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文章

·金刚经注颂释 【一卷】 01-20
·藏外佛教文献 第09册 01-20
·佛性观修善法 【一卷】 01-20
·金刚经赞集 【一卷】 01-20
·金刚经赞集(拟) 【一卷】 01-20
·金刚经赞集(拟) 【一卷】 01-20
·金刚经颂(拟) 【一卷】 01-20
·梁朝傅大士颂金刚经 【一卷】 01-20
·梁朝傅大士颂金刚经 【一卷】 01-20
·梁朝傅大士夹颂金刚经 【一卷】 01-20

文库热门

·金刚经注颂释 【一卷】 01-20
·藏外佛教文献 第09册 01-20
·佛性观修善法 【一卷】 01-20
·金刚经赞集 【一卷】 01-20
·金刚经赞集(拟) 【一卷】 01-20
·金刚经赞集(拟) 【一卷】 01-20
·金刚经颂(拟) 【一卷】 01-20
·梁朝傅大士颂金刚经 【一卷】 01-20
·梁朝傅大士颂金刚经 【一卷】 01-20
·梁朝傅大士夹颂金刚经 【一卷】 01-20

TOP

冠导阿毗达磨俱舍论 【三十卷】(一)
2018-01-12 09:17:16 来源:清净莲海佛学网 作者: 【 】 浏览:150次 评论:0

大藏经补编 第06册  No.9


【佐伯旭雅编】


 

 

 

明治十九年六月


正四位山冈铁太郎书


冠导俱舍论叙盖转小向大。阎浮洲一作之通规也。故欲溯於阿鋡海者。无不繇阿毗达磨之道矣。所谓合抱之木生于毫末。九层之台起于累土者也。是以和汉古今诸师。先着鞭本论。探幽钩玄。各成一家。其中以光宝二师为巨擘。麟晖诸师次之。余尝读分别世品。略窥世界建立之大体。多年疑团为之冰解。昔汉武帝问昆明池之黑灰于竺僧。山海经记闽山之螺蚌壳。知是刼初三灾之证论。历历可见焉耳。近时元发思八着彰所知论备载山河大地四刼始终之相。清魏源着国地验论。驳击洋学固陋偏僻之妄见。是乃活用此论之余力也。所以聪明论为聪明论。於是乎可观也。西京泉山旭雅阿闍梨。每讲本论。病其末流卷帙浩繁。亡羊易迷。是以淘汰诸议。折衷众说。考核精审。无所遗阙。不烦校讐。一瞩了然。可谓导初学之南针矣。方今洋学浸淫。白面书生动辄曰。释教陈腐不足信用。此书一出。对照彼此。则见其怪物异状。若燃灵犀焉。一日徵余序。余赞扬此盛举。乐为之序。


明治十九年夏五


净土门主顺彻定撰

 

冠导阿毗达磨俱舍论序


佐伯旭雅上人编辑冠导阿毗达磨俱舍论杉原春洞濑边惠灯勘文之既上梓乞序(山野)山野顽在於不立文字之家又何知之而春洞惠灯二子来责之恳至塞之无辞因思之上人博识卓见而成此编辑利益後生不尠二子亦辅之而成功可谓勤矣而上人曰不过雏僧阶梯以(予)见之乃不然遂赋野偈一首曰初发心正觉阶梯即宝楼学知无学地始好作归休乃是为序。


明治十九年五月


万年退耕庵主独园识


雒下 玉堂泛香谨书

 

刻冠导俱舍论序


夫小乘者出世之初门佛法之石础之苟欲学佛教者岂可不依此石础乎小乘虽分部於二十萨婆多之所立最得其本分宜哉世人言小乘直尒至谓有部矣虽然彼部之论藏广畧数十帙苟得其中者独聪明论欤故从西方及本朝注解以百数矣然多自本末▆▆未有便披览如项疏冠注者初学劳对见矣先匠往〃有冠书傍注本论之校本(予)亦加冠导插入图以补讲辩焉近挽书肆某请刻(余)讲本便後进(予)辞曰前匠冠导者公之世亦有裨益矣(予)所增补者杜撰拙劣宜自删以应子之求某强请并刻不息焉(余)以为凢如是者不过雏僧之阶梯岂示大方君子乎若有小补者何必避识者之嗤笑矣遂许其请附[一/ㄠ]焉但恐校雠疎漏多别风淮雨之误读者糺正之(予)大幸而已。


