汤汁或加味物而以饭覆之者,突吉罗。非故意者、无念者、无知者、由施主覆与者、非欲得更多故、事故时,痴狂者、最初之犯行者,不犯也。

 

[P.193] 三七


(一)


尔时……给孤独园。其时,六群比丘为己乞〔指定之〕汁、饭而食。诸人讥嫌非难:「何以六群比丘为己乞汁、饭而食耶?谁不爱善调理?谁不喜美味?」诸比丘闻彼诸人之……非难。诸比丘中少欲者……非难:「何以六群比丘为己乞汁、饭而食耶?……」……乃至……「诸比丘!汝等实为己乞汁、饭而食耶?」「实然!世尊!」佛世尊呵责:「愚人!汝等何以……食耶?愚人!此非令未信者生信……乃至……诸比丘!汝等当如是诵此学处——


『我当不为己乞汁、饭而食』,应当学。」


如是,世尊为诸比丘制立学处。

 

(二)


其时,诸比丘患病,探病比丘如是言病比丘:「友!堪忍否?得过否?」「友!以前我等为己乞汁、饭而食,故我等安乐,今因世尊禁止,畏慎不敢乞,故我等不安乐。」……以此事白世尊。世尊曰:「诸比丘!病比丘听许为己乞汁、饭而食。诸比丘!汝等当如是诵此学处——


『我无病,当不为己乞汁、饭而食』,应当学。」


无病不得为己乞汁、饭而食。不恭敬故,无病而为己乞汁、饭而食用者,突吉罗。


非故意者、无念者、无知者、有病者、由亲里、受请者、为他人、由己之财、事故时,痴狂者、最初之犯行者,不犯也。

 

[P.194] 三八


尔时……给孤独园。其时,六群比丘心存不满而眺视他人之鉢……乃至……「……


『我当不心存不满而眺视他人之鉢』,应当学。」


不应心存不满而眺视他人之鉢。不恭敬故,心存不满而眺视他人之鉢者,突吉罗。非故意者、无念者、无知者、「我欲与」或「我欲令与」而眺视、无不满之思、事故时,痴狂者、最初之犯行者,不犯也。

 

三九


尔时……给孤独园。其时,六群比丘作大饭球……乃至……「……


『我当不作过大之饭球』,应当学。」


不应作过大之饭球。不恭敬故,作大饭球者,突吉罗。非故意者、无念者、无知者、有病者、硬食、诸果物、副食物、事故时,痴狂者、最初之犯行者,不犯也。

 

四〇


尔时……给孤独园。其时,六群比丘作长饭球……乃至……「……


[P.195] 『我当作圆形饭球』,应当学。」


应作圆形饭球。不恭敬故,作长形饭球者,突吉罗。非故意者、无念者、无知者、有病者、硬食、诸果物、副食物、事故时,痴狂者、最初之犯行者,不犯也。


———第四注意品———

 

四一


尔时……给孤独园。其时,六群比丘未将饭球送近口边而张口……乃至……「……


『我当不於饭球未近口边时即张口』,应当学。」


不应於饭球未送近口边时即张口。不恭敬故,饭球未送近口边即张口者,突吉罗。非故意者、无念者……乃至……最初之犯行者,不犯也。

 

四二


尔时……给孤独园。其时,六群比丘食时,将手全部塞入口中……乃至……「……


『我於食时当不将手全部塞入口中』,应当学。」


食时不得将手全部塞入口中。不恭敬故,食时将手全部塞入口中者,突吉罗。非故意者……乃至……最初之犯行者,不犯也。

 

四三


尔时……给孤独园。其时,六群比丘口含饭球而言谈……乃至……「……


『我当不以口含饭球而言谈』,应当学。」


口含饭球时,不得言谈。不恭敬故,口含饭球而言谈者,突吉罗。非故意者……乃至……最初之犯行者,不犯也。

 

四四


尔时……给孤独园。其时,六群比丘将食物投入口中而食……乃至……「……


『我当不将食物投入口中而食』,应当学。」


不应以食物投入口中而食。不恭敬故,以食物投入口中而食者,突吉罗。非故意者、无念者、无知者、有病者、硬食、诸果物、事故时,痴狂者、最初之犯行者,不犯也。

 

