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文章

·修心之技能 05-27
·停止与思考 05-27
·灭苦手册 05-27
·临终说法一则 05-27
·功德的力量 05-27
·给每個人的法 05-27
·慈心的力量 05-27
·安居处 05-27
·解脱的技能 05-27
·念住呼吸与禅定开示 05-27

文库热门

·修心之技能 05-27
·停止与思考 05-27
·灭苦手册 05-27
·临终说法一则 05-27
·功德的力量 05-27
·给每個人的法 05-27
·慈心的力量 05-27
·安居处 05-27
·解脱的技能 05-27
·念住呼吸与禅定开示 05-27

TOP

[第三编 三乘共学](五)
2018-02-27 12:50:30 来源:清净莲海佛学网 作者: 【 】 浏览:574次 评论:0

5.佛说弥勒下生成佛经讲要
 

──二十五年元旦在广州居士林讲───


   悬论
    一 释名题
     甲 释经题
     乙 释译题
    二 明大意
   释经
    甲一 证信发起分
     乙一 证信序
     乙二 发起序
    甲二 伽陀请说分
     乙一 偈请
     乙二 偈说
      丙一 诫许
      丙二 正说
       丁一 依正庄严
        戊一 国界庄严
        戊二 国主庄严
       丁二 佛法兴化
        戊一 降世示生
        戊二 出家成佛
        戊三 说法度众
         己一 闻法得果
          庚一 闻法出家
          庚二 修行得果
         己二 率众普化
        戊四 化满法住
      丙三 结劝
    甲三 利益信奉
     乙一 闻法利益
     乙二 结众信奉


【悬 论】

  
一 释名题

  

甲 释经题


  说此“佛说弥勒下生成佛经”者,为释迦牟尼佛。其动机,则因舍利弗尊者向佛请问一生补处之弥勒菩萨,当来成熟有情而下生南阎浮提成佛说法之情形如何,佛乃在灵鹫山中为说此经。故此经首标佛说,即指释迦牟尼佛所说也。


  佛,是十方诸佛之通称。梵音佛陀,或浮屠,亦作佛陀耶,中国译作觉者。但此与菩提译觉不同,菩提译觉是指“法”言,佛陀译觉者乃指“人”言;法住法位无人格性,人和合假有人格性。又此觉者的觉,非常人泛泛之觉,乃是成就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之觉,换句话说,即是无上遍正觉。由成此觉,对于宇宙诸法之性相皆得其真实之觉悟,谓之自觉;更能宣说此自证自觉之法,使众生证其所证,觉其所觉,谓之觉他;由此自觉觉他之觉行圆满,方谓之无上遍正觉之佛陀耶。虽大乘圣位菩萨亦能自觉觉他,而其功行未能圆满无上;故能得无上遍正觉,三觉圆,万德具,斯谓之佛矣。


  佛说者,佛本无法可说,为悟他故,方便善巧,故有所说。以佛自证法界,一真圆满,心言处冥,拟议路绝,迥非文字语言之相可得,法华所谓:‘诸法寂灭相,不可以言宣’。然诸佛因鉴众生迷昧诸法性相之真理,妄造惑业,无始劫来流浪生死枉受众罪,故在本因地中修行时,即发大愿,必以自证觉法觉众生。满其本愿,称其本怀,故于无分别中而起分别,无言说中而有言说,三藏教典,于焉产生于宇宙间,普使后世众生,秉法修习,同入觉境。佛说甚广,此中即说弥勒下生成佛之胜事。弥勒是菩萨之姓,如今佛之姓释迦;其名为阿逸多,译云无能胜,表其慈心广大无能超胜者。弥勒译云慈,亦如释迦之译能仁,简之则曰能,而弥勒具言亦作慈氏。弥勒以慈为姓者,具大因缘,故不但因地以慈为姓,即至果位犹名弥勒。至其慈氏因缘,诸经论中言之详矣。心地观经云:‘弥勒菩萨慈氏尊,从初发心不食肉’;即此二句,已足以显明弥勒得名之由来矣。盖弥勒久远劫来,常修慈心三昧,观察一切众生本性平等,所谓‘我肉众生肉,名殊体不殊’,以是最初发心,即不食肉。不食肉即慈心,为佛弟子修养佛心之根本基础。然今佛法流行之处所,如西藏、蒙古、日本、暹逻、锡兰、缅甸等,因风俗之差异,佛徒多肉食者;唯中国佛徒,则极重戒杀放生之素食;凡不肉食者,皆可谓之修弥勒行者。因此、弥勒菩萨与中国众生亦特别有缘,应化事迹,斑斑可考;如六朝时现居士身于义乌,假名传翕,与梁武帝说法,著有心王铭与法身颂,传诵千古。五代时先在福建莆田现身,继应化布袋和尚于浙江奉化,名长汀子,赤名契此;谥定应大师。是等应化,皆足证菩萨与此国众生有大胜缘也。下生成佛者,是对上生兜率而言。上生兜率经中,明弥勒如何从此灭彼生,成为一生补处菩萨;此经则明弥勒如何从彼天上灭而下生此土人间,为最后身菩萨以至于成佛。然上生经中固亦已说明弥勒十二年后生天,经若干岁即下生南阎浮提成佛说法度生也。所谓成佛,究竟成如何之佛?泛言即身成佛或立地成佛等,究何所指?须知所谓成佛,非指相好而言,亦非指神通而言。若以相好言成佛,则铁轮王及诸天人皆已成佛;若以神通言成佛,则五通神鬼亦已成佛。故成佛,质言之,即成福智两足尊之佛,成无上正遍觉之佛,除此以外,即在未成佛之前之最后身菩萨亦属三界异熟报所摄,况乎其下者哉!而今言弥勒所成之佛,乃是弥勒在龙华菩提树下最后身所成福智圆满之究竟佛,非通常之泛言成佛。因真正成佛,至少亦要于一三千大千世界教化独尊,决非反掌而成、垂手而得之易事也。