时明治十九年龙舍柔兆阉茂[口*大]舍佉月书


比丘旭雅

 

冠导阿毗达磨俱舍论卷第一


尊者世亲造


唐三藏法师玄奘奉诏译


扶桑雒阳比丘旭雅编辑


分别界品第一之一

 
诸一切种诸冥灭  拔众生出生死泥
 

敬礼如是如理师  对灋藏论我当说


论曰。今欲造论。为显自师其体尊高超诸圣众。故先赞德方申敬礼。诸言所表谓佛世尊。此能破闇故称冥灭。言一切种诸冥灭者。谓灭诸境一切品冥。以诸无知能覆实义及障真见。故说为冥。唯佛世尊得永对治於一切境一切种冥。证不生灋故称为灭。声闻独觉虽灭诸冥。以染无知毕竟断故非一切种。所以者何。由於佛灋极远时处及诸义类无边差别。不染无知犹未断故。已赞世尊自利德满。次当赞佛利他德圆。?众生出生死泥者。由彼生死是诸众生沉溺处故难可出故。所以譬泥。众生於中沦没无救。世尊哀愍随授所应正法教手?济令出。已赞佛德。次申敬礼。敬礼如是如理师者。稽首接足故称敬礼。诸有具前自他利德。故云如是。如实无倒教授诫勖。名如理师。如理师言显利他德。能方便说如理正教。从生死泥?众生出。不由威力与愿神通。礼如理师欲何所作。对法藏论我当说者。教诫学徒故称为论。其论者何。谓对法藏。何谓对法。颂曰。

 
净慧随行名对法  及能得此诸慧论


论曰。慧谓择法。净谓无漏。净慧眷属名曰随行。如是总说无漏五蕴名为对法。此则胜义阿毘达磨。若说世俗阿毗达磨即能得此。诸慧及论。慧谓得此有漏修慧思闻生得慧及随行。论谓传生无漏慧教。此诸慧论。是彼资粮故亦得名阿毗达磨。释此名者能持自相。故名为法。若胜义法唯是涅盘。若法相法通四圣谛。此能对向或能对观。故称对法。已释对法。何故此论名对法藏。颂曰。

 
摄彼胜义依彼故  此立对法俱舍名


论曰。由彼对法论中胜义入此摄故。此得藏名。或此依彼。从彼引生。是彼所藏。故亦名藏。是故此论名对法藏。何因说彼阿毗达磨。谁复先说阿毗达磨。而今造论恭敬解释。颂曰。

 
若离择法定无余  能灭诸惑胜方便
 

由惑世间漂有海  因此传佛说对法


论曰。若离择法无胜方便能灭诸惑。诸惑能令世间轮转生死大海。因此传佛说彼对法。欲令世间得择法故。离说对法。弟子不能於诸法相如理拣择。然佛世尊处处散说阿毗达磨。大德迦多衍尼子等诸大声闻结集安置。犹如大德法救所集无常品等邬柁南颂。毗婆沙师传说如此。何法名为彼所拣择。因此传佛说对法耶。颂曰。

