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文章

·忻州市五台山普乐寺   &nb 05-16
·忻州市五台山普安寺(普庵寺) 05-16
·忻州市五台山狮子窝大护国文殊寺 05-16
·忻州市五台山法喜寺 05-16
·忻州市五台山弥陀院 05-16
·忻州市五台山真容寺 05-16
·忻州市五台山东台顶望海寺 05-16
·五台山南台顶普济寺 05-15
·忻州市五台山西台顶法雷寺 05-15
·忻州市五台山北台顶灵应寺 05-15

文库热门

·忻州市五台山普乐寺   &nb 05-16
·忻州市五台山普安寺(普庵寺) 05-16
·忻州市五台山狮子窝大护国文殊寺 05-16
·忻州市五台山法喜寺 05-16
·忻州市五台山弥陀院 05-16
·忻州市五台山真容寺 05-16
·忻州市五台山东台顶望海寺 05-16
·五台山南台顶普济寺 05-15
·忻州市五台山西台顶法雷寺 05-15
·忻州市五台山北台顶灵应寺 05-15

TOP

禅宗颂古联珠通集 【二十一卷】(二)
2017-09-03 08:04:28 来源:清净莲海佛学网 作者: 【 】 浏览:5400次 评论:0

禅宗颂古聮珠通集卷第二    鸡二


(僧录司右阐教兼灵谷禅寺住持净戒重校)


大乘经偈    经题[米-木+八]字(一则)    楞严经(十六则)    圆觉经(九则)    法华经(八则)    维摩经(四则)    文殊般若经(一则)    金刚经(十一则)    华严经(六则)    楞伽经(一则)


经首题[米-木+八]字 昔有僧问地藏琛和尚以字不成八字不是未审是甚麽字地藏曰看取下注脚又有问披云霖师荅以颂曰以字不是八不成森罗万象此中明直饶巧说千般玅不是沤和不是经。


颂曰。


以八不成只目前经中未识注中看垂慈不为多知觧切要参玄达本源(汾阳昭)


以字不成八不是拈起经题皆拟议下头注脚任君看却是入门先问讳(佛印元)


以字不是八不成龙门风浪若雷霆多少游鱼迷去路依前和雨落沧溟(佛慧泉)


我佛金言义海深开遮唯要悟真心首标妙在当头劄蜜使泥牛晓夜吟(云居佑)


拈起题摸不着却看下头注脚了知字义炳然大藏潜通广畧(地藏恩)


以字不成八字不是法身睡着无遮闭衲僧对面不知名百万人前呼不起(觉范洪)


以字不成八字不是十方诸佛同参三世如来共轨庆喜多闻罔措鶖子神通莫拟若非金色头陀焉能蜜传斯旨(旻古佛)


以字不是八字非满琅凾载绝毫厘看经到此须开眼玉轴分眀两畔题(罗汉南)


经题满目孰知元点画分明句义全佐国欲知功力大萧何元是汉朝贤(踈山常)


以字不是八不成无言童子咲忻忻优昙华现人间世鼻孔通天嗅不闻(开福宁)


以字不成八字非烁迦罗眼不能窥一毛头上重拈出忿怒那吒失却威(径山杲)


龙宫海藏不曾收梵语唐言亦谩求刚被祖师轻漏泄当门齿缺乃因由(灵岩因)


鸟迹半露苍苔科斗并游春水若不信受奉行未免即从座起(石[(工*几)/石]明)


不向经题识本真纸堆讨甚法王身未开梵夹承当去免作循行数墨人(绝岸湘)


问你地藏知不知下头注脚万千千筭沙入海徒疲倦不若教他了目前(横川珙)


楞严经佛告阿难吾不见时何不见吾不见之处若见不见自然非彼不见之相若不见吾不见之地自然非物云何非汝。


颂曰。


全象全牛意不殊从来作者共名模如今要见瞿昙老刹刹尘尘在半途(雪窦显)


堂堂露柱久怀胎长下孩儿颇俊哉未解语言先作赋一撡直取状元来(白云端)


老胡彻底老婆心为阿难陀意转深韩干马嘶芳草渡戴嵩牛卧绿杨阴(湛堂凖)