  通常纪念佛诞,皆用佛降生日,如纪念释迦佛,必在四月初八日。确实言之,纪念宜于佛成佛日,因佛降生日尚为最后身菩萨,尚未成佛,如十四之月犹未极圆,至真正成佛,须在圆满四智菩提之自受用身与清净法界无二无别,万德庄严,光明显现,如十五夜之月光被万象。故纪念非不宜于佛降生日,不过降生日之身乃菩萨之最后身,而成佛日之身乃由异熟报空所成不思议无漏善常之大牟尼身,得未曾有,人天同庆,于是纪念之,庆祝之,始有殊胜义也。


  释迦为能说之人,弥勒下生为所说之义,也即是所诠义理;而诠此所诠义理之能诠文字集成一部,是之谓经。经之梵语为“修多罗”,译为契经,即上契十方诸佛所说之真理,下契九界众生所宜之根机也。

  

乙 释译题


  此经在藏经中有三四种译本,其梵文原本自有二种;一为阿难请问而说,一为舍利子请问而说。详略虽不同,大旨相仿佛;中国于二种原本皆有译本。此经标“唐三藏法师义净奉制译”者,乃李唐中宗皇帝时代译来,译者为义净三藏法师。三藏即经律论,此法师既学穷三藏,以法自师,复能宣三藏之法为人之师,由此得名三藏法师。义净三藏,后玄奘数十年,因慕玄奘之高风,步其芳尘,策杖西游,访道求法;归赍梵本,从事译著。其译本最多者,为三藏中之律藏,如一切有部律等。译界中奘师后首屈一指者,即推此师。而其译时亦非私人发起,乃奉时皇之诏制,在公共译场中公开译出。由此举译者名,即可证明此经为佛自亲口所说,佛子亲手所译,足以启后世之信仰也。

  

二 明大意


  释尊说法原为契理契机,契理则所说之法与先佛后佛所同证同说,故通;契机则诸佛说法各别逗机,如此经是为契阎浮众生之机而说,故别。且依此经说契机之别意,略显二种:


  一、此经先明弥勒佛世之依正庄严,国土如何妙丽严净,众生善根如何深厚,及下生时如何相好,弟子之众多等等,使闻者信心与羡慕心油然而生,发愿皈依。如通常所谓“龙华三会愿相逢”,启迪正信,引入佛智,此为第一义也。


  二、此经中说,若有众生在释迦佛法中或持戒,或修禅,或念佛,或布施供养,或恭敬体拜,乃至合掌低头,已种少许善根而未得度者,龙华三会皆能闻法证果。良以弥勒补释迦之位,释迦未了之事业与未度之众生,皆已付嘱于弥勒;故吾等众生,无论修何种行门,其力未充,或愿往生他方净土,弥勒咸能以神通愿力助导令成。由是可知弥勒实是释迦遗法中之大皈依处,为本经之第二意旨。


  
【释 经】

  
甲一 证信发起分
  

乙一 证信序


  如是我闻:一时薄伽梵在王舍城鹫峰山上,与大苾刍众俱。


  古来解此证信序有二种:一、龙树大智度论解作六种成就:如是、信成就,我闻、闻成就,一时、时成就,薄伽梵、是说主成就,王舍城鹫峰山、是说处成就,与大苾刍众俱、是听众成就;二、亲光佛地经论解作五重证信,谓如是之言,指贯全经,不另别立,至我闻为亲闻证信;乃至大苾刍众俱是听众证信。要之、此文为集结经典者所安立,或五或六,皆以断后人之疑而证成其信也。