 
有漏无漏法  除道余有为  於彼漏随增
 

故说名有漏  无漏谓道谛  及三种无为
 

谓虚空二灭  此中空无碍  择灭谓离系
 

随系事各别  毕竟碍当生  别得非择灭


论曰。说一切法畧有二种。谓有漏无漏。有漏法云何。谓除道谛余有为法。所以者何。诸漏於中等随增故。缘灭道谛诸漏虽生。而不随增故非有漏。不随增义随眠品中自当显说。已辩有漏。无漏云何。谓道圣谛及三无为。何等为三。虚空二灭。二灭者何。择非择灭。此虚空等三种无为及道圣谛。名无漏法。所以者何。诸漏於中不随增故。於略所说三无为中。虚空但以无碍为性。由无障故色於中行。择灭即以离系为性。诸有漏法远离系缚证得解脱。名为择灭。择谓拣择即慧差别。各别拣择四圣谛故。择力所得灭名为择灭。如牛所驾车名曰牛车。畧去中言故作是说。一切有漏法同一择灭耶。不尔。云何随系事别。谓随系事量。离系事亦尔。若不尔者於证见苦所断烦恼灭时。应证一切所断诸烦恼灭。若如是者。修余对治则为无用。依何义说灭无同类。依灭自无同类因义亦不与他。故作是说。非无同类。已说择灭。永碍当生得非择灭。谓能永碍未来法生。得灭异前名非择灭。得不因择但由阙缘。如眼与意专一色时余色声香味触等谢。缘彼境界五识身等。住未来世毕竟不生。由彼不能缘过去境。缘不具故得非择灭。於法得灭应作四句。或於诸法唯得择灭。谓诸有漏过现生法。或於诸法唯非择灭。谓不生法无漏有为。或於诸法俱得二灭。谓彼不生诸有漏法。或於诸法不得二灭。谓诸无漏过现生法。如是已说三种无为。前说除道余有为法。是名有漏。何谓有为。颂曰。

 
又诸有为法  谓色等五蕴


亦世路言依   有离有事等


论曰。色等五蕴谓初色蕴乃至识蕴。如是五法具摄有为。众缘聚集共所作故。无有少法一缘所生。是彼类故。未来无妨。如乳如薪。此有为法亦名世路。已行正行当行性故。或为无常所吞食故。或名言依。言谓语言。此所依者即名俱义。如是言依具摄一切有为诸法。若不尔者应违品类足论所说。彼说言依十八界摄。或名有离。离谓永离。即是涅盘。一切有为有彼离故。或名有事。以有因故。事是因义。毗婆沙师传说如此。如是等类是有为法差别众名。於此所说有为法中。颂曰。

 
有漏名取蕴  亦说为有诤


及苦集世间   见处三有等


论曰。此何所立。谓立取蕴亦名为蕴。或有唯蕴而非取蕴。谓无漏行。烦恼名取。蕴从取生故名取蕴。如草糠火。或蕴属取故名取蕴。如帝王臣。或蕴生取故名取蕴。如花果树。此有漏法亦名有诤。烦恼名诤。触动善品故。损害自他故。诤随增故。名为有诤。犹如有漏。亦名为苦。违圣心故。亦名为集。能招苦故。亦名世间。可毁坏故。有对治故。亦名见处。见住其中随增眠故。亦名三有。有因有依三有摄故。如是等类是有漏法随义别名。如上所言。色等五蕴名有为法。色蕴者何。颂曰。

 
色者唯五根  五境及无表


论曰。言五根者。所谓眼耳鼻舌身根。言五境者。即是眼等五根境界。所谓色声香味所触。及无表者。谓无表色。唯依此量立色蕴名。此中先应说五根相。颂曰。

 
彼识依净色  名眼等五根


论曰。彼谓前说色等五境。识即色声香味触识。彼识所依五种净色。如其次第应知。即是眼等五根。如世尊说。苾刍当知。眼谓内处四大所造净色为性。如是广说。或复彼者。谓前所说眼等五根。识即眼耳鼻舌身识。彼识所依五种净色名眼等根。是眼等识所依止义。如是便顺品类足论。如彼论说。云何眼根。眼识所依净色为性。如是广说。已说五根。次说五境。颂曰。