云收空阔天如水月载姮娥四海流惭愧牛郎痴爱叟一心犹在鹊桥头(佛心才)


说离百非存轨则言无一法尚筌罤毘耶默默曾缄口摩竭寥寥镇掩扉(佛监懃)


初学卖华日娇羞掩齿牙及至容颜老脱然无可遮却咲白云他自散不知明月落谁家(崇觉空)


隔林彷佛闻机杼知有人家在翠微及至入门亲见了元来只是小儿嬉(简堂机)


见时不见非见见非见不见捴非非织女机梭撩乱掷牧童鞭索恣胡挥幽鸟一声惊宇宙碧湾溪畔绿杨垂(獃堂定)


石润非玉水丽非金大禹决而西泝卞和泣而陆沉美兮渺兮错古砻今(虚堂愚)


楞严经佛谓阿难若能转物即同如来。


颂曰。


若能转物即如来春暖山花处处开自有一双穷相手不曾容易舞三台(白云端)


若能转物即如来处处门开见善财花柳巷中呈舞戏九衢乘醉卧楼台(真如喆)


毛吞巨海芥纳须弥乾坤大地直下同归一气不言含有象万灵何处谢无私(佛心才)


若能转物即同如来咄哉瞿昙诳謼痴呆(径山杲)


雨色和烟匝四维眼皮未绽若为窥等闲觑破金刚际坦荡无因役路岐(或庵体)


他人住处我不住他人行处我不行不是与人难共处大都缁素要分明(此山应)


楞严经佛谓阿难见见之时见非是见见犹离见见不能及。


颂曰。


见不及处江山满目不覩纤毫花红柳绿白云出没本无心江海滔滔岂盈缩(海印信)


拄杖头边无孔窍大千沙界犹嫌小毘婆尸佛早留心直至而今不得妙(鼓山珪)


春至自开花秋来还落叶黄靣老瞿昙休摇三寸舌(径山杲)


色空明暗本无因见见由来亦误人见不及时犹未瞥那知殃崇是家亲(遯庵演)


没弦琴上无私曲一曲弹来转辘辘断崖流水少知音六六不成三十六(妙峯善)


瘦藤拄到风烟上乞与游人眼界宽不知眼界宽多少白鸟去[书-曰+皿]青天还(朴翁銛)


雨洗淡红桃蕚嫰风摇浅碧柳[糸*系]轻白云影里恠石露绿水光中古木清(潜庵光)


隔墙见角便骑牛骑入红尘閙市游游遍归来栏里卧三更半夜失踪由(雪庵瑾)


楞严经七处徵心。


颂曰。


七处徵心心不遂懵懂阿难不瞥地直饶徵得见无心也是泥中洗土块(西余端)


七处徵心欵便成推穷寻逐桉分明都缘家贼难防备拨乱乾坤见太平(卍庵颜)


吹糠着米翻成特地不因一事不长一智(北磵蕳)


七处徵他天外天毫光直射阿难肩瞿昙忒杀怜儿切逼得鮎鱼上竹竿(绝岸湘)


楞严经八还辨见。


颂曰。


八还之教垂来久自古宗师各分剖直饶还得不还时也是鰕跳不出斗(西余端)


明暗色空不可还不可还者绝跻攀夹截虚空成畔岸一重水隔一重山(卍庵颜)


色空明暗各不相知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北磵简)


还还还後更还还一个闲人天地间昨夜大虫遭虎咬皮毛落[书-曰+皿]体元班(绝岸湘)


楞严经阿难大众获本妙心。


颂曰。


东西南北捉虚空海角天涯信不通力[书-曰+皿]神疲无处覔万年松在祝融峯(卍庵颜)


适我昔所愿今者已满足是玉也大奇只恐不是玉(北磵简)


楞严经观世音菩萨成三十二应身获十四无畏法。


颂曰。


良哉观世音旋闻与声脱犬吠驴呜休未休世出世间活鱍鱍(瞎堂远)


三十二应不思议十四无畏如流水男子身中入定时女子身中从定起(卍庵颜)


趂队选圆通无端立下风当时供死欵错说在闻中(北磵简)