  我闻之我,乃结集本经者自称,言如是之经,佛口亲说,我所亲闻,非道听途说辗转由他而闻。一时、即机教相扣,说听俱周之时;因佛说法时而天上,时而人间等不定,故不定说某年某月某日;况当时各国日历各别,举之反有误也。薄伽梵、共有六义,其最著者为世尊,言佛为圣中之圣,天中之天,世出世间最极尊贵。王舍城鹫峰山,即印度王舍城之鹫峰山,为佛说法之处所。王舍城者,以其地空荒,先由王筑舍而居,后人民集居而成聚落,由此得名。鹫峰山亦作灵鹫山,以其山峰尖形如鹫鸟之嘴故。苾刍、译音,与比丘同,译有乞士、破恶、怖魔等义,而以乞士为主;乞士者,乞食以资身命,乞法以资慧命也。总之、举此等文,皆不外证信也。

  

乙二 发起序


  尔时、大智舍利子法将中最,哀愍世间,从座而起,偏袒右肩,右膝着地,合掌恭敬而白佛言:‘世尊!我今欲少咨问,愿垂听许’。佛告舍利弗:‘随汝所问,我当为说’。


  此为发起序。前说证信序,以使结集流通于后世的;此发起序,明佛说此经缘起之动机。诸佛说法之缘起,本无刊定,有因弟子请问而说,有先放光现瑞而后说法,有无问而自说;而释迦佛说此经,则由舍利子请问而说。舍利子是华梵合璧,舍利、华云鹙,为舍利子之母名;子、即梵言之弗。故舍利子即依母得名,如言某人之子。此舍利子为佛弟子中智慧第一,能以佛法战伏魔军,故言法将中最。偏袒右肩,右膝着地,为印度古时礼佛仪式,皆表身业清净;恭敬白佛,表口业清净;恭敬二字,亦表意业清净。三业清净,一心至诚,又为哀愍世间众生恳佛说法,故能感佛之赞许焉。

  

甲二 伽陀请说分
  

乙一 偈请


  时舍利子即以伽陀请世尊曰:‘大师所授记,当来佛下生,彼号为慈氏,如前后经说;唯愿人中尊,伽陀重分别,彼神通威德,我今乐欲闻’!


  具云伽陀,简之曰偈,译云颂,或五字一句、七字一句等无定,如中国之古诗,虽无平仄,韵律亦甚分齐。此有二种:曰重颂,曰孤起颂;重颂在长行之下,此未说长行即举偈颂,孤起颂也。


  大师,系舍利子对佛之尊称,佛为三界导师四生慈父故。佛在前后诸经律中所说授记慈氏之事,已不祗一次二次,唯于慈氏下生之后,其神通威德等依正庄严如何,舍利子等大众尚不得而知,故舍利子即代表全体大众,愿乐欲闻,求佛解说。

  

乙二 偈说
  

丙一 诫许


  佛告舍利子:‘应至心谛听!当来慈氏尊,为汝广宣说。’


  佛感舍利子之悲愿,为众生故恳请说法,故即许可之,并诫其谛听;谛听即如实而听,如理作意。

  

丙二 正说
  

丁一 依正庄严
  

戊一 国界庄严


  尔时大海水,以渐减三千三百逾缮那,为显轮王路。赡部洲纵广有万逾缮那,有情住其中,在处皆充满。国土咸富盛,无罚无灾厄;彼诸男女等,皆由善业生。地无诸棘剌,唯生青软草,履践随人足,喻若睹罗绵。自然出香稻,美味皆充足。诸树生衣服,众彩共庄严;树高三拘舍,花果常充实。时彼国中人,皆寿八万岁,无有诸疾苦,离恼常安乐;具相悉端严,色力皆圆满;人命将终尽,自往诣尸林。城名妙幢相,轮王之所都,纵十二由旬广七由旬量,其中所居者皆曾植妙因;此城有胜德,住者咸欢喜。楼台并却敌,七宝之所成;关钥及门庭,种种宝严饰;绕堞诸隍堑,皆营以妙珍。名华悉充满,好鸟皆翔集。七行多罗树周匝而围绕,众宝以庄严,皆悬网铃铎;微风吹宝树,演出众妙声,犹如奏八音,闻者生欢喜。处处有池沼,弥覆杂色华,园苑擢芳林,庄严此城郭。