四五


尔时……给孤独园。其时,六群比丘囓饭球而食……乃至……「……


[P.196] 『我当不囓饭球而食』,应当学。」


不得囓饭球而食。不恭敬故,囓饭球而食者,突吉罗。非故意者、无念者、无知者、有病者、硬食、诸果物、副食物、事故时,痴狂者、最初之犯行者,不犯也。

 

四六


尔时……给孤独园。其时,六群比丘胀满口而食……乃至……「……


『我当不胀满口而食』,应当学。」


食时不得胀满口而食。不恭敬故,胀满口而食者,突吉罗。非故意者、无念者、无知者、有病者、诸果物、事故时,痴狂者、最初之犯行者,不犯也。

 

四七


尔时……给孤独园。其时,六群比丘食时摇手……乃至……「……


『我当於食时不摇手』,应当学。」


食时不得摇手。不恭敬故,食时摇手者,突吉罗。非故意者、无念者、无知者、有病者、因除尘而摇手、事故时,痴狂者、最初之犯行者,不犯也。

 

四八


尔时……给孤独园。其时,六群比丘食时撒落饭粒……乃至……「……


『我当不於食时撒落饭粒』,应当学。」


不得於食时撒落饭粒。不恭敬故,食时撒落饭粒者,突吉罗。非故意者、无念 [P.197] 者、无知者、有病者、因拂尘而撒落饭粒、事故时,痴狂者、最初之犯行者,不犯也。

 

四九


尔时……给孤独园。其时,六群比丘食时吐舌……乃至……「……


『我当不於食时吐舌』,应当学。」


不得於食时吐舌……突吉罗。非故意者……乃至……最初之犯行者,不犯也。

 

五〇


尔时……给孤独园。其时,六群比丘食时喳喳作声……乃至……「……


『我当不於食时喳喳作声』,应当学。」


喳喳作声……最初之犯行者,不犯也。


———第五饭球品———

 

五一


尔时,佛世尊在憍赏弥国瞿师罗园。其时,一婆罗门为僧众豫备乳汁饮料。诸比丘饮牛乳时,簌簌出声,有〔原〕为乐师之比丘作如是言:「全僧众皆冷而发抖!」诸比丘中少欲者……非难:「为何逗弄僧众耶?」……乃至……「比丘!汝实逗弄僧众耶?」「实然!世尊!」佛世尊呵责:「愚人!汝何以逗弄僧众耶?愚人!此非令未信者生信……」……乃至……呵责已、说法已,告比丘曰:「诸比丘!不可逗弄佛法僧,逗弄佛法僧者,突吉罗。」於是,世尊以种种方便呵责其比丘,说难教养……乃至……「诸比丘!汝等当如是诵此学处——


『我当不作簌簌声而食』,应当学。」


[P.198] 不应簌簌出声……最初之犯行者,不犯也。

 

五二


尔时……给孤独园。其时,六群比丘舐手而食……乃至……「……


『我当不舐手而食』,应当学。」


不应舐手……最初之犯行者,不犯也。

 

五三


尔时……给孤独园。其时,六群比丘舐鉢而食……乃至……「……


『我当不舐鉢而食』,应当学。」


不应舐鉢……非故意者……乃至……有病者、将少量残留从一方舐集而食、事故时,痴狂者、最初之犯行者,不犯也。

 

五四


尔时……〔参照五二。「舐手」换为「舐唇」〕。

 

五五


尔时,佛世尊在婆只国胶鱼山邑之恐怖林鹿野苑。其时,诸比丘於拘迦那达宫殿,以被食物所污之手持水瓶。诸人……非难:「何以沙门释子以被食物所污之手持水瓶耶?宛如在家受
欲者。」比丘等闻彼诸人之……非难。诸比丘中少欲者……非难:「何以诸比丘以被食物所污之手持水瓶耶?」……乃至……「诸比丘!汝等实以被食物所污之手持水瓶耶?」「实然!世尊!」佛世尊呵责:「愚人!汝等为何以被食物所污之手持水瓶耶?此非令未信者生信……乃至……诸比丘!汝等当如是诵此学处——