楞严经妙性圆明离诸名相。


颂曰。


一钱为本万钱利富不足而贫有余换骨夺胎些子药输他潘阆倒骑驴(卍庵颜)


金盘不可动辘辘转难住停待良久间圆明湛如露(北磵简)


楞严经诸可还者自然非汝不汝还者非汝而谁。


颂曰。


日暖风和景更奇华华草草露全机荼?一阵香风起引得游蜂到处飞(心闻贲)


千山鸟飞灭万里人迹绝扁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肯堂充)


不汝还兮复是谁残红流在钓鱼矶日斜风动无人扫燕子衔将水际飞(天目礼)


楞严经六解一亡。


颂曰。


根尘缚脱本同源一处休复六用捐手把一条红断贯娘生鼻孔一时穿(卍庵颜)


六用无功信不通一时分付与春风篆烟一缕闲清昼百鸟不来花自红(北磵简二)


结解非殊存曰无据试问本来宗当初谁缚汝


楞严经阿难大众复白佛言若此妙明真净妙心本来徧圆如是乃至大地草木蠕动含灵本元真如即是如来成佛真体佛体真实云何复有地狱饿鬼畜生。


颂曰。


双劒峯前古寺基天尊元是一牟尼时难只得同香火莫听闲人说是非(卍庵颜)


三蛇九鼠一亩之地竿木随身逢塲作戏(北磵简)


楞严经佛言阿难此等众生不识本心受此轮回经无量刼不得真净皆由随顺杀盗[婬-壬+(工/山)]故反此三种又则出生无杀盗婬有名鬼伦无名天趣有无相倾起轮回性。


颂曰。


七处精研一妄心更随三业杀盗婬身心不是闲家具前箭犹轻後箭深(卍庵颜)


客舍并州已十霜归心日夜忆咸阳无端又渡桒乾水却望并州是故乡(北磵简)


楞严经佛告阿难无令心魔自起深孽。


颂曰。


瞿昙彻底老婆心见明色发理难任入乡随俗那伽定佛魔到此尽平沉(卍庵颜)


挽弓须挽强用锵须用长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北磵简)


楞严经佛言富楼那如汝所言清净本然云何忽生山河大地汝常不闻如来宣说性觉妙明本觉明妙(详在本经)。


颂曰。


清净本然徧法界山河大地即皆现性觉必明认影明眼耳便随声色转(卍庵颜)


弥满清净中不容他山河大地万象森罗(北磵简)


楞严经若能推者即是汝心则是认贼为子。


颂曰。


如今推也是子是贼买帽相头食鱼去骨(天童觉)


楞严经跋陁婆罗入浴忽悟水因。


颂曰。


了事衲僧消一个长连床上展脚卧梦中曾说悟圆通香水洗来蓦面唾(雪窦显)


超诸现量即悟水因体明无垢孰云洗尘得无所有了无相身成佛子住妙触常存(大沩智)


洗尘触体两空寂妙证密圆超见思白壁无瑕空受玷圆通会里受涂糊(涂毒策)


楞严经当知虚空生汝心内犹如片云点太清里况诸世界在虚空耶汝等一人发真归元此十方空皆悉消殒。


颂曰。


一人发真归元十方虚空消殒试问杨岐栗蓬何似云门胡饼(尼无着捴)


瞌睡茫茫困思来吃椀浓茶眼便开四海五湖王化里更无一物是尘埃(朴翁銛)


圆觉经如是我闻一时婆伽婆入於神通大光明藏三昧正受一切如来光严住持是诸众生清净觉地身心寂灭平等本际圆满十方不二随顺。


颂曰。


东西南北水茫茫无角铁牛入海藏千眼大悲寻不见倒骑佛殿入僧堂(冶父川)


圆觉经於不二境现诸净土与大菩萨摩诃萨十万人俱。


颂曰。


明镜当台照不差短长好丑尽归家山河大地浑如故不妨随处翫烟霞(冶父川)


圆觉经非幻不灭。


颂曰。


不属内外与中间才落思惟入魔境大丈夫儿不自欺翻身坐断毗卢顶(月林观)


圆觉经修多罗教如标月指。


颂曰。


方便门指头月譊讹因[序-予+尼]多甄别冷光霭霭登清途匝地茫茫寻旧宂指看画处眼中屑到此何须更饶舌(育王达)