  此中共有十四颂半文,广明弥勒佛土之依报庄严。


  当弥勒成佛时之国土,大海水量减少,陆地增广。如今南阎浮提之地球,三分之二是水,一分是陆地,祗有七千逾缮那,将来则反是,水量既减三千三百逾缮那,南赡部洲陆地之纵横,即增至一万逾缮那,故能显出轮王之大路。“逾缮那”,即由旬,如中国古代之驿站。一由旬等中国八十里,或六十里,或四十里。赡部洲即阎浮提,译云最胜金,出最胜金故。轮王,即转轮圣王,其别有四:曰金轮王,曰银轮王,曰铜轮王,曰铁轮王。铁轮王王一天下,铜轮王王二天下,银轮王王三天下,金轮王王四大部洲。至弥勒佛时即有轮王出现,国土富盛,绝诸灾罚,因众生皆由十善业力得生其地。福报既大,想衣衣来,念食食至,天然香稻皆可充膳,诸树丛林尽是衣服,举凡今世饥寒冻馁为人民所争执之衣食问题,皆解决无余矣。复次、其树之高可三拘舍,人寿之长有八万岁。拘舍亦作俱卢舍,一俱卢舍为一里,然较中国里大,如今日本一里可作中国六里,英国一里可作中国三里,可见其树之高大也。至人寿增至八万岁,正金轮兴世之时,人民由善业感善报,故无疾苦,常得安乐;且临命终时,亦自有把握,往诣尸林死去,非若吾人死时罔无所知,死后要人以抬棺材也。


  上综言整个国界之严丽,自妙幢相城下,明此世界中之大都城。其城纵十二由旬,近中国千里,广七由旬,近中国六百里。却敌,即城头退却敌人的一种设备。七宝,即金、银、琉璃、玻璃、珊瑚、玛瑙、琥珀。堞,即雉堞,隍堑,即围绕城外之水河岸。八音,即如来所得八种音声:一、极好音,佛德广大故,使皆入于好道;二、柔软音,佛德慈善故,使之喜悦,皆舍刚强之心而自然入于行律;三、和适音,佛居中道之理,故音声能调和,使皆和融自会于理;四、尊慧音,佛德尊高,故闻者尊重,智解开明;五、不女音,佛住首楞严定,有离欲之德,其音声超异一切,天魔外道无不归服;六、不误音,佛智圆明,照了无谬,使闻者各各得正见,离九十五种之邪非;七、深远音,佛智如实穷际行位极高,其音声由脐而起,彻至十方,使近闻非大,远闻非小,皆证甚深之理;八、不竭音,如来极果愿行无尽,以住于无尽之法藏,故其音声滔滔无尽,其响不竭,使能寻其语义,得无尽常住之果。今言贝多罗树──译云坚固树,悬诸铃铎,众宝庄严,微风吹动,如奏八音,正堪与西方极乐境界相比拟。又此八音,若以中国八音言,即金、石、丝、竹、匏、土、革、木。此微风吹树,乃天然之音乐也。

  

戊二 国主庄严


  国中有圣主,其名曰饷佉,金轮王四洲,富盛多威力。其王福德业,勇健兼四兵;七宝皆成就,千子悉具足,四海咸清肃,无有战兵戈;正法理群生,设化皆平等。王有四大藏,各在诸国中,一一藏皆有珍宝百万亿:羯陵伽国内,藏名冰竭罗;蜜絺罗国中,般逐迦大藏;伊罗钵罗藏,安处犍陀国;婆罗痆斯境,藏名为饷佉。此诸四伏藏,咸属饷佉王。百福之所资,果报咸成就。辅国之大臣,婆罗门善净,四明皆晓达,多闻为国师;博通诸杂论,善教有闻持,训解及声明,莫不咸究了。


  此言国主,梵名饷佉,此译云贝;显金轮王能具诸宝贝功德。金轮王能王东西南北四大部洲,盖此王兴世,四洲一统,为其管领。因王因中广修十善业道,果上具诸功德。四兵,即象、马、车、乘,皆表王能具诸如此类之威德,非用以战争也。此七宝为金轮王七宝,与前金银等七宝不同,即一、轮宝,二、象宝,三、马宝,四、女宝,五、将军宝,六、主藏宝,七、如意宝是也。王不但有七宝,且有千子。不但有千子,且有四大宝藏:一、羯陵伽国亦作迦陵频伽国,有藏名“冰羯罗”,此为鬼子母名,以其藏有鬼子母神守护名之;二、密絺罗,译作多麋鹿之国,有藏名“般逐迦”,亦作半择迦,译为不男黄门,即有黄门之人守护名之;三、犍陀国有“伊罗钵罗藏”,伊罗钵罗是龙名,即龙神守护之藏也;四、婆罗痆斯境,即波罗奈国,有藏近于王处故,即得名为饷佉。此四宝藏,皆为王有,所谓百福所资,果报成就。


  上明王之胜报,下有八句明王之辅翼。印度古有四姓阶级:曰婆罗门,曰刹帝利,曰吠陀,曰首陀罗。婆罗门族是第一等人物,译净裔,自云从梵天口生,清净无比,操纵一切;第二等即刹帝利族,从梵天两肩生,能以武力保护国权完整;第三吠陀族,从梵天脐生,显其能作种种资生事业;第四首陀族,谓自梵天脚生,种姓下劣,遣作奴隶生活;此印度四姓阶级之不平等,故感后来佛教之产生也。此大臣善净,即婆罗门净种,通达四明博学诸论。印度谈学问,原有五明,即内明、因明、工巧明、声明、医药明。此言四明,乃婆罗门之四吠陀──译云明:一、梨俱吠陀,二、夜柔吠陀,三、阿闼婆吠陀,四、沙磨吠陀是也。声明即五明之一。