『我当不以被食物所污之手持水瓶』,应当学。」


[P.199] 不应以被食物所污之手持水瓶,不恭敬故,以被食物所污之手持水瓶者,突吉罗。非故意者、无念者、无知者、有病者、欲洗或使〔他人〕洗而持、事故时,痴狂者、最初之犯行者,不犯也。

 

五六


尔时,佛世尊在婆只国胶鱼山邑恐怖林鹿野苑。其时,诸比丘於拘迦那达宫殿,将混有饭粒之洗鉢水舍弃於俗家间。诸人……非难:「何以沙门释子以混有饭粒之洗鉢水舍弃於俗家间耶?宛如在家受欲者。」诸比丘彼等之……「……〔参照五五〕……诵此学处——


『我当不以混有饭粒之洗鉢水舍弃於俗家间』,应当学。」


不得将混有饭粒之洗鉢水舍弃於俗家间。不恭敬故,将混有饭粒之洗鉢水舍弃於俗家间者,突吉罗。非故意者、无念者、无知者、有病者、取出或坏或手取或除去而弃之、事故时,痴狂者、最初之犯行者,不犯也。

 

五七


(一)


尔时……给孤独园。其时,六群比丘对手持日伞者说法。诸比丘中少欲者……非难:「何以六群比丘对手持日伞者说法耶?」……乃至……「诸比丘!汝等实对手持日伞者说法耶?」「实然!世尊!」佛世尊呵责:「愚人!汝等何以……说法耶?愚人!此非令未信者生信……」……乃至……「诸比丘!汝等当如是诵此学处——


『我当不对手持日伞者说法』,应当学。」


如是,世尊为诸比丘制立学处。

 

(二)


尔时,诸比丘畏慎对持日伞之病人说法。诸人……非难:「何以沙门释子 [P.200] 不对手持日伞之病人说法?」诸比丘闻诸人之……非难。於是,彼诸比丘……白世尊。其时,世尊以是因缘说法而告诸比丘曰:「诸比丘!听许对手持日伞之病人说法。诸比丘!汝等当如是诵此学处——


『我当不对无病而手持日伞者说法』,应当学。」


「日伞」者,有三种:白布伞、蔺伞、叶伞。〔此等〕有蔓达罗拔陀作及沙罗迦拔陀作〔之伞盖〕。


a 「〔若〕说」者,由句而说法者,句句突吉罗。由语而说法者,语语突吉罗。


a'「法」者,佛所说、声闻所说、仙人所说、天人所说而具义、具法者。


无病而持伞者,不得为之说法,不恭敬故,对无病而手持日伞者说法,突吉罗。非故意者、无念者、无知者、有病者、事故时,痴狂者、最初之犯行者,不犯也。

 

五八


尔时……给孤独园。其时,六群比丘对手持杖者说法……乃至……「……


『我当不对手持杖者说法』,应当学。」


「杖」者,常人之四肘杖。较此高(长)者非杖,较低(短)者亦非杖。不应为手持杖者说法。不恭敬故,对手持杖者说法,突吉罗。非故意者……乃至……最初之犯行者,不犯也。

 

五九


尔时……给孤独园。其时,六群比丘对手持刀者说法……乃至……「……


『我当不对无病而手持刀者说法』,应当学。」


[P.201] 「刀」者,具有一面刃、两面刃可伤人者。


手无持刀而无病者……最初之犯行者,不犯也。

 

六〇


尔时……给孤独园。其时,六群比丘对手持武器者说法……乃至……「……


『我当不对无病而手持武器者说法』,应当学。」


「武器」者,弓、弩也。非手持武器者……最初之犯行者,不犯也。


———第六吸食品———

 

六一


尔时……给孤独园。其时,六群比丘对穿草履者说法……乃至……「……


『我当不对无病而穿草履者说法』,应当学。」


不得为无病而穿草履者说法。不恭敬故,对无病而〔行路来,盖、杖已放置〕,仍穿〔草履〕而立者,或〔草履之纽〕仍结在〔足部〕,或已解〔纽〕而仍站立者说法,突吉罗。非故意者……乃至……最初之犯行者,不犯也。