圆觉经一切障碍即究竟觉。


颂曰。


枯树云充叶凋梅雪作花击桐成木响蘸雪吃冬[瓜-、]长天秋水孤鹜落霞(雪堂行)


早朝心闷三盃酒午後头昬一椀茶入夜脱衣伸脚睡五更走起眼眯麻(或庵体)


圆觉经有我爱者亦爱涅盘伏我爱根为涅盘相。


颂曰。


黑山鬼窟至幽阴认得顽空尽力寻何似天窓饶一拨[去*页]令大地作黄金


圆觉经弃爱乐舍还滋爱本便现有为增上善果皆轮回故不成圣道。


颂曰。


傀儡牵[糸*系]舞柘枝百般俏俊百般宜自从舞罢青[糸*系]断堪笑渠侬撒手归


圆觉经居一切时不起妄念於诸妄心亦不息灭住妄想境不加了知於无了知不辨真实。


颂曰。


黄花烂烂翠竹珊珊江南地煖塞北天寒游人去後无消息留得溪山到老看(晦堂心)


举手攀南斗翻身倚北辰出头天外看谁是我般人(鼓山珪)


巍巍堂堂磊磊落落閙处刺头稳处着脚脚下线断我自由鼻端泥尽君休斵莫动着千秊故纸中合药(天童觉)


荷叶团团团似镜菱角尖尖尖似锥风吹柳絮毛球走雨打梨花蛱蝶飞(径山杲)


和烟钓月是生涯古策风高未足[言*本]欵乃一声天地阔祖师何处渡流沙(或庵体)


猢狲吃毛虫乌狗上佛殿大地雪澷澷澄江静如练(圆极岑)


生铁铸牛头牵犂还拽杷智者笑忻忻愚人惊恠差古徃今来几百秊更向鬼门重贴卦(密庵杰)


庭前栽莴苣莴苣生火筯火筯生莲花莲花结木[瓜-、]木[瓜-、]才擘破撒出白油麻参([仁-二+幼]堂仁)


昨夜深沙铸銕券阿那律陀来合伴醉来相打见阎王阎王握笔不能判却相劝彼此事同一家更莫前思後筭[囗@力]你恁麽断公事大吃醋(无庵全)


张果老[跍-十+水]破葫芦吕洞賔失却宝劒两个撒手相逢囊箧更无一线何仙姑銕笛横吹解道长江静如练(正堂辩)


身世悠悠不系舟得随流处且随流今朝有酒今朝醉眀日无钱眀日愁(石庵玿)


春眠不觉晓是处闻啼鸟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朴翁銛)


春生夏长淡饭麤茶鱼投浊水彩奔龊家(无凖范)


三春不是读书天九夏炎炎直放禅唯有秋冬较些子不如打睡过残秊(北磵简)


圆觉经以大圆觉为我伽蓝。


颂曰。


毫发不留纵横自由阃外乾坤廓落大方无外优游眀眀祖师意明眀百草头褫破狐疑网截断爱河流纵有回天力争如直下休四衢道中净倮倮放出沩山水牯牛(圆悟勤)


圆觉经恒作是念我今此身四大和合(发毛[瓜-、]齿等皆归地唾涕脓血等皆归水煖气归火动转归风)四大各离今者妄身当在何处。


颂曰。


今者妄身当在何不应焰水更寻波狂心误认监中影岂异迷头演若多(本觉一)


法华经佛放眉间白毫相光照东方万八千世界。


颂曰。


蛮奴赤脚上皇州卖尽奇珎跨白牛贪着市朝人作市又随歌舞上官楼多意气好风流月冷珠帘挂玉鈎分眀忘却来时路百尺竿头辊绣球(圆极岑)


法华经假使满世间皆如舍利弗尽思共度量不能测佛智。


颂曰。


雪子落纷纷乌盆变白盆忽然日头出依旧是乌盆(破庵先)


法华经观世音菩萨普门品偈曰呪咀诸毒药所欲害身者念彼观音力还着於本人。


颂曰。


呪咀毒药形声之逆眼耳若通本人何失(法眼益)