  

丁二 佛法兴化
  

戊一 降世示生


  有女名净妙为大臣夫人,名称相端严,见者皆欢悦。


  前文明佛未下生前之国土庄严,此文明佛下生时,说法度生之情事。佛既下生,又复说法,自然不无秉教修行者,三宝福田于是乎具于世矣。此时阎浮众生,广修十善之结果,国土严净,绝诸苦疾,故感大圣慈氏之下生。净妙者,即善净之夫人,慈氏之生母也;布施欢喜,富堪敌国,相貌端庄,人见钦敬!


  大丈夫慈氏,辞于喜足天,来托彼夫人,作后身生处。既怀此大圣满足于十月,于是慈尊母往趣妙花园;至彼妙园中,不坐亦不卧,徐立攀花树,俄诞胜慈尊。尔时最胜尊出母右胁已,如日出云翳,普放大光明!不染触胞胎,如莲花出水;光流三界内,咸仰大慈辉。


  大丈夫为佛十号之一,亦作无上丈夫调御士,显佛具大雄大力之精神,荷担事业,大智大悲之愿行救度众生;此大丈夫即指慈氏。喜足天亦译知足,即都史陀天,亦作兜率陀,因彼天中一切自在快乐故。然昔释迦降生于国王家,今弥勒何以降生国师家耶?盖释迦生减劫之世,众生心性刚强,难调难伏,故方便而生王家,假威势以出家,感化众生;今弥勒生于增劫之时,世界升平,人民乐善,故生国师家,以教化为主,不尚武力也。弥勒既降生投胎已,福力所致,净妙夫人亦如摩耶夫人,攀花树而从右胁诞生世尊。如日开云翳,白光四彻;如莲出污泥,清洁无匹,故能惊动三界──欲界、色界、无色界,人天赞仰也。


  当尔降生时,千眼帝释主躬自擎菩萨,欣逢两足尊!菩萨于此时,自然行七步,而于足履处,皆出宝莲华。遍观于十方,告诸天人众:“我此身最后,无生证涅槃”。龙降清凉水,澡沐大悲身;天散殊妙华,虚空遍飘洒;诸天持白盖,掩庇大慈尊;各生希有心,守护于菩萨。褓母擎菩萨三十二相身,具足诸光明,捧持来授母。御者进雕辇,皆用宝庄严,母子升其中,诸天共持舆;千种妙音乐引导而还宫。慈氏入都城,天华如雨落。慈尊诞降日,怀妊诸彩女,普得身安隐,皆生智慧男。善净慈尊父,睹子奇妙容,具三十二相,心生大欢喜!父依占察法,知子有二相;处俗作轮王,出家成正觉。


  帝释,即忉利天──此云三十三天──天主,梵名释提桓因,或释迦因陀罗,译云能天主。具千眼,用能观一四天下,犹如千眼观音。当时弥勒降生之时,帝释领导诸天,以手擎弥勒菩萨,授之菩萨之母,俨如接生者。既脱胎后,诸天神众又鸣音乐,拥护母子还宫。同时,菩萨诞生之日,必有随从者托诸宫女之胎随之诞生,而因菩萨福力,诸怀妊彩女皆得安然产生具大智慧之婴男也。


  善净婆罗门是菩萨之父,前云:‘四明皆晓达,博通诸经论’,故能占察相法,一见其子即知其处俗作轮王,出家成正觉。

  

戊二 出家成佛


  菩萨既成立,慈愍诸群生,众苦险难中轮回常不息。金色光明朗,声如大梵音,目等青莲叶,支体悉圆满,身长八十肘,二十肘肩量,面广肩量半,满月相端严。菩萨明众艺,善教受学者,请业童蒙等八万四千人。


  菩萨既长大成立,因常修慈心三昧,故能哀愍众生处轮回险难中。其相好端严无比,颜色如金光,声如大梵天之音,目如青莲花之叶,身长八十肘,肩量二十肘,面广十肘。一肘等中国二尺半,身丈八十肘,即有三十二丈高。因其时人寿八万岁,非如吾人之短命,故身量高广,亦当然事耳。


  复次、菩萨生大臣家,以教化为主,彼父既善四明,故菩萨亦熟习众艺,因此受业童蒙,举其多数言之,亦有四万八千人也。


  时彼饷佉王,建立七宝幢,幢高七十寻广有寻六十;宝幢造成已,王发大舍心,施与婆罗门,等设无遮会。其时诸梵志数有一千人,得此妙宝幢毁拆须臾顷;菩萨睹斯已,念世俗皆然。生死苦羁笼,思求于出离,祈诚寂灭道,弃俗而出家;生老病死中,救之令得出。慈尊兴愿日,八万四千人俱生厌离心,并随修梵行。于初发心夜舍俗而出家,还于此夜中而升等觉地。时有菩提树,号名曰龙华,高四逾缮那,蓊郁而荣茂,枝条环四面,荫六拘卢舍;慈氏大悲尊,于下成正觉。