 
色二或二十  声唯有八种


味六香四种   触十一为性


论曰。言色二者。一显二形。显色有四。青黄赤白。余显是此四色差别。形色有八。谓长为初不正为後。或二十者。即此色处复说二十。谓青黄赤白长短方圆高下正不正。云烟尘雾影光明暗。有余师说。空一显色第二十一。此中正者。谓形平等。形不平等名为不正。地水气腾说之为雾。日熖名光。月星火药宝珠电等诸熖名明。障光明生於中余色可见名影。翻此为闇。余色易了故今不释。或有色处有显无形。谓青黄赤白影光明暗。或有色处有形无显。谓长等一分身表业性。或有色处有显有形。谓所余色。有余师说。唯光明色有显无形。现见世间青等色处有长等故。如何一事具有显形。由於此中俱可知故。此中有者是有智义非有境义。若尔身表中亦应有显智。已说色处。当说声处。声唯八种。谓有执受。或无执受大种为因。及有情名非有情名差别为四。此复可意及不可意差别成八。执受大种为因声者。谓言手等所发音声。风林河等所发音声。名无执受大种为因。有情名声。谓语表业。余声则是非有情名。有说。有声通有执受及无执受大种为因。如手鼓等合所生声。如不许一显色极微二四大造。声亦应尔。已说声处。当说味处。味有六种。甘醋醎辛苦淡别故。已说味处。当说香处。香有四种。好香恶香等不等香有差别故。本论中说。香有三种。好香恶香及平等香。已说香处。当说触处。触有十一。谓四大种滑性涩性重性轻性及冷饥渴。此中大种後当广说。柔輭名滑。麤强为涩。可称名重。翻此为轻。煖欲名冷。食欲名饥。饮欲名渴。此皆於因立果名故。作如是说。如有颂言。

 
诸佛出现乐  演说正法乐


僧众和合乐   同修勇进乐


於色界中无饥渴触有所余触。彼界衣服别不可秤。聚则可称。冷触於彼虽无能损而有能益。传说如此。此中已说多种色处。有时眼识缘一事生。谓於尔时各别了别。有时眼识缘多事生。谓於尔时不别了别。如远观察军众山林无量显形珠宝聚等。应知耳等诸识亦尔。有余师说。身识极多缘五触起。谓四大种滑等随一。有说。极多总缘一切十一触起。若尔五识总缘境故。应五识身取共相境非自相境。约处自相。许五识身取自相境非事自相斯有何失。今应思择。身舌二根两境俱至。何识先起。随境强盛彼识先生。境若均平舌识先起。食欲引身令相续故。已说根境及取境相。无表色相今次当说。颂曰。

 
乱心无心等  随流净不净


大种所造性   由此说无表


论曰。乱心者。谓此余心。无心者。谓入无想及灭尽定。等言显示不乱有心。相似相续说名随流。善与不善名净不净。为简诸得相似相续。是故复言大种所造。毗婆沙说。造是因义。谓作生等五种因故。显立名因故言由此。无表虽以色业为性如有表业。而非表示令他了知。故名无表。说者显此是师宗言。略说表业及定所生善不善色名为无表。既言无表大种所造。大种云何。颂曰。

 
大种谓四界  即地水火风


能成持等业   坚湿煖动性


论曰。地水火风能持自相及所造色。故名为界。如是四界亦名大种。一切余色所依性故。体宽广故。或於地等增盛聚中。形相大故。或起种种大事用故。此四大种能成何业。如其次第能成持摄熟长四业。地界能持。水界能摄。火界能熟。风界能长。长谓增盛。或复流引。业用既尔。自性云何。如其次第即用坚湿煖动为性。地界坚性。水界湿性。火界煖性。风界动性。由此能引大种造色。令其相续生至余方。如吹灯光。故名为动。品类足论及契经言。云何名风界。谓轻等动性。复说轻性为所造色。故应风界动为自性。举业显体故亦言轻。云何地等地等界别。颂曰。

 
地谓显形色  随世想立名


水火亦复然   风即界亦尔


论曰。地谓显形。色处为体。随世间想假立此名。由诸世间相示地者。以显形色。而相示故。水火亦然。风即风界。世间於动立风名故或如地等随世想名。风亦显形。故言亦尔。如世间说黑风团风。此用显形。表示风故。何故此蕴无表为後说为色耶。由变坏故。如世尊说。苾刍当知。由变坏故名色取蕴。谁能变坏。谓手触故即便变坏。乃至广说。变坏即是可恼坏义。故义品中作如是说。