法华经譬如长者有一大宅於後宅舍忽然火起毒害火灾众难非一。


颂曰。


蝴蜂休恋旧时窠五百郎君不奈何慾火逼来无走路痴心要上白牛车门前羊鹿权为喻室内啀喍捴是讹逢[火*孛]臭烟相恼处出身不用动干戈(冶父川)


法华经如来如实知见三界之相无有生死若退若出亦无在世及灭度者非实非虚非如非异不如三界见於三界如斯之事如来明见无有错谬。


颂曰。


岣嵝峯头神禹碑字青石赤形模奇无目仙人才一见便应抚掌咲嘻嘻云暗苍龙化葛陂(圆极岑)


火虐风饕水渍根石边尚有旧苔痕化工肯未随寒暑又孽清香为返魂(闲极云)


法华经此经开方便门示真实相深固幽远无人能到。


颂曰。


虽然幽远涉途程到者方知不夜城鼓角声寒莲漏永佛灯犹作向来明(圆极岑)


法华经云是法住法位世间相常住。


颂曰。


犬子便吠贼牛子便牵犂衲僧若恁麽未曾摸着皮(杨岐会)


世间相常住黄莺啼缘树真个可怜生动着便飞去(朴翁銛)


法华经偈大通智胜佛十刼坐道塲佛法不现前不得成佛道。


颂曰。


三际断时凡圣尽十身圆处刹尘周无私应物随高下抹过僧只大刼修(保宁勇)


种谷不生豆苗蒸沙岂能成饭大通智胜如来一个担板尘汉(鼓山珪)


燕坐道塲经十刼一一从头俱漏泄世间多少守株人掉棒拟打天边月(径山杲)


红日杲杲切忌寻讨拈得便用无非是宝郑州棃青州枣大抵还他出处好(月林观)


太平时代不论兵路不赉粮户不扃一刼坐来成[序-予+尼]事平生肝胆一时倾(道塲融)


刼初铸就毗卢印古篆雕虫尚宛然堪笑堪悲人不识却嫌字画不完全(环溪一)


法华经若有众生闻是观世音菩萨品者当知是人功德不少。


颂曰。


观音门普普门[(冰-水+〡)*ㄆ]才着栏衫便不羞昨夜猿啼新岭上今朝鹤唳古溪头恶风飘墯回光息慾火焚烧当处休璎珞受来都不用平生活计冷湫湫(冶父川)


文殊所说般若经清净行者不入涅盘破戒比丘不入地狱。


颂曰。


平生踈逸无拘捡酒肆茶坊信意游汉地不收秦不管又骑驴子过杨州(保宁勇)


养就家栏水牯牛自归自去有来由而令稳卧深云里秦不管兮汉不[(冰-水+〡)*ㄆ](祖印明)


鹄白乌本玄松直棘自曲清净比丘僧却须入地狱(鼓山珪)


壁上安灯盏堂前置酒台闷来打三盏何处得愁来(径山杲)


僧问洞山诠清净行者不入涅盘破戒比丘不入地狱时如何师云度尽无遗影还他越涅盘。


颂曰。


相好巍巍大丈夫一生无智恰如愚从来佛祖犹难望地狱天堂岂可拘(丹霞淳)


清净行者不涅盘破戒比丘无地狱天台相接到西川捴是自家亲眷属(照堂一)


夜来村饮归徤到三四五摩挲青莓苔莫瞋惊着汝(自得晖)


嘉州石像陕府铁牛人平不语水平不流(尼无着捴)


陪钱弄傀儡[拚-ㄙ+ㄊ]命打秋千浑家无眼见掩面哭苍天(或庵体)


事神者吃神事佛者吃佛神佛俱不事浑家穷彻骨(肯堂充)


汉既不管秦亦不收人平不语水平不流(月林观)


犯重比丘清净行平等性中无损益水里不用覔鱼踪天边何处观鸟迹(懒庵枢)


国有定乱劒家无白泽图神仙张果老[跍-十+水]碎药葫芦(朴翁銛)


清净行者清净破戒比丘破戒各自安贴家邦切忌放贼过界(退庵奇)


饮官酒卧官街当处死当处埋寒山逢拾得抚掌咲咍咍(此山应)