 

六二


尔时……〔参照六一。「穿草履者」换为「穿鞋者」〕。

 

六三


尔时……给孤独园。其时,六群比丘对坐於乘坐物者说法……乃至……「……


『我当不对无病而坐於乘坐物者说法』,应当学。」


「乘坐物」者,瓦伊哈(vayhā 山轿车)、罗达(ratha 车舆)、沙迦达(saka?a 货车)、山达摩尼迦(sandamānikā 战车)、轿、椅轿也。无病而坐於乘坐物,不得为之说法。不恭敬故,为无病而坐於乘坐物者说法,突吉罗。非故意者……乃至……最初之犯行者,不犯也。

 

[P.202] 六四


尔时……给孤独园。其时,六群比丘对卧牀者说法……乃至……「……


『我当不对无病而卧牀者说法』,应当学。」


无病而卧牀者,不得为之说法。不恭敬故,对无病而卧牀者乃至卧在地上者说法,突吉罗。非故意者……乃至……最初之犯行者,不犯也。

 

六五


尔时……给孤独园。其时,六群比丘对以散乱姿态而坐者说法……乃至……「……


『我当不对无病且以散乱姿态而坐者说法』,应当学。」


不得为无病且以散乱姿态而坐者说法。不恭敬故,对无病且以乱姿、乱衣而坐者说法,突吉罗。非故意者……乃至……最初之犯行者,不犯也。

 

六六


尔时……给孤独园。其时,六群比丘对缠头者说法……乃至……「……


『我当不对无病而缠头者说法』,应当学。」


「缠头」者,缠头致不见头发者。无病而缠头者,不得为之说法。不恭敬故,对无病而缠头者说法,突吉罗。非故意者、无念者、无知者、有病者、令露出发端才说、事故时,痴狂者、最初之犯行者,不犯也。

 

六七


尔时……给孤独园。其时,六群比丘为覆面者说法……乃至……「……


『我当不对无病而覆面者说法』,应当学。」


[P.203] 「覆面」者,谓头面皆以衣覆之。覆面者不得为之说法。不恭敬故,为无病而覆面者说法,突吉罗。非故意者、无念者、无知者、有病者、令其头现出之後才说、事故时,痴狂者、最初之犯行者,不犯也。

 

六八


尔时……给孤独园。其时,六群比丘坐於地上,为坐於座牀者说法……乃至……「……


『我当不坐於地上,为无病而坐於座牀者说法』,应当学。」


不得坐於地上,为无病而坐於座牀者说法。不恭敬故,坐於地上为无病而坐於座牀者说法,突吉罗。非故意者,……乃至……最初之犯行者,不犯也。

 

六九


尔时……给孤独园。其时,六群比丘坐於低座为坐於高座者说法。诸比丘中少欲者……非难:「何以六群比丘坐於低座……说法耶?」……乃至……「诸比丘!汝等实坐於低座……说法耶?」「实然!世尊!」佛世尊呵责:「愚人!汝等何以坐於低座为……说法耶?愚人!此非令未信者生信……」……乃至……呵责已、说法已,告诸比丘曰——


「诸比丘!过去世於波罗奈国,有一旃陀罗之妻怀孕。其时,此旃陀罗女言其夫曰:『主!我有身孕,欲食庵罗果。』『无庵罗果,〔今〕非庵罗果之时〔节〕。』『若不得者,我当死!』其时,王之庵罗树常有果。诸比丘!时,彼旃陀罗至庵罗树处, [P.204] 登庵罗树上隐坐。诸比丘!时,王与帝师婆罗门同至庵罗树下坐於高座牀而学习咒文。诸比丘!时,彼旃陀罗作是思惟:『王坐於高座牀而学习咒文实是不如法,而婆罗门坐於低座牀为坐於高座牀者教咒文,〔亦〕实是不如法。我为妻偷盗王之庵罗果,实亦不如法,此皆堕於不如法,而下来彼处。』