 
趣求诸欲人  常起於希望


诸欲若不遂   恼坏如箭中


色复云何欲所恼坏。欲所扰恼变坏生故。有说。变碍故名为色。若尔极微应不名色。无变碍故。此难不然。无一极微各处而住。众微聚集变碍义成。过去未来应不名色。此亦曾当有变碍故。及彼类故。如所烧薪。诸无表色应不名色。有释。表色有变碍故。无表随彼亦受色名。譬如树动影亦随动。此释不然。无变碍故。又表灭时无表应灭。如树灭时影必随灭。有释所依大种变碍。故无表业亦得色名。若尔所依有变碍故。眼识等五应亦名色。此难不齐。无表依止大种转时。如影依树光依珠宝。眼等五识依眼等时则不如是。唯能为作助生缘故。此影依树光依宝言。且非符顺毗婆沙义。彼宗影等显色极微。各自依止四大种故。设许影光依止树宝。而无表色不同彼依。彼许所依大种虽灭而无表色不随灭故。是故所言未为释难。复有别释彼所难言。眼识等五所依不定。或有变碍。谓眼等根。或无变碍。谓无间意。无表所依则不如是。故前所难定为不齐。变碍名色理得成就。颂曰。

 
此中根与境  许即十处界


论曰。此前所说色蕴性中。许即根境为十处界。谓於处门立为十处。眼处色处广说乃至身处触处。若於界门立为十界。眼界色界广说乃至身界触界。已说色蕴并立处界。当说受等三蕴处界。颂曰。

 
受领纳随触  想取像为体  四余名行蕴
 

如是受等三  及无表无为  名法处法界


论曰。受蕴谓三。领纳随触。即乐及苦不苦不乐。此复分别成六受身。谓眼触所生受乃至意触所生受。想蕴谓能取像为体。即能执取青黄长短男女怨亲苦乐等相。此复分别成六想身。应如受说。除前及後色受想识。余一切行名为行蕴。然薄伽梵於契经中说六思身为行蕴者。由最胜故。所以者何。行名造作。思是业性造作义强。故为最胜。是故佛说若能造作有漏有为名行取蕴。若不尔者。余心所法及不相应。非蕴摄故。应非苦集。则不可为应知应断。如世尊说。若於一法未达未知。我说不能作苦边际。未断未灭说亦如是。是故定应许除四蕴余有为行皆行蕴摄。即此所说受想行蕴。及无表色。三种无为。如是七法。於处门中立为法处。於界门中立为法界。已说受等三蕴处界。当说识蕴并立处界。颂曰。

 
识谓各了别  此即名意处


及七界应知   六识转为意


论曰。各各了别彼彼境界。总取境相故名识蕴。此复差别有六识身。谓眼识身至意识身。应知如是所说识蕴。於处门中立为意处。於界门中立为七界。谓眼识界至意识界。即此六识转为意界。如是此中所说五蕴取。十二处并十八界。谓除无表诸余色蕴即名十处。亦名十界。受想行蕴无表无为总名法处。亦名法界。应知识蕴即名意处。亦名七界。谓六识界及与意界。岂不识蕴唯六识身。异此说何复为意界。更无异法。即於此中颂曰。

 
由即六识身  无间灭为意


论曰。即六识身无间灭已。能生後识故名意界。谓如此子即名余父。又如此果即名余种。若尔实界应唯十七或十二。六识与意更相摄故。何缘得立十八界耶。颂曰。

 
成第六依故  十八界应知


论曰。如五识界。别有眼等五界为依。第六意识无别所依。为成此依故说意界。如是所依能依境界。应知各六界成十八。若尔无学最後念心应非意界。此无间灭後识不生。非意界故。不尔。此已住意性故。阙余缘故後识不生。此中蕴摄一切有为。取蕴唯摄一切有漏。处界总摄一切法尽。别摄如是。总摄云何。颂曰。