涅盘地狱本无差只为从来被眼遮三脚瞎驴才[跳-兆+孛]跳镬汤炉炭即吾家(高峯妙)


维摩经须菩提持鉢入维摩舍乞食时维摩诘取鉢盛饭谓言汝能於食等者诸法亦等诸法等者於食亦等如是行乞乃可取食乃至彼外道六师是汝之师因其出家彼师所墯汝亦随墯乃可取食入诸邪见不到彼岸住於八难不得无难同於烦恼离清净法汝得无诤三昧一切众生亦得是定其施汝者不名福田供养汝者墯三恶道为与众魔共一手作诸劳侣汝与众魔及诸尘劳等无有异於一切众生而有怨心谤诸佛毁於法不入众数终不得灭度汝若如是乃可取食须菩提闻此茫然不知以何荅置鉢欲出。


颂曰。


无边无际休斟酌潮去潮来本自平清浊浅深并苦淡一般滋味逈分明(保宁勇)


入林不动草入水不动波镬汤无冷处合眼跳黄河(鼓山珪)


独坐许谁知青山对落晖花须连夜发不待晓风吹(径山杲)


白日街头独自行夜间屋里独自卧山高不碍白云飞竹密不妨流水过(照堂一)


邪见皈依外道师与师同墯复何疑凭君满鉢盛香饭午日亭亭腹正饥(张无尽)


七七四十九六六三十六是非才入耳浑家不和睦(肯堂充)


独弄单提单提独弄劒刃上行寂然不动(月林观)


所生各不同所润一雨普甜[瓜-、]彻蒂甜苦瓠连根苦(冰谷衍)


青山白云碧谿萝月画虎成狸只得一橛(虚堂愚)


维摩经三十二菩萨各说不二法门至文殊云我於一切法无言无说无示无识离诸问荅是为菩萨入不二法门殊又问维摩摩默然殊叹曰乃至无有语言文字是真入不二法门说是入不二法门时於此众中五千菩萨皆入不二法门得无生法忍。


颂曰。


维摩大士去何从千古令人望莫穷不二法门休更问夜来眀月上高峰(雪窦显)


虚空鸟迹谩追寻幽鸟投声又报春若识东西无异路净名一室不平沉(慈明圆)


毘耶城里竞头走谩谓南星真北斗还知蚌鹬两相持须?尽落渔人手(太洪恩)


一个两个百千万屈指寻文数不辨蹔时放在暗窓前眀目与君重计筭(白云端)


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若无间事在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讷堂思)


毘耶城里老维摩一默无言诡诈多三万二千狮子座一时掀倒看如何(无用全)


言言言兮飘风洒雪默默默兮雷轰电掣藕丝孔里骑大鹏等闲挨(落天)边月(懒庵需)


毗耶老子善藏机渊默雷声彻四维今古竞传真不二岂知黄叶止儿啼(尼无着捴)


有无语默谩徒劳居士何曾动一毫世祖功成三十六云台争似钓台高(别峯印)


深入不二门巧尽反成拙一默定千差常说炽然说说拙万古清风寒彻骨(松源岳)


维摩经不断烦恼而入涅盘。


颂曰。


朝生暮死千万徧一日几回相见面展阵开旗放出来一指动时客戏见(白云端)


僧问投子如何是不断烦恼而入涅盘师曰这个师僧恁麽发人业。


颂曰。


虽然无背面触处头头现吞却太虚空吐出瑠璃殿(佛心才)


者个师僧发人业卖油老翁说向人啼得血流无用处不如缄口过残春(文殊道)


维摩经观身实相观佛亦然。


颂曰。


眼空四海恣纵横鼻孔辽天信脚行拏得电光为火把却来日午打三更(或庵体)


维摩经佛以一音演说法或有怖畏或断疑。


颂曰。


或有怖畏或断疑双眀一句绝针锥於斯切莫生欣厌觌面还须眼似眉(禾山方)


金刚般若经世尊食时着衣持鉢入舍卫城乞食於其城中次第乞已还至本处[(冰-水+〡)*ㄆ]衣鉢洗足已敷座而坐须菩提白佛言希有世尊。


颂曰。


食讫跏趺坐石床斗间间气烛天光几多业识茫茫者衲被蒙头在醉乡(水庵一)