  此言弥勒菩萨出家之因缘。因当时饷佉王发大舍施心,以珍宝建筑高广六七十寻──一寻八尺──之宝幢,开无遮大会,布施诸婆罗门梵志;不料诸梵志贪欲方炽,各欲得而有之,乃将如此庄严妙丽之宝幢拆毁于须臾之间。菩萨见之,感悟世间有为之法皆如此幢败坏无常,因动出尘之念,弃俗出家,求寂灭道。寂灭道者即五住究尽,二死永亡,所证得之不生不灭的菩提涅槃也。时有许多众生,因感菩萨出家亦随之出家,即于初发心夜得证等觉果地。然释迦佛世,佛及众生修行证道,须历种种苦行,今此成佛,何其速耶?良以减劫众生,福慧薄弱,故须如释迦经六年或十年苦行而成道;今处增劫,故当下成佛,即升无上正觉等地焉,弥勒菩萨至是龙华菩提树下,始成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佛果也。

  

戊三 说法度众
  

己一 闻法得果
  

庚一 初闻法出家


  于人中尊胜,具八梵音声;说法度众生令离诸烦恼。苦及苦生处,一切皆除灭;能修八正道登彼涅槃岸。为诸清信者说此四真谛,得闻如此法至诚而奉持。于妙华园中诸众如云集,满百由旬内眷属皆充满。彼轮王饷佉闻深妙法已,罄舍诸珍宝,祈心慕出家;不恋王宫闱,至求于出离;八万四千众咸随而出家。复八万四千婆罗门童子,闻王舍尘俗,亦来求出家;主藏臣长者其名曰善财,并与千眷属亦来求出家;宝女毗舍佉,及余诸从者,八万四千众亦来求出家;复过百千数善男善女等,闻佛宣妙法,亦来求出家。


  人中尊,即指弥勒;因弥勒既已成佛,故为人中最尊胜者。其说法时具八梵音,八梵音即前说八音。其所说法不外苦、集、灭、道四谛;苦,即是苦谛。苦生处,即是集谛,明苦乃由烦恼积集而成。欲灭此集谛烦恼之因,断除苦谛之果,须修道谛,道谛简要言之即正见、正思维、正语、正业、正命、正精进、正定、正慧。修此道谛故,即证灭谛;灭除一切苦集烦恼,证得无余涅槃。是之谓四真谛。自佛说此四真谛后,听众感佛法之难遭难遇,咸皆相率发心出家,先饷佉王众出家,次婆罗门学者众出家,次主藏臣大富长者众出家,次女众等亦出家;可见佛化感人之深也。

  

庚二 修行得果


  无上天人尊,大慈悲圣主,普观众心已,而演出要法。告众:“汝应知!慈悲释迦主教汝修正道,来生我法中;或以香、华、鬘、幢、幡、盖、严饰,供养牟尼主,来生我法中;或郁金、沉水香泥用涂拭,供养牟尼塔,来生我法中;或归佛法僧,恭敬常亲近,当修诸善行,来生我法中;或于佛法中受持诸学处,善护无缺犯,来生我法中;或于四方僧施衣服、饮食,并奉妙医药,来生我法中;或于四斋辰及在神通月,受持八支戒,来生我法中”。


  无上、天人尊、大慈悲圣主,皆指弥勒佛之德号,无上即十号中之无上丈夫,天人即十号中之天人师,尊即十号中之世尊是也。大慈悲者,正显佛具大慈大悲。然慈悲心亦有广狭深浅之殊,亲疏厚薄之别:如凡夫众生,举心动念,念念以自我为中心,故见他人与之对峙,若修慈悲观慈视众生,此从分别心中所显之慈悲,是之谓生缘慈;若二乘人或大乘菩萨,由我空法空所显之慈悲,是之谓法缘慈;至于佛之慈悲,无能所,绝对待,普观一切犹如虚空,是之谓无缘大慈,同体大悲;故称佛为大慈悲圣主。此大慈悲圣主之弥勒佛,既为众生开示法要已,复告以彼等众生生此龙华会中之来历,是由于在释迦佛法中努力修行故得是果,即教诸众生饮水思源之意也。然诸众生虽同感龙华之果,而其在释迦佛法中各自修因,不无差别:或佛世时亲以香、花、幢、幡等供佛而生弥勒法中;或佛灭后以郁金香、沉水香、香泥等供养,或塑画佛像与塔庙,由此得生弥勒法中;或皈依三宝,广修五戒、十善、四摄、六度等行门,由此而生弥勒法中;或于佛法中受持毗尼诸所学处,精严戒律,由此而生弥勒法中;或布施衣食于四方之云水僧──如今兴丛林开海单广结良缘,并供奉医药、卧具等,由此得生弥勒法中;或持四斋──即初八、十五、二十三、三十,依中国惯习则在初一、十五、初八、二十三,若加十四、廿九是谓六斋,再加初一、十三、二十八、十六是谓十斋日──等,由此功德而生弥勒法中;或于神通月──南阎浮提每年中正月、五月、九月为神通月,因忉利天主与四天王等于此三月中,以神通力观察阎浮众生为恶为善而赏善罚恶,功德倍之──受持八支斋戒:一、不杀、二、不盗、三、不淫、四、不妄语、五、不饮酒、六、不坐广高大床、七、不观戏跳舞、八、不香花涂身;加不过午食为斋,此八支戒为在俗者暂时所受之出家戒,由此因缘而生弥勒法中;是等皆言诸众生修因之差别也。 或以三种通,神境、记、教授,化道声闻众,咸令烦惑除。