 
总摄一切法  由一蕴处界


摄自性非余   以离他性故


论曰。由一色蕴意处法界。应知总摄一切法尽。谓於诸处就胜义说。唯摄自性不摄他性。所以者何。法与他性恒相离故。此离於彼。而言摄者。其理不然。且如眼根。唯摄色蕴眼处眼界苦集谛等。是彼性故。不摄余蕴余处界等。离彼性故。若於诸处就世俗说。应知亦以余法摄余。如四摄事摄徒众等。眼耳鼻三处各有二。何缘界体非二十一。此难非理。所以者何。颂曰。

 
类境识同故  虽二界体一


论曰。类同者。谓二处同是眼自性故。境同者。谓二处同用色为境故。识同者。谓二处同为眼识依故。由此眼界虽二而一。耳鼻亦应如是安立。若尔何缘生依二处。颂曰。

 
然为令端严  眼等各生二


论曰。为所依身相端严故。界体虽一而两处生。若眼耳根处唯生一。鼻无二穴身不端严。此释不然。若本来尔谁言丑陋。又猫鵄等虽生二处有何端严。若尔三根何缘生二。为所发识明了端严。现见世间。闭一目等了别色等便不分明。是故三根各生二处。已说诸蕴及处界摄。当说其义。此蕴处界别义云何。颂曰。

 
聚生门种族  是蕴处界义


论曰。诸有为法和合聚义是蕴义。如契经言。诸所有色。若过去若未来若现在。若内若外。若麤若细。若劣若胜。若远若近。如是一切略为一聚。说名色蕴。由此聚义蕴义得成。於此经中。无常已灭名过去。若未已生名未来。已生未谢名现在。自身名内。所余名外。或约处辩。有对名麤。无对名细。或相待立。若言相待。麤细不成。此难不然。所待异故。待彼为麤未尝为细。待彼为细未尝为麤。犹如父子苦集谛等染污名劣。不染名胜。去来名远。现在名近。乃至识蕴应知亦然。而有差别。谓依五根名麤。唯依意根名细。或约地辩。毘婆沙师所说如是。大德法救复作是言。五根所取名麤色。所余名细色。非可意者名劣色。所余名胜色。不可见处名远色。在可见处名近色。过去等色如自名显受等亦然。随所依力应知远近麤细同前。心心所法生长门义是处义。训释词者。谓能生长心心所法故名为处。是能生长彼作用义。法种族义是界义。如一山中有多铜铁金银等族说名多界。如是一身。或一相续有十八类诸法种族名十八界。此中种族是生本义。如是眼等谁之生本。谓自种类同类因故。若尔无为应不名界。心心所法生之本故。有说。界声表种类义。谓十八法种类自性各别不同名十八界。若言聚义是蕴义者。蕴应假有。多实积集共所成故。如聚如我。此难不然。一实极微亦名蕴故。若尔不应言聚义是蕴义。非一实物有聚义故。有说。能荷果重担义是蕴义。由此世间说肩名蕴。物所聚故。或有说者。可分段义是蕴义。故世有言。汝三蕴还我当与汝。此释越经。经说聚义是蕴义故。如契经言。诸所有色若过去等。广说如前。若谓此经显过去等一一色等各别名蕴。是故一切过去色等一一实物各各名蕴。此执非理。故彼经言。如是一切略为一聚说名蕴故。是故如聚。蕴定假有。若尔应许诸有色处亦是假有。眼等极微。要多积聚成生门故。此难非理。多积聚中一一极微。有因用故。若不尔者。根境相助共生识等。应非别处。是则应无十二处别。然毗婆沙作如是说。对法诸师若观假蕴。彼说极微一界一处一蕴少分。若不观者。彼说极微即是一界一处一蕴。此应於分假谓有分。如烧少衣亦说烧衣。何故世尊於所知境。由蕴等门作三种说。颂曰。