一字未曾谈般若谩天谩地尽饶伊只园乞食归来後法会因由又是谁(北磵简)


卫城乞食沿门处只苑[(冰-水+〡)*ㄆ]衣洗足时善现无端赞希有斯文安得是如斯(宝叶源)


金刚般若经应如是住如是降伏其心。


颂曰。


希有希有佛妙理极泥洹云何降伏住降伏信为难二仪法中妙三乘教喻宽善?今谛[听-王]六贼免遮拦(傅大士)


七手八脚神头鬼面棒打不开刀割不断阎浮跳踯几千回头头不离空王殿(冶父川)


截断从教来衮衮随流未必去滔滔青山长鎻欲飞势沧海合知来处高(心闻贲)


金刚般若经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若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


颂曰。


有相有求皆是妄无形无相墯偏枯堂堂密密何曾间一道寒光烁太虚(冶父川)


映林映日一般红吹落吹开捴是风可惜撷芳人不见一时分付与游蜂(心闻贲)


金刚般若经一切贤圣皆以无为法而有差别。


颂曰。


一金成万噐皆由匠者智何必毗耶城人人说不二(觉海元)


仁者见之谓之仁智者见之谓之智寒时向火热时乘凉徤即经行困即打睡仰面看天开口取气(保宁勇)


金刚般若经一切诸佛及诸佛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法皆从此经出。


颂曰。


佛祖垂慈实有权言言不离此经宣此经出处还相委便向云中驾铁船切忌错会水出崐崘山起云钓人樵客问来因只知洪浪岩峦阔不肯抛[糸*系]弄斧斤(投子青)


长时诵不停非义亦非声若欲受持者应须用眼[听-王](宝相元)


金刚般若经应无所住而生其心。


颂曰。


山堂静坐夜无言寂寂寥寥本自然何事西风动林野一声寒鴈唳长天(冶父川)


应无所住豁心空金屑依然着眼中蓦地虚空连地脱大千经卷一时通(孤云权)


应无所住生其心廓彻圆眀处处真直下顶门开正眼大千沙界现全身(獃堂定)


金刚般若经若为人轻贱是人先世罪业应墯恶道以今世人轻贱故先世罪业则为消灭当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颂曰。


眀珠在掌有功者赏胡汉不来全无伎俩伎俩既无波旬失途瞿昙瞿昙识我也无(雪窦显)


水不洗水谁不知[旋-方+木]岚常静太驱驰千年历日如能筭免被巡官掌上推(白云端)


四序炎凉去复还圣凢只在刹那间前人罪业今人贱倒却前人罪业山(张无尽)


宝劒不失虚舟不刻不失不刻彼此为得倚待不堪孤然仍则鸟迹虚空有无弥忒思之(法眼益)


半夜窓眀隣家有火[鱼*色]老敲门李老打鎻王婆呌船赵婆过渡油尽灯灭一塲懡[怡-台+罗](佛监懃)


缀缀功过胶胶因果镜外狂奔演若多杖头击着破竈堕竈堕破来相贺却道从前孤负我(天童觉)


金刚般若经如来所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於是中无实无虚。


颂曰。


菩提无实亦无虚几个男儿是丈夫[舟-(白-日)]穴不归金鸑鷟碧潭空浸玉蟾蜍(佛慧泉)


生涯如梦若浮云活计都无绝六亲留得一双清白眼笑他无限徃来人(冶父川)


金刚般若经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


颂曰。


过去现在未来心簸土扬尘无处寻坐卧经行无不是承当直下莫沉吟过去心不可得[(冰-水+〡)*ㄆ]纶罢钓秋江碧扁舟古岸恣闲眠明月芦花深稳密现在心不可得法王家法存今昔谋臣猛将定封疆说甚陏珠并赵壁未来心不可得不可得中只麽得石含玉兮地擎山惟证乃知难可测千古流芳谁共知清风匝地有何极(雪窦宗)


三际求心心不见两眼依然对两眼不须遗劒刻舟寻雪月风花常见面(冶父川)