  以上或以香花鬘等六颂,通言在会众生宿生皈依三宝,依法修行,而得往生;此颂乃颂弥勒为现前大众,现三种神通而教化之。或以身轮所现之神境通,使之断惑证果;或以意轮所现之记心通,使之断惑证真;或以口轮所现之教诫通,使之断惑证果;即以此三轮不思议化,化诸声闻断除烦惑。声闻,即听佛说法音声而悟道者;故广义言之,凡是闻佛说法音声而悟道者,皆谓之声闻。烦、即烦恼障,惑、即所知障,此就狭义言;若广义言,统指断除一切烦恼也。


  初会为说法,广度诸声闻九十六亿人,令出烦恼障;第二会说法,广度诸声闻九十四亿人,令渡无明海;第三会说法,广度诸声闻九十二亿人,令心善调伏。此三颂正说龙华三会。初会说法,共度声闻九十六亿人,即前饷佉王等是。亿、有十万为亿,有万万为亿;十万为亿,则九十六亿即有九百六十万人;若万万为亿,则有九十六万万人,此是倍数进。出烦恼障,即证入声闻果位也。次会说法,亦度九十四亿人,同出无明生死之大海,即乱所知障证入菩提圣果也。经过初次二会,尚有众生未尽度脱,故复有第三会说法,广度声闻九十二亿人,善令其心调伏。心善调伏者,从凡夫初发心位通至于究竟极果位;善即使心纯善,调即众善功德调练成熟,诸恶过非善能断伏,是之谓善究竟调伏之能事矣。

  

己二 率众普化


  三转法轮已,人天普纯净;将诸弟子众乞食入城中。既入妙幢城,衢巷皆严饰,为供养佛故天雨曼陀华。四王及梵王并余诸天众,香华鬘供养,辅翼大悲尊。大威德诸天散以妙衣服,缤纷遍城邑,瞻仰大医王。以妙宝香华散洒诸衢街,履践于其上,喻若睹罗绵。音乐及幢幡,夹路而行列,人天帝释众称赞大慈尊:“南谟天上尊!南谟士中胜!善哉薄伽梵!能哀愍世间”。有大威德天当作魔王众,归心合掌礼赞仰于导师。梵王诸天众眷属而围绕,各以梵音声阐扬微妙法。


  此三会说法,即三转法轮,亦如释迦佛三转法轮。弥勒如来三会说法已,即率领弟子众等入城乞食,并行教化。时王及人民皆已受佛度脱,故见佛及弟子入城,即庄严街衢以表欢迎之敬意。同时、四大天王与梵王、帝释等天主,亦引导诸天散华献佛。曼陀华,即柔软适意之花。且赞佛为天上尊,士中胜,哀愍世间,转大法轮。南谟、与南无同,即皈依之义。大悲尊,佛具大悲心哀愍救济众生故。大医王,佛以法药医治众生无明生死病故。有大威德天一颂,即颂魔王具大威德。魔者,梵语具云魔罗,此译杀者;魔氛扰乱,能杀众生法身慧命故;今感佛之恩德,亦前来归心赞仰于佛。


  于此世界中,多是阿罗汉,蠲除有漏业,永离烦恼苦;人、天、龙、神等,乾闼、阿修罗,罗刹及药叉,皆欢喜供养。


  自受佛化之后,人间天上众生多已证得阿罗汉果。阿罗汉者,此云无生,三界烦恼已断不受后有生死故;亦云杀贼,杀却无明烦恼伤害众生法身慧命之贼故;亦云应供,堪为人天福田,应受人天供养故。此阿罗汉指大阿罗汉,自既度已复能度他,此所以大阿罗汉通于佛也。天、龙、药叉、乾闼婆、阿修罗、迦楼罗、紧那罗、摩睺罗伽,是谓人及非人之八部众。乾闼婆,此云寻香。阿修罗,此云非天,有天之福,无天之德故。药叉,此云勇捷,乃飞行之神。罗刹,即可畏鬼,属于药叉一类。此世界中所有众生,多已证得阿罗汉果,故八部众皆来欢喜供养,直把天人化成一佛国也。