 
愚根乐三故  说蕴处界三


论曰。所化有情有三品故。世尊为说蕴等三门。传说。有情愚有三种。或愚心所总执为我。或唯愚色。或愚色心。根亦有三。谓利中钝。乐亦三种。谓乐略中及广文故。如其次第世尊为说蕴处界三。何缘世尊说余心所总置行蕴。别分受想为二蕴耶。颂曰。

 
诤根生死因  及次第因故


於诸心所法   受想别为蕴


论曰。诤根有二。谓着诸欲及着诸见。此二受想。如其次第为最胜因。味受力故贪着诸欲。倒想力故贪着诸见。又生死法以受及想为最胜因。由耽着受起倒想故。生死轮回。由此二因及後当说次第因故。应知别立受想为蕴。其次第因。隣次当辩。何故无为说在处界。非蕴摄耶。颂曰。

 
蕴不摄无为  义不相应故


论曰。三无为法不可说在色等蕴中。与色等义不相应故。谓体非色乃至非识。亦不可说为第六蕴。彼与蕴义不相应故。聚义是蕴。如前具说。谓无为法。非如色等有过去等品类差别可畧一聚名无为蕴。又言取蕴为显染依。染净二依蕴言所显。无为於此二义都无。义不相应故不立蕴。有说。如瓶破非瓶。如是蕴息应非蕴。彼於处界例应成失。如是已说诸蕴废立。当说次第。颂曰。

 
随麤染噐等  界别次第立


论曰。色有对故诸蕴中麤。无色中麤唯受行相。故世说我手等痛言。待二相麤。男女等想易了知故。行麤过识。贪瞋等行易了知故。识最为细。总取境相难分别故。由此随麤立蕴次第。或从无始生死已来。男女於色更相爱乐。此由耽着乐受味故。耽受复因倒想生故。此倒想生由烦恼故。如是烦恼依识而生。此及前三皆染污识。由此随染立蕴次第。或色如噐。受类饮食。想同助味。行似厨人。识喻食者。故随噐等立蕴次第。或随界别立蕴次第。谓欲界中有诸妙欲。色相显了。色界静虑有胜喜等。受相显了。三无色中取空等相。想相显了。第一有中思最为胜。行相显了。此即识住。识住其中显似世间田种次第。是故诸蕴次第如是。由此五蕴无增减过。即由如是诸次第因。离行别立受想二蕴。谓受与想。於诸行中相麤生染。类食同助。二界中强故别立蕴。处界门中应先辩说六根次第。由斯境识次第可知。颂曰。

 
前五境唯现  四境唯所造


余用远速明   或随处次第


论曰。於六根中。眼等前五唯取现境。是故先说。意境不定。三世无为。或唯取一或二三四。所言四境唯所造者。前流至此。五中前四境唯所造。是故先说。身境不定。或取大种。或取造色。或二俱取。余谓前四。如其所应用远速明。是故先说。谓眼耳根取远境故。在二先说。二中眼用远故先说。远见山河不闻声故。又眼用速。先远见人撞击锺皷後闻声故。鼻舌两根用俱非远。先说鼻者。由速明故。如对香美诸饮食时。鼻先齅香舌後尝味。或於身中随所依处上下差别说根次第。谓眼所依最居其上。次耳鼻舌身多居下。意无方处。有即依止诸根生者。故最後说。何缘十处皆色蕴摄。唯於一种立色处名。又十二处体皆是法。唯於一种立法处名。颂曰。

 
为差别最胜  摄多增上法


故一处名色   一名为法处


论曰。为差别者。为令了知境有境性种种差别。故於色蕴就差别相建立十处不总为一。若无眼等差别想名。而体是色立名色处。此为眼等名所简别。虽摽总称而即别名。又诸色中色处最胜。故立通名。由有对故。手等触时即便变坏。及有见故。可示在此在彼差别。又诸世间唯於此处同说为色。非於眼等。又为差别立一法处。非於一切。如色应知。又於此中摄受想等众多法故。应立通名。又增上法。所谓涅盘。此中摄故独名为法。有余师说。色处中有二十种色最麤显故。肉天圣慧三眼境故。独立色名。法处中有诸法名故。诸法智故。独立法名。诸契经中。有余种种蕴及处界名想可得。为即此摄。为离此耶。彼皆此摄。如应当知。且辩摄余诸蕴名想。颂曰。