〔旃陀罗〕

   
不知圣典义     此教咒文者
   

不法学习者     俱是不见法


〔婆罗门〕

   
我为嗜好肉味香         来食王之美味饭
   

为食不说我之法     〔但知我〕法圣者赞


〔旃陀罗〕

   
如此可耻婆罗门     为彼之财与名利
   

〔於是现世〕不法行 此为〔来世〕堕狱因
   

离去矣大婆罗门     他有情亦以煮食
   

汝之行此不法行     〔汝〕勿碎如碎石瓶


诸比丘!其时,尚有坐於低座为坐於高座者说咒文,为我所不好,今如何坐於低座却对坐於高座者说法?非为不快!诸比丘!此非令未信者生信……乃至……诸比丘!汝等当如是诵此学处——


『我当不坐於低座为无病而坐於高座者说法』,应当学。」


不得坐於低座为坐於高座之无病者说法。不恭敬故,坐於低座为坐於高座之无病者说法,突吉罗。非故意者……乃至……最初之犯行者,不犯也。

 

七〇


尔时……给孤独园。其时,六群比丘立为坐者说法……乃至……「……


『我当不立着为无病而坐者说法』,应当学。」


不得立而为无病……〔参照六九〕……最初之犯行者,不犯也。

 

[P.205] 七一


尔时……给孤独园。其时,六群比丘行於後,对行於前者说法……乃至……「……


『我当不行於後为无病而行於前者说法』,应当学。」


不行於後而……最初之犯行者,不犯也。

 

七二


尔时……给孤独园。其时,六群比丘行於道外为行於道中者说法……乃至……「……


『我当不行於道外为无病而行於道中者说法』,应当学。」


不得行於路边而……最初之犯行者,不犯也。

 

七三


尔时……给孤独园。其时,六群比丘站立大、小便……乃至……「……


『我无病时,当不站立大、小便』,应当学。」


无病者不得站立大、小便。不恭敬故,无病而站立大、小便者,突吉罗。非故意者……乃至……最初之犯行者,不犯也。

 

七四


尔时……给孤独园。其时,六群比丘於青草上大、小便及唾痰……乃至……「……


『我无病时,当不於青草上大、小便及唾痰』,应当学。」


无病者不得於青草上大、小便及唾痰。不恭敬故,无病而於青草上大、小便及唾痰者,突吉罗。非故意者、无念者、无知者、有病者、於无草处行〔方便〕而散延至青草处、事故时,痴狂者、最初之犯行者,不犯也。

 

七五


(一)


尔时……给孤独园。其时,六群比丘於水上大、小便及唾痰。诸人…… [P.206] 非难:「何以沙门释子於水上大、小便及唾痰耶?宛如在家受欲者。」诸比丘闻彼等诸人之……非难。诸比丘中少欲者……非难:「何以六群比丘於水上……耶?」……乃至……「汝等实於水上……耶?」「实然!世尊!」佛世尊呵责:「愚人!汝等何以於水上……耶?愚人!此非令未信者生信……乃至……诸比丘!汝等当如是诵此学处——


『我当不於水上大、小便及唾痰』,应当学。」


如是,世尊为诸比丘制立学处。

 

(二)


尔时,病比丘畏慎於水上大、小便及唾痰。……白世尊。时,世尊以是因缘说法而告诸比丘曰:「比丘等!听许病比丘於水上大、小便及唾痰。诸比丘!汝等当如是诵此学处——


『我无病当不於水上大、小便及唾痰』,应当学。」


无病者不得於水上大、小便及唾痰。不恭敬故,无病而於水上大……者,突吉罗。非故意者、无念者、无知者、有病者、行於地上而散延於水中、事故时,痴狂者、心乱者、痛恼者、最初之犯行者,不犯也。


———第七草履品———


诸大德!众学法已诵竟。於此,我今问诸大德:「於此事得清净耶?」再问:「於此事得清净耶?」三次问:「於此事得清净耶?」今诸大德於此事得清净,是故默然,我如是知解。


———众学法终———

Tags: 责任编辑:思过黑鹰
】【打印繁体】【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汉译南传大藏经 律藏 【01-05册】.. 下一篇犍度【二十二卷】
清净莲海佛学网: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交流论坛 联系我们
本站声明:本站资源来源于互联网,如侵犯了你的版权,请你联系我们,我们将在收到消息后24小时内删除。
清净莲海佛学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