  彼时诸大众,断障除疑惑,超越生死流,善修清净行。彼时诸大众,离着弃珍财无我我所心,善修清净行。彼时诸大众,毁破贪爱网,圆满静虑心,善修清净行。此三颂,明说法后大众共修清净之行,得以了生脱死。但其修时可有三种区别:一、是善修智慧行故,断除疑惑超越生死;断烦恼障即越分段生死之流,断所知障即越变易生死之流,恶源既塞,浊流自竭也。二、是修无我行故,了知五蕴色身虚幻阳焰,其性不实;既自无我,复何有为我所有之物?观三轮体空,故能弃舍珍财行布施行,至于证果。三、是修禅定行故,破诸贪爱之缠网而得心身轻安自在。此中欲界所修之行皆无禅定,若得禅定便入色无色界,由色界初禅至二禅乃至无色界之灭受想定,即可谓圆满静虑心矣。静虑,即梵语禅那之译名。

  

戊四 化满法住


  慈氏天人尊,哀愍有情类,期于六万岁说法度众生;化满百千亿令度烦恼海,有缘皆拯济,方入涅槃城。慈氏大悲尊入般涅槃后,正法住于世亦满六万年。


  此明慈氏哀愍有情故,说法度生一代时期经六万岁。其时人寿本有八万岁,经过弥勒出家成佛之前,至是已去二万岁,故祗言六万岁;俟此六万岁尽,化满众生,即入涅槃,所谓息化归真也。涅槃者,涅名不生,槃名不灭,不生不灭,无住而住,住于圆寂是也。佛既涅槃,为利有情,正法住世亦六万年,较之释迦正法住世一千年,过之多多矣。然佛法住世,原有三时期:曰正法期,像法期,末法期;此中唯举正法,摄像末耳。

  

丙三 结劝


  若于我法中深心能信受,当来下生日必奉大慈尊。若有聪慧者闻说如是事,谁不起欣乐愿逢慈氏尊?若求解脱人希遇龙华会,常供养三宝,当勤莫放逸’!


  释迦佛既说弥勒事已,复告诸众生曰:尔等若于我法乐欲信受,当来必逢慈氏;尔等非愚痴无智慧者,闻此殊胜之事孰不欣起乐求耶?祗要日常承事三宝,亲近供养,勤莫放逸,收摄其心,便可赴龙华会,得大解脱。此供养三宝、精进、不放逸、止恶行善等因,皆赴龙华三会之前方便也。

  

甲三 利益信奉分
  

乙一 闻法利益


  尔时、世尊为舍利子及诸大众记说当来慈氏事已,复告舍利子:‘若有善男子善女人,闻此法已,受持读诵,为他演说,如说修行,香花供养,书写经卷;是诸人等当来之世必得值遇慈氏下生,于三会中咸蒙救度’。


  尔时佛说此经,同时也即为弟子舍利弗等记莂当来成佛之事,又为后世众生别开修行路径。所谓修行路径,不出于此经:一、书写、二、供养、三、施化、四、谛听、五、披读、六、受持、七、开演、八、讽诵、九、思维、十、修习之十法行也。此中受持读诵等文略义含,理宜具足十行;即法华所谓五品法师之行门──一、随喜品,二、读诵品,三、说法品,四、兼行六度品,五、正行六度品──亦摄入此中也。能修此等行门皆赴龙华三会,或于初会悟入,或于次会悟入,或于三会悟入,行有胜劣故悟有先后,只争来早与来迟耳。

  

乙二 结众奉信


  尔时、世尊说此颂已,舍利子及诸大众,欢喜信受,顶戴奉行。


  此言闻法之后欢喜信奉,若不欢喜即不信受,既不信受又乌能顶戴奉行乎?是言闻者欢喜,知其已沐法益矣。盖佛法如大海,非信莫能入;而真正之信仰又须于领悟欢喜而产生也。今既讲此圆满,亦望在座各位、如闻佛在鹫峰为舍利子等说此无异,闻后欢喜信受顶戴奉行,使此法辗转流通永远无尽,方不辜负如来说法之初衷,而龙华三会亦可操左券矣。(竹摩记)(见海刊十七卷三号)

Tags: 责任编辑:思过黑鹰
】【打印繁体】【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第二编 五乘共学] 下一篇[第四编 大乘通学]
清净莲海佛学网: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交流论坛 联系我们
本站声明:本站资源来源于互联网,如侵犯了你的版权,请你联系我们,我们将在收到消息后24小时内删除。
清净莲海佛学网 版权所有 津ICP备0800012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