後念起时前念灭起灭之念何尝别唤取机关木人问从头弄尽元无说(懒庵枢)


三清道士无仙骨八教闍黎毁梵书黑漆崐崘舞花鼓天亲无着暗嗟吁(或庵体)


去嵗春风燕子多社前先到旧时窠今年春色归将半帘幕萧萧不见过(宝叶源)


金刚般若经若以色见我以音声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见如来。


颂曰。


色见声求也不妨百花影里綉鸳鸯自从识得金针後一任风吹满袖香(涂毒策)


尽却耳根并眼底不知何处见如来数声幽鸟啼寒木一片闲云铺断崖(野庵璇)


金刚般若经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颂曰。


幻化空身即法身个中无染亦无尘拈匙把筯如明了扫地烧香不倩人(慈受深)


水中捉月镜里寻头刻舟求劒骑牛覔牛空花阳焰梦幻浮沤一笔勾断要休便休巴歌杜酒村田乐不风流处也风流(冶父川)


作事存心贵要(精不精)终是不通灵棊逢绝处着方妙梅到寒时香愈清(闲极云)


暑徃寒来揔不知有无名相一时离正如黑漆屏风上醉写卢仝月蚀诗(雪岩钦)


佛华严经世尊因普眼菩萨欲见普贤不能得见乃至三度入定徧观三千大千世界覔普贤不能得见却来白佛佛云汝但於静三昧中起一念便见普贤普眼於是才起一念便见普贤乘六牙白象住於空中。


颂曰。


飘飘一鴈落寒空步步追空覔鴈踪蹋破草鞋跟子断巍然独坐大雄峯(瞎堂远)


瞿昙几个舌头众会几个眼睛头头物物刹刹尘尘自谩犹自可最若是谩人(北磵简)


华严经世尊告普眼菩萨颇有人能说幻术文字中种种幻相所住处不荅云不也佛言普眼幻中幻相尚不可得何况普贤菩萨秘密身境界秘密语境界秘密意境界而入其中能入能见。


颂曰。


晃晃在心目昭昭居色尘莫将银世界唤作假银城(北磵简)


华严经菩萨以菩提心为家以如理修行为家法。


颂曰。


浪宕楼头无藉在零丁利帝可怜生恶叉聚是此中入佛子住非他处成(北磵简)


华严经偈如有大经卷量等三千界在於一尘中一切尘亦然有一聡慧人净眼悉能见破尘出经卷广饶益众生。


颂曰。


拟破一微尘分明昧此经如何破经卷出此一微尘(北磵简)


华严经我今普见一切众生具有如来智慧德相但以妄想执着而不证得。


颂曰。


天盖地载成团成块周法界而无边析隣虚而无内及尽玄微谁分向背佛祖来偿口业债问取南泉王老师人人只吃一茎菜(天童觉)


华严经法界观法身流转五道名曰众生故令众生现时法身不现。


颂曰。


佛真法身抵死谩生自沽村酒自把磁瓶却着衫来作主人(北磵简)


楞伽经五法三自性二种无我。


颂曰。


破缾岂复作缾事焦种不因生孽芽如彼灵空盘大子毛轮垂法翳花开(皷山珪)


陕府铁牛白癞嘉州大像耳聩两个病痛一般咄哉漆桶不快(径山杲)


般若心经是大神呪是大明咒是无上咒是无等等咒能除一切苦。


颂曰。


黯淡滩黯淡滩十度船来九度飜唯有三山陈上舍担一柄伞岸上行奈我何(无凖范)


是大神咒四大六根元不有是大明呪三世十方无透漏是无上咒海印圆光明已久是无等等咒七农工商各成就何故去年梅今岁柳颜色馨香依旧等闲勘破悟桃花选甚法身藏北斗(或庵体)


禅宗颂古聮珠通集卷第二

Tags: 责任编辑:思过黑鹰
】【打印繁体】【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古尊宿语录 【四十八卷】 下一篇楞伽经纂 【四卷】
清净莲海佛学网: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交流论坛 联系我们
本站声明:本站资源来源于互联网,如侵犯了你的版权,请你联系我们,我们将在收到消息后24小时内删除。
清净莲海佛学网 版权所有