 
牟尼说法蕴  数有八十千


彼体语或名   此色行蕴摄


论曰。诸说佛教语为体者。彼说法蕴皆色蕴摄。诸说佛教名为体者。彼说法蕴皆行蕴摄。此诸法蕴其量云何。颂曰。

 
有言诸法蕴  量如彼论说


或随蕴等言   如实行对治


论曰。有诸师言。八万法蕴一一量等法蕴足论。谓彼一一有六千颂。如对法中法蕴足说。或说。法蕴随蕴等言一一差别数有八万。谓蕴.处.界.缘起.谛.食.静虑.无量.无色.解脱.胜处.徧处.觉品.神通.无诤.愿智.无碍解等。一一教门名一法蕴。如实说者。所化有情有贪瞋等八万行别。为对治彼八万行故。世尊宣说八万法蕴。如彼所说八万法蕴皆此五中二蕴所摄。如是余处诸蕴处界类亦应然。颂曰。

 
如是余蕴等  各随其所应


摄在前说中   应审观自相


论曰。余契经中诸蕴处界。随应摄在前所说中。如此论中所说蕴等。应审观彼一一自相。且诸经中说余五蕴。谓戒定慧解脱解脱智见五蕴。彼中戒蕴此色蕴摄。彼余四蕴此行蕴摄。又诸经说十遍处等。前八遍处。无贪性故此法处摄。若兼助伴五蕴性故。即此意处法处所摄。摄八胜处应知亦尔。空识遍处。空无边等四无色处四蕴性故。即此意处法处所摄。五解脱处慧为性故。此法处摄。若兼助伴。即此声意法处所摄。复有二处。谓无想有情天处。及非想非非想处。初处即此十处所摄。无香味故。後处即此意法处摄。四蕴性故。又多界经说界差别。有六十二。随其所应当知皆此十八界摄。且彼经中所说六界。地水火风四界已说。空识二界未说其相。为即虚空名为空界。为一切识名识界耶。不尔云何。颂曰。

 
空界谓窍隙  传说是明闇


识界有漏识   有情生所依


论曰。诸有门牕及口鼻等。内外窍隙名为空界。如是窍隙云何应知。传说。窍隙即是明闇。非离明闇窍隙可取。故说空界明闇为体。应知此体不离昼夜。即此说名隣阿伽色。传说。阿伽谓积集色。极能为碍故名阿伽。此空界色与彼相隣。是故说名隣阿伽色。有说。阿伽即空界色。此中无碍故名阿伽。即阿伽色余碍相隣。是故说名隣阿伽色。诸有漏识名为识界。云何不说诸无漏识为识界耶。由许六界是诸有情生所依故。如是诸界从续生心。至命终心恒持生故。诸无漏法则不如是。彼六界中。前四即此触界所摄。第五即此色界所摄。第六即此七心界摄。彼经余界如其所应。皆即此中十八界摄。


冠导阿毘达磨俱舍论卷第一(说一切有部)

 

音释


阿毗达磨(梵语也此云无比法毘频眉切)。


俱舍(梵语也此云藏)。


鵄(赤脂切怪鸟也)。


荷(胡可切负也)。


邬柁南(梵语也此云自说柁待可切)。


齅(许救切以鼻[打-丁+监]气也)。


摽(卑遥切揭也)。

Tags: 责任编辑:思过黑鹰
】【打印繁体】【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大发趣论注 【一卷】 下一篇大藏经补编 第07册 目录
清净莲海佛学网: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交流论坛 联系我们
本站声明:本站资源来源于互联网,如侵犯了你的版权,请你联系我们,我们将在收到消息后24小时内删除。
清净莲海佛学网 版权所有 津ICP备0